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之歌》

覺醒

 

  當席特哈爾塔離開活佛以及戈文達所在的林苑時,他覺得自己把以前的生活也留在身後,與之徹底分手了。他慢慢地走著 ,邊走邊累索這種充滿了他身心的感受。他沉思著,就好像潛過一片深水,讓自己沉到這種感覺的底部,一直沉到根由所在之處,因為他覺得思考就能認識到根由,感覺只有這樣才能上升為認識 ,不至於迷途,而是掌握本質,並且開始放射出內在的光彩。

  席特哈爾塔邊沉思邊緩緩地前行。他發覺自己已不再是年輕的小夥子 ,而是一個成年男子漢了。他發覺有一樣東西已離開了他,就像蛇蛻下了一層老皮似的,有一樣東西在他身上已不復存在,而那正是陪伴了他整個青少年時代並一直屬於他的東西,那就是拜師求教的願望。在他的前進道路上出現的最後一個老師 ,那個最高貴、最聰明的老螬,也就是那位活佛,已經離開了他。他不得不與他分道揚鑣,不能再接受他的教誨了。

  這個思索者走得更慢了 ,邊走邊問自己:「你原來想通過聆聽教誨從老師那兒學到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呢?曾經給過你許多教誨的人卻無法教給你的東西又是什麼呢?」他認為,「那是自我,我要學的就是自我的意義和本質。我要擺脫和克服的就是自我。但是我沒能克服它 ,只能蒙哄它,只能避開它,只能躲起來。真的,世上萬物中只有這個自我讓我費盡了心思,也就是這個謎:我活著,我是一個人,與其他所有人都不同 ,我是席特哈爾塔!我對世上萬物瞭解得遠比對我自己、對席特哈爾塔更多!」

  這個緩緩前行的思考者停下了腳步 ,完全陷入這想法之中,接著,從這個想法又冒出了另一個想法,一個新想法,那就是:「我對自己一無所知,對席特哈爾塔極為,陌生,很不瞭解,其原因只有一個:我害怕自己,回避自己 !我尋求阿特曼,我尋求婆羅門,我情願分割和剝離自我,以便在不為人所知的內心深處找到一切皮肉的內在核心,也就是找到阿特曼,找到生活,找到神性,找到最終的東西 ,而自我卻迷失不見了。」

  席特哈爾塔睜開眼睛,環顧四周,臉上露出了笑容,一種從悠悠長夢中醒來的感覺傳遍他全身 ,一直傳到了腳趾。他又邁開步子,快跑起來,正如一個知道自己要去做什麼的男子漢。

  「哦,」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心想,「現在我不再讓席特哈爾塔逃脫我了!我不再以阿特曼和塵世的煩惱來開始我的思考和生活了。我不願再殺戮和分割自己,以便在殘骸後面發現一個秘密了。我不想再學《耶柔吠陀》,不想再學《阿闥婆吠陀》 ,不想再當苦行僧,也不想再信奉什麼學說了。我要向自個兒學,當個小學生,瞭解我自己,瞭解席特哈爾塔的秘密。」

  他環視四周 ,就好像是第一次見到這個世界。世界多麼美好,世界多麼絢麗,世界多麼奇妙和迷人!這兒有藍色,有黃色,有綠色,天空在流動,河流也在流動,森林高高聳立,山嶺也高高聳立 ,一切都十分美麗,一切都十分神秘和不可思議,而席特哈爾塔置身其中,他是個正在覺醒的人,正走在通向自我的路上。所有這一切,這黃色和藍色,這河流和森林,第一次通過眼睛進入席特哈爾塔內心 ,不再是瑪拉的法術,不再是瑪雅的面紗,不再是現象世界毫無意義和偶然的繁複多樣,而對於這個鄙棄繁複多樣並尋求和諧統一的婆羅門來說卻算不得什麼。藍色就是藍色,河流就是河流 ,即便在席特哈爾塔眼堙A藍色與河流中潛藏著神性,那也是神性的方式和意義。這邊是黃色,是藍色,那邊是天空,是森林,而席特哈爾塔就在這堙C內容和本質並不是在事物後面的什麼地方 ,而是在事物內部,在所有事物之中。

  「我是多麼麻木和遲鈍啊!」這個匆匆前行的人心想,「如果一個人讀一篇文章 ,其內容正是他要尋找的,那麼,他就不會看不起那些符號和字母,稱它們為錯覺、偶然和沒有價值的皮毛,而是逐字逐句地仔細閱讀,鑽研和熱愛它們。而我呢,我想閱讀世界這本書 ,閱讀我自己的本質這本書,卻為了取悅一個預先臆測的含義,輕視些符號和字母,我稱現象的世界為錯覺,稱我的眼睛和舌頭為偶然和無價值的現象。不,這已經過去了,我已經醒來了 ,我確實已經覺醒了,今天才剛剛新生!」

  席特哈爾塔想著這些,又一次突然停下了鄶步,就好像有一條蛇橫在他面前的路上。

  這是因為他突然還明白了一點 :他實際上就像一個覺醒者或者新生者,必須從頭開始他的生活,完全從頭開始。當天早上他離開耶塔瓦納林苑,離開那個活佛的林苑時,他已經開始覺醒,已經在通向自我的道路上了 ,這正是他的目的。在經過多年苦修之後,他覺得回家鄉去看望父親是理所當然和不言而喻的。但是現在,就在他停住腳,仿佛有一條蛇橫在他路上這一瞬間,他又清醒地認識到:「我不再是原來的我 ,不再是苦修者,不再是僧侶,不再是婆羅門了。我回到家在父親身邊又能做什麼呢?鑽研?祭祀?沉思潛修?這一切都過去了,這一切都不再擋著我的路了。」

  席特哈爾塔一動不動地站著 ,他的心冷了一下,感到心在胸口中很冷很冷,就像一隻小動物,就像一隻鳥兒或一隻免子,他看到了自己是多麼孤獨。多年來他沒有家,流落四方,沒有這種感受,而今天卻感覺到了。即使在以前的潛修中 ,他依然是他父親的兒子,是婆羅門,地位高貴,是個有教養的人。而現在他只是席特哈爾塔,一個覺醒者,除此之外便什麼也不是了。他深深地吸氣,有一瞬間感到渾身發冷,顫慄不已 ,沒有誰像他這麼孤獨。沒有一個貴族不屬於貴族們,沒有一個工匠不屬於工匠們,同時還求助於他們,分享他們的生活,說他們的語言。沒有一個婆羅門不屬於所有婆羅門,和他們在一起生活。沒有一個苦行僧不求助於沙門這個階層。就連森林中與世隔絕的隱士 ,也不是孤零零的一個人,他周圍也有附屬的東西,他也屬於一個階層,那就是他的家。戈文達當了和尚,上千的和尚都是他的弟兄,穿著他的衣服,信奉他的信仰,講他的語言。但是他 ,席特哈爾塔,他屬於哪兒呢?他分享誰的生活?他講誰的語言呢?

  從這一瞬間起,他周圍的世界消失了。他一個人站在那兒 ,就好像天空中的一顆星星。從這一瞬間起,席特哈爾塔已從一種寒冷和沮喪中浮了上來,比先前有了更多的自我,也顯得更堅實了。他感到這便是覺醒的最後寒戰,新生的最後痙攣。他重又邁開了步子 ,急匆匆地走起來,不再是回家,不再是投奔父親,不再是走回頭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