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宗譚崔的精神與性

第三章 在性堶惕馴放開來

 

  性轉移到頭腦就是性意念。

  不論你做什麼,你都要很靜心、很全然地做它,即使對性也是如此。要設想如何單獨一個人生氣是容易的,但是你也能夠靜心地、單獨一個人創造出性的狂歡,在經過那個之後,你將會有一個不同的品質。

  當你完全單獨的時候,開起你的房間,好象你在進行性行為一樣地做,讓你的整個身體動起來,跳躍、尖叫,任何你覺得想做的,你就盡情去做它,忘掉每一件事,忘掉社會的禁忌等等,只要很靜心地、單獨進入性行為,將你所有的性都帶進它堶情C

  有別人在的時候,社會總是在的。有別人在的時候,你很難進入深刻的愛而去感覺好象別人不在。唯有當你進入一個非常深的愛、進入一個非常深的親密,才可能跟你的愛人或你所愛的在一起,而覺得好象他或她不在。

  親密就是意味著如此:如果你好象單獨地跟你的愛人、或是你所愛的、或是你的配偶在一個房間堙A而不害怕有別人,那麼你就能夠全然地進入性行為,否則別人總是一個抑制因素。別人在看著,所以你會想: 「她會怎麼想?他會怎麼想?你在做什麼?行為象動物?

  就在前幾天,有一位淑女在這堙A她來抱怨她的先生,她說:「我真受不了,每當他愛我,他就開始象動物一樣行動。」

  當別人在的時候,別人在看著你:「你在做什麼?」別人總是在教你說某些事你可以做,某些事你不能做,它會抑制,你不能夠盡情地行動。

  如果愛真的存在,那麼你就能夠好象你是單獨一個人在行動,當兩個身體變成一個,它們就有一個單一的韻律,那個二就喪失了,然後性就能夠全然地釋放開來,它跟在憤怒當中不一樣。憤怒總是醜陋的,但性並非總是醜陋的,有時候它可能是最美的——但只是有時候。當那個會合很完美,兩個人就變成同一個韻律;當他們的呼吸成為一體,他們的氣就流成一個圓圈;當兩個人完全消失,兩個身體就成為一個整體;當那個負的和正的,或是陽性和陰性不復存在,那麼性就可能是最美的事,但情形並非總是如此。

  如果它不可能,那麼當你單獨的時候,在靜心的心情之下,你可以將你的性行為帶到一個狂熱的、瘋狂的頂點。關起你的房間,靜心冥想它,讓你的身體活動,就好象你沒有在控制它。放掉所有的控制!

  尤其在譚崔方面,性能夠非常有幫助,如果你們兩個人都很深刻地在經驗,那麼你太太、你先生,或你的朋友能夠非常有幫助。讓兩個人都完全不控制,忘掉文明,好象它從來沒有存在過,退回到伊甸園堙A將那個 「知識之樹的蘋果丟掉,成為被逐出伊甸園之前的亞當和夏娃,退回去!就象天真的動物,將你的性欲盡情地表達出來,這樣做之後,你將永遠不會再相同。

  有兩件事會發生:性意念將會消失,性或許還會存在,但是性意念將會完全消失。當沒有性意念,性就是神聖的。當頭腦的渴望不存在,當你不去想它,當它變成單純的涉入、變成全然的行為、變成你整個人的運動,而不只是頭腦的運動,那麼它就是神聖的。性意念將會首先消失,然後,性或許也會消失,因為一旦你知道了它比較深的核心,你就能夠不要性而達到那個核心。

  但是你還不知道那個較深的核心,所以你怎麼能夠達成它呢?第一個瞥見(瞥見神性)的來臨是透過全然的性,一旦那個被知道,那個途徑也能夠以其他方式來經歷。只要看著一朵花,你就能夠處於當你跟你的配偶在高潮當中會合時同樣的狂喜;只要看著星星,你就能夠進入它。

  一旦你知道了那個途徑,你就知道它在你堶情A配偶只是幫助你去知道它,而你也幫助你的配偶去知道它。它已經在你堶情I別人只是一個引發、別人只是一個挑戰,幫助你去知道那個一直在你堶悸漯F西。

  這就是那個發生在門徒和師父之間的事,師父能夠變成只是你的一個挑戰,而將那個一直隱藏在你堶悸漯F西顯示給你。師父並沒有給你任何東西,他無法給予,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給予,所有能夠給予的都是沒有價值的,因為它只能夠是一樣東西。

  那個不能夠給予,而只能夠被引起的東西,才是有價值的。師父只是引起你、挑戰你、幫助你去達到一個你能夠成就某種已經存在的東西的點,一旦你知道了它,你就不需要師父了。

  性或許會消失,但是性意念會先消失,那麼性就變成一個純潔的、天真的行為,然後性也會跟著消失,那麼就達到了無欲。無欲並不是性的相反,它只是性的不在,記住這個差別,這是你所不知道的。

  古老的宗教一直在譴責憤怒和性,好象它們兩者是一樣的,或者好象它們兩者都屬於同一個範疇,它們是不同的!憤怒是破壞性的,而性是創造性的,所有古老的宗教都一直以類似的方式來譴責它們,好象憤怒和性、貪婪和性、嫉妒和性是類似的,它們不是!嫉妒是破壞性的——永遠都是!它從來不是創造性的,沒有什麼東西能夠由它產生出來。憤怒永遠都是破壞性的,但是性並非如此!

  性是創造力的泉源,神性使用它來創造。性意念就好象嫉妒、憤怒、和貪婪一樣,它永遠都是破壞性的,性則不然,但是我們不知道純真的性,我們只知道性意念。

  一個在看色情畫的人,或是一個去看性狂熱電影的人,他並不是在追求性,他是在追求性意念。我知道有一些人,他們無法跟他們的太太作愛,除非他們先看一些黃色雜誌、書刊、或照片,當他們看了那些照片,他們才會興奮,真正的太太反而比不上那些東西。對他們來講,一張照片、一張裸體照更令人興奮,那個興奮並不是在心臟或腸子堙A那個興奮是在頭腦堙B在頭上。

  性被轉移到頭上就是性意念,去想性就是性意念,而去經歷它是不同的一回事。如果你能夠去經歷它,你就能夠超越它,任何完全經歷過的東西都會引導你超越,所以,不要害怕任何東西,去經歷它!去活過它!如果你認為它對別人有破壞性,那麼就單獨進入它,不要跟別人一起做;如果你認為它是創造性的,那麼就找一個伴侶,找一個朋友,變成一對配偶、一對譚崔的配偶,完全進入它,如果你仍然覺得別人的存在是有抑制性的,那麼你可以單獨做它。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