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風達顯日記

第十五章真理只有一個
1981.7.15於佛堂

 

  人仍然是一個乞丐,除非他知道什麼是真理。而真理只有一個。它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它不屬於任何人,任何宗教,任何意識形態,任何教會,任何國家,任何時候。它是永恆的,它是整個存在的真正中心。它也是我們的中心,所有人的中心。它們在周圍是不同的,我們都在中心聯結在一起。當我們開始向向中心移動,我們就是移向唯一的存在。首先個性失去了。個性是一種非常週邊的東西,有教養的,習慣性的,被教導出來的。它是從外界被強加進來的。而當個性消失了,個性體出現了。個性體會在從個性到中心的旅程中一直存在。然後你進入了中心,甚至個性體也消失,你變成了宇宙。去到達中心就是成為國王,成為一名帝皇。

  那就是耶穌所有說的,當他說「我是國王」和「受祝福的和謙恭的對他們來說是天國。」但他被完全的誤解了。那些婦人般的君主認為他想要從他們手中奪去權力,因此他想要製造一場政治叛亂而把他的政治哲學藏在宗教語言背後。那就是為什麼他們與拉比,猶太人共謀,否則他們根本不會在意他是否救世主。拉比非常生氣因為他說: 「我是彌賽亞,我必須把人們從他們的痛苦之中釋放出來。」而他是對的:每個到達真理的人就是一個彌賽亞,已經到達真理的人活著唯一要做的就是去解放人們。他的整個生命無它,只是去分享他的喜悅,他為此而活著。他所有的欲望都消失了,他已經沒有他自己的動機。他為了整體而活著。

  他說的絕對都是正確的。但拉比們非常生氣因為他嘗試要支配他們的宗教,他嘗試去使猶太教徒成為他的信徒。而羅馬在害怕因為他在談論一個王國和君王,還說聽眾跟隨他的人會繼承大地。他們認為他是一個政治人物,他把他的政治觀偽裝成一個宗教的意識形態。因此羅馬皇帝和拉比們共謀在十字架上釘死了耶穌。

  但他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每個到達真理的人是一個皇帝。他當然是王室的人。因為他到達了終極的榮譽,顯赫,自由,祝福。那也是桑雅士的目標:去幫助你成為皇帝,去幫助你們達到神的王國,去幫助你繼承整個存在。我的桑雅士不是為了成為乞丐,我的桑雅士是為了成為皇帝,這些真正想要成為王室中的人,真正想要知道祝福的最高鋒的人。這是可能的,它對所有人都有可能,無論誰即將要去進行內在的朝聖,無論誰準備第一個冒險失去他的個性去達到個性體,然後甚至是冒險拋開個性體去達到普遍存在的法則。他應該成王!

  靜心是休息,完全的休息,所有行為的一個完全停止—身體的,智力的,情緒的。當人處在一種如此深的休息中你堶惆S有任何攪動,當所有的行為都這樣的停止了,就好像你睡得很牢但仍然清醒,你將會知道你是誰。

  突然間那扇窗打開了。它不能通過努力打開,因為努力製造緊張而緊張是我們整個痛苦的根源。因此這些基本原因必須要瞭解,那就是靜心不是努力。一個人必須非常有趣的對待靜心,一個人必須學習把它當作娛樂一樣享受。一個人一定不要嚴肅對待它——變得嚴肅,你會錯過。一個人必須很快樂地進入它。還有一個人必須不斷地意識到它進入越來越深的休息,它不是專心,恰恰相反,它是放鬆,當你完全地放鬆,第一次你開始感覺到你的本體,你跟你的本性面對面。

  當你是忙碌的時候,你是如此的被佔據以致於你不能看到你自己。活動製造了大量的煙霧圍繞著你,它增加了大量的責任圍繞著你,因此所有的活動必須要丟掉,至少每天有幾個小時。That is only so(?)in the beginning.當你已經學到休息的藝術,那麼你可以使活動和寧靜在一起,因為當你知道了休息是某此那麼內在的東西它不可能被外面任何東西擾亂,活動在週邊進行,而在中心你保持寧靜。

  因此只是在剛開始時那個活動必須要放下幾個小時。當一個已經學到那個藝術,那麼那就沒有問題:一天二十四小時一個可以是靜心和一個人可以繼續平常生活中所有的活動。但要記住,關鍵字是休息,放鬆。必須不要去反對休息和放鬆,用這樣的方法去安排你的人生,丟下所有無用的行為,因為百分之九十九是無用的。它只是用來打發時間和保持被佔據。做唯一基本的和把你的能量越來越多的地投入於內在旅程。當那個奇跡發生,當你能夠保持無為跟有為一起,同時地。那就是宗教和俗世的會合,這個世界和那個世界的會合,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的會合。

  只有在這條道路上,東方和西方才能夠合而為一。到現在都還沒有可能的一個簡單的原因是東方設法保持在休息,因此它已經成為一種休止狀態。而西方設法保持忙碌。西方已經完全忘記怎麼去休息,它已經成為非常興奮的積極份子。兩邊都出錯了:東方變得懶惰和骯髒,而西方變得神經質。而精神錯亂的行為是危險的;西方在把整個世界推向危險之地,第三次世界大戰。

  而靜止,骯髒,死氣沈沈,無精打采同樣是危險的——它是自殺的,它是一種慢性死亡。因此東方是饑餓和垂死的,枯萎的。東西方的會合是人類得解救的最基本的事情之一。而我的桑雅士必須成為有為和無為的會合。那麼他們可以歡呼新人類出現在地球。一個沒有嘗試過祝福的人是生活在黑夜堛滿C他還不知道早晨,白天還沒有發生。他可以作關於太陽的夢,可以在他的夢媗巨儦L太陽,他或許看過太陽的油畫,但他還沒有親自經歷過任何日出。

  桑雅士是一個把你帶出靈魂的黑夜的努力。因此桑雅的顏色就是日出時候的顏色,當天空開始變成橙色,變紅,各種各樣的紅色。突然間太陽出現在地平線上。同樣的,內在發生了同樣的事,你只是必須為它準備好道路。唯一的妨礙是自我。桑雅士的整個藝術由一樣簡單的東西組成那就是怎樣去丟下自我。而這真的不難因為它是一件愚蠢的事,你只要瞭解到它根本就不存在。去看到它不存在就是我丟下它的意思。你不可能真的丟下它因為它根本不在那堙F它只是一個愚蠢的概念,只是頭腦的一個想法,只是熱氣,而不是任何其他東西。一點點的刺激是需要的,刺下去後,氣球爆裂,而熱氣被放掉了。那就是我在這堛瑣蒤蚋噫d:去炸破人們的氣球。而他們真的帶著大氣球........光是可能的,但只有通過愛。沒有愛,就只有黑暗是可能的。

  在內在的世界媟R和光是同義的,它們沒有不同的意思。因此一個人想要充滿光,想要開悟,就一定要無條件地愛。沒有任何要求去愛。要求使它醜陋,要求摧毀愛。如果你的愛埵陰囓鞳A它就不再是愛,它變成了欲望。它變成了政治遊戲,一個權力旅行。讓你的愛保持純粹,和你的愛保持沒有限制,不要製造任何的分界。讓它保持無名無姓,如此慢慢地,慢慢地它不是一個去愛誰,去愛什麼的問題,唯一的問題是怎樣去成為愛。愛的物件是不相關的。愛人,愛動物,愛樹木,愛星星,愛你自己。

  除非你每個人和一切,否則它不可能成為你真正的氣息。就好像身體需要呼吸——這是它的生命——靈魂需要愛——它是你的靈魂的食物。你愛得越多,你就擁有越多的靈魂。當你的愛是無限的,你的靈魂也是無限的。當你的愛知道沒有束縛,你的本性也知道沒有束縛。那就是實現神的真正意思。它只是實現愛,而不是其他任何東西。當他說“神是愛。”,耶穌是對的。他甚至可以更正確,要是他說 「愛是神。」的話。

  那正是我整個的努力,把愛放在第一位,甚至在神之前。為什麼說:「神是愛。」?愛變成了第二。我說:「愛是神。 」——愛是第一位——神是它的另一個名字。人的內在隱藏著極大的榮譽。它就像成千上萬朵花的種子隱藏在堶情A它們被監禁了。需要一個園丁去幫助這些種子生長,土壤是需要的,而種子也需要一點點的勇氣去放下它的自我防衛,堅硬的外殼包圍著它和保護著它。然後生命立刻開始成長,無數的葉子會長出來,無數的花和無數的種子也會長出來!

  事實上一顆種子有著如此多的光彩隱藏在它堶情A它能夠使整個地球變成綠色。而這正是一個人的狀況:人是一顆帶著無數等待開放的花朵的種子。靜心是釋放它們的方法,而那個藝術跟園丁所作的一樣。你是種子而你必須也是藝丁。你是種子你也是園丁,你也必須是土壤。而你必須拋開那包圍著你的堅硬的外殼,自我——那麼奇跡馬上成為可能。一個人不能相信除非他知道它的內在隱藏著什麼。耶穌是對的,當他說, 「神的王國在你堶情C」人們不能相信因為他們不知道內在的任何事情。只有通過靜心他們才能夠體驗它。

  通過成為一名桑雅士你是在跳——跳到靜心。投入你所有的能量,把你整個存在都集中在靜心上,而通過靜心一切都有可能:甚至不可能的都成為可能。從外面來看,人看起來就像一顆非常小的露珠。但那只是一個外觀——不要被外貌欺騙。而它是從外面他看起來才像一顆露珠,如果你從內在看你的本性,從內在看整個景象都變了。當你站在你真正內在的中心,從那堿搷A自己,你會吃驚不小:你似乎成為了海洋,想像不到的遼闊。事實上,比外間整個空間還要大。比天空更大。

  但因為我們只從外面去知道自己,我們繼續相信我們自己的渺小。而因為這個渺小的感覺自卑感就出現了,而那製造了無數的問題——不是一二個,而是無數個。所有人幾乎所有人都有自卑感。而如果你停止忍受自卑,那麼你就開始遭受優越感—兩者都一樣!你做的一切是根據是你的頭腦。它是同樣的問題只是方向相反。你首先從ABC開始,現在你從Z開始,然後向後退。這是同一件事,不管你從A或者從Z開始。如果你在人生堨2悀F你會自卑。如果你成功的成為總統或者是總理大臣,你開始有優越感。

  但問題是一樣的。為什麼它會發生?它發生因為我們不知道自己是誰?我們是如海洋般遼闊的:不是小或者大,只是無窮無盡沒有開始,沒有結束。那是我們的神性。當我們說, 「人是神。」那正好是這個意思:那就是人既不是小的也不是大的,人是無限的。通過「小」和「大」兩個字你不可能理解關於人任何東西。只有完全地放開一切這些詞語你才能理解。但只有通過靜心才有可能,因為你不知道怎麼站在你的中心堙A不知道怎樣成為颶風的中心。

  靜心是那個秘訣,那唯一的秘訣,到目前為止人已經發現的最偉大的秘訣。原子能理論不是最偉大的秘訣,也不是萬有引力理論,也不是愛因斯坦相對論。這些都無法跟那內在的人們通過靜心發現的相比。佛陀,耶穌,查拉圖斯特拉,老子—所有這些人都已經知道了唯一一樣東西:一種簡單的去到你真正的中心和站在那堿搘@界的藝術........因為那看法是完全不同的。你的整個世界變得不一樣,它不再是同一個世界。從一方面來說一切保持原樣,而從另一方面來說一切都不一樣。它成為了一種如此美好的體驗,如此的狂喜以致于言語不能形容,甚至詩也不足表達,甚至音樂,甚至舞蹈都不能真正暗示它。沒有辦法去形容它。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