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第一章 奧修的前世

 

  當小孩出生的時候,你認為,這是他生命的開始。

  那不是真的。

  當一個老人死亡的時候,你認為,這是他生命的結束。

  它不是。

  生命是比出生和死亡更大的東西。

  出生和死亡不是生命的兩端;生命之中有許多出生和死亡。生命本身沒有開始、沒有結束:生命和永甯O相等的……。

  生命開始於你前世死亡的那個點。當你死亡,你生命中的一章,那些人們認為是他們整個生命,已經結束了。它只是那本有無限多章節的書中的其中一章。一章結束了,但是書本尚未結束。只要翻過一頁,另一章就開始了。

  一個人死的時候會開始看到他的下一生。這是已知的事實,因為它發生在這一章結束之前……。

  佛陀稱它叫坦哈(tanha)。字面上的意義是慾望,但它的隱喻是一生的慾望。所有發生的這些事:挫折、達成、失望、成功、失敗…但所有這些都發生在你們所稱的慾望的特定區域。

  垂死的人在他更進一步之前必須看到它的全部,只是為了回憶它,因為身體正在離開:頭腦不準備和它一起離開。但是從頭腦發出的慾望會附在他的靈魂上,而這個慾望會決定他的來生。帶著那些尚未完成的事,他會向那個目標移動。

  你的生命開始遠在你出生之前、遠在你母親懷孕之前、遠於你前世結束之前。現在,新的一生會如何百分之九十九決定於你死亡前的最後一刻。那些你收集的,那些你像一個種子攜帶著的--那個種子會變成大樹、開花結果、或一切可能變成的。你無法從種子裡讀出它,但是這個種子有所有的藍圖……。

  如果一個人死時完全警覺,看著他所有走過的地帶以及其中所有的愚蠢,他會自動地帶著一種敏銳、一種聰明才智、一種勇氣出生。那不是某種他做出來的東西。

  世界上有六大宗教。它們可以被分為兩大類:一類包括了猶太教、基督教和回教。他們相信只有一生。你只是在生與死之間,沒有超越生與死的東西──生命就是這樣了。雖然他們相信天堂和地獄和上帝,但是它們是從這一世、也只有一世當中掙來的。另一類包括了印度教、耆那教和佛教。他們相信輪迴的理論。一個人會被一次又一次地出生,永琣a──除非一個人變得成道,然後這個輪子才會停止。

  我曾經冥思;我曾經來到一個我可以看到我前世的點,而那就足夠證明了。這是我的知曉、我的經驗;它和印度的傳統、信仰或任何事情無關。我是以我自己的權威來說的。

  我是以一個智性的人開始──不只是在這一世而是在很多世。在許多世我的整個工作都是關注於聰明才智──提鍊聰明才智、磨利聰明才智。

  我曾熟知許多奧秘集團──在這一世以及之前。我曾經和許多奧秘集團接觸,但是我不能告訴你們在那裡。我不能說他們的名字,因為那是不被允許的。事實上這也是沒有用的。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們他們仍然存在,他們仍然試著去幫助人們……。

  我個人是認識菩提達摩的。我和這個人在一起旅行至少有三個月。他喜愛我就像我喜愛他一樣。你會好奇為什麼他會喜愛我。他喜愛我是因為我從來不問他任何問題。他說:「你是我第一個遇到不會問問題的人──我只是厭煩於所有的問題。你是唯一不會來煩我的人。」

  我說:「那是有原因的。」

  他說:「是什麼原因?」

  我說:「我只回答。我從不問。如果你有問題你可以問我。如果你沒有問題那就閉上你的嘴。」

  我們都笑了,因為我們都是同一類的瘋子。他要我繼續和他一起旅行,但是我說:「很抱歉,我必須走自己的路,從這裡開始我的路會遠離你的路。」

  他不能相信。他以前從來沒有邀請過別人。他是曾經拒絕過梁武帝──當時最偉大的皇帝,就好像他是一個乞丐──的人。菩提達摩不能相信他的眼睛,不相信我能拒絕他。

  我說:「現在你知道被拒絕的滋味了。我要讓你嚐嚐它。再見了。」但那是十四世紀以前的事了。(菩提達摩是將佛教禪宗從印度帶到中國的神秘家)

  幾天前噶瑪巴(Lama Karmapa西藏大寶法王)提到我……噶瑪巴說我某個前世的身體被保存在西藏的洞穴中。那裡有九十九個身體,其中一個是我的,這是噶瑪巴說的。

  在西藏幾千年來他們試著去保存那些有不尋常的事發生在其中的身體。他們將這種事當成實驗。因為這種事不會一再發生,也不會如此容易地發生。幾千年之後這種事才會偶然發生一次。例如,某人的第三眼打開了,而隨之在他打開第三眼的地方的骨頭穿了一個孔。這種事情幾千年之中隔幾百年才會發生一次。打開第三眼的人很多,但是這個開孔不會出現在每個人身上。這個孔發生背後的原因是因為第三眼是被巨大的力量打開的。這種頭骨或這種身體如此一來就會被他們保存下來。

  例如,某人的性能量,這個基本的能量,以如此大的力量升起以致於在頭頂開孔並且溶入了宇宙中。諸如此類的事很少發生。很多人溶入了宇宙性的真實,但是能量過濾得如此慢,而且是以間隔的方式,能量只以小量漏出,而開孔不會被創造出來。偶然地,全然的能量會以突然而來的強度打破頭骨,溶入宇宙之中。所以他們保存那種身體。以這種方法,直到現在他們做了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實驗。他們保存了九十九個身體。葛瑪巴說在那九十九個身體之中我的身體也被保存著……。

  那是第九十七號身體,但是如果你從另一邊來算,那也可以是第三號。

  註:史瓦米,奧修門徒之一,報告說在1972年六月六日葛瑪巴告訴他:「在印度奧修是佛陀以來最偉大的肉體化身,他是一個活的佛!」且「這一世,奧修特別生下來是為了在靈性上幫助人們──只為了這個目的。他帶著完全覺知出生。」

  葛瑪巴非常高興並且指出前世與奧修親密的關係。奧修的上一世發生在約七百年以前。葛瑪巴指出「在那世之前的一世」。奧修在兩世之前是他們之中最偉大的化身之一。「假如你要看奧修過去的化身的其中之一,你可以到西藏去看保存在化身堂之中他的金身。」當問到誰是奧修的化身,他回答:「那是個秘密。除非某人是我們僧院的首腦之一,否則我們不會揭露他的化身是誰。」

  「我的祝福一直都會在,而我知道對於幫助他人那些我們西藏人沒辦法做的事,奧修可以做得到。奧修是唯一可以做到的人,他特地出生在印度。你們非常非常幸運擁有他。他是將會成為世界導師唯一活在現代的神聖化身。」而「這個世界會知道他但是只有少部份的人可以真的了解他。他會是唯一可以正確引導別人的人,他可以在現代成為世界導師,而他只是為了這個目的而出生。」

  你們說:請談一談你的前世,並告訴我們你這一世是否是出於完全的了解而出生。

  我的上一世發生在大約七百年前……。

  可以說我是出生於將近完全的知識。我說接近只是因為某些步驟慎重地被留下來,而那些是可以被完成的。

  在這種關連方面,耆那教的想法是非常科學的。他們將知識分為十四個步驟。前十三個是在世界中而第十四個是超越的……。

  在一定程度的發展之後,例如,在達到第十二步後,要達成剩下步驟所需的時間可以被延伸。他們可以在一世、二世或三世中被達成。延後可以造成很大的用處。

  在達成完全的了解之後,就只有再出生一次的可能性。這樣的一個成道者不會再合作或幫助另一次的出生。但是在達成第十二步後,如果剩下兩步可以放在一邊,那麼這個人可以出生好幾次而變得有用。而這個將它放在一邊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在達到第十二步時,旅程已經將近尾聲了。我說將近是意味著所有的牆都倒下了;只有一張透明的布幕留著,透過它所有的東西都可以看到了。然而布幕在那裡。在揭開它之後,就沒有超越的困難了。在超越了這張布幕後,你在那一邊看到的也可以從這一邊看到。完全相同。

  所以這就是我說的將近:再踏出一步,一個人就可以超越這張布幕。但那時就只有再出生一次的可能性,而如果一個人停留在布幕的這一邊,他可以如他所想要的出生許多次。而在超越之後,只能再回來布幕這一邊一次。

  七百年前,在我上一世,我死前要完成一項二十一天的修鍊。做這項修鍊有一些原因,但是我無法完成那二十一天。有三天剩下來。那三天我必須在這一世完成。這一世是從那裡繼續的。這個插入的周期就這方面來說並無意義。當那一世剩下三天,我被殺死了。因為我在三天前被殺了所以那二十一天不能完成,那三天被略過了……。

  殺我的人並不是和我敵對的,雖然他被當成敵人。那個剌殺變得有價值……。

  現在我可以再出生一次。我有再一次出生的可能性。但是這要視我覺得是否會有用而定。在這一世我將掙扎著去看是否再一次的出生會有用。然後才是有價值的出生;否則整件事就結束了而不必再做任何的努力。所以那個剌殺是有價值且有用的……。

  在我前世的最後一刻,因為時間緊迫,剩下的工作本來可以在三天內完成。我那時一百零六歲。時間過得很快。那三天的故事從我這一世的童年繼續下去。在我的前世那已經走到盡頭了,但是這一世的現在要完成那項工作花了我二十一年的時間。

  許多時刻,如果機會喪失了,也許要為了每一天去花上七年的時間。所以在這一世我並不是以完全的了解來的,但我是以將近完全的了解來的。

  註:known02和known03中有耆那教和佛教對成道師父與前世的關係有詳細的解釋。但是太複雜而無法在包含在此。

  我所告訴你們的一點關於我前世的事,不是因為它有任何價值或可以讓你們了解我的事。我告訴你們這個只是因為可以讓你們反映自己而尋找你們自己的前世。當你知道你前世的那一刻,會有靈性的革命與進化。然後你會從你前世被留下的地方開始前進;否則你會在無盡的許多世中迷失而達不到任何地方。只會有重覆。

  在這一世和前一世之間,一定有一個連結、一個溝通。你在前一世被達成的事應該被知道,然後你才會有能力去踏出下一步……。

  現今的問題是:去想起你的前世並不是非常困難,但是所謂的勇氣已經消失了。只有當你在這一世非常難過的記憶中仍然保持不被打擾,才有可能讓你自己記得上一世。否則是不可能的……。

  只有當這一世沒有回憶可以造成你的焦慮,才能將你導入前世的回憶。否則那些回憶會對你造成極大的心理創傷,除非你有面對它們的能力和價值,否則通往這樣的創傷的門不能被打開。

  你聽到我了嗎?你看到我了嗎?我站在門口敲門,我敲門是因為在另一世和另一個時代的承諾。

  這是我在前一世給許多朋友的保證:當真理達成時,我將會通知他們。

(翻譯者巴西鐵樹)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