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與婚姻

第五章 沒有人要被使用

問題:

  既然女人憤恨男人的性慾,為什麼女人喜歡成為對男人具有吸引力?

  在這堶惘酗@個政治性的策略,女人喜歡成為具有吸引力,因為那會給予權力,她們越有吸引力,就對男人越有權力,誰不想成為有權力的?人們終其一生都在奮鬥要成為有權力的。

  為什麼你要慾求金錢?它將會帶來權力。為什麼你想要成為一國的首相或總統?它將會帶來權力。為什麼你想要成為一個聖人?因為它帶來權力。人們以不同的方式在尋求權力。你們沒有留給女人任何其他泉源去成為有權力的,只有一個管道:她們的身體。那就是為什麼她們一直有興趣於成為越來越具有吸引力。

  你沒有注意過嗎?現代的女人比較沒有那麼關心就要成為具有吸引力的?為什麼呢?因為她正在進入其他種權力策略。現代的女人正在脫離舊有的枷鎖。她會在大學堶掘簳k人競爭學位,她會在市場上跟男人競爭,她會在政治上跟男人競爭,她不需要過份擔心要看起來很有吸引力。

  男人從來不會過份操心說要看起來具有吸引力,為什麼呢?那種事已經完全留給女人。對女人而言,那種事是得到某些權力唯一的泉源,然而,對男人來講,要得到權力有很多其他的管道,而看起來具有吸引力,這似乎是有一點女人味的、娘娘腔的。那是女人的事。

  事情並非總是如此,在過去有一段時間,女人跟男人一樣自由,那個時候,男人跟女人一樣,都有興趣於成為具有吸引力的。注意看克里虛納的照片——他穿著漂亮的絲質長袍,拿著一根笛子,戴著各種飾物、耳環,戴著一個由孔雀羽毛做成的漂亮皇冠。注意看他,他看起來多麼美!在那個時代,男人和女人都完全自由而能夠做任何他們想做的,然後進人一個非常漫長的,女人被壓抑的時期。

  它之所以發生是因為教士以及你們所謂聖人的緣故,你們的聖人一直都害怕女人,因為女人似乎是那麼強而有力而能夠在幾分鐘之內摧毀聖人的神聖屬性……就是因為你們那些聖人的緣故,所以女人才被譴責。因為他們害怕女人,所以女人必須被壓抑,而因為女人被壓抑,所以,所有在生活堶採v爭的泉源、在生活堶惇y動的泉源,都被奪走,只有一樣東西被留下來,那就是她們的身體。

  誰不想成為有權力的?除非你瞭解權力只能夠帶來痛苦,權力是破壞性的、暴力的,除非能夠透過瞭解而使你的權力慾望消失,否則誰不喜歡成為有權力的?

  唯有當女人能夠繼續好像一條紅蘿蔔一樣地吊在你的面前——總是在那堙A也永遠都得不到,非常近,但同時又是非常遠——唯有如此,她們才能夠保持有權力,唯有如此,她才有權力。如果她立刻投入你的懷抱,那麼那個權力就消失了,而一旦你剝削了她的性,一旦你使用了她,她就完了,她對你就沒有權力,所以她吸引你,同時保持冷漠。她吸引你、激起你、引誘你,而當你接近她,她就說不!

  這是一個簡單的邏輯,如果她說是,你就將她貶為一個機械裝置,你使用她,而沒有人要被使用,那是同一個權力策略的另一面。權力意味著去使用別人的能力,當某人使用你,你的權力就消失了,你就被貶為沒有權力。

  所以,沒有女人要被使用,多少年代以來,你們一直都這樣在做。因此,愛變成一件醜陋的事情,它本來應該是偉大的榮耀,但是它卻不然,因為男人一直在使用女人,而女人很自然地憤恨它、抗拒它。她不想被貶為一件商品。

  就是為什麼你將會看到先生們在太太的周圍搖擺著尾巴,而他們的太太對這整個荒謬的事情採取高高在上的態度:比你更神聖。太太們繼續在假裝說她們對性,對醜陋的性沒有興趣。其實她們跟你一樣地有興趣,但是問題在於,他們不能夠顯示出她們的興趣,否則你立刻會將她們貶為沒有權力的,你會開始使用她們。

  所以她們興趣於每一樣其他的東西,興趣於對你非常有吸引力,然後再拒絕你。那就是權力的喜悅:拉著你,你幾乎好像被繩子拉著,然後她對你說不,把你貶成完全沒有權力。你搖擺著尾巴,好像一隻狗,而女人在高興。這是一種醜陋的狀態,它不應該如此,這是一種醜陋的狀態,因為愛被貶成權力策略,這種情況必須被改變。

  我們必須創造出一個新人類和一個新世界,在那個新世界堶情A愛將根本不是一個權力的問題。至少要把愛從權力策略帶走。將金錢、政治,以及每一樣東西都留在那堙A但是要將愛帶走。愛是某種非常有價值的東西,不要使它變成市場上的一件物品,但是目前的情形卻是這樣。

  女人試著以每一種方式來成為漂亮的,至少看起來漂亮,一旦你陷入她的誘惑,她就開始逃離你,因為那就是整個遊戲。如果你開始逃離她,她就會來接近你,她就會開始跟隨你。當你開始跟隨她的時候,她就開始逃開,這就是你們的遊戲!這不是愛,這是沒有人性的,但是多少世紀以來,它就是這樣在發生,它一直都是這樣在發生,要小心它。

  至少在我的社區堙A這種事必須消失,每一個人都有很高的尊嚴,沒有人能夠被貶成一件商品或是一樣東西。尊敬男人,也尊敬女人,他們都是神聖的。

  忘掉舊有的觀念就是男人在對女人作愛,那是很愚蠢的,它使事情變成好像男人是一個「做者」,而女人只是某種男人對她做的東西。即使在語言堶惜]是男人在作愛,男人是主動的參與者,而女人只是在那堙A是一個被動的接受者,這是不真實的,兩個人都在跟對方作愛,兩個人都是做者,兩個人都是參與者,女人以她自己的方式參與。接受就是她參與的方式,但是它跟男人的參與是一樣多的。

  不要認為只有你在對女人做些什麼,她也是在對你做些什麼,你們雙方都互相在做一些非常有價值的事,你們都把你們自己奉獻給對方,你們互相在分享你們的能量,你們兩者都在愛之廟堶惟^獻你們自己、在愛神之廟堶惟^獻你們自己,是愛神在佔有你們兩者,那是一個非常神聖的片刻,你走在神聖的道路上……雙方的能量交流之後,將會有一個完全不同的品質存在你們的行為堶情C

  成為很美(真實的美!)是好的,看起來很美(造作的美!)是醜的。成為具有吸引力是好的,但是去駕馭自己使成為具有吸引力,那是醜的。那個駕馭就是狡猾。人們自然就很美,不需要任何化裝品,所有的化裝品都是醜的,它使你變得越來越醜。美存在於簡單、天真、自然、自發性之中。當你是美的,不要使用那個美作為達到權力的手段——那是在糟蹋它,那是褻瀆聖物的。

  美是神的禮物,但是不要以任何為了要駕馭別人或佔有別人的方式來使用它,那麼你的愛將會變成一個祈禱,你的美將會變成一個對神的奉獻。

摘自「常年哲學」一書第二卷、第四章一九八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