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與婚姻

第二部分奧修談女人

 

  有一個古老的梵文傳說,它大概的意思是說,在創造男人之後,造物主採用了月亮圓形,爬蟲類的曲線,樹葉的輕盈,烏雲的哭泣,老虎的殘忍,火焰的溫柔流動,冰雪的寒冷,和小鳥的喋喋不休,來創造了女人,而將她給了男人。

  三天之後,男人來到了全能的神面前說:「你給我的這個女人經常喋喋不休,從來不讓我單獨,需求很多注意,佔用了我所有的時間,有事沒事就哭,而且總是賦閑在家,我想請你把她帶回去。」

  所以神就把她帶回去。但是很快,男人就再度回來說:「她以前經常在唱歌跳舞,她從她的眼角注意看著我,她喜歡遊戲,當她害怕的時候,她就抓住我,她的笑聲就好像音樂,她看起來很美,請你將她還給我。」

  因此全能的神就再度將她給了回去,但是三天之後,他又將她帶回來,要求神保有她。神說:「不,你不想跟她住在一起,但是你又不能沒有她而生活,你必須想出一個最好的辦法來跟她相處。」

摘自「佛的病」

 

  成為男性或是成為女性主要的問題在於心理的層面而不是生理的層面。一個人在生理上可以是男性,但是在心理上不是男性,或者反過來也一樣。有一些女人非常積極而帶有侵略性——很不幸地,這種女人在世界上越來越多——非常積極而帶有侵略性的女人。整個女性解放運動就是根植於這些積極而帶有侵略性的女人的頭腦。當一個女人是積極的,她就不像女人。

  聖女貞德不是一個女人,而耶穌是一個女人。在心理上,聖女貞德是一個男人,她的處世態度基本上是積極而富有侵略性的,而耶穌一點都不積極。他說,如果有人打了你一邊的嘴巴,你要將另外一邊的嘴巴也讓他打,那是不帶侵略性的心理。耶穌說:「不要抗拒罪惡。」甚至連罪惡都不要去抗拒!不抗拒是女性優雅的本質。

  記住,如果一個男人非常具有接受性,那麼在身體上他仍然保持是一個男人,但是他的內在已經變得更像一個子宮。唯有當一個男人的內在變得女性化,他才能夠接受神。要成為具有接受性的,要具有全然的接受性,你將需要去學習如何成為一個女人。每一位真理的追求者都必須去學習成為一個女人。

  科學是男性的,宗教是女性的,科學是一種征服自然的努力,宗教是一種放開來,將自己融入自然堶情C女人知道如何融化,如何變成「一」。每一位真理的追求者都必須知道如何融入自然,如何跟自然合而為一,如何跟著那個「流」走,不要抗拒,不要抗爭,然後你將會瞭解!那個比例一直都一樣。

  在此,你也會看到那個改變在發生。有很多女人告訴我,向我抱怨:「這堛漕k人到底怎麼了?他們變得越來越女性化!」的確如此,事情一定會這樣發生。當你變得越來越靜心,你的能量將會變得越來越不具侵略性,你的暴力將會消失,而愛會產生,你不會再有興趣去支配別人,相反地,你會變得越來越被臣服的藝術所吸引,這種情況造就出一種女性心理。

  瞭解女性心理就是了解宗教心理。這種努力尚未被做過,任何以心理學的名義存在的都是男性心理學,因此他們繼續在研究老鼠,而透過老鼠,他們繼續在對人下結論。

  如果你想要學習女性心理學,最好的例子就是神秘家,最純的例子就是神秘家,這樣的話,你就必須去研究芭蕉禪師、臨濟禪師、佛陀、耶穌、和老子,你必須去研究這些人,因為唯有透過對他們的瞭解,你才能夠瞭解女性化表現的高峰。

  由於很多世紀以來女人都處於被支配的地位,因此宗教已經從地球上消失。如果宗教再度回來,女人就會再度受到尊敬。由於女人被支配、被折磨、被貶為非實體,因此她變得很醜。每當你的本性不被允許按照它內在的需要來走,它就會變酸,它就被毒化了,它就變殘缺了,它就癱瘓了,它就變得異常。

  你在世界上所看到的女人並不是真正的女人,其中一個原因是,多少世紀以來,她都被腐化了。當女人被腐化,男人也沒有辦法保持自然,因為畢竟男人也是由女人所生出來的。如果她不自然,她的小孩也不會自然,不管是男孩或女孩,小孩子都必須由她來帶,那些小孩很自然地會受到母親的影響。

  女人的確需要一個大的解放,但是時下的女性解放運動是愚蠢的,它是模仿,而不是解放……

  我喜歡女人變成真正的女人,因為有很多事需要依靠女人,她遠比男人來得重要,因為在她的子宮媊漹a著女人和男人,她必須照顧男孩和女孩,她必須滋養兩者,如果她被毒化了,那麼她的奶也被毒化了,那麼她帶小孩的方式也被毒化了。如果女人沒有辦法很自由地去真正成為女人,男人也沒有辦法很自由地去真正成為男人,女人的自由是男人的自由所必需的,它比男人的自由更是基礎性的東西。

  如果女人成為奴隸——好幾個世紀以來,她們一直都是如此——她也會以一些微妙的方式來使男人成為奴隸。她的方式是很微妙的,她不會直接跟你抗爭,她的抗爭將會是間接的,它將會是女性化的,她將會又哭又泣,她不會打你,她會打她自己,她會透過打她自己、透過哭泣、透過使用這些甘地的方法來駕馭你。即使最強的男人都會成為怕太太的。只是藉著使用甘地的方法,一個非常單薄、非常柔弱的女人就可以駕馭一個非常強的男人。甘地並不是那些方法的創始者,它們已經被女人使用了好幾個世紀,他只是重新發現它們,而用在政治方面。多少世紀以來,女人一直都在使用那些方法,但只是使用在家庭堙C

  女人需要全然的自由,好讓她能夠也給男人自由。

  這是必須記住的基本原因之一:如果你使某人成為奴隸,到了最後,你也會被淪為奴隸,你無法保持自由。如果你想要保持自由,那麼你就要將自由給別人,那是成為自由的唯一方式。

摘自「佛陀法句經」第七卷

 

  沒有人能夠愚弄女人,簡單的理由是:她不透過邏輯來運作,她透過愛來運作,透過心來運作。她的過程是不合邏輯的,她會直接跳進結論,她不會爭論,但是她會立刻走到結論,她的過程就好像一個量子跳躍,她會立刻瞭解,她可以直接看穿,你越想躲避她,她就越容易找到你。

  女人是強而有力的,不是就肌肉的力量來說,而是就她們的抵抗力而言,就她們的生命力而言,就她們的耐力而言。一定會有一點害怕,因為我的整個工作都要依靠她們。

  社區由女人來經營,這是第一次——整個人類歷史上的第一次。我故意把更多的權力放給女人,因為就我的瞭解,她們的運作是優雅的、有洞見的、有愛心的、慈悲的,而不是粗魯的。既然我以她們作為我這座廟的支柱,我就不能說她們的壞話!

  所以,任何我對女人的談論,你們都要非常仔細地聽!

  她們在很多方面都比男人更強而有力。現代的研究顯示,她們在性方面比男人更強而有力。如果在性方面,她們比男人更強而有力,那麼很自然地,在心靈方面,她們也一定更強而有力,因為心靈能量是由性能量蛻變而來的。

  如果一個女人真的進入性高潮的喜悅,她將會開始說出一些沒有意義的話。只是為了純粹的喜悅,她會發出喜悅的呼喊,比方說:「哈利路亞!」它並不意味著什麼,那個意義遠遠地被拋開,它具有很大的強度和熱情在堶情C

  男人會害怕,因為所有的鄰居都會知道你在跟你的女人作愛,有時候警察會來,狗會開始叫,各種事情都可能發生!以前的人生活在大家庭堙C家堶悼i能住了上百人,而一個女人進入性高潮的喜悅會搞得大家都很混亂。

  之後還會有更多的問題……當一個女人進入性高潮的喜悅,她具有多重性高潮的能力,那是男人沒有能力去滿足的。男人只能夠有一次性高潮,而女人可以有多重性高潮——十二次、十五次、或二十次,這樣的話,男人要怎麼去滿足她呢?要不然就是他會覺得遭到挫敗、感到羞恥、感到自己的貧乏、或是感到丟臉,要不然就是他必須叫他的朋友們來幫忙!那也是對他自我的一種打擊……

  由於恐懼,因此男人壓抑了所有女人性高潮的能力。

  有無數的女人活過,然後死掉,但是她們從來不知道她們有經驗高潮的能力,而如果你不知道你能夠有大的性高潮的爆發,你將無法瞭解任何關於靈性的事,它對你來講將幾乎不可能。女人在性方面比男人更強而有力,就是因為她具有強大的力量,因此她遭到了壓抑。由於恐懼,男人就對她壓抑。

  你說得對,我是有一點害怕。我知道得很清楚,我正在做的事是以前從來沒有被做過的,所以我必須進行得很小心。它是一種新的試驗,但是有很大的可能性會從這個試驗導出。如果這個試驗能夠在小規模成功,那麼它也能夠在大規模成功。

  我自己的看法是,即將來臨的年代將會是女人的年代。男人嘗試了五千年,但是失敗了,現在必須把機會讓給女人,現在她必須擁有一切的權力,她必須有機會拿出女性的能量來運作、來工作。男人全然失敗了。在三千年堶惘酗迨d次戰爭,這就是男人的記錄。男人只管殺戮,好像他的生活只是為了戰爭。在兩次戰爭之間有一些空檔的日子,我們就稱之為太平的日子,其實它們並不是太平的日子,它們只是在準備新的戰爭的日子,他們在準備另一次新的戰爭。是的,需要幾年的準備時間,然後又再度戰爭,然後我們就繼續再互相殺對方,夠了!男人已經被給予足夠的機會,現在女性能量必須被釋放出來。

  我的社區將要根植於女性的能量或母性的能量。對我而言,神比較是一個「她」,而不是一個「他」。「她」是比較好的,因為「她」包含了「他」,而「他」不能包含「她」。

摘自「佛陀法句經」第七卷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