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51 演講:蘇菲

 

  在1977年8月,奧修的演講系列是蘇菲:屬於這條道路的人。

  有一次一個有學問的回教徒來問我:「你不是回教徒,那麼,為什麼你談論蘇菲主義?」我告訴他,我顯然不是回教徒,但我仍然是一個蘇菲。」

  蘇菲不必成為回教徒。蘇菲可以存在於任何地方,以任何形式--因為蘇菲主義是所有宗教的基本核心。它和伊斯蘭教沒有任何特殊關係。蘇菲主義可以離開伊斯蘭教而存在;伊斯蘭教不能離開蘇菲主義而存在。沒有了蘇菲主義,伊斯蘭教就是一具屍體。它只有擁有了蘇菲主義才變得有活力。

  無論何時一個宗教是有活力的,都是因為蘇菲主義。蘇菲主義只是意味著與上帝,與那最終的之間的愛的事件,與整體的愛的事件。它意味著一個人準備好溶入整體,一個人準備好邀請整體進入他的心。它不知道儀式。它不被任何教條、學說、信條和教派所限制。耶穌是一個蘇菲,穆罕默德也是。克里虛那是一個蘇菲,佛陀也是。這是我想要你們記住的第一件事,蘇菲主義是最內在的核心--正如禪也是,哈西德也是。這些只是同樣的和上帝的終極關係的不同名字而已。

  這個關係是危險的。它是危險的,因為你越走進上帝,你就越會消失。當你真正接近的時候,你就不再存在了。它是危險的,因為它是自殺……但是這個自殺是美麗的。死在上帝堙A是唯一真正生活的方式。直到你死,直到你自願地死在愛中,你活出的只是普普通通的存在;你單調乏味地生活,你沒有任何意義。在你心堥S有詩歌升起,沒有舞蹈,沒有慶祝;你只是在黑暗中摸索。你以最小值來生活,你沒有充滿狂喜。

  那個充滿只有在你不在時才發生。你就是那個阻礙。蘇菲主義是搬走你和你、自己和自己、部份和整體之間的阻礙的藝術。

  關於「蘇菲」這個詞的一點事情。一本古老的波斯字典有「蘇菲」這一條……那個定義用韻文給出來:蘇菲chist--蘇菲,蘇菲主義。誰是一個蘇菲?蘇菲就是蘇菲。這是一個美麗的定義。這個現象是不可定義的。「蘇菲就是蘇菲。」它什麼也沒有說,然而它說得很好。它說明蘇菲是不能被定義的;沒有別的詞可以定義它,沒有別的符號,不可能語言地定義它,不再有別的不可定義的現象。你可以活出它,你可以知道它,但是通過頭腦、通過理智是不可能的。你可以成為一個蘇菲--那是瞭解它是什麼的唯一途徑。你可以自己品嚐真相,它是可以實現的。你不必走進字典,你可以走進存在。

  如果你不準備吃一大口蘇菲主義,那麼你可以嚐一嚐它。

  那是我所要把它變得對你可能的東西--一點嘗試。一旦你嚐到了哪怕一滴那稱為蘇菲主義的美酒,你將變得更加渴望再來一些。你第一次開始感覺上帝的偉大滋味。

  這些談話不能向你解釋什麼是蘇菲主義--因為我不是一個哲學家。我也不是一個神學家。我不是在真正談論關於蘇菲主義,我是在說蘇菲主義。如果你準備好了進入這個冒險,那麼你將達到對它的一個品嚐。它是某種將會開始在你心媯o生的東西。它是某種像蓓蕾綻放的東西。你將在心媗曋|一種特定的感覺--好像在那埵酗偵艣亃o警覺了、覺醒了;好像心沉睡了很久,現在是早晨的第一縷曙光--在那堙A你將有那個品嚐。

  蘇菲主義是一種特別的魔術,一種稀有的魔術。它只能從一個人傳遞到另一個人,而不能從書本。它不能通過經典來傳遞。它也恰恰像禪--超越語言的傳遞。蘇菲們對於它有一個特別的詞語--他們稱它為希西拉(silsila)。印度教稱作帕讓帕茹阿(parampara師徒傳承)的,他們稱為希西拉。希西拉意味著從一顆心到另一顆心,從一個人到另一個人的傳遞。它是非常非常個人的宗教。

  不和一個開悟的師父有關,你就不能得到它--沒有別的路。你可以讀所有現有的關於蘇菲主義的文獻,你會迷失在詞藻的叢林中。除非你找到一個嚮導,除非你和一個嚮導進入愛,否則你不可能有那個品嚐。

  我準備好了把你帶到這個遙遠的旅程,如果你是有勇氣的、喜歡冒險的。

 

  在這個月,奧修用99個蘇菲稱呼上帝的名字點化新的桑雅士。

  蘇菲有美麗的名字來稱呼上帝;他們總共有99個名字來稱呼上帝。有人奇怪為什麼不是一百個呢?這看起來不圓滿。為了一個微妙的理由,第一百個名字被保持沉默。那是上帝的真名,那是不能被發聲的。道可道非常道,可以被說出來的上帝不是真正的上帝,因為「上帝」這個詞偽造了真實的上帝。所以第一百個名字是真正的名字--印度教稱為「莎南(satnam)」,真正的名字--但是它不能被發聲。如果它是可以發聲的,它將失去它的美麗。它在心中最深的核心保持為不可發聲的。但是99個名字正好可以作為達到第一百個的幫助來被發聲。第一百個名字幾乎是空--佛教所謂的「涅盤」,空無。

  所以我稱這些為空無的99個名字……

 

  你說:上個12月,當我在科尼亞(Konya)學蘇菲托缽僧旋轉儀式的時候,我遇到了一個蘇菲的師 父--蘇勒曼迪德(Sulyman Dede)。他讓我帶給你他的問候,然後他問我怎麼能知道你是一位真正的師父。我想不能有很滿意的回答。奧修,你會怎麼說呢?

  首先,拉格(Raga),迪德不會問我這個問題。他會立即認出我。他已經認出了--那是為什麼他送來問候。他是一個有理解的人,一個有偉大的愛和慈悲的人。

  但是他問你,不是因為他對我有任何猜疑或懷疑--他問你只是要看看你的反應。他問你不是為了要答案,而是要反應--而你錯過了。的確沒有辦法滿意地回答它,但是他不是在要求來自你這邊的任何答案--他想要一個反應。

  你本應該跳舞,他就會理解。你本應該擁抱他,他就會理解。瘋狂的一笑可以成為答案。

  這不是出於理智的好奇的問題。他根本不是一個理智的人--他是一個真正的蘇菲。他應該已經理解了它。蘇菲知道怎樣理解愛者之路。你本可以只是帶著巨大的愛來看著他的眼睛。他不是在問關於我的任何東西:他是在問關於你的什麼。這些是大師的方法。

  表面上他問你怎樣知道我是一個真正的師父。事實上,他是在問:「你是一個真正的門徒嗎?」你本可以展示你的門徒身份。你本可以觸摸他的腳。你本可以在喜悅中哭泣--或者任何別的!而不是已經準備好的,不是通過頭腦製造的,而是自然的,在那個片刻刺激下的……他就會對你非常滿意。

  下次當你去找他,不要錯過。如果他再次問你,這次做些什麼。記住,我在說做些什麼。一個蘇菲師父不要求理智上滿意的答案:他要求存在性的什麼東西,一個暗示。

  他在對你說:「如果你找到一個真正的師父,有什麼發生於你?給我看!給我一點線索!愛在你堶接o生了嗎?你變得能夠在一個舞蹈中放棄自我了嗎?你變得能夠看見存在的美麗了嗎?謙卑在你堶惜仱_了嗎?你變得充滿祈禱了嗎?........」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