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 熟

第五章 老年期各式症狀

 

客廳堛滬砲秅H

  一位有點年紀的女人提到她發現自己的行為堸_了一些變化,這令她覺得有些不安。「有時我意識到自己會無緣無故很生氣,然後這個感覺一下子就過去了,不過我以前並沒有注意到這樣就是了,也許我一直都是這樣子……」

  不是的,當性別的兩極發生改變時,就會出現這種情形,那是個非常微妙的過程。每個男人在他的無意識堻ㄕ酗@個女人,每個女人在她的無意識堻ㄕ酗@個男人。

  在意識上你是個女人,於是你使用女性的機能--你越使用那些機能,它們就越疲憊,可是一直沒被你用到的無意識仍非常年輕、新鮮。當女性的那一部份被過度使用時,會逐漸地變得虛弱,於是會來到一個時間點,當女性的部份虛弱到已經被無意識堛漕k性給蓋過去。

  一開始比較強的部份是女性--那是你之所以身為女人的原因。例如,你百分之七十是個女人,百分之三十是個男人--這百分之三十被百分之七十壓抑在無意識堶情C表意識上的使用,會使表意識這個部份越來越虛弱,直到它的百分比降到三十以下--於是突然間輪子轉過來,換比較強的那部份當家。那部份很強烈,因為你從不知道這回事,你會很驚訝,對男人也是一樣,男人年紀大時會變得比較陰柔。

  大約在四十九歲左右,在更年期的時候,女人的平衡產生改變,當月經停的時候,平衡就開始變化了。一個人遲早會發現有一個新的人出現了……奇怪了,他會覺得不解、覺得困惑,因為他不曉得如何與這個陌生人共處,這個陌生人一直都在那堙A只不過他都待在地下室中,他從來都不在你的家事範圍堙A也未曾上樓來過。這下他一下子走出地下室--還不只如此,他坐在客廳堙A來勢洶洶地試圖佔領一切!

  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這個狀況,觀照它,別去跟它抗爭,別嘗試壓抑它,你現在無法壓抑它了。

  只需更加覺知,這個覺知會讓你有一種全新的態度,你將會明白你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在過去你所扮演的角色是女人,現在被另一個角色給取代,以前被否決的部份已經浮出臺面。從前被征服的現在成了征服者,可是你這兩者都不是--這樣這個遊戲才能玩得起來。

  倘若你真的是個百分之百的女人,男性的能量就無法佔領你。其實,你既不是女人也不是男人,在女性部份比較強的時候,她就位居主宰,而此刻換另一部份試著要扮演主角。所有上了年紀的女人都會變得比較陽剛,那就是為什麼「婆婆」是個危險的角色……那是自然發生的事,你沒辦法做些什麼,你只能保持覺知。

  你必須觀照,站在遠處看這整個遊戲,於是第三個存在的實體才能清晰化,那既非男人也非女人--你只是一個正在觀照的自己,你是一個觀照中的靈魂。

  男性是屬於身體的現象,女性也是屬於身體的現象--頭腦看到的總是影子或反射。在你較深的核心,在你存在中最核心的地方,你兩者都不是--既非男性也非女性,現在你必須去明瞭這個事實,一旦你瞭解了,你就可以對整件事情一笑置之,同時,你的生氣、你的剛硬將會煙消雲散。你將不會再次變成女人,不過也不會變成男人,你將會完完全全改觀。

  這正是一個人真正的樣子,這正是宗教上所說的超脫、超越--停留在動物層面的人無法超越他自己。那是身為人之所以美的地方--他可以超越男人、女人、這個角色、那個角色、好與壞、道德或不道德,他可以超越一切,只是一個純淨的意識,只是山丘上的一個觀照看。所以不用擔心,只要開開心心的看著!

   

更年期--那不只是「女人家」的事

  一個四十八歲的男士說他有性方面的障礙,當他跟一個女人在一起時,他發現自己不大願意表達他真正所想要的:而且他也注意到了,他的性慾似乎在消退。

  這個時間是差不多的,嗯?在四十九歲左右,不只女人,男人也會有更年期的發生。男人的更年期是非常細微的,不過的確是存在的,連現代的科學研究結果也是這麼說。在密宗,好幾世紀前他們就知道這個事實……因為基本上,男人的化學結構與女人的化學結構不可能差太遠,他們是不同的,但不可能差那麼多。

  當一個女人在十二、十三、十四歲左右,她在性的部份就達到成熟了,男人的性徵大約也在這個年紀達到成熟。女人在四十九歲左右到了更年期,如果男人沒有更年期的話,那就不公平了,那幾乎可以證明說神是個沙文主義者!那是不公平也不可能的。

  男人有一個地方是不一樣的--那正是到現在人們都還沒有發現的原因--不過近幾年已經有許多研究顯示,是有男人的更年期這一回事。而正如同女人每隔二十八天就會有月經一樣,男人也有生理期。有四、五天的時間,女人會進入一個沮喪、負面的狀態,男人也會。只不過女人有看得見的血,

  所以就沒什麼好多想的,女人知道她的月經要來了,她會跟著沮喪、低潮,他會變得很晦澀、憂鬱。

  男人舒解的方式是看不見的,不過每個月他會釋放一些能量,有幾天的時間他會一副無精打采、低沉的樣子。如果他連續做幾個月的紀錄下來,他會發現正好每隔二十八天他就又會進入低潮個三、四天--突然間,他就莫名其妙會變成那樣子。

  只要在每天的日誌上做紀錄,那一切就都很清楚了。男人的更年期在四十九歲左右時到來,不用擔心,那是很自然的事。性能量消退,隨著性能量的消退,精神上的能量才能增長,於是性能量的消退,可以作為靈性能量的上升--因為那是同一股能量,只不過它現在往上走。當你對性的興致減低時,你就有很大的機會提升你的能量。

  所以不要從負面的角度來看待更年期--它可以是個很大的祝福,只要接受它。不需要對它做什麼,只要接受,讓它自然呈現,不要認為它是一種障礙--那你就錯了。

  如果今天是個二十、二十五歲的年輕小夥子覺得他的性能量減退,那的確是個障礙沒錯,他必須要做點什麼。如果一個大於四十九歲的男人沒有覺得他的性能量在減退時,那一定是有問題,他必須去看看怎麼回事--因為那代表他沒有往上走,他停滯不前。

  在西方那已經變成是一種問題,因為他們以為性是唯一的生命,所以當性能量在消退時,他幾乎是要認為他已經快死了。在東方,當性能量減退時,我們覺得很高興、非常地高興,因為那場混亂與夢魘終於可以結果了。

  沒有什麼需要擔心的,並沒有任何障礙存在。在一年之內,事情就會沉澱下來,你會來到一個更高的階段:你將以不同的光與色彩來看待生活。男人不會太像是男人,女人不會太像是女人,世界上會有更多的人類,而不會有男人與女人……那會是個截然不同的世界--人的世界。

  事實上,將一個女人看成是女人,將一個男人看成是男人是不正確的--那是由於性別導致了這樣的分野。當性不再是造成區分的力量時,你所看到的將只是人。

 

糟老頭

  由於社會上對性的壓抑已經有很長一段的歷史,所以才會有糟老頭的存在:因為你的聖人、教士、清教徒,於是有糟老頭的存在。

  如是人們能夠有快樂的性生活,到了他們快四十二歲的時候--記住,我是說四十二歲,不是說八十四歲;就在他們快要四十二歲時,性開始鬆懈下來。正如當一個人十四歲時,性慾開始發生並且非常旺盛,當他四十二歲時,性慾以同樣的方式開始消失,那是個自然的現象。

  當性消失時,這老年人會有一種不同的愛與慈悲,在他的愛當中沒有對情慾的渴望,他並沒有想從愛當中得到些什麼。他的愛是純淨、無邪的,他的愛是一種喜悅。

  性為你帶來歡愉,唯有當你進入性去經歷它,結束時才會以歡愉作為收場。倘若性已經變得無所謂了--不是因為壓抑,而是因為你已經深深的經驗過,它不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你已經知道性是什麼了。

  知識總能帶來自由,你對性已經一清二楚,於是這個奧秘就結束了,沒什麼好再去探索了,在那樣的了了分明之中,整個性能量蛻變成愛與慈悲,一個人可以出於喜悅而給與,於是糟老頭變成世界上最美的人,世界上最純淨的人。

  在所有語言當中,從來沒有「乾淨的老頭」這種說法,我從來沒聽說過,可是「糟老頭」幾乎存在於所有語言當中,原因在於身體已經老了、倦了,不想再有性了,但是由於對性的壓抑,使得頭腦仍然對性揮之不去。

  當頭腦仍不斷眷戀渴望某件身體已經辦不到的事時,那這個老人家還真是一團混亂,他的眼神媬N著慾望,但身體卻是乾枯死寂。頭腦不斷刺激著他,他開始有了骯髒的眼神、骯髒的表情,他堶捷}始有某種骯髒的東西。

  我想起了一個故事,有個男人無意間聽到他太太跟他小姑的對話,他們在談論他經常出城去洽公這件事。這個做小姑的一再勸告他老婆應該要擔心他自已的老公,小心他會在那些豪華的度假飯店中,被迷人的、單身的商場女性給拐跑。

  「擔心?才不呢?」他老婆說,「為什麼這麼說呢?他從沒欺騙過我,他太忠貞、太老實……太老了。」

  身體早晚會老,它一定會變老的。如果你沒有滿足你的慾望,它們將會對你糾纏不休,使你變得醜陋。老人可以變成世界上最美的人,因為他會像孩童般天真無邪,甚至他的天真無邪會比孩童還更深……他是一位人生歷練豐富的賢者。可是,如果慾望仍然在那堙A像暗流一樣在不停流竄,那他就會一片混亂。

  有個老人在他試圖性侵犯一位女子時被逮個正著。法庭上,法官看著這八十四歲的老人家,於是將罪名由強暴減為持「無效」武器攻擊他人。

  當你逐漸邁向老年時,別忘了老年是個人的高潮,可以是最美好的經驗--因為小孩對未來抱持著希望,他是活在未來之中,懷抱著各種想法要做這做那,每一個小孩都認為他將會成為一個不得了的人物--亞歷山大、史達林,他靠希望與未來而活。年輕人則是過於被本能所驅使,所有的本能駕馭著他,性是無所不在的東西--現代的研究顯示,男人每三分鐘就會想到性一次,女人比較好一點,他們每六分鐘想一次性,差距算是挺大,幾乎是兩倍,那可能是許多失妻鬧不合的原因!

  每三分鐘性的念頭就會閃過--年輕人被這股強大的自然力所驅使,使得他不自由。他懷有野心,而時間飛逝如梭,他必須做某些事,他必須成為大人物,所有童年的希望與夢想必須完成,他在趕時間。

  老人家知道那些孩子氣的想法真的是很幼稚,也知道那些混亂的年輕歲月已經過去了,他身處於暴風雨過後的寧靜--那個寧靜可以是很美、很深入、很豐盛的。當這個老人真正成熟時--這是很少見的--那時他會很美。然而,人們只是在年齡上長大,他們沒有成長,這才是問題所在。

  去成長,讓自己成熟,更加警醒、更加覺知。

  老年是被賦與你的最後機會:在死亡來臨前,為它做好準備,要如何為死亡做準備呢?要更深入靜心。

  如是還有一些慾望潛伏在那堙A可是身體卻正逐漸衰老,身體沒能夠完成那些慾望,他不必擔心,去沉思冥想那些慾望,觀照、保持覺知。藉著覺知、觀照與警覺,那些慾望及它們所失去的能量就會改觀。當我說免於慾望時,我指的是免於慾望的客體,然後只剩純粹的欲求本身--那純粹的欲求是神聖的,那純粹的欲求即是神。於是,就會有純粹的創造力,那無關乎做什麼,也沒有想對誰做,沒有要往任何方向走,沒有要到哪一個目的地,只是純粹的能量,一池如如不動的能量,那正是佛性所在。

   

苦的滋味

  我們之所以會覺得苦,是因為我們沒有成為我們該有的樣子。每個人都覺得不高興,因為每個人都覺得生命不應該是這樣,如果就只是這樣,那實在是太乏善可陳,一定有比這樣更好的狀況,除非一個人找到那更好的,不然他的苦難將沒有盡頭。由於這苦楚,衍生出不平、妒忌、暴力、憎恨--所有負面的情緒。

  他經常在抱怨,不過真正的不滿足在更深處底下,那是對存在的不滿:「我在這堸竣偵礡H為什麼我在這堙H根本沒有什麼事嘛,為什麼我被強迫活著?一點意思都沒有。」時間不斷流逝,而生命一點幸福可言都沒有,那是一個人覺得苦的原因。

  老年人之所以會很苦並非是意外,要跟老人家住在一起不是件容易的事,即便那是你自已的雙親也不例外。困難的原因在於,他們的生命現在有如風中殘燭,而他們並不快樂,任何事都足以成為他們丟出不滿的藉口,他何事他們在可以對之宣洩抓狂一番。

  他們見不得小孩子開開心心、蹦蹦跳跳地哼著歌,快樂地又叫又跳他們無法忍愛,那對他們來說很受不了,因為他們錯失了自已的生命。當他們說:「別那麼煩人!」時,他們其實是在說:「你好大膽子,竟然可以這麼快樂!」他們不喜歡年輕人,只要是年輕人所做的事情,他們就一定認為是錯的。

  他們不斷尋找發洩的出口,其實只是由於他們心媕Y覺得苦--對於這整個叫做生命的東西。要找到不覺得苦的老人還真不容易,因為那意味著這個人真正地活出美來,他真的是一個長大的人,那樣他就會有著年輕人所達不到的美。他有一定的沉穩、成熟,他達到了屬於他的季節,他的所見所聞是這麼多,他所活過的生命經驗是這麼多,於是他對神懷著由衷的謝意。

  人們都說年輕人的脾氣不好,但其實,年輕人生起氣來遠比不過老年人。沒有人提到關於老人的憤怒,但我自已的經驗是,我觀察過年輕人和老年人,沒有人能夠比老年人更來得憤怒。

  苦澀是一種無知的狀態,你必須超越它,你必須學習覺知,好讓覺知成為帶你到彼岸的橋樑,當你到達的時候,那就叫做革命。看你超脫那些不滿、那些「不」的時候,一個深深的「是」將升起--就只是是,是,是--那是一個芬芳四溢的境界,來自同一股能量,之前是苦的,而現在是芬芳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