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檀迦利(頌歌集)
 

21

  我必須撐出我的船去。時光都在岸邊捱延消磨了——不堪的我呵!

  春天把花開過就告別了。如今落紅遍地,我卻等待而又留連。

  潮聲漸喧,河岸的蔭灘上黃葉飄落。

  你凝望著的是何等的空虛!你不覺得有一陣驚喜和對岸遙遠的歌聲從天空中一同飄來嗎?

 

22

  在七月淫雨的濃陰中,你用秘密的腳步行走,夜一般的輕悄,躲過一切的守望的人。

  今天,清晨閉上眼,不理連連呼喊的狂嘯的東風,一張厚厚的紗幕遮住永遠清醒的碧空。

  林野住了歌聲,家家閉戶。在這冷寂的街上,你是孤獨的行人。呵,我唯一的朋友,我最愛的人,我的家門是開著的——不要夢一般地走過罷。

 

23

  在這暴風雨的夜晚你還在外面作愛的旅行嗎,我的朋友?

  天空像失望者在哀號。

  我今夜無眠。我不斷地開門向黑暗中瞭望,我的朋友!

  我什麼都看不見。我不知道你要走哪一條路!

  是從墨黑的河岸上,是從遠遠的愁慘的樹林邊,是穿過昏暗迂回的曲徑,你摸索著來到我這媔隉A我的朋友?

 

24

  假如一天已經過去了,鳥兒也不歌唱,假如風也吹倦了,那就用黑暗的厚幕把我蓋上罷,如同你在黃昏時節用睡眠的衾被裹上大地,又輕柔地將睡蓮的花瓣合上。

  旅客的行程未達,糧袋已空,衣裳破裂汙損,而又筋疲力盡,你解除了他的羞澀與困窘,使他的生命像花朵一樣在仁慈的夜幕下蘇醒。

 

25

  在這困倦的夜堙A讓我帖服地把自己交給睡眠,把信賴託付給你。

  讓我不去勉強我的萎靡的精神,來準備一個對你敷衍的禮拜。

  是你拉上夜幕蓋上白日的倦眼,使這眼神在醒覺的清新喜悅中,更新了起來。

 

26

  他來坐在我的身邊,而我沒有醒起。多麼可恨的睡眠,唉,不幸的我呵!

  他在靜夜中來到;手堮陬蛣^,我的夢魂和他的音樂起了共鳴。

  唉,為什麼每夜就這樣地虛度了?呵,他的氣息接觸了我的睡眠,為什麼我總看不見他的面?

 

27

  燈火,燈火在哪里呢?用熊熊的渴望之火把它點上罷!

  燈在這堙A卻沒有一絲火焰,——這是你的命運嗎,我的心呵!

  你還不如死了好!

  悲哀在你門上敲著,她傳話說你的主醒著呢,他叫你在夜的黑暗中奔赴愛的約會。

  雲霧遮滿天空,雨也不停地下。我不知道我心埵酗偵穧b動盪,——我不懂得它的意義。

  一霎的電光,在我的視線上拋下一道更深的黑暗,我的心摸索著尋找那夜的音樂對我呼喚的徑路。

  燈火,燈火在哪里呢?用熊熊的渴望之火把它點上罷!雷聲在響,狂風怒吼著穿過天空。夜像黑岩一般的黑。不要讓時間在黑暗中度過罷。用你的生命把愛的燈點上罷。

 

28

  羅網是堅韌的,但是要撕破它的時候我又心痛。

  我只要自由,為希望自由我卻覺得羞愧。

  我確知那無價之寶是在你那堙A而且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我卻捨不得清除我滿屋的俗物。

  我身上披的是塵灰與死亡之衣;我恨它,卻又熱愛地把它抱緊。

  我的債務很多,我的失敗很大,我的恥辱秘密而又深重;但當我來求福的時候,我又戰慄,唯恐我的祈求得了允諾。

 

29

  被我用我的名字囚禁起來的那個人,在監牢中哭泣。我每天不停地築著圍牆;當這道圍牆高起接天的時候,我的真我便被高牆的黑影遮斷不見了。

  我以這道高牆自豪,我用沙土把它抹嚴,唯恐在這名字上還留著一絲罅隙,我煞費了苦心,我也看不見了真我。

 

30

  我獨自去赴幽會。是誰在暗寂中跟著我呢?

  我走開躲他,但是我逃不掉。

  他昂首闊步,使地上塵土飛揚;我說出的每一個字堙A都摻雜著他的喊叫。

  他就是我的小我,我的主,他恬不知恥;但和他一同到你門前,我卻感到羞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