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62 演講:關於薩那,畢達哥拉斯

 

  在1978年的11月和12月,奧修介紹了薩那醫師的哈迪卡(Hadiqa):花園。

  薩那醫師:這個名字對我來說甜如蜂蜜,甜如美酒。薩那醫師是獨一無二的,在蘇菲的世界中是獨一無二的。沒有別的蘇菲曾經有能力達到這樣的表述高度和穿透深度。薩那醫師幾乎做到了不可能的事。

  如果我要僅僅保存兩本來自神秘世界的書,那麼將是這兩本書。一本將來自禪的世界,覺知之路:僧璨的信心銘。我談論過它;它包含了禪的精華,覺悟之路和靜心的精髓。另外一本書將是薩那醫師的Hadiqatu'l Haqiqat:真理的牆圍花園--簡稱為,The Hadiqa:花園。這就是我們今天要進入的一本書。

  哈迪卡是愛之路的精髓的芬芳。正如僧璨抓住了禪的靈魂,薩那醫師抓住了蘇菲的靈魂。這種書不是寫出來的,它們是天生的。沒有誰能撰寫它們。它們不是在頭腦中用思維構造出來的;它們來自超越的世界。它們是禮物。它們就像小孩、小鳥或玫瑰一樣是神秘地生出來的。它們來到我們中間,它們是禮物。

  所以首先我們將進入這本聖書哈迪卡:花園的神秘的誕生。故事極其的美麗……。

  (薩那醫師遇到一個瘋子賴庫羅(Lai-Khur),賴庫羅警示了他的偽善,但卻預告了他偉大的一生。薩那醫師經歷了一次三托歷……。)

  於是他到麥加去朝聖,去靜心,去變得安靜,去不為人知的朝聖,去隱匿。事情發生了,但是它必須被吸收。亮光發生了,但是人必須習慣它。

  當他習慣了新的狀態、新的景象,他回到賴庫羅那堙A贈與他這本書,哈迪卡。那是他從麥加回來的路上寫的。

  他在這本書媔阞`了他的經歷,他的三托歷。這些語言媞秦z著三托歷。這是這本聖書誕生的本末,就像小孩子神秘地出生;就像種子神秘地萌芽;就像小鳥神秘地破殼。如同蓓蕾在早晨開放,變成了花朵,芬芳飄散到風中。

  是的,這本書不是寫出來的。這本書是來自上帝的禮物。這本書是來自上帝的禮物,是薩那醫師對那個奇怪的瘋子賴庫羅的感激。unio101

 

  在12月奧修談論畢達哥拉斯的珍貴的韻文。

  畢達哥拉斯代表著對哲學的永恆話題--生命的永恆哲學的不斷的追尋。他是最卓越的追求真理的人。為了這個追尋,他付出了所有。他到處遊歷,幾乎走遍那個時候所知道的全世界,去尋找大師、神秘學校和深藏的秘密。他從希臘走到埃及--尋找消失的亞特蘭蒂斯和它的秘密……。

  在那個時候,這是個偉大的努力,從希臘來到中國。這充滿了危險。旅途是危險的;它不像現在這麼簡單……。

  到畢達哥拉斯回來的時候,他是個很老的人了。但是探求者聚集到他身邊;一個偉大的學校誕生了。接著,就像一直發生的那樣,社會開始迫害他以及他的學派和弟子。他畢生都在探究永恆哲學,而他找到了它!他聚集所有的碎片而成為巨大的和諧,成為偉大的統一。但是他不被允許詳細地研究出它;他不被允許去教導別人。

  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他都遭受迫害。他的生命進行了很多嘗試。但他幾乎不可能去傳授他所收集的一切。他的財富是無窮的--事實上,沒有別人曾經有像他那樣一個寶藏。但這就是人類有多愚蠢,人類向來是那麼愚蠢。這個人做了某種不可能的事情:他聯結了東方和西方。他是第一座橋樑。他來以西方的頭腦最大深度地瞭解東方的頭腦……。

  但是他畢生的努力被愚蠢的人們,被平庸的群眾破壞了。這少許的韻文是僅剩的貢獻。這些韻文能夠被寫在一張明信片上。這是那個偉人的竭盡全力所殘留的全部。而這也不是他親手寫的;看起來所有他寫的都被毀掉了。

  畢達哥拉斯死的那天,成千上萬他的弟子被屠殺和焚燒了。只有一個弟子逃出了學校;他的名字是呂西斯(Lysis)。他逃了出來,不是要保全性命--他逃出來只是要保全一些師父的教誨。畢達哥拉斯的這些金子般的韻文是由唯一倖免的弟子呂西斯所寫。

  整個學校被焚燒了,成千上萬的弟子就那麼被謀殺和屠殺了。畢達哥拉斯在他的旅程中積累的所有--偉大的財富,來自中國、印度、西藏、埃及的偉大的手稿,多年的工作--全都被燒毀了。

  呂西斯寫下了這少許的韻文。由於這是個古老的傳統,真正的弟子除了他師父的名字不再知道別的名字,所以這些韻文沒有被稱為呂西斯的韻文--它們被稱為畢達哥拉斯的珍貴的韻文。他沒有在它們上面寫自己的名字……。

  如果我們能從歷史學到什麼,如果我們能從畢達哥拉斯學到什麼……人們不可能使用畢達哥拉斯和他的領悟,他們不可能使用他的偉大綜合,他們不可能使用他提供了的門。一個個體做到了某種深廣的,幾乎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它沒有被利用。

  我在試圖做剛好相同的事情;對於畢達哥拉斯,我感到一種非常深切的靈魂上的親和力。我也在帶給你們一個東西方的綜合,科學與宗教的綜合,智力與直覺的綜合,男性的思維與女性的思維的綜合,頭腦與心靈的綜合,右與左的綜合。我也在試圖用一切可能的方式創造一個偉大的融合,因為只有那個融合能夠挽救。只有那個融合能給你新的出生。

  但是有一切這種可能,發生在畢達哥拉斯身上的事情也會發生於我。有一切這種可能,發生在畢達哥拉斯弟子們身上的事情也會發生於我的桑雅生們。但是,即使知道那種可能性,仍然要再次做出這種努力。因為這是一個有價值的時代。它每2500年才有一次,這個時候輪子能用新的方式轉起來,能採取一個新的方向。

  你們都必須冒險,你們都必須以你們的所有來冒險。帶著巨大的快樂來冒這個險。因為還能有什麼比帶給新人以生命和成為新人、新人類的媒介更加快樂的事情呢?……

  我的桑雅生能成為能量的子宮,能量的沃土。一個偉大的結合發生在這堙C東方和西方在這堿蛪|。如果我們能讓這件幾乎不可能的事情發生,人類在未來將以完全不同的方式來生活。他將不必活在不變的陳舊的地獄。人類能活在愛與平和中。人類能活在偉大的友誼中。人類能過一種除了慶祝以外什麼都不是的生活。人類能把這個地球變得神聖。

  是的:就是這個世界能變成天堂,就是這個身體能變成佛。peren101

 

  畢達哥拉斯說:尊敬傑出英雄們的記憶……

  ……佛陀的,老子的,克里虛那的,基督的,摩西的,穆罕默德的,馬哈維亞的。記住!那就是為什麼我在談論如此多的大師:那麼你就能記得在這條路上你不孤單。在你之前有很多人成功了。你也將成功。如果那麼多人成功了,為什麼你不呢?很多人領先你到達了。你不是在孤獨地前進;很多人在你前面。這是個很長的真理尋求者的隊伍。你是一個偉大鏈結的一部份。你也許是很小的一滴,但是你是一條偉大河流的一部份--佛陀的河流,世界上所有開悟之人的河流。

  那就是為什麼我在談論那麼多的開悟之人:為了給你勇氣,給你自信;給你這種感覺:你處在一個偉大的鏈結中,你是這個珍貴鏈結的一部份,你不是單獨在行動。沒有必要害怕。你不會迷失!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