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與婚姻

第八章 愛就像一隻飛翔的小鳥

問題:

  在我人生六十三年的歲月當中,你是第一個使我獨立之愛的關係,這是怎麼發生的?

  愛帶來自由,一個不帶來自由的愛並不是愛。

  愛不是支配,你怎麼能夠支配某個你所愛的人?你怎麼能夠使他依賴,而仍然可以愛?但那就是以愛的名義在世界上一直繼續在發生的,權力的慾望和支配別人的慾望常常被合理化解釋成愛,在這種情況下,獨立自然不被允許,你會做各種努力使別人成為你的複本,你害怕別人自由,因為自由是不能夠控制的,自由是不能夠預測的,所以,一切所謂的愛都試著以每一個方式去摧毀自由,而自由被摧毀的那個片刻,愛就死了。

  愛非常脆弱,它就好像一朵玫瑰花,你必須讓它在雨中、在風中、在陽光下歡舞。

  愛就好像一隻飛翔的小鳥,整個天空都是它的自由,你可以抓住小鳥,你可以將它放在一個漂亮的黃金籠子堙A它跟自由飛翔而將整個天空據為己有的那只小鳥似乎是一樣的,然而,它只是看起來一樣,其實不然,你已經殺死了它,你已經切斷了它的翅膀,你已經帶走了它的天空,小鳥並不稀罕你的黃金,不論你的籠子多麼貴重,它都是監禁。

  我們對於我們的愛就是這樣在做:我們創造出黃金籠子。我們害怕,因為天空是廣闊的,害怕的是,小鳥或許不會回來。要使它保持在你控制之下,它必須被監禁,愛就是以這種方式變成婚姻。愛是一隻飛翔的小鳥,婚姻是一隻在黃金籠子堛漱p鳥。當然,那隻小鳥將永遠無法原諒你,你已經摧毀了它所有的美、所有的歡樂、所有的自由,你已經摧毀了他的靈魂,它只是一個死的複製品,但是你使一件事變得確定:它無法逃離你,它將會一直都是你的,明天它也將會是你的,後天……

  愛人總是害怕,那個害怕是因為愛就像微風一樣地來臨,你無法生產它,它不是某種被製造出來的東西,它是自然來臨的,但是任何自己來臨的東西也能夠自己走,那是一個自然的推論。愛來臨,花朵在你堶捷}放,歌曲在你們的心堣仱_,一個想去歡舞的慾望升起……但是帶著一個隱藏的害怕。如果這陣來到你身上的清涼而芬芳的微風明天離開你,要怎麼辦?因為你不是存在的界限。微風只是一個客人,它覺得要在你這堸扈d多久就停留多久,而它隨時都可以走。

  這會造成人們的恐懼,然後他們就變成想要佔有,他們開始關起他們的門窗,使微風保存在堶情A但是當你的門窗被關起來,它就不是同樣的微風。它的清涼就喪失了,它的芬芳就喪失了,很快地,它就會變成令人厭惡的。它需要自由,而你已經帶走了自由,它只剩下一具屍體。

  人們以愛的名義攜帶著對方的屍體,他們稱這個為婚姻。要攜帶屍體,你們必須到市政府去登記,使它成為一個合法的束縛。愛不能夠允許婚姻。在一個真實的世界堙A婚姻是不可能的。

  一個人應該愛,強烈地愛、充分地愛,而不要擔心明天。如果存在今天是那麼喜樂,你要信任,明天存在將會更美、更喜樂.當你的信任成長,存在對你將會變得越來越大方,有更多的愛將會降臨到你身上,有更多喜悅和狂喜的花朵將會灑在你身上。

  在你六十三年的人生堙A任何你所知道的愛都不是愛,它或許是迷戀,或許是生物上的吸引,或許是荷爾蒙的陰謀來反對兩個個體,但那不是愛。現在你第一次知道愛……因為這是唯一的準則:你的自由成長得越深,你的獨立就變得越堅實、越完整、越結晶。這是愛來到你身上、愛成為你心中的客人唯一的準則。

  誰去管明天的事?那些關心明天的人就是那些沒有今天的人,就是現在悲慘而試著去隱藏它,試著在對明天的希望、慾望、和夢想當中隱藏它的人,但是明天永遠不會來臨。這是困難之一:來臨的總是今天,你已經習慣於今天的悲慘,而在希望、夢想、和慾求明天。你錯過了生命。人們已經變得很習慣於明天,以至於他們不只是思考這一世的明天,他們同時在思考來生。

  人們常常問我:死後將會如何?我回答他們:在死亡之前所發生的,死後將會繼續。你今天很喜樂嗎?因為明天將會由今天生出來,今天孕育著你的整個未來。

  強烈地愛、高高興興地愛、全然地愛,那麼你將永遠不會想到要創造出一個枷鎖、一個合約,你將永遠不會想到要使人變得依靠。如果你愛,你就不會那麼殘忍地去摧毀別人的自由。你將會幫助他,你將會使他的天空變得更大。

  愛只有一個準則:它給予自由,而且是無條件地給予。

  你第一次經驗到愛,也還不會太晚,雖然你已經六十三歲了。愛使老年變成年輕,如果你能夠愛到你的最後一口氣,你將會保持年輕,愛不知道老年,愛不知道死亡,如果你能夠繼續愛,你的愛將會持續到死後,愛是人生堶掖昉_貴的經驗。

摘自「金色的未來」一書一九八七年五月二十日上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