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風達顯日記

第九章祝福的朝聖者
1980.7.9於佛堂

 

  對於人來說世界上可能只有兩種人。一種是頭腦導向的,一種是靜心導向的。頭腦導向的那堿O痛苦,焦慮,苦悶,死亡;而靜心導向的那堿O狂喜,祝福,不朽,虔誠。而選擇權永遠在你手中。人總是面臨著抉擇。每個片刻都是一個抉擇。你可以選擇頭腦或選擇靜心。頭腦是聚集著過去痛苦的經驗和記憶。它們不再存在;只有痕跡留在你的記憶的膠片上。

  記憶正是一個記錄裝置。它很有能力,有著無限大的容量,幾乎是無限的。單單是一個記憶體可以記錄的全部資訊就能包括世界上所有圖書館。但記憶只有這個意義。因為我們生活在過去,計畫著將來。未來是將被計畫的過去。未來也是不存在的;它是另一個不存在的事物,就像過去一樣。至少過去曾經存在過——將來至今都沒有發生。無論你對未來的想像是什麼都只是你的過去的投射,一個改良的過去。你會喜歡所有過去發生過的快樂的事,以一個更大的比例誇大,然後你會願意去拋開過去所有的痛苦。

  你的未來是一個經過挑選的過去:你喜歡的你就投射,你不喜歡你就丟棄。但問題是在生命中一切都是互相糾纏在一起的。你不能選擇好的部分而丟棄不好的部分——那是不可能的。它們是捆在一起的,它們是一起的。如果你選擇在過去的思想中選擇了美麗的部分,你也同時選擇了醜陋,沒有你喜歡或者不喜歡的問題。這是不可避免的——就像白天跟黑夜,你不能選擇白天而不要黑夜,黑夜和白天同一種現象的兩面,你不能只選擇銀幣的一面,你可以把另一面藏起來,但是它是在這堛滿A而遲早你一定會給它應得的權力。

  而如果你想要你的快樂更快樂,你的痛苦會跟著倍增,那是一個進退兩難的局面,人們繼續生活在痛苦中,希望發生奇跡,而他會選擇那沒有刺的玫瑰,但它們是一起的。但那埵酗@個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不一樣的類型——那就是生活在現在,我做靜心,靜心是一個通向現在的通道,無選擇地放下所有的過去,如果你能放下所有的過去,未來也就消失了,然後就沒有未來,未來蒸發了,當然所有的一切都離開了時候就是存在的時候。這個片刻是所有的:此時,此地。

  那麼生命開始進入一不同的維度,完全的不一樣。那麼你是在冒險,因為你從來不知道現在,它是生命中最不可知的現象,看起來很奇怪,那唯一存在的就是那最不可知的。而那不存在的非常被人所知,你不斷地思考過去和未來,頭腦是沉思不存在的,靜心是去生活存在,而在你的整個存在都在此時此地,神就存在了。神就是存在,是存在的另一個名字,而現在是進入神的廟宇的唯一一道門.再沒有其他的門。

  成為桑雅士意味著一個片刻接著一個片刻去活過你的生命,沒有任何的期待,因為所有的期待都是來自過去,而當沒有了期待的時候,也就沒有了挫敗。一個片刻接著一個片刻生活意味一個活生生的生命,永遠是新鮮的,年青的,有活力的。過去使你衰老,遲鈍,呆板。你搜集的過去越多——而它總是在每個片刻收集,就像灰塵在鏡子上積聚,很快地你就不能在鏡子堿搢鴠籉顗F西。我們就是這樣生活的——像個盲人,因為我們不能看到任何東西,我們不能感受任何東西,我們不能體驗任何東西。

  所有美好的事情都只是純粹的廢話:愛,神,祝福,都只是廢話。人們談論它們,但他們知道它們沒有任何意義。但是永遠記住:一旦你生活過的片刻過去了。那麼放下它;無論它如何的美好,不要依賴它。當它不再的時候,它就不再了。那是耶穌的意思當他說 「讓死者埋葬他的死亡。」過去已經死了。不斷地死去而成為過去——那麼每一個片刻死在過去,所以每一個片刻你又再生。那就是桑雅士的道路。

  然後你知道生命是一個怎樣的禮物,如此的顯赫,如此的喜悅以致于........以致於夠了,太夠了!它是這樣的一個祝福以致於我們沒有能力以任何的方式回報存在;我們只能充滿感激。

  桑雅士是一個朝聖,至福的,至善的,從生活到更豐富的生活。奧義書中古代的先知們有一個美麗的祈禱。它是迄今為止最美的說出來的祈禱之一。

  祈禱者是tamsoma jyotirgamaya——喔,我王,把我從黑暗帶到光明吧;

  astoma sadgamaya—喔,我王,把我從幻象帶到真相,

  mrityorma amritam gamaya—喔,我王,把我從死亡帶到不朽吧。

  這是一個美麗的祈禱,最美麗的。但五千年已經過去。我覺得現在需要一點改進。我不會說「把我從黑暗帶到光明。 」因為黑暗並不存在。我會說:「帶領我們從光明到更光明之中。」我不會說;「把我從幻象帶到真相。」我會說「帶領我們從真相到更多真相。」我不會說;「把我從死亡帶到不朽。 」因為死亡並不存在;我會說;「帶領我從不朽到更多不朽,從生命到更豐富的生命,從完美到盡善盡美。」那是可能的,因為我們通常會認為完美意味著結束,但我不同意。完美可以更完美,完美不斷地變得越來越完美。在每個階段它都是完美的;但即使如此,完美不是封閉的,它是開放的。它總是可以變得更富有,更多姿多彩,用新的歌,新的舞蹈,新的慶祝。進化並沒有盡頭。

  那就是你們的名字的意義(那名字是指桑雅士):一個祝福的朝聖者。不要讓它保持只是一個名字,讓它變成事實。它可以變成事實。所有這一切只是需要一點有意識的努力。我們繼續機械地生活,反復地做著同一件愚蠢的事。人好像是唯一一種完全不用從經驗中學習的動物。這是我的觀察。甚至驢也學習。

  在阿拉伯,他們有一個諺語,甚至一頭驢都不是掉進同一條溝兩次,但人能創造這個奇跡!他能掉進同一條溝成千上萬次,何止是兩三次?他無數次來到溝的旁邊,他會掉進去,他會跟自己說: 「讓我們再試一次——也許事情已經改變,也許它不是同一條溝,當然我也不再是同一個人。改變了這麼多,而那次是晚上,而這次是早上。堶悼X了什麼錯?再試一次........

  在一個古老的印度經典堙A《摩訶婆羅多》,那是一個故事。這個故事集中于班度族和卡堨丳琱孜〞瑣啋均C班度族是公正的,法定的統治者——王國應該歸他們。但卡堨丳琱H非常的狡詐。他們準備了一場賭博,然後煽動班度族人把一切都押上——甚至他們的王國。這是一個騙局。賭局預先設計好了:班度族人會失敗。這個遊戲並不公平,而他們輸了。其下場就是他們必須搬到森林堣G十年,這樣他們就不會對卡堨丳琱H製造麻煩。因此班度族人搬進了森林。他們失去了一切,他們成了乞丐——他們搬進了森林。一天他們在森林媞往C時迷路了。他們非常的口渴,有五兄弟,最小的一個去找水。他發現一個漂亮的湖,但當他準備往他的罐子裝水時,一個聲音從一棵樹媯o了出來——只是聲音,沒有人——叫道: 「不准在你從這個湖堥水——我是這個湖的主人,我是一個幽靈——在你拿到水之前,你必須回答以下五個問題,如果我滿意,你就可以帶走水。

  (少一段)你將會空手而歸,沒有水。而如果沒有我的同意,你嘗試裝滿你的罐子,你會馬上死去。他努力去回答,但他做不到。第一個問題是: 「關於人最奇怪的事情是什麼?因為他的回答不能讓幽靈滿意,但他仍然嘗試去裝水,他當場死掉了。不久以後其他三兄弟也來了。最後,Yudishthira,大哥,來到並看到他的四個兄弟都躲在地上死掉了。第一個問題,一樣的問題,再次問起:關於人最奇怪的一個事情是什麼?Yudishthira說: 「有關人最奇怪的一件事情是他從來不從他的經驗學習。 」幽靈說:「不需要去問其他四個問題了——我很滿意。你是一個真正在觀察的人。你也會有能力回答我其他問題。你可以灌滿你的罐子........而我是那麼的開心,因為數百萬年來,我一直在這媯央A等一個能滿意我的問題的人,因為這是一個加在我身上的詛咒:如果我感到滿意,我會從束縛之中解脫。今天我解脫了。而跟你在一起是如此的開心,我會讓你所有四個兄弟復活。」

  這當然是關於人最重要的的觀察,那就是他從來不會在他的經驗中學習。他不斷地處在惡性循環之中。他就像一台機械那樣運作。去走在祝福的路徑上,所有一切需要的就是從你的經驗媥Е腄C不要重複做著同一件蠢事——一樣的憤怒,一樣的貪婪,嫉妒,佔有。不要重複它們。你已經重複得夠了,而你傷害自己也夠了。 是時候去知曉,去成為注意的,警覺的,不要反復掉進同一條溝堙C當你變得越來越警覺,你就會越來越有能力逃出這些舊的陷阱。當一個完全地從所有的陷阱和束縛中解脫出來時候,那是被祝福的時刻。祝福開始好像從天而降的鮮花一樣灑在你身上,而它會不斷地灑。一個人的生命變成一個對他自己祝福,也是對其他人的祝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