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5-48 奧修新的動態靜心技巧

 

  1970年4月奧修介紹了一種革命性的宣洩型靜心技巧,他稱之為動態靜心。在5月份的那哥爾(Nargol)靜心營上,奧修用這種新的靜心進行喚醒坤達里尼的實驗。這成了爭議的源頭。奧修繼續改進這種靜心,至到1973年。動態靜心成了他世界聞名的靜心技巧。

  有兩種方式:要麼像「道」指出的直接地放鬆,要麼像《奧義書》所說的間接地放鬆。製造出緊張的頂峰,然後就會有放鬆。我認為《奧義書》更有幫助,因為我們是緊張的,我們明白緊張的意思,緊張的語言,緊張的方式。告訴一個人突然放鬆,他做不到……。

  十年來我一直在用「道」的方法工作,所以我一直教導直接的放鬆。它對我來說是容易的,所以我以為它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容易的。然後,慢慢地,我開始覺察到這是不可能的。我是在幻想:這是不可能的。我會對我教導的那些人說:「放鬆!」他們看起來明白這個詞的意思,但他們無法放鬆。然後我不得不設計新的方法,它一開始製造出緊張——更多的緊張。它們製造出的緊張足以讓你發瘋。然後我才說:「放鬆。」

  當你來到了頂點,你的整個身體,你的整個頭腦都渴望放鬆。有那麼多的緊張,你想要停下來,而我一直推你繼續,繼續到底。盡你所能去製造緊張,然後,當你停下來,你就從頂峰掉入了深淵。那個深淵就是目標,那個無努力就是目標,但是《奧義書》把緊張作為一種手段。ultas107

 

  奧修帶領這種新的靜心技巧:

  請分開坐著或者站著。彼此之間保持一點距離,這樣你們誰想躺下來,就可以舒服一點。不要講話,什麼話都不要講。

  你們會靜靜地坐著,不要坐到別人身邊。這埵釣為鱆漯韃﹛A所以不要吝嗇。如果靜心當中有人撞到你,那會不必要地把一切搞砸。保持距離。坐著或者躺著……選擇你覺得舒服的位置……閉上眼睛……照我說的做。

  第一階段:十分鐘深入的呼吸

  閉上眼睛,開始深深地呼吸。盡可能地吸氣,盡可能地呼氣。把你所有的能量都帶進深深地吸氣和呼氣當中。深深地吸氣,深深地呼氣。成為呼吸本身。全力以赴。呼吸得越深,潛伏的能量被喚醒的可能性就越大。深深地把氣吸進去,深深地把氣呼出來。吸氣,呼氣……深深地吸氣,深深地呼氣,繼續這樣做滿十分鐘。

  你變成了一台呼吸機,別無其他。十分鐘塈A只是吸氣和呼氣。然後我會給你第二段經文,第二階段。它會形成今天靜心的第二階段。所以第一個十分鐘努力地、深入地呼吸……。

  深深地把氣呼進去,再深深地把它扔出來……全力以赴。只是成為一台呼吸機,只是成為一台風箱,強烈地、不斷地把空氣推進去再拉出來。成為一個呼吸的工具。把你所有的注意力和能量都集中在呼吸上面。深深地吸氣,深深地呼氣。保持觀照。繼續觀照呼吸的進出。把你所有的注意力都帶到深深地呼吸上,把你所有的能量都帶進深深地呼吸堶情C現在我會靜默十分鐘。在此期間你要繼續深深地吸氣,深深地呼氣。從內在觀照呼吸規則的、持續的、強烈的進出……

  第二階段:十分鐘的發洩

  在這個階段你必須徹底放開你的身體。深深地吸氣和呼氣,讓身體隨心所慾。如果它覺得想哭,就讓它哭。如果眼淚流出來,就讓它們流出來。讓你的眼睛流淚……如果你的手腳發抖,讓它們這樣。如果身體振動,移動和轉圈,讓它自由地這樣做。如果它站起來開始跳舞,就讓它自由地站起來跳舞。深深地呼吸,讓你的身體放開來。不管什麼事情發生在身體上,讓它發生。不要去干涉它……深深地呼吸,深深地呼吸,深深地呼吸。十分鐘繼續深深地呼吸,放鬆身體。如果身體做出某種姿式和手勢——體位和手印——讓它這麼做。如果它在地上打滾,讓它這麼做。讓身體隨心所慾,只要保持觀照,保持是一個觀照者。不要用任何方式阻礙身體……。

  繼續深深地呼吸,把你全部的能量都帶進呼吸,讓身體隨心所慾。不管身體上發生了什麼事,讓它這樣。不要猶豫,不要逃避,完全不要逃避。不要用任何方式壓抑身體。不要去想別人。讓身體放開來。當能量蘇醒和上升的時候,會有許多事情發生。淚水會湧出來,充滿你的雙眼,身體會發抖,四肢會活動起來,結出手印。也許連身體都會升起來。讓一切發生。你在這堿O單獨的,除了你以外沒有人。放開來。深深地呼吸,深深地呼吸,深深地呼吸。在我們進入第三階段之前,再努力一兩分鐘。在我們進入第三階段之前,把它帶到頂點……。

  第三階段:問:「我是誰?」

  繼續深深地呼吸。繼續移動身體,然後在它們後面加上第三段經文。從內在問你自己:「我是誰?我是誰?我是誰?」從內在問你:「我是誰?」讓每一次呼吸都充滿這個問題:「我是誰?我是誰?」讓呼吸,讓深入和快速的呼吸繼續,從內在問你:「我是誰?」讓身體繼續移動、搖動,從內在問:「我是誰?」

  繼續問這個問題,不要有中斷,讓中間不要有停頓。把你所有的能量都倒進這個詢問:「我是誰?」十分鐘把你所有的力量都帶進這個詢問:「我是誰?我是誰?我是誰?我是誰?我是誰?」瘋狂地問這個問題:「我是誰?我是誰?我是誰?我是誰?我是誰?」用你的整個存在問這個問題,讓這個問題通過你的整個存在迴響:「我是誰?」繼續深深地呼吸,讓身體放開來。不管它發生什麼,允許它。繼續問:「我是誰?我是誰?」全力以赴十分鐘,然後我們會休息。所以用盡你所有的力量……「我是誰?我是誰?我是誰?」……。

  使用你所有的能量,不要保留,一點都不要保留。全然地耗盡你自己。深深地呼吸,深深地呼吸,深深地呼吸,深深地呼吸,深深地呼吸。

  現在放下所有的努力,進入第四階段,放鬆和休息的階段。

  第四階段:十分鐘徹底的休息

  現在沒有問題,也沒有深深的呼吸。放下一切,放下所有的努力。在這十分鐘堙A躺著就好像你已經死了一樣,就好像你已經不存在了。放下一切。在這十分鐘堙A放下所有的努力,躺著等待。什麼事情也不要做,既不要問:「我是誰?」,也不要深深地呼吸。只要躺著——放鬆,休息。聽大海的洶湧澎湃。聽風兒穿過松林。如果有鳥叫,那就聽它的聲音。在這十分鐘堙A就好像你已經死掉了,就好像你已經不存在了。

  現在慢慢地,慢慢地睜開眼睛。如果你的眼睛睜不開,那就用你的手掌蓋住它們。那些倒下的人,發覺站起來有困難人,應該先慢慢地深呼吸,然後再站起來。不要著急,不要一下子站起來。慢慢地站起來,非常慢。如果有人呼吸以後還是站不起來,他就應該多躺一會,再緩慢地深呼吸一下。然後他應該先坐起來,然後再慢慢地站起來。睜開眼睛……有誰站不起來的應該再緩慢地深呼吸幾次,再輕輕地站起來。mirac103

  

  另外有一位朋友問:你談論了這個靜心的四個階段。你能夠充分地說明一下它們嗎?

  首先,你要知道它們的前三個階段只是通向靜心,而不是靜心本身。第四個階段才是靜心。第四個階段才是門,其他的三個階段只是門前的臺階。臺階並不是門,它們只是通向門。第四階段就是通往靜心的門,它就是放鬆和休息,空無和空明,臣服和靜止,消融和死亡,或者隨便你稱它為什麼。那就是門,而前面三個階段把我們帶到那堙C

  前三個階段後面的基本原理是一樣的。如果一個人想放鬆,他就必須經歷一種絕對緊張的狀態,然後通往放鬆就變得非常容易。如果一個人整天都在工作,他就可以在晚上睡得很好。

  一個人工作越辛苦,他的睡眠就越深。一個人可以辯駁說既然睡覺和工作是對立的,一個努力工作的人怎麼睡得著呢?他不可能睡得著,因為勞動與休息是完全對立的。從邏輯上說,一個整天在床上休息的人應該睡得很好。但事實上,如果他一整天都在休息,那他在晚上就睡不著覺。

  所以,當人的生活變得越來越舒適,他的睡眠就以同樣的程度從世界上消失。我們越是舒適和悠閒,我們的睡眠就越少。而可笑的是我們一直增加我們的舒適,希望它們會幫助我們的睡眠不受打擾。但原因剛好相反。隨著文明和閒暇的增長,睡眠將會消失,因為努力的工作是睡覺的前提條件。因為一個人工作,所以他才休息。同樣的,當一個人緊張到了極點,他就很容易滑入深深的放鬆。

  前面三個階段似乎和第四階段、靜心是完全矛盾的。一個人也許要問,一個人怎麼可能在做了這麼多的努力,在經歷了緊張和混亂的頂峰、瀕臨瘋狂之後放鬆呢?我要說,只有那時他才能放鬆。事實上,放鬆跟隨著緊張,就好像白天跟隨著黑夜,山谷跟隨著山峰一樣。山峰越高,山谷就越深。你從越高的山上掉下來,你就能進入越深的山谷。不要忘了,每一座山都有它的山谷。事實上,不可能有一座沒有山谷的山。當山成長,它就在周圍創造出深谷。這就是當你的緊張增加,同時你也在聚集能量放鬆和休息。緊張的山峰越高,休息的山谷就越深。所以我叫你把所有的能量都帶進它堶情A全力以赴,押上你的全部,毫無保留。在那個片刻,徹底的放鬆——靜心就發生了。

  基本的事情就是你應該到達緊張的頂峰,然後再把緊張全部拋下。mirac106

 

  你問:在你早期的靜心教導堙A你總是叫我們放鬆、安靜、寧靜和覺知。現在在這個強烈的呼吸和詢問「我是誰?」的課程堙A你告訴我們全力以赴。那這兩種技巧哪一種比較好呢?

  不存在好和不好的問題。我明白你的要點,它不是一個好和不好的問題。你只要找出哪種技巧帶給你更多的平和,給你增強靜心的動力。它不可能對每個人都一樣,他們會有不同的體驗。有的人只有在他們累倒在地上以後才能達到放鬆。而有的人可以直接進入放鬆,但他們是非常稀少的。直接進入寧靜真的不容易,只有少數人做得到。對大多數人來說,在他們能夠放鬆之前,都必須經歷許多的努力和緊張。但兩者的目的都是一樣的——最後的目標都是相同的。那就是放鬆。mirac109

 

  我們都壓抑了很多。我們不讓自己大哭和大笑,我們也不讓自己跑動,玩耍和跳舞。我們壓抑了一切。我們從堶掙鬗W了所有的門,我們成了自己的囚犯和守衛。如果我們想要出去和上帝見面,我們就必須打開所有門窗。但是恐懼會纏住我們,因為所有我們壓抑的都會浮現。如果你壓抑了眼淚,它們就會浮現,如果你壓抑了歡笑,它就會出來。讓它們出來,讓它們被洗掉。

  我們在這堙A在這個偏僻的地方,這樣人們的恐懼就不會影響我們。這些松樹不會被冒犯,它們不會說什麼。相反,它們會為你感到高興。這些海浪也不會覺得有任何冒犯。它們什麼也不怕。

  當它們想咆哮,它們就咆哮;當它們想去睡覺,它們就去睡覺。這些在這堛漕F子也完全不會反對。

  徹底放開你自己,讓一切在你的內在發生。不要對抗。如果你想跳舞,那就跳舞;如果你想大喊大叫,那就大喊大叫。如果你想跑,那就跑。即使你想倒下去,那就倒下去。用一切方式放開你自己。如果你這樣做了,你就會發現你堶惘閉Y種能量開始盤旋上升,有某種力量開始蘇醒過來。而你也會發現所有緊閉的房門都開始鬆動。在那個時候,不要讓任何恐懼抓住你。完全和那個內在的運動,和那個迴圈的能量的舞蹈融為一體,讓你自己徹底地消失在它們堶情C然後事情也許就會發生。mirac102

 

  我的理解是,遲早有一天,我給你們的這種靜心會成為一種有重大意義的治療,它一定會成為治療精神病、讓病人康復的手段。如果有可能讓在學校的每個孩子都做這個靜心,他的生命就會從整個世界的瘋狂中被解救出來。他永遠不會發瘋,他會對這種疾病有免疫力,因為他是自己的主人,他是他身體頭腦的主人。mirac111

 

  同樣的,身體在靜心不同的狀態下有它自己的方式。

  試著像這樣來理解。如果你干擾了身體的某個姿勢,頭腦的狀態很快也會相應地受到干擾。如果有人讓你生氣,卻不要握緊拳頭,不要咬緊牙關,不要兩眼發紅,你能夠生氣嗎?你就是無法生氣。沒有身體器官相應的配合,你怎麼可以表達你的憤怒呢?如果你被要求不要讓它以任何方式影響你的身體,你就無法生氣。同樣的,如果有人要你去愛,卻不要讓你的雙眼充滿愛的靈藥,不要讓它的波浪穿過你的雙手,不要讓你的心跳加速,不要讓你的呼吸有任何不同——簡而言之,不要讓你的身體用任何方式表達你的愛,你就會說:「抱歉,這非常困難,我做不到。」

  所以如果在靜心期間,你的身體開始以某種方式扭來滾去,如果你試圖阻止它,你就會破壞靜心內在的狀態,然後它就無法有任何進展。

  所有的瑜珈體位、身體姿式都是通過不同的靜心狀態來到人身上的。同樣的,瑜珈的手印,或者我們說的手式,也是通過靜心發展出來的。你們一定遇到過結著不同瑜珈手印的不一樣的佛像。這些手印也是通過頭腦的某種特殊狀態出現的。後來發展出了手印的一整套科學。現在從你的外部,從你身體的手印——就可以說出你是否行動,是否讓自己被靜心所佔據。它在你的內部發生。

  所以請注意,你不要去干涉它們或者試圖阻止它們。

  我的理解是,舞蹈最初是出自於靜心。我認為所有生命中有意義的東西,它的源頭都是靜心。*蜜拉不需要去任何地方學習舞蹈。如果人們以為蜜拉通過舞蹈找到了神,那是他們誤解了。

  當蜜拉找到了神,她就突然跳起舞來。事實並非如此:沒有人通過舞蹈找到了神,但如果一個人找到了神,他就有可能跳舞。當整個海洋進入到一滴水堶情A它除了跳舞還能怎麼樣呢?當一個乞丐碰到了無限的寶藏,他除了跳舞還能怎麼樣呢?

  但人被文明折磨和摧殘得那麼嚴重,他已經無法跳舞。我的理解是,如果我們必須讓這個世界再次具有宗教性,讓人的生活恢復到自然的狀態是必要的——他的自發性,他的自在。

  所以當靜心的能量升起,當你的整個存在開始舞蹈,不要阻礙你的身體,不要壓抑你身體的活動。

  不然所有的進程都會受阻,那些將要發生的就不會發生。我們都是有恐懼毛病的人。我們說:「如果我開始跳舞,我在這堛漫d子會說些什麼呢?坐在旁邊的兒子會說些什麼呢?」我們說:「如果我跳舞,我的丈夫會怎麼想我?他會說我瘋了。」如果有這種恐懼存在,這趟內在和旅程就無法取得進展。

  脫離了身體的姿式和手式——體位和手印——就會發生許多別的事情。mirac102

  *注:蜜拉,成道者,她是克里虛那神的奉獻者,以歌舞著稱

 

  這種坤達里尼*、原始能量的甦醒的體驗是一種新的體驗,它比小孩出生的體驗更大,因為小孩出生只是發生在身體層面,而坤達里尼的蘇醒發生在靈魂層面。所以,它是一次徹底的新生。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才稱一個經歷了這種體驗的人為婆羅門。婆羅門就是一個再次出生的人。他也被稱為狄尾(Dwij)——一個再次出生的人。mirac101

  *注:在那哥爾l靜心營之後,奧修回答了許多奧秘學的問題,關於坤達里尼,能量中心,心靈體驗,玄學等等。不可能給出很多摘錄,它們需要完整地被閱讀,見:《尋找奇跡》,《奧秘心理學》,《隱藏的神秘》。

 

  在靈魂與身體的結合處,在它們的匯合點,居住著被稱為坤達里尼的能量。坤達里尼,或者你隨便給它起一個名字,它是同樣的能量,它居住在身體與靈魂的結合處。

  所以這種能量有兩種形式。當這種能量向身體流動,它就變成性;當它向靈魂流動,它就變成坤達里尼,或者隨便你稱它為什麼。當這種能量向身體移動的時候,它就下降,當它向靈魂移動的時候,它就上升。所以坤達里尼是一種上升的能量,性是一種下降的能量。不過坤達里尼的位置,它所在的地方會受到呼吸、深入而快速的呼吸的打擊而移動。你們會驚訝地知道,你們在做愛的時候無法保持呼吸平靜。做愛會立刻改變呼吸的運動。一旦一個人性興奮起來,呼吸就會急促。因為除非呼吸打擊這個中心,性能量無法運動,沒有受到呼吸的打擊和刺激,性交是不可能的。同樣的,除非坤達里尼被呼吸打擊和刺激,三摩地或者狂喜是不可能的。

  三摩地是頂點,是能量上升的最高點;性行為是最低點,是能量下降的最低點。但呼吸在兩個方向都相同地運作。

  深深地呼吸對坤達里尼有很深的影響。調息,瑜珈呼吸的科學並不是毫無必要的發現。通過大量的實驗和研究,通過長期的體驗,它瞭解到在呼吸以及它對坤達里尼打擊的幫助下,可以做到許多事情。通過深入而快速的呼吸真的可以做到許多事情。那個打擊越是激烈和強烈,能量就運動得越快。就我們普通人而言,我們的坤達里尼已經沉睡了無數世了,這種激烈地用力打擊,用我們所有的力量來打擊就顯得更有必要。

  呼吸擊打坤達里尼,打擊基本的能量中心。當你的體驗深入,即使閉上眼睛,你也會清楚地看到呼吸擊打的準確位置。所以經常發生的是隨著深深地呼吸的擊打,一個人的性慾就起來了。之所以發生這樣的情況,是因為你的身體只熟悉這種體驗——通過深呼吸而升起性慾的體驗。所以出於習慣,每當你深入而快速地呼吸,你就身體就開始向著熟悉的、性的方向運動。所有有許多求道者——男人和女人兩者——都覺得深深地呼吸立刻會刺激他們的性中心。

  許多人與葛吉夫同在都有類似的體驗,這只是自然的。許多女人以為她們一去見他,她們的性中心就被打擊和刺激了。這只是自然的。但因為這一點,葛吉夫受到了很多誤解和非議。雖然他一點錯都沒有,這不能怪他。事實上,一個坤達里尼已經喚醒的人身邊的振動非常強大,一旦你靠近他,它們就會開始影響你的坤達里尼。因為你自己的坤達里尼沉睡在你的性中心附近,這個覺醒者的振動就打擊到你的性中心。第一次接觸就是這樣發生的。

  深入和快速的呼吸必然會對坤達里尼有很深的影響。所有的能量中心,你們稱之為恰克拉(chakras),它們不過就是坤達里尼旅途中的歇息處。這些都是坤達里尼經過的中心。一般來說,這樣的中心可以有無數個,而且它們有不同的估算標準。但大體上來說,有7個重要的能量中心,當坤達里尼上升和下降的時候,它們就像是中轉站和歇息處一樣。當它和它們接觸的時候,它就會產生它的影響。

  你最活躍的中心將會首先受到它的影響。比如說,如果一個人一直用他的頭腦工作,那麼通過深深地呼吸,他的頭會變得沉重。它會這樣是因為他的大腦中心剛好是他最活躍的中心。他的頭、他活躍的中心將會首先受到呼吸的影響,它會變得沉重。而如果一個人有性慾,他的性中心就會立刻首先受到刺激。同樣的,一個有愛心的人會發現他的愛會受到刺激,愛增強了並且流動起來。而如果一個人是情感型的,他的情感就會被增強。

  所以最活躍的中心將會首先受到深入和快速的呼吸的打擊和刺激。但是很快,它就會開始影響其他的中心。同時個性會相應地改變和變化。你會開始知道你正在改變,你不再是迄今為止的同一個人。

  我們並不知道我們每個人的內在都有許多可能性。我們只熟悉我們活躍的、控制的、存在的那個中心。所以當其他的中心打開的時候,那就好像我們舊有的人格消失了,一個新的人出現在它的地方。或者就好像我們和以前不一樣了。它就像這樣:在我住的房子堙A我只注意到一間屋子,我在頭腦堭a著這間屋子的印象。突然有一天,一扇門打開了,另一間房出現在我面前。然後我的整個房間的心靈地圖將會經歷一場改變。現在這所我以為是我的房子將會是一所非常不同的房子,我需要重新裝修它。

  所以當大量的中心被打擊和啟動,你生命媟s的層面將會展開和揭示它們自己。當所有的中心同時活躍起來——那就是說,當能量全部流經它們——那麼第一次我們會過一種完整的生活,我們會全然地生活。

  一般來說,沒有人完整地,全然地生活。我們都過著支離破碎的生活。我們所有的高等中心都保持原封不動。所以深深地呼吸將會打擊它們,將它們全部啟動。

  「我是誰?」這個問題做的是同樣的事情,不過它是從另一個方向來打擊那些中心。所以試著瞭解這一點,就像你們現在瞭解深入和快速的呼吸的功能一樣。「我是誰?」這句咒語是怎麼在坤達里尼上運作的呢?……

  「我是誰?」是一個非常基本的問題,它是一個存在性的問題。「我是誰?」是一個涉及到我們存在的整個深度和高度的問題。這個問題會把我帶到出生之前,帶到我所有的前世之後。我個問題可以把我帶到我的起源。這個問題是深不可測的。這趟旅程也是深奧的。所以,這個問題會立刻打擊到基本的中心、最深的中心——坤達里尼。

  深深地呼吸從生理上打擊這個中心,「我是誰?」這個問題從精神上、心理上做同樣的工作。這個問題用精神能量打擊坤達里尼,而深深地呼吸用身體能量打擊它。如果兩種打擊都足夠強烈……

  一般只有兩種打擊這個中心的方式——一種是通過呼吸,另一種就是通過問:「我是誰?」也有其他的方式,但它們有點複雜。

  其他人也可以在這件事上起到幫助。如果有我在場,你做它的效果就會更快和更大,因為將會有你不知道的第三個方向的打擊。這就是靈妙體的(astral)方向,它比生理的和心理的更加微妙。當你強烈地呼吸,它從生理上打擊這個中心。當你問「我是誰?」,它從心理上做同樣的事情。當你做的時候,有另外的人打擊你的靈妙體,那麼第三條路線就啟動了。所以如果有50人在這堣@起靜心,它就比只有一個人靜心更為強烈。因為50個人的渴望和他們強烈呼吸的振動結合在一起,一種靈妙體的氛圍就會充滿這個房間,一種新的電流就會開始四處迴圈,它會從另一個方向打擊你們……

  有了這兩樣東西的擊打——深深地呼吸和「我是誰?」——坤達里尼就會蘇醒。隨著它的蘇醒,不可思議的體驗就會開始出現:因為你所有前世的經驗都和坤達里尼有聯繫——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們存放在那堙C你無數世的經驗,包括你作為一棵樹,一條魚,一隻鳥,你經歷的整個進化過程的經驗都保留在你的旅程堙C而這種被稱為坤達里尼的蛇形能量將它們全部吸收進去。所有許多事情都可能發生,你可能將自己認同於這些經驗。任何事情、難以置信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你對和與坤達里尼相關的許多微妙的體驗並不瞭解……

  在我們踏上了這條坤達里尼之路以後,在我們加入了它的朝聖之後,我們作為個人的故事就結束了。而意識的故事,整個意識的故事就開始了。奧羅賓多談起過這些術語,不過它很難懂,事情無法弄清楚。然後它就不再是個人的故事,它就是意識本身的故事……

  所以一個廣闊的,屬於微妙的感覺和體驗的世界和坤達里尼聯繫在一起。它的一切都會活起來,醒過來,從各個方向與你面對。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一個人經常看起來像個瘋子。因為當我們都靜靜地坐著,他突然放聲大笑,因為他看到了某些我們沒有看到的東西。而當我們都在大笑的時候,他也許會突然開始尖叫,因為有些事情也許發生在他身上,而並有發生在我們身上。

  所以一般只有兩種打擊坤達里尼的方式。

  第三種方式是一種非同尋常的方式:夏克提帕特(shaktipat)t的方式,或者是能量的傳遞。這是一種靈妙體的方式,它需要一個靈媒,一個管道。只有另外有人幫助你,你才能在靜心中達到強烈。另外的人什麼也不需要做,只要他在場就夠了。他成了一個管道,一副催化劑。

  世界上到處都有無限的能量。這只是一個開發它的問題。現在我們在房頂上安放避雷針,這樣當閃電打到房屋的時候,它就通過避雷針被引到地下,房屋就不會受到損害。沒有避雷針的存在,閃電也會打到房屋,但那樣它就會毀掉整個房子。然而避雷針是最近的發現,而閃電自古就有了。閃電的夏克提帕特已經很久了,但我們最近才想到避雷針。

  人周圍有無限的能量可以用於他的靈性成長。有無限的能量存在,它全都可以用於人類靈性的提升。儘管如此,要做到這一點,一個靈媒,一個管道是需要的。你可以成為自己的靈媒,但一開始這可能是危險的。這個夏克提帕特,這種能量的放射有可能非常劇烈,以至於你無法承受。有可能你身體某種細緻的感覺就被堵住了,或者它們就崩潰了。每種能量都有一個限度,都有一個電壓,它必須和你的承受能力相當。另一個人作為靈媒,他起到一個運作能量的工具的作用,讓它與你的承受能力相當。

  要作為一個夏克提帕特的管道,神性的能量已經降臨到這個人身上是必不可少的。只有這樣他才能根據你的能力來計畫和管理夏克提帕特。在這方面他不需要做任何事情,他要做的一切就是在場。在場就是需要的一切。他在場就起到催化劑的作用,靈媒本身什麼也不做。如果有人說他可以做點什麼,那他就完全錯了。沒有人可以做夏克提帕特,但一個人的存在可以催化它,引發它。

  現在我認為當求道者們到達了靜心的某種深度,夏克提帕特就會帶著全部的力量開始在這媯o生。這沒有困難,這完全沒有困難。沒有人需要做什麼事情,它會自己發生。你會突然發現一種完全不同的能量從外面進入到你堶情A它不是從你堶惆茠滿C每當你體驗到坤達里尼上升的時候,它看起來都是從你堶惜仱_來的;而每當你體驗到夏克提帕特,它看起來會是從外面來的,從上面來的。它會是如此。這種感覺是很清晰的,就像一個人感覺水從上面灑落到他身上和水從他腳下升起一樣。

  坤達里尼的體驗就像溺水,就像你站在河床上,水平線從下面上升,而你被它淹沒了。坤達里尼的體驗一直就像這樣——一個人被河水淹沒。你會感到某種來自於深處的東西升起,而你被它吞沒,被它淹沒。但是夏克提帕特的體驗是截然不同的。它就像天空中降下雨水,從上面流下的水。這就是卡比兒所說的:「噢,和尚們,天上下瓊釀玉液了」,他的和尚們問在那堙C它是從上面降下來的,把你全身淋透。

  現在如果這兩個過程同時發生,它會立刻加快你的進程。然後,在同一時間,雨水從上面降下來,河水從下面升上來。然後就同時發生降雨和漲潮兩件事情,你就被淹沒了,你就被從兩邊摧毀了。兩個過程可以同時發生,它不涉及到任何困難。mirac109

 

  現目前為止,我還漏掉了一種方式。到現在我已經給你們解釋了喚醒坤達里尼的一般做法,但是坤達里尼並不是整個坤達(kunda)或者池塘(在坤達里尼的源頭)。還有另一種方式,我必須另外給你們講解。在這個世界上,只有極少數人採用這種方式。它不是去喚醒坤達里尼,像我們所熟知的那樣,而是沉浸到坤達本身當中。它不像喚醒一小部分能量並把它用於成長,它是把我們的整個意識溶合到坤達或者這個原初的能量池塘堶情C在那種情況下,沒有新的感覺會被喚醒,在那種情況下也沒有超感官的體驗,甚至連靈魂的體驗都會被徹底抹煞掉。在那種情況下,一個人會直接與最終的相會,體驗到神……

  如果有人想直接一頭紮進坤達堶情A坤達里尼就不會出現在他的路上。所有有一些靈修途徑不談論坤達里尼,因為沒有必要。那些教導直接融入坤達的人認為談論喚醒坤達里尼的技巧是不必要的。但我自己的經驗說明直接的途徑起不了作用。它們也許可以對一兩個稀有的人起作用,但那並沒有太大的影響。一朵花無法帶來春天。所以,一個人必須經歷長途跋涉……mirac110

 

  所以在靈修堶情A有屬於一千個層面的一千件事情。有少數的事情是非常個人的、秘密的和奧秘的。現在我教給你們的靜心是可以公開談論的,但有些事情我不可能在大庭廣眾之下討論,我不會這樣做。我只會對少數被選中的、值得的人談論它們。

  所以儘管佛陀說了很多話,但它並沒有被全部記錄下來。同樣的,我所說的也不會全部被記錄下來。它不可能全部被縮減成文字。首先我只會公開談論那些記錄下來沒有任何危險的東西。我只會公開地談論這麼多。而那些需要作為秘密對待和保存的教導將永遠不會對公眾揭露。我只會將它們傳遞給值得的人,他們會把它們保留在記憶當中……

  我的困難在於佛陀和我們的時代有一道2500年的鴻溝,它造成了巨大的差距。在此期間,人類的意識已經成長了。現在我認為許多佛陀過去以為應該隱藏的東西都可以完全公開。25個世紀已經造成了根本的區別。所以我說許多佛陀認為是秘密的東西現在都可以公開教導。同樣的,許多我認為是秘密的事情在我之後2500年就可以被揭示出來,提供給人類的意識,讓它繼續以它應有的方式發展。

  你們明白我說的話嗎?即使是佛陀再世,他也會揭示很多他在自己的時代保留的事情。mirac109

 

  在下午三點到四點之間,我們會在這媕R坐。我會坐在這埵P樣的地方。你們都應該提前5分鐘到這堙C我會剛好在三點的時候到這堙C不要講話,不要聊天,什麼都不要說。一個字都不要講。每個人都會完全安靜地坐在這堙C我也會在這媕R坐一小時。在此期間,如果有人有感覺,他可以到我身邊靜坐兩分鐘,然後回到他的地方。他不要在這塈b超過兩分鐘,這樣就可以輪到其他的朋友。一個小時,只要耐心地坐著。

  試著把這三天全都花在靜心上。即使當你去海邊散步或者去任何地方,要一個人去,坐在那媕R心。mirac103

 

  有幾塊石頭不知道從哪裡掉到了會場上,但奧修繼續用他平靜而安詳的嗓音講話。

  發生了什麼事?石頭掉下來了?沒有關係。把那些石頭小心地帶在你們身上。一定是有人出於愛而把它們扔出來的……。

  那些在後面講話的人應該馬上停下來。如果他們想要呆在這堙A他們就應該靜靜地坐下,要不然就離開這個地方。沒有人在這媕雩荍@為一個旁觀者,即使一個人希望作為旁觀者留在這堙A那他應該完全安靜地旁觀。不要用任何方式打擾別人。

  這些石頭看起來是有人扔的,他這樣做已經不下兩次了。如果他認為他必須這麼做,他應該直接針對我,而不要針對其他人。mirac105

 

  不久前一個朋友在路上碰到我,他說:「請讓這堛熙o些人不要太興奮,讓他們低調一點,不然也許會造成有非議的局面。有兩個人在靜心時候,脫光了衣服。」他是非常友善地這樣說:有人覺得不舒服,因為有兩個人脫掉了衣服,所以我應該阻止他們。

  每個人在他的衣服後面都是赤裸的,而沒有人對此覺得不舒服。在我們的衣服堶情A我們都是赤裸的,而沒有人會受到打擾。但是每個人都被打擾了,就因為兩個人在靜心期間脫掉了衣服。這是天大的諷刺。如果有人脫掉你的衣服,你覺得不舒服,這是可以理解的。但別人脫掉自己的衣服,你有什麼好不舒服的?如果有人搶了你的衣服,那不舒服是沒有問題的,儘管那也是沒有意義的。耶穌說過:「如果有人搶走你的外套,把你的內衣也給他。也許,他是因為不好意思而無法拿得更多。」如果有人脫掉他的外套,他反對是合理的。但有人脫掉自己的外套,他有什麼好驚慌失措的?似乎他就是在等待一個機會,當有人脫掉他的外套,他就鬆了口氣,然後把所有的責任都扔到這個人身上。

  這是令人驚訝的,一個人裸體怎麼會打擾到你的靜心,除非你是仔細地在看他這樣做。你有沒有在靜心呢?事實上,你不應該知道誰脫了衣服,你周圍發生了什麼。你必須做你的靜心,限定在你自己身上。你對別人在做什麼有興趣嗎?你是個洗衣工還是個裁縫,對別人的衣服這麼有興趣?你的擔心是毫無根據和沒有意義的。

  一個人脫掉他的衣服……只要想一想。如果讓你脫掉你的衣服,你就會知道。然後你就知道一個人脫掉衣服是有很重要的原因的,他這樣做一定是有某些事情發生在他身上。也許即使有人給你10萬盧比作為報酬,你也不會這樣做。而這個人不要任何報酬就脫掉了衣服,而你不必要地覺得不舒服。一定有某些重大的原因出現,促使他這樣去做。我們還沒有學會帶著同情和關愛去看待和瞭解生命……

  這是令人驚訝的,只是脫掉衣服,一個人就要……那個原因能是什麼呢?它後面是什麼恐懼呢?這種恐懼真的很可怕。我們的內在是那麼赤裸,我們的生命是那麼的墮落和貧乏,以至於看到一個裸體的人——裸體和貧窮與骯髒有很深的聯繫——就會提醒我們自己內在的墮落和貧乏。沒有別的原因。

  記住,赤身裸體是一回事,而傷風敗俗完全是另一回事。看看馬哈維亞,沒有人可以說他傷風敗俗,他看起來那麼美。

  但就我們而言,我們即使穿著最好的衣服,看起來也是赤裸的和醜陋的。

  你仔細地觀察過那些在靜心期間脫掉他們衣服的人嗎?你不敢,雖然你一定不時地偷偷看他們一眼。不然你不會為此感到不舒服,會認為將出現惹人非議的局面。同一個朋友寫信給我,說女人特別受到這件事的打擾。這是什麼意思呢?她們就是到這堥茯搷O人脫衣服的嗎?

  她們是來這媕R心的,但她們卻偷偷地觀察別人。她們放棄了記住自己,她們停止了觀察她們自己。她們反而忙著偷窺裸體的人。那這種情況一定會引起非議。誰叫你把注意力放到別人身上的?你的眼睛是閉著的。有人裸體有什麼關係呢?就那個裸體的人而言,他完全沒有觀察你。如果一個裸體的人來向我抱怨,說有女人在場讓他非常尷尬,這是可以理解的。女人因為他而覺得她們要發作,這就奇怪了。如果你仔細地看過他,你的頭腦應該覺得高興。然後你就知道這是多麼的單純和天真。得到了那麼多,你的頭腦會覺得輕鬆,如釋重負。它會給你帶來巨大的不同。但似乎我們決定避開所有真正的收穫。也許我們渴望追求一場災難。而我們瘋狂的信仰和觀念是無窮無盡的。

  在這個靜心課程媟|有一個時刻來到,而且對某些人來說它的到來是不可抗拒的,那時他們必須脫掉他們的衣服。他們脫掉衣服是得到我同意的。所以如果你想發作,你最好對我發作。每一個在這婸r體的人都得到了我的同意。

  我同意了他們的行為。他們來對我說,在靜心課程期間,他們覺得如果他們不脫掉衣服,他們的內在就有某些東西會堵住。於是我就讓他們脫掉衣服繼續。這件事和他們有關,而不是和你。所以為什麼你要擔心呢?如果有任何人為此而指責他們,他就做了一件非常錯誤的事情。你沒有權利這樣做。

  你應該明白,有一個天真的時刻來臨,那時許多東西都變成了對這個天真的頭腦的阻礙。衣服構成了人最大的限制之一,它們是為了最深的禁忌。它們代表了人類最古老和根深蒂固的習俗之一。

  在我們的社會生活中,有一個時候刻來臨,那時我們的衣服就成了我們整個文明的象徵。但這同樣是真實的,有一個片刻來臨,對一些人來說,不是針對所有人,那時他們覺得背負著頭腦是毫無必要的……

  我沒有讓你脫掉你的衣服,但如果有人這樣做,那沒有任何理由去阻止他。如果在一個靜心營堙A我們都不允許這點自由——一個人可以自由到這種程度,如果他願意這樣,那麼就不可能在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找到這種自由。靜心營是給求道者的,而不是給旁觀者的。在這堙A只要一個人不影響別人,他就有絕對自由的權利。如果有人侵犯了你的自由,出現了麻煩,你就有理由投訴。如果有人裸體,撞到了你,如果他傷害了你,那就完全有理由阻止他。但只要他在對自己做什麼事情,在做他自己的事情,你就不能干涉他的事情,你沒有權利提出任何反對。

  我們視為靜心的阻礙是非常可笑的。如果有人裸體,許多其他人的靜心就被破壞了。試圖挽救一個像這樣不中用的、軟弱無力的靜心是沒什麼好處的。有什麼價值呢?這點事情,如果有人不脫衣服,你們才會去做它。但那是不可能的。不,你們必須擺脫這樣的瑣事,擺脫這些雞毛蒜皮的瑣事。Sadhana或者靈修事關最大的勇氣。在這堙A我們必須一層一層地揭開我們自己,就像我們在剝一個洋蔥一樣。從它最深層的意義上說,Sadhana就是與一個人最內在的赤裸相會。脫掉衣服並不是必要的,但是對於一些人,有時候會出現一種情況,那時就必須要這樣做。記住,你無法從外在去思考這種情況,你也沒有權利去判斷他是對的還是錯的,你也無法推測它。你憑什麼這麼做呢?你憑什麼介入此事呢?你怎麼可能知道呢?你以為把馬哈威亞趕出他們村子的人是邪惡的人嗎?不是,他們是文明人,有文化的人。就像你們一樣,他們認為因為他是裸體的,所以他在他們當中沒有立足之地。

  然而不幸的是,我們每次都重複相同的錯誤。那個在街上碰到我的朋友帶著愛與同情對我說,我應該阻止這些人赤身裸體,不然在孟買參加我們靜心的人數會直線下滑。讓它下滑好了,讓一個來的人都沒有!完全不需要讓錯誤的人來靜心。如果只有一個人到場,對我來說也不會有區別。同一個朋友也說女人會全部離開,她們沒有一個人會參加靜心營。讓她們全部離開吧。誰叫她們來參加靜心營的?這是她們決定的,是她們自己決定的。如果她們選擇參加,她們就要遵守我的規定。這個靜心營不可能按照她們的條件進行。如果有一天我會按照你們的想法來舉辦靜心營,你們都不來參加那就最好了,這樣我就不需要用到你們。

  這個靜心營會按照我的想法舉行。我不是為你們而來的,我也不可能按照你們的期望控制我自己。你們不可能控制和指導我。已經過世的古魯、大師,他們會在死後出名,根本的原因就是你們可以隨心所慾地掌控他們,他們無能為力。但如果一個師父還活著,他一定會給你帶來困難。所以一個活著的馬哈威亞受到打擊,而一個死去的馬哈威亞卻受到全世界的崇拜。一個活著的師父是麻煩的,因為你們無法束縛他,你們無法控制他。

  在我的眼中,你們到這堥茈u有一個確實的原因。誰來,誰不來對我來說是無足輕重的。我希望來的人都應該完全明白,他為什麼要來,來幹什麼。mirac108

 

  奧修總結這個歷史性的靜心營:

  最後我想要說的就是,這三天在這媯o生的事情有重要的意義。有的朋友有不同尋常的體驗,有的人對它們有了瞥見,還有一些人做了努力,但是沒有體驗,雖然毫無疑問他們都取得了某種進步。但每個人都做得很好,除了少數幻想他們是知識份子的人,事實上他們是聰明才智少,書本知識多。除了這少數人以外,每個人都參與了靜心,儘管有許多困難,這媮椄O創造出一種特殊的能量,發生了許多有意義的事情。

  但這只是開始。

  如果你每天抽出一個小時獻給這個靜心,你的生命就會打開一扇門。把你自己關在房間堶惜@個小時,告訴你的家人不要擔心這一小時堶捧|發生什麼。然後脫掉衣服,一絲不掛,站著做這個靜心。在房間的地板上鋪一張墊子,萬一你摔倒就不會受傷。站著靜心,但之前要告訴你的家人說房間堨i能發生許多事情——你也許會大喊大叫,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但是他們不要來打擾你。每天都做一小時這個實驗,至到我們在下次的靜心營上再次相見。如果在這堸悒[這個靜心營的朋友繼續在他們的地方進行練習,我會單獨為他們舉辦一個靜心營,那將可以有更大的進展。

  有極大的可能性,那個可能性真的是無限的。但你必須做一些努力……如果你朝神邁出一步,神就會朝你邁出100步。他一直準備著到你這堥荂C但如果你一步也不邁,那就沒有辦法幫助你。所以把這個靜心帶回家,繼續有規則地和強烈地做它。

  我知道有許多事情會阻止你。你的孩子會說:「父親是怎麼回事?他從來沒有像這樣,他總是一本正經的。而現在他在跳舞,跳來跳去,大喊大叫。每次我們在房子堻椈x的時候,他總是讓我們去做功課。這是怎麼回事呢?」孩子們肯定會笑你。你應該請他們原諒你過去試圖控制他們,公開承認你的錯誤,讓他們自由地玩耍、跳舞,讓他們跳舞和玩耍的自然愛好保持是活生生的。這對於他們的未來有極大的好處。我們過早地把老練加在我們的孩子身上。所以告訴你的家人,不要好奇和打聽你一小時在房間堶掠竣偵礡A不要在這件事上和你爭論。如果你先把它說清楚,將來就不會有麻煩。幾天之內他們就會習慣你做的事,他們就不會再管你了。

  然後你會看到,靜心不止對你有影響,它也會影響到整個家庭。

  如果有可能,單獨用一個房間靜心,專門把它用於靜心。不要把那個房間用於其他的目的。它也許是一個小房間,不過要把它鎖上。如果有任何你的家庭成員想要加入你,允許他們,條件就是他們只和你一起靜心,而不做別的事情。如果沒有一個單獨的房間是不一樣的,一個靜心的專用房間有許多優點。如果它專門用於靜心,它就會充滿靜心的能量。當你進入它,你就會發現它不是一個普通的空間。

  我們一直向我們的四周散發能量,我們把我們的能量放射到我們四周。而我們周圍的空間,即使是在一個房間之內,它也會吸收這種能量。這就是有些地方幾千年來一直是聖地的原因。如果一個像馬哈威亞,佛陀或者克塈い漯漱H坐在一個特別的地方,它就帶著他不同尋常的振動,帶著他超凡脫俗的影響,它可以持續好幾千年。從那樣的地方,一個人進入到另一個世界,進入靈性的世界就變得更加容易。

  每一個富人——我對富人只有一個評斷標準,那就是他在他的房子埵酗@座廟,不然他就是個窮人——都應該在他的房子堶惘酗@座廟宇。至少每所房子埵酗@個房間應該保留下來,當成一座廟來使用,當成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門。不要把那間房用來做別的事情。在寧靜中進入它,只把它用來靜心。家庭的其他成員會漸漸地開始對靜心感興趣,因為你的改變將會開始顯現出來。

  現在人們開始去少數幾個在這埵菬倩橝蝔鴔幭靰漱H那堙A他們有很大的改變,人們問他們:「你們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這少數幾個人回來問我他們應該怎麼回答人們的詢問。同樣的,你們的孩子,你們的父母和其他人將會問你們,他們將會對靜心發生興趣。如果你堅持你的練習(sadhana)足夠長的時間,那一天將不會太遙遠,那時最偉大的事情將會發生在你的生命堙X—為了它我們必須經歷無數世,我們也可能錯過無數世。

  接下來的這幾年將會是人類歷史上非常關鍵的幾年。現在少數幾個人對於靈性的問題將不會有幫助。除非有強大的靈性誕生,除非有大量的、廣泛的靈性運動在地球上興起,對成百萬的人造成影響,不然要把這個世界從物質主義的泥潭中拯救出來是不可能的。它將是人類生命中非常、非常重要的時刻。未來的50年將會是決定性的。要麼宗教會活下來,要麼完全非宗教的、所有反對宗教的會活下來。這50年也會決定關於佛陀、馬哈威亞、克塈い滿B耶穌、默罕穆德和其他先知的命運。所以這些光明的人都會站到一邊,而另一邊是一大群瘋狂的政客、物質主義者和無知的人,他們會集合起來蠱惑自己和其他人。他們的數量很龐大,同時只有少數人站在一邊進行反對。在50年的時間奡N會分出勝負。

  有史以來的鬥爭已經到了決定性的時候。看一看目前所達成的形勢,沒有太大的希望。但我並不失望,因為對我來說,似乎很快就會發現一種簡單、自然和容易的方式,它會給成百萬人的生活帶來靈性上的革命。

  現在少數幾個人不可能有什麼幫助。在古代,只要有一個人成道,那也就夠了。現在這不行了。由於世界上發生了大量的人口爆炸,少數幾個人什麼也做不了。現在只有同樣大量的人口,成千上萬的人受到影響並且涉足靈性,這樣才可能做一些實事。在我看來,這是可能的。如果少數人建立一個核心開始工作,那麼印度就可以在這場重大的鬥爭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不管這個國家是多麼的貧窮與痛苦,多麼的墮落與卑微,誤入了多少歧途,這片土地上還有一些保存完好的寶藏。許多世紀以來,這樣的人在這片土地上行走過,他們的光輝,他們的芬芳,他們的渴望已經將他們的振動留在了空氣中,將他們印在了這堛漕C一片草葉上。人當然會走彎路,但這片土地的塵地依然記得佛陀的雙腳在上面行走過。這個國家的人會走錯路,但這些樹依然懷有馬哈威亞曾經站在它們的樹蔭下乘涼的記憶。人真的會走錯路,但這個國家周圍的海水依然知道它們在過去曾聽到過的不一樣的聲音。人毫無疑問會誤入歧途,但這個國家的天空依然充滿希望。一切都在,只是人必須回家。

  最近我一直在不停地祈禱,希望這個在成百萬人的生活中的集體爆發(collective explosion)是可能的。而你們可以在這種努力中起到極大的幫助。在你們自己生活中的這種爆發不只是對你有無比的價值,它對整個人類都有價值。帶著這樣的希望和祈禱,你不會只是點亮你自己的燈,你的燈火也會幫助其他熄滅的燈被點燃。我以此向你們道別。

  我感激你們帶著這樣的愛在寧靜中聽我講話,我向坐在你們每個人內在的神鞠躬。請接受我的敬意。mirac108

(翻譯者vila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