成 熟

第二章 迴圈的生命週期

 

  生命的媦h有一個基本原型,能瞭解這個基本原型是很好的。心理學家說,每七年的時間,人的身心都會經歷一個危機與轉變,每隔七年,身體所有的細胞會完全更新,以平均來講,如果你的壽命有七十年的時間,事實上表示你的身體已經死了十次。每到第七年的時候,一切都改觀了,正如同季節的變換。自出生到死亡的那條線,在七十年之中完成了十次的迴圈。

  實際說來,人類的生命不該被劃分為童年、青年、老年,那樣不夠科學,因為人每隔七年,就會有一個新的時期,一個新的階段會展開。

  一至七歲:以自我為中心

  在頭七年的時期中,小孩子以自己為中心,他儼然是這世界的中心,全家人都圍繞著他打轉,任何他所需要的都會馬上被滿足,不然的話他就會鬧脾氣。他就 像個國王一樣,一個真正的國王。爸爸、媽媽都是他的僕人,全家人都為他而存在。當然對於更大的世界來說他也是會作如此的想法,月亮為他升起,太陽也為他升起,四季為他交替,有七年的時間,小孩完完全全地以他自己為中心,他是個絕對的自我主義者。你去問心理學家,他們會說小孩在那七年的期間,都是處在令自己很滿足的狀態中,他不需要別的事情,不需要別人,他經驗到的是完整。

  七至十四歲:以同性情誼為重

  七年之後,會有一個突破發生,小孩子不再以自我為中心,更實在地說,他離開了那個軌道,也就是他偏離了原本的中心,開始轉向其他人,別人變成很重要——朋友、同學……這時候他不再對自己那麼有興趣,他的興趣在於別人,在那個更大的世界,他步上了一個探險,去發現「別人」是什麼,一趟探尋之旅 將會展開。

  在第七年之後,這小孩變得很會問問題,什麼東西他都要打破沙鍋問到底,他成了不折不扣的懷疑論者,由於他無所不在的問題,這個小討厭把父、母親搞得都快煩死了。他的興致在於別人,在於這世界堛漫狾酗@切,為什麼樹木是綠色的?為什麼神創造了世界?為什麼這個是這樣?他愈來愈像是哲學家——詢問、質疑,對任何事情都堅持要追根究底。

  他會把一隻蝴蝶殺死看看媕Y有什麼:把玩具弄壞,只是想知道玩具的原理;摔壞一隻鍾,只為了發現它是如何滴嗒作響的,堶惆s竟有什麼?他對別人感到興趣,不過這個別人指的是同性,對女生他沒有興趣,如果其他男生對女生感興趣,他會認為他們是娘娘腔。女生們對男生也沒興趣,如果某個女生喜歡跟男生玩在一起,她會被認為是男孩子氣,那是不正常的、有毛病的。

  精神分析師與心理學家稱這第二個階段是同性戀的階段。

  十四至二十一歲:性蓬勃發展

  在十四年之後,第三道門打開了。男生不再對男生感興趣,女生也不再對女生感興趣,他們對彼此友善,但已不再興致勃勃。這就是在七歲到十四歲之間建立的友誼會最深刻的原因,因為頭腦在那時是同性戀的,生命中那般的友誼在以後不可能再發生,那些朋友是一輩子緊緊相系的朋友。你會對其他的朋友很友善,不過那都是泛泛之交,不 像七歲到十四歲之間所發生的友誼那樣深切。

  然而,在十四歲之後,男生不再對男生感到興趣,如果一切如常地進行,如果他沒有卡在某個地方,他會開始對女生有興趣,現在他是異性戀。不單是對別人有興趣,而且是真正對「另一個人」有興趣。因為看男生喜歡男生時,這男生或許是「別人」,但他仍是一個男生,就 像他自己一樣,並不是真正的別人。當男生對女生感興趣時,這時的他是真正對異性有興趣,這是真正的別人:當女生開始對男生感到有興趣時,世界就此展開。

  第十四年是個大關卡,性的 部份成熟了,一個人開始從性的角度想事情,在幻想開始頻繁出現於夢境中,這男孩成了偉大的情聖唐磺,開始會調情,開始寫詩、談戀愛,他正進入這個世界中。

  二十一至二十八歲:追逐成功與物質的野心

  到了二十一歲,假如一切進行得順利,小孩沒有被社會強迫去做不自然的事,到了二十一歲時,小孩對野心的興趣會開始變得比愛還要多。他想要勞斯萊斯,想要豪宅,他想成為成功人士,當另一個洛克菲勒,或是一國的首相。他的野心變得很大,對未來充滿渴望,他所有注意力全放在如何才能成功,如何與人競爭,如何在掙扎中求勝。

  現在他不只是進入自然的世界,他還進入人類的物質世界,進入一個瘋狂的世界,對他而言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物質。他整個朝向都是世俗一面的--金錢、權力聲望。

  二十八至三十五歲:追求舒適與安全

  假如一切進行得正確,當然事情從未正確無誤地進行過,我現在所講的是絕對自然的成長情況。到了二十八歲的年紀,一個人怎麼樣都已經不想再過冒險的生活。從二十一歲到二十八歲,他去冒險,等到了二十八歲,他就會開始意識到所有的 慾望是無法被滿足的,他比較能瞭解要滿足許多欲求是不可能的。

  如果你是傻子的話,你可以去追逐這些慾望,但聰明的人在二十八歲會進入另一道門。人們對於安全與舒適的興趣開始大於冒險與野心,他們開始定下來,嬉皮士的生活結束於二十八歲的時候。

  二十八歲是嬉皮結束的年紀,革命家已經不再鬧革命,他們開始定下來,要找一種舒適的生活,銀行埵釣レs款,他們不再想當洛克菲勒,那個渴求已經不在了。他們要有一個舒適的小窩可以住,銀行埵釣Ч,讓他們覺得安全,至少他們可以永遠擁有這麼一些東西。二十八歲的人會開始買保險,他們開始定下來,流浪者已經不再是流浪者了。他買了房子,開始定居、過起文明的生活來。

  文明(civilization)這個字是從civis而來的,也就是公民(citizen)的意思。現在他成了城市的一 部份,不再流浪,不再漂泊。他不會再去加德滿都或去果阿海灘(Goa),他哪都不去。一切結束,他到處晃夠了,也知道得夠多了,此時他要定下來休息一下。

  三十五至四十二歲:傳統的擁護者

  三十五歲的時候,一個人生命的能量會到達一個頂峰,這個圓圈已經完成一半了,能量從此處開始走下坡,這時候的他不只是對安全與舒適有興趣,他還成了保守派 份子,他非但不想有任何改革,現在他還反對改革,反對一切的改變,他只支持安定。他不願有任何的改革,只想呆在安定的狀態堙A因為現在他已經定下來了,如果有任何一點變動的話,一切又會被揚起,所以現在他反對改革與反叛,他正式變成體制堛漱@ 部份了。

  這是正常的,除非是哪出問題了,否則一個人不可能做一輩子的嬉皮。那是一個階段,能經歷過的話很好,但若停在那奡N不大妙了,因為那表示你卡在某個階段中。

  在七歲到十四歲之間當同性戀是不錯的,不過如果一個人的一生都是同性戀的話,那等於他並沒有成長,他沒有長大成人,他必須接觸女人,那是生活中的一 部份。異性是很重要的一部份,因為唯有透過異性,你才得以懂得另外一面:衝突、痛苦與極樂--狂悲與狂喜兩者,這是個訓練,一個必要的訓練。

  到了三十五歲的時候,一個人終究得變成世俗世界的一 部份,開始相信傳統、相信歷史、吠檀多(Vedas)、可蘭經、聖經,而且完全反對改變,因為隨便一個改變都代表著你個人的生活將會受到干擾,你現在承擔不起損失。你不可能會支持改革,因為你要保護自己,你會支持法律、法院和政府,你不再是個無政府主義者,你會擁護政府和法規。

  四十二至四十九歲:渴望宗教與靈性

  到了四十二歲時,各式的心理與精神上的疾病會突然一起出籠,因為此時生命正在走下坡,能量朝死亡逐漸靠近。

  在生命的初始,你的能量開始流動,你愈來愈有活力、生命力,你愈來愈有勁。而現在正好相反,你一天比一天脆弱,只不過你的習慣仍不變,三十五歲之前你都能吃得飽飽的,如果現在你還是照這種吃法的話,你會開始發胖。

  這時候的你並不需要太多食物,以前你會需要,但是現在不需要,因為生命正朝死亡前進,你不用再吃那麼多。假如你們 像以前那般填飽你的肚子,你會有各種的疾病產生:高血壓、心臟病、失眠和各式潰瘍,這些大致都發生在四十二歲左右,這是最危險的年紀,你開始掉頭髮、長白頭髮,生命正轉向死亡。

  宗教在人接近四十二歲時第一次變得重要,你以前或許曾稍微涉獵一些宗教,現在宗教對你來說首次變成是一件重要的事。因為宗教與死亡有很深的關係,死亡這時候正在靠近,生平頭一次你有了對宗教的渴望。

  心理學家榮格在他的書中寫道,他一生對人的觀察是,那些在四十歲左右去找他的人都是基於宗教上的需要。假設有一天他們發瘋了,變成神經質或精神失常,除非他們跟宗教有很密切的關係,不然他們得不到任何援助,他們需要宗教,他們基本的需要就是宗教。

  如果世俗的社會並沒有教導你關於宗教這件事,那麼在你大約四十二歲時,你將會面臨非常大的困難,因為這個社會沒有給你任何門路、任何的方向。

  當你十四歲時,對你而言社會是不錯的,因為它給你足夠的性;整個社會充滿了 性慾,性似乎是唯一隱藏在每件生活必需品底下的潛在必需品。如果你想賣掉一輛十噸的卡車,你得請一名沒穿衣服的女人去做這件事,如果賣的是牙膏,那也是一樣,不管賣的是卡車或牙膏,沒有什麼不同:永遠由一名赤裸的女人,臉上泛著笑意站在背後,真正被賣掉的是女人,不是卡車被賣掉,也不是牙膏被賣掉,是女人被賣掉,跟著女人那麼他關心的是一支牙膏,所以你也必須一起買那支牙膏。性的販售到處可見。

  所以這種世俗的社會對年輕人是有好處的,只是這些人不會年輕一輩子,等他們到了四十二歲,突然間他們被在會留在一個灰色地帶,不知該怎麼辦才好。他們會變得神經過敏,因為他們 並沒有經過任何訓練,沒人告訴他們如何去面對死亡。

  社會教會他們如何迎接生命,卻沒有教會他們如何迎接死亡,而死亡與生命的教育對他們來說卻是同等的重要。如果我的方法被採用的話,我會將大學劃分成兩個 部份:一部份是給年輕人的,另一部份是給老年人的。年輕人來此是學生命的藝術、性、企圖心、掙扎。隨著當他們年紀大了點,來到四十二歲這個點時,他們會再次回到大學來學習關於死亡、神、靜心,因為這時候舊式的大學對他們不再有任何幫助,他們需要一種新穎的訓練,好讓他們能安於正在面臨的新階段。

  這個社會將他們留在一個灰色地帶,那正是為什麼在西方有那麼多心理上的問題,然而在東方卻不那麼常見,為什麼?因為東方或多或少提供一些宗教上的訓練,這個現象仍然存在,不管那有多假,多不真實,它仍在那堙A只不過它是在角落堙A不再存在於廣泛的市集之中,不再是生活中重要的 部份,只是在邊緣。但你可以看到有寺廟的存在,雖然那不是基本生活形態的一部份,但它仍是存在的,如果你要的話,你只需走幾步路到那堙A不管怎麼說它還在。

  在西方,宗教不再是生活的一 部份,每個西方人在約莫四十二歲時都會經歷到心理上的毛病,各式各樣的精神官能症紛紛出籠,還有潰瘍。潰瘍是野心的象徵,一個有野心的人註定會得胃潰瘍:野心會咬你、吞噬你,潰瘍不過就是一種自我吞噬,你是那樣的緊繃,你必須吃你自己的胃,你很緊繃,你的胃也很緊繃,它從沒放鬆過,當你的頭腦處在緊繃狀態時,你的胃也是如此。

  潰瘍是野心的象徵,如果你患有潰瘍,那顯示你是個成功人士,如果你沒有的話,表示你是個可憐人,你的生命是一場挫敗。在四十二歲時如果你第一次心臟病發作的話,你是個相當成功的人,你至少一定是個內閣部長,或是有錢的產業鉅子,要不就是演藝圈媗T噹噹的人物,否則 哪裡來的心臟病呢?心臟病是成功的定義。

  所有的成功人士都會得心臟病,他們不得不如此,他們整個身體承受著有毒的元素:野心、 慾望、未來、從不存在的明天。你活在夢中,你的身體再也受不了了。你一直為了將來而活得很緊張,那已經成為你的生活形態,現在它對你而言是一個想拔都拔不掉的習慣。

  在四十二歲的時候,會有一個突破,一個人開始想到宗教,想到另一個世界。生命似乎如此浩大,可是時間卻所剩不多,你如何能達到神、涅盤、成道呢?於是乎有投胎轉世一說:別怕,你會再次出生,一再一再地出生,你整個生命會不斷延續,不用害怕,時間是足夠的,還有足夠的永恆在,你辦得到的。

  這即是印度有三大宗教的原因:耆那教、佛教、印度教,它們唯一相互都認同的 部份就是投胎轉世的觀念。它們彼此之間的教義是如此分歧,甚至都不同意最基本的神與原始的自我(natureofself),不過他們都接受投胎轉世的理論。

  這一定是有原因的,道理就在於這個理論需要時間,因為要達到婆羅門(Brahman)——印度教稱為婆羅門,是需要很久的時間的,它是一個如此大的野心,你才四十二歲而已,你就開始對它有興趣了,因為你只剩二十八年的時間。而這只是件感興趣的開頭而已,事實上,在宗教的世界你又只是個孩子,而且你只剩二十八年的時間。時間似乎太短暫了,不足以達成那般高的成就。婆羅門,印度教這麼稱呼它。

  耆那教稱它為莫克夏(moksha),意思是完全免於一切來自過去的果。然而,過去有成千上萬世,你只有二十八年的時間,要如何辦到?你如何復原那整個過去?過去的一切是這麼多,無論是好或不好的業,你怎麼能將你的罪在二十八年之間完全清理殆盡?這似乎不公平!神的要求太高了,這是不可能辦到的,想到你只有二十八年的時間,你會感到很挫折。

  而談到佛教,他們不信神,不信靈魂,他們同樣也相信投胎轉世:涅盤,那究竟、全然的愛……當你累世以來帶著這麼多垃圾跟著你,你要怎麼在二十八年之間卸掉這些東西?太難了,看上去是個不可能的任務。所以這些宗教都同意需要更多的未來,需要更多的時間。

  每當你有企圖心時,你就會需要時間,而對我而言,一個具有宗教性的人並不需要時間,他在當下就解脫了,此時此地他就達成婆羅門了,他自由、成道了,就在當下。一個有宗教性的人一點都不需要時間,因為宗教的發生是在當時間不存在的時候,它是在現在發生:永遠是在現在發生,絕不會有其他的情況,從來也沒有其他的情況出現過。

  四十二歲時,一個人會出現了第一個模糊、未明的衝動,你甚至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你只是開始用著迷的眼神看著廟宇,有時候在路上不經意間,你也會走進佛堂看看。有時候,剛好有時間,又沒什麼事可做,你開始拿起那在架子上已經沾滿灰塵的《聖經》來讀。一種混沌未明、不是很清楚的感覺,就 像一個對性不瞭解的小孩,他會玩起自己的性器官一樣,他其實並不知道自己為什要這麼做,一種不清楚的衝動……有時單獨靜靜地坐著:突然有一種很平靜的感受,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有時候,人會開始 唸起某句在童年聽到的咒語,可能是老祖母以前唸過的咒語,現在當他不安時,他會開始複誦這些咒語。他開始尋找,尋找一個靈性上師,作為他的指引;他會接受點化或受洗,開始學咒語,複誦一陣子,然後忘記一陣子,然後又開始複誦……那是一種在昏暗之中的探索。

  四十九至五十六歲:往內在世界探尋

  到了四十九歲時,這個探索就慢慢愈來愈清楚了,要花七年的時間來讓事情變得清楚。現在你會有了決心,你對別人再也不感興趣,特別是當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時。我必須一再重申這件事,因為事情從沒順利進行過。四十九歲時,男人對女人不再有任何興趣,女人也不再對男人有任何興趣:這是停經期的階段。這時候的人不會覺得有 性慾,關於性的一切在他們現在看來會有點幼稚、不成熟。

  然而,社會有可能做一些強迫性的事情……例如,東方的社會一直反對性、壓抑性。由於這樣,對一個十四歲的男孩,他們相信這男孩仍只是一個小孩子,他不會去想女孩。別的男孩或許會想女孩子,這些絕對是鄰居的孩子,怎麼樣都不會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純真宛如天使,他看起來非常純真,但那不是真的。他會幻想,女生已經進入他的意識,這是一定的,這是自然而然的事,可是他卻得掩藏;他開始自慰,可是他卻得掩藏;他會夢遺,可是他卻得掩藏。

  東方的男孩到了十四歲的時候,會覺得有罪惡感,事情有些不對勁,而且只有他不對勁,因為他不知道其他人也跟他一樣。他承受到很高的期許,他必須維持住天使與處子的形象,不去想女生,連幻想都不能有,可是,他正開始對女生感到興趣。這個社會在壓抑他。

  在西方,這種壓抑已經不復存在,但出現了另一種壓抑。這件事要去瞭解,這是我的感覺,因為社會不可能不打壓,它停止打壓一件事,馬上就會開始打壓另一件事。

  現在的西方於四十九歲左右出現的壓抑是:人們被強迫要有性,因為社會的教導是:「你怎麼回事啊?有人到九十歲都還行的耶!」外頭的權威如是說。假如你已經沒那麼神勇,而且你也沒有那個興致,你會覺得有罪惡感,四十九歲的男人會因為自覺往日雄風不再而感到愧疚。

  有些老師一再教導人:「胡說八道,你可以做愛到九十歲,繼續做愛不要停。」他們說,如果你不做愛的話,你會失去你的性能力,如果你繼續下去,你的器官的功能就不會消退,如果你停的話,器官也會跟著停。一旦你終止性生活,你的能量就會向下掉,你很快就會死。先生若停下來,太太就會追問:「你在做什麼?」若是太太停下來,先生馬上就會說:「心理學家不是這樣說的,停止性生活可能會讓人變成性倒錯。」在東方我們做過蠢事,而西方在早期也做過同樣的蠢事。早期的西方,一個孩子在十四歲時就性成熟是違反宗教的,縱使這是件再自然不過的事了。這孩子沒有辦法,這不是他能控制的,他能怎麼樣?他又能怎麼做?

  有關十四歲的孩子應該獨身的說法是愚蠢的,這是在壓抑一個人,但是遠古的傳統、古老的心理學家和宗教人士他們全都反對性,所有的權威都不贊同性。小孩受到壓抑,感到罪惡,他的自然是不被允許的。現在來到這個階段所發生的事情剛好相反,心理學家強迫四十九歲的人要繼續做愛,不然他會凋謝枯萎。十四歲的時候性自然地出現,四十九歲的時候性自然地減退,這是一定的,因為每一個圓圈都需要被圓滿。

  那正是為什麼在印度,我們要五十歲的人應該當一個「凡普若斯」(vanprasth),這種人將他的眼睛面向森林,背對著商業世界。Vanprasth是一個很美麗的字,意思是一個人開始朝喜馬拉雅山、森林看去,現在背向世俗生活,企圖心、 慾望那些東西都結束了,他開始移向內在的單獨,開始轉向他自己。

  在此之前,生活是如此繁重,使得他無法獨處,他有責任得履行,有孩子要撫養。現在孩子們長大、結婚了;等你差不多四十九歲時,你的孩子們也結婚、穩定下來了,他們不再是嬉皮了,他們大都已屆二十八歲左右的年紀,他們會定下來。現在換你動,換你離開家,你可以沒有家了。一個四十九歲的人應該開始向內在的世界看,轉向自己的堶情A讓自己愈趨近內省,讓自己愈趨近靜心與祈禱。

  五十六至六十三歲:擺脫社會的羈絆

  在五十六歲的時候又會有一個革命性的轉折。這時單單朝喜馬拉雅山看是不夠的,一個人必須真的去旅行,真的出走一番。生命正朝向終點,死亡正逐漸靠近。四十九歲的人變得對異性沒有興趣,而五十六歲的人會對別人、對社會上那一套、對社團活動都不再有興致,五十六歲的人應該退出所有的扶輪社或獅子會,這些東西現在看起來既愚蠢又幼稚。

  看看那些扶輪社或獅子會的打扮光鮮的人們,看上去就是不成熟,這些獅子們在做什麼啊?光「獅子」這個名字就很蠢,對小孩子用是不錯。現在他們還有對小孩子的「幼獅會」,以及針對女性的「女獅子會」。「幼獅會」一點都沒問題,但是講到「獅子會」跟「女獅子會」,那樣的頭腦實在很平庸。

  一個五十六歲的人應該成熟到足以走出所有社會的羈絆,一個人已經活夠了,學夠了,該是向所有人一一道謝然後走出來的時候。五十六歲的人應是自然而然成為門徒的年紀,成為門徒,拋掉世俗,這是很自然的。因為你曾進來,所以你該拋掉它。

  生命應該有個入口,也應該有個出口,不然生命會窒息。你的情形是,你進來了,卻從沒出去過,然後你說你快窒息了,你感到無比的苦悶。有一個出口在那堙A那就是成為門徒,你離開社會,在這個年紀你甚至對所有人都不再感興趣。

  六十三至七十歲:回歸孩子似的純真

  六十三歲的你再度變成小孩,注意力全都在自己身上。這就是靜心靠近你的內在,仿佛一切都散落,只剩你存在一般,你又變成一個孩子。當然,這時的你已被生命本身所豐富,你很成熟,富有見地與智慧,你再次回歸純真,你開始在內視,時間只剩七年了,你得為死亡做準備,你得準備好死去。

  要為死亡做什麼準備?帶著慶祝的心情正是為死亡做準備,能以愉悅的態度迎接它,就是為死亡做準備。神賦予你一個機會去學習,去活出你自己,而你已經學會了,此時你會想休息,此時你會想回到那最終極的家。過去的一切只不過是暫時棲身,你游走於一塊陌生的土地,跟一些陌生的人住在一起,你愛著陌生人,並且學到許多事情,現在時辰已到:王子已回到他自己的王國。

  六十三歲是一個人完全將自己封鎖在自己堶悸漲~紀,所有的能量只是不斷向內、向內、轉向內在。你成了一個能量圈,沒有遊移到其他地方去,不再讀書,話也變得不多,愈來愈安靜,變得只是跟自己在一起,跟周遭的一切不再有牽連,能量慢慢消退中。

  七十歲時你已準備好了,如果你一直循著這個自然的模式,就在你死前,在你死前九個月,你會開始意識到死亡的降臨。正如一個嬰兒需在母親的子宮婺g歷九個月一樣,你要一模一樣重演同樣的迴圈,在死亡來臨前九個月,你會開始意識到,這時你又再一次進入子宮,只是這個子宮不再是在母親堙A它在你的堶情C

  印度人稱內在最深處的聖殿「加巴」(garbha),即子宮之意。當你來到一座神殿最堶悸漲a方,那堳K叫做子宮。這個富有象徵性的說法,有其刻意的用心在其中。那正是一個人必須進入的神殿,在最後一個階段,那九個月,他進入自己堶情A身體變成了子宮,他進入內在最深處的神殿。那堛漱黤K一直以來都燃燒著,光也一直在那堙A神一直都住在那堙A在你的聖殿之中,這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在這個自然而然的過程堙A你並不需要未來,你只需自然地安住在這個片刻,下一個片刻會自行發生。正如小孩成長,接著會變成青年,不需要為那做任何 計劃,他自然會變成那樣,事情正是這麼自然地發生著。

  江河經流動後會來到海洋,同樣的路徑,你在生命之流中流動著,接著來到終點,來到海洋。不過你需保持自然,在當下漂浮,每當你開始想到未來,你的野心跟 慾望,你正錯過了這片刻,一旦你錯過了這片刻,總會有某些不自然,因為你失去了某些東西,有個空隙存在那堙C

  假如小孩子沒有完整的童年,那麼失去的童年就會進入他的青年時期,不然它會跑去 哪裡?它必須被經歷過。一個四歲的小孩又跑又跳、追逐蝴蝶,那是很正常的,可是當一個二十歲的年輕人在追逐蝴蝶,那他八成是病了,這個狀況你必須送他去看心理醫生。四歲的孩子那麼做純粹出於自然,一點問題都沒有,那個年紀就該做那些事,那是正確的事。假如四歲的孩子不會去追逐蝴蝶,那就有問題,你得帶這孩子去看精神分析師,這樣事情才對。

  當你看到一個二十歲的年輕人在追逐蝴蝶,你得質疑他是否有毛病,他是否還沒長大,他的身體長大了,但他的心智沒有跟著長大。一定是他並沒有全然地活過他的童年,如果他有的話,他會長成一個俊美、煥然一新的年輕人,完全沒有來自童年不好的影響,有如蛇的蛻皮一般,他脫離了童年,他將會擁有年輕人的聰穎,看上去一點都不 像沒有發育完整的樣子。

  全然地生活在你的年輕歲月中,別理會那些古老的權威,直接將他們丟掉,別聽他們的,因為那些東西會扼殺你的青春,會壓抑你年輕的生命。他們反對性,如果你處在這種社會之中,你這輩子都將在性堶扈B沉,它會變成是毒藥。活過它!享受性!十四歲到二十一歲之間是男生 性慾的高峰,而其實接近十七、十八歲時,他就到達那個高峰,以後他的性能力不會再那樣強,如果錯過了那些時間,他將永遠不會經驗到十七、十八歲時能達到的高潮,那是很美麗的經驗。

  我一直知道這之中有個困難,因為社會強迫你至少在二十一歲以前要保持單身。也就是說你將錯過達成性、進入性、學習性最棒的機會,等你二十一、二十二歲,就性而言他已嫌老了。十七歲左右的你正處於高峰,性能力飽滿充沛,你的性高潮將會遍佈你全身上下的細胞,整個身體可以去經驗沉浸在永恆的狂喜之中的感覺。

  當我說性可以變成三摩地(samadhi)、超意識時,我不是針對七十歲的人在說,我所說的是針對十七歲的人,這點要清楚。關於我的書《從性到超意識》……曾經發生過已有一把年紀的人跑來問我:「我們讀了你的書,可是從來沒有達到你在書中所說的。」你怎麼辦得到?你已錯過了好時辰,這是無法被取代的,我可不為這件事負責,是你的社會該為此負責,而且是你自己要去聽社會的話。

  假如說十四到二十一歲之間的孩子,在性這個 部份被允許自由,能去經驗絕對自由的性,他就永遠不會為性所困擾,對性他會很自如,他不會去翻《花花公子》或《閣樓》這些雜誌,他不會在衣櫥或聖經堸蝓疆漹﹛B猥褻的圖片。他不會走在半路上,突然去對女孩子丟石頭,或捏人家屁股,這些是很齷齪的,從頭到尾就是醜陋的。但你一直承受這些事,沒有去發覺到事情的原委,然後你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這麼神經質。

  只要你有機會,你不會放過可以吃女人身體豆腐的機會,很醜陋的!去侵犯別人的身體,只因為你堶惘閉Y個 部份沒有被滿足。當一個老男人用一對充滿性慾的眼神在看時,那真是很恐怖;當一個老男人用一對充滿性慾的眼神在看時,那是世上最醜陋的事情,因為在那樣的年齡,他的眼神應該是純真的,他應該已經結束、完成了。

  不是指性是醜陋的事!記住,我不是說性是醜陋的,性在屬於它的時間與季節時是美麗的,當性發生在不屬於它的時間與季節時,它是醜陋的。當性出現在一個九十歲的人身上時,它會成了一種疾病,這就是為什麼會有「糟老頭」(yoldman)一詞,它是很糟的。一個年輕人是美麗、帶有 性慾的,他流露出活力。而一個老男人如果帶有性慾,則顯示他的生命沒有被活過,他的生命空虛、不成熟,他錯過機會,現在他什麼也不能做,只不過他會隨時隨地想到性,幻想關於性的事。

  要知道一件事,一個正當的社會能允許十四到二十一歲的人完全自由的性,這樣社會自然也就不會那樣帶有 性慾,超過某段時間之後,就不再有性了,也不會有病態的事存在,當時機成熟時,活在性當中,當時機不再時,就把它給忘掉。你只有在曾經活過性時才能放下它,否則,你忘不掉的,你也無法原諒異性,因為你看得到卻經驗不到她們,你會緊緊抓著性不放,那會是你內在的一個傷口。

  別去聽東方的權威說法,無論他們說些什麼,傾聽自然的聲音,當自然說該是愛的時候了,就去愛;當自然說該是放掉的時候,就放掉。別聽那些愚蠢的西方精神分析師和心理學家的話,不管他們使用的儀器有多精密,瑪斯特斯(Masters)、強生(Johnson)或是其他任何人,不管他們試過多少女人的陰道,他們不懂生命。

  其實,我懷疑瑪斯特斯、強生或分賽(Kinsey)這類人是偷窺狂,在性這個 部份,他們本身是有病的,要不然,誰會無聊到用儀器去看一千名女性的陰道。看當女人做愛時,她的身體堶惟珛o生的狀況?有誰會那麼無聊?真的是胡搞!但是當事情被扭曲時,真的是什麼事都有。

  現在,瑪斯特斯和強生已成了專家,他們是最新的權威,假如你有任何這方面的問題,那他們是這方面最專業的權威。我懷疑他們錯過了年輕的那個階段,他們沒有經歷過適當的性生活,那個 部份被少掉了,所以他們必須藉著玩這些花招,來滿足那該有卻沒有的。

  任何事情披上「科學」兩個字時,你說什麼人們都信。他們製造假的電動陰莖,將它放到真的陰道媬i擦,他們不斷想找出陰道堛漯洩p,看看高潮是在陰核還是陰道中發生的,或是哪些荷爾蒙有分泌,哪些沒分泌,還有女人可以做愛多久,最後他們說,女人到死前都能做愛。他們的建議是,女人在停經後的做愛品質會更好,那是指四十九歲以後。為何他們那樣說?因為他們說四十九歲以前,女人總是害怕懷孕,儘管她有服用避孕藥,但沒有一種避孕藥是百分之百可以避孕的,所以她總是會有恐懼。等到四十九歲,更年期後的女人沒有月經了,這樣她就不再害怕,她就完全自由了。

  若這種說法廣為流傳的話,女人會變成吸血鬼,老女人會追著男人,因為現在他沒什麼好怕的,這是專家所認可的。事實上他們還說,等到那個時候才是女人享受性的正確時機,因為他們不必承擔任何責任。

  男人的 部份也是,他們也是這麼說。他們遇到一個六十歲的男人,他可以一天做愛五次,這人似乎是個變態,他的身體和荷爾蒙有問題。六十歲的年齡!他是不正常。因為當我看著這樣的事時,我這麼說是基於我自己好幾世的經驗,我記得很清楚:到了四十九歲的年紀,一個正常的男人會對女人不再感興趣,它消逝了;它會發生,也會消逝。

  所有發生的終會消逝,所有升起的都終將墜下,每一個浪潮都有它的起落。十四歲時性出現,四十九歲時它離開。但對於一個一天做愛五次的、六十歲男人,事情出了問題,而且問題可大了,他的身體沒有正確的運做,他變成性無能的另一個極端。

  當一個十四歲的男孩對性沒有感覺,或一個十八歲的年輕人沒有 性慾,那一定是出了什麼問題;在那種情形下的人必須接受治療。而當一個六十歲的人需要一天做愛五次的時候,那也是有問題的,他的身體變得狂妄,沒有好好地、正常地運作。

  當你是全然地活在當下時,自然你不需要為旅途擔憂什麼,一個正常的童年會為你帶來一個正常、成熟的青年時期:流動著一股生氣勃勃、狂野的能量之河;一個正常的青年時期會帶來非常安穩、平靜、安靜的生活;一個平穩安靜的生活,會帶你來到宗教性的探詢:生命是什麼?光活著是不夠的,你必須去穿越這個奧秘。一個平穩安靜的生活,會帶領你來到靜心的時刻,靜心幫你丟掉一切對現在沒有用的東西,丟掉所有的垃圾,整個生命變成是無用的垃圾,只有一件東西一直都在,它具有恆久性的價值,那是你的覺知。

  到了七十歲的時候,當你準備好死去時--如果一切都被你恰當地活過,你活在當下,不將事情拖延到未來,不為未來做任何夢想,不管是什麼狀況,你全然地活在當下的片刻--在死亡降臨的前九個月,你會意識到它,你的覺知已經深厚到可以看出死亡正在來臨。

  有許多聖人曾在他們死前宣佈他們涅盤的時間,不過我還沒有遇到過任何人說過他即將在九個月之後涅盤的,在整整九個月前知道這件事。這樣的人是有覺知的人,完全免於過去的一切,因為,一個不會想將來的人也不會想到過去,這兩者是一起的,過去和將來是一起的。

  當你想到未來的時候,那純粹是出於過去的投射。當你想到過去的時候,那只是對旅途計劃的分力,這兩件事是在一起的。而當下不屬於它們其中任何一方,一個處在當下的人,既不受過去所束縛,也不為未來所羈絆,他無掛無礙。他沒有攜帶任何包袱,行動時不受任何重量所限制,地心引力對他來說並沒有作用,事實上,他不是在地上行走,他是用飛的,因為他有雙翅膀。就在他死前整整九個月前,他會開始意識到死亡的到來。

  他會享受,而且他會慶祝。他會告訴人們:「我的船就要來接我了,再過一下子,我即將回我的家,我擁有美好的一世,那是個奇特的經驗。我愛過,學習到一些事,也真正活過,我因此而更加豐富。我雙手空空來到這堙A當我離開時,我有許多經驗,我比以前成熟。」

  他會對所有今生的一切心懷感激,不分好壞對錯,因為他從所有事情當中學習。不只是對的事情,連壞事他都能從中汲取教訓,他從聖者身上學習,也從罪人身上學習,他們對他都是有助益的。搶奪他的人幫助了他,支持他的人也幫助了他,朋友幫助了他,敵人也幫助了他 ,所有人都幫助他。夏天與冬天,豐衣足食與饑寒交迫,所有的事都幫助他,他對一切都感激在心。

  當一個人對一切心存感謝,為死亡做好準備時,他能夠去慶祝被賦予他的這個機會,死亡在這個時候就變得非常美,死亡便不是敵人,它是最棒的朋友,它是生命逐漸趨向的高潮,是生命所死的最高峰。死亡不是生命的終止,它是生命的最高點,它看起來會像是終點只因你還不明白生命。對一個明白的人來說,它愈來愈朝向高峰:死亡是高峰的極致。

  死亡是一個頂點,一個完滿,生命並不是就此結束,事實上,生命在死亡之中開花,它是生命的開花。不過,要領略死亡的美,一個人必須準備好,他必須學習這門藝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