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80 演講:清靜經

 

  清靜經是對自然最深刻的洞察之一。我稱之為一個洞察,而不是一種教條、哲學,宗教,因為它根本不是心智上的;它是存在性的。在它堶掩☆靰漕滬茪H不是在以頭腦說話,他也不是在作為他自己說話;他只是一個中空的通道,讓存在本身通過他來說點什麼。

  那就是偉大的神秘家生活和說話的一貫方式。這些不是他們自己的話--他們不在。他們早就消失了;這是那整體在通過他們而傾注。他們的表述也許不同,但是那個源頭是相同的。耶穌、查拉圖斯特拉、佛陀、老子、克里虛那、穆罕默德的話不是普通的話;它們不是來自他們的記憶,它們來自他們的體驗。他們接觸到了神性,一旦你接觸到神性,你就消失了,你就不能再存在了。你必須死去,好讓上帝來到。

  這是一個道家的洞察。

  這個深刻的洞察也是曾經寫下的最小的論述之一。它是如此濃縮--如同成百萬的玫瑰被濃縮成了一滴香水。那是表達真理的古老方式:因為書籍不是存在性的,人們必須記住這一點。

  據說這是曾經作為書被寫出來的第一個神秘論述。它還不到一本書,不過一頁半,但是在它被寫出來之前,它已經存在了成千上萬年。它通過秘密的針對個人的交流來存在。那總是傳遞真理的最重要的形式。把它寫出來就會讓傳承變得困難,因為那樣一個人就無法知道誰會讀它;它失去了針對個人的接觸。

  在埃及,在印度,在中國,在所有古文明中,成千上萬年來,神秘的資訊總是從一個人到另一個人,從師父帶弟子地傳承著。只有當弟子準備好了師父才會說這些東西,否則他只會說弟子能消化的那麼多。否則語言也能帶來腹瀉,它們的確造成了這個--我們這個世紀為之受了很多苦。所有的神秘家幾百年來都拒絕寫下他們的洞見。

  這是第一個曾被寫下的洞見;那是它的重要性。它標誌著人類意識的一個特定轉變,一個日後被證明有著巨大的重要性的轉變。因為雖然直接的,以心傳心的交流是美麗的,但是那資訊無法到達很多的人;許多人是註定會錯過的。是的,它不會失落在不恰當的手中,但是許多恰當的手也將保持是空的。一個人應該多為恰當的手著想,而不是不恰當的手。不恰當的人將會錯過,無論有沒有一些深刻的洞見落在他們手中,但是恰當的人將會錯過某些能轉變他們生命的東西。

  葛洪,這本小書的作者,標誌下了這人類意識的一個里程碑。他理解了寫出文字的重要性,也知道它所有的危險性。在序文中,他寫道:「在寫下這些文字之前,我凝思了一萬次是否要寫,因為我在邁出危險的一步。」此前沒有誰聚集了那麼多的勇氣。

  在葛洪之前有老子、莊子、列子。即使他們也沒有寫下什麼;他們的資訊是由他們的弟子記憶的。只有在葛洪邁出危險的一步之後,它才被寫下來。但是他也說:「我凝思了一萬次。」因為這不是普通的事情。直到那時,歷史上還不曾有師父敢寫下什麼,他們只是躲避不恰當的人……。

  葛洪只是寫下了它,記住這一點;他不是這篇論述的創造者。他也體驗了相同的真理,因為無論誰體驗它,它總是相同的。無論何時一個人體驗它,它總是相同的,它不改變;時間不帶來任何改變。他所說的被口頭傳遞了數百年,乃至成千上萬年。那就是為什麼我們不能確切知道它們是誰的話。

  但是當這樣偉大的真理被表述為語言,困難就產生了,因為我們的語言是由我們發明的。它不是由老子、莊子、列子、葛洪那樣的人發明的,它是由充滿世界的普通人所發明的。顯然,語言是他們的發明,它攜帶著他們的含義,他們對生命的態度。所以無論你說什麼都會有某些地方有缺陷--不僅僅是缺陷,而且也是從根本上錯了。

  這必須被記住,更要記住這些經文,因為這些經文最初是用中文寫的。中文迥異於其他任何一門語言。它是世界上最難的語言,一個簡單的原因就是它沒有字母表,它是象形文字。象形文字是最古老的文字;它們應該是來自人類意識的最初開端。因為當人還是小孩的時候,他用圖形來思維,他不能用語言來思維,所以他的語言是象形的。那就是為什麼兒童書籍中有那麼多彩色圖片;文章不多,但是圖片很豐富……。

  那就是中國文字的困難:它是夢幻般的文字,象形的文字--每個圖形能意味著很多東西。所以中文經典有很多譯本,沒有兩個翻譯曾是一致的,因為每個圖形有多少人來解釋就有多少種方法。中國的文字只有符號;它是象徵。它是非常詩意的,它不像算術。

  如果你記住了這個,也只有那時你才不會跌進那個幾乎所有學者都跌進去過的那個陷阱。

  這些經文不是用字母語言寫出來的,所以無論這些經文在說什麼,那都是一個解釋。我自己就有很多地方不同意;如果我來翻譯,它將是一個完全不同的譯本。我將告訴你們我在哪些地方不同及其原因。

  如果你能靜心,從內在開始,然後向周圍看,然後看到事物最深刻的核心。首先思維消失了,然後形式消失了,然後物質消失了。然後剩下什麼呢?那個剩下的就是道,就是自然。活在那個自然堙A就是活在自由中,活在永恆的祝福堙C

  「道」就是葛洪用來指代上帝的詞語。「達摩(Dharma)」是佛陀用來指代道的詞語。佛陀說:Ais Dhammo sanantano--這是永恆的規律。一旦你看到永恆的規律,你就成為了永恆的一部份。超越了時間,超越了空間。你不「在」了,也是你第一次真正地「在」。你不再是一個單獨實體,但是你第一次成為了整體。

  這也是我所看到的。我對於道的贊同是絕對的。對於其他宗教我不能那樣說;對於道,我能毫不猶豫地說這個。道是地球上曾經達到的最深刻的洞見。

 

  關於開悟

  為什麼每個人都認為開悟是一個笑話?

  莎瑞多(Sarito).,它是笑話!但是只有小孩子能問這麼美麗的問題--莎瑞多才12歲。開悟是一個笑話,因為它不是某種你必須去達成的東西,然而你又不得不付出所有可能的努力去達成它。它已經是了:你生來就是開悟的。

  「開悟」這個詞是美麗的。沒有誰能違反他真正的本性:你可以忘記它,但是你無法失去它。所以,獲得它並不是確切的表述;它不是被獲得的,它只是被記起來。那就是為什麼佛陀把他的方法叫做沙馬沙提(Sammasati)。

  沙馬沙提意味著正確地記得那個已經在那堛漯F西。那納克(Nanak)、卡比兒(Kabir)、羅依達(Raidas),他們稱之為蘇拉提(surati)。蘇拉提意味著記起那遺忘的,而不是遺失的。無論你是否記得,它都在那堙苤苭戍馴相同地在那堙C你可以對它緊閉眼睛--它在那堙C你可以睜開眼睛--它在那堙C你可以背對著它--它在那堙C你可以轉身180度看到它--它在那堙C它是相同的。

  喬治.葛吉夫習慣於稱他的方法為記得自己。沒有什麼必須被達成的,根本沒有什麼,而只有要被發現的。那個發現是需要的,因為我們不斷在我們的鏡子上聚集灰塵。鏡子在那堻Q灰塵覆蓋了。除掉灰塵,鏡子開始反映出星星,那超越的。克里虛那姆提稱之為意識、警覺、專注。這些是對相同現象的不同表述。它們是要提醒你沒有什麼地方好去,不必成為別的什麼人。你只是必須發現你是誰,這個發現並不困難,因為它是你的本性--只是一點內在的改組,一點點清理。

  據說當菩提達摩達成開悟的時候,他連續地笑了七天。他的朋友,他的弟子以為他瘋了。他們問他:「你發瘋了嗎?」

  他說:「我從前是發瘋的,現在我變得正常了。我變正常了。」

  「那麼為什麼你在笑?」他們問。

  他問:「我在笑,因為我找某種已經在我堶悸F西找了成千上萬世!那個搜尋者就是要找的,而我找遍了別的地方--我找遍了所有地方除了內在……

  莎瑞多,從那個意義上來說,開悟的確是一個笑話。如果你理解它,就沒有必要去探求和尋找;你可以只是閉上你的眼睛來尋找它。但是這個問題來自一個小孩子是美麗的。大人不能夠問那樣一個健全的問題。大人會問:「什麼是開悟?怎樣才能找到它?正確的方法是什麼呢?一個人應該怎樣活著?應該培養什麼品德?應該怎樣祈禱?」所有那些問題看起來非常不相關。

  莎瑞多,你的問題看起來不很相關,但它是相關的,比任何大人能問到的都要更相關。大人問那些看起來很好的問題,但是他們對於問真正的問題並不真的感興趣--他們害怕問真正的問題……。

  小孩子有他們自己的興趣,他們大概奇怪:「為什麼?這個開悟是什麼?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對它感興趣?它大概是某種笑話。」

  事實上,它是一個宇宙的笑話。它是上帝在尋找自己。它是一個捉迷藏的遊戲:上帝隱藏自己,然後試圖找出自己!成為單獨的,還有什麼別的要做?

 

  吉那卡(Gunakar)是我最鍾愛的桑雅生之一。他是非常天才的……敏銳的智慧和真正的探尋。他很多年以前就來找我,在很多起落中,他一直陪著我。

  他最大的問題是他是一個德國人,德國人自然地覺得當師父比當弟子容易。

  所以,當他在印度這堜M我相處,他有足夠的聰明才智來理解他不是一個師父,他作為弟子來工作。但是無論何時他回到德國,麻煩就來了:在德國他會變成開悟的。

  對於開悟,沒有外在的標準,所以也會有一些德國人把他當作開悟的大師來擁戴。一旦他進入這個旅程,他就不能僅僅是靜坐了--那對於一個德國人來說是非常困難的--他不得不做點什麼。現在他開悟了,他開始教化全世界:寫信給總理、總統、所有國家的大使們,給聯合國,讓他們相信除了開悟之外沒有別的出路。

  當他羽翼豐滿了,我會送給他一個消息:「回到印度來,因為你已經做了足夠多了。休息一小會兒會很好。」回到印度來,他的開悟將會消失。坐在我前面,他必須再次成為弟子了。他開始覺得非常奇怪,因為這接二連三的發生。

  於是他說:「這是件奇怪的事。我們認為奧修幫助人們開悟。當我在德國,我開悟了。無論何時當我回到奧修這堙A他就結束了我的開悟--我回到了零!」所以,在幾乎六年堙A他沒有來。

  誰想失去開悟呢?你為了開悟而來找我,而可憐的吉那卡來這堨嵽7}悟。

  但是錯誤的東西就是錯誤的東西,幻想就是幻想。

  你可以吹牛,你可以欺騙,你可以成為一個騙子,但是在心底深處你會知道你在做什麼。

  最後他在德國覺察到了,一旦一個人開悟了,他不可能變成不開悟;那是不可能的,整個歷史上那從來沒有發生過--除了吉那卡。沒有別的先例。他有足夠的智慧和勇氣;他放下了自己。

 

  迫切需要

  在1980年8月,奧修注解了《神秘起源的迫切需要》

  今天我們進入最美麗的世界之一,一篇稱為「迫切需要(Desiderata)」的文獻。這是奇怪的,它出現過許多回而又消失過許多回;所以沒有誰確切知道是誰寫了它。真理具備一再顯現的能力;由於人類的愚昧,它也一再被遺失。

  《迫切需要》看起來是今天能得到的最古老的文獻之一,但是它的著作權屬于一位詩人,艾爾曼(Max Ehrmann)。在他的詩集堙A它也是作為由他創作的一首詩歌給出的,於1927年在美國出版,雖然在第一版中他談到這個傳說:這篇小文獻是在聖保羅教堂的一塊裝飾板上發現的,該教堂坐落在巴爾的摩,建於1692年。那塊裝飾板已經丟失了。不再有別的證據來證明它是否是作為裝飾板安裝在在聖保羅教堂。那個傳說還在;它流傳下來。看起來艾爾曼再次發現了它。它夢幻般地進來到他那堙C他不是它真正的作者,而只是一個容器,一個媒介。

  這也曾發生於很多其他的文獻。布拉瓦茨基夫人的《無聲之聲》也是如此:她作為這本書的作者而聞名,但是這本書是非常古老的。她在靜心中發現了它;它向她顯現。

  尼采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中有很多部份也是非常古老的。莪默·伽亞謨的《魯拜集》也是相同的情形。馬貝爾·柯林斯的《路上之光》也是同樣的類型,紀伯倫的《先知》也是的。

  我看過艾爾曼的所有詩歌,但是沒有別的詩歌有同樣的品質,連一首都沒有。如果《迫切需要》是由他寫的,那麼會有更多同樣品質的詩歌湧出來。這沒有發生,事實上,《迫切需要》看起來迥異於他所有的詩歌,不可能令人相信它是來自同一個人。

  關於馬貝爾·柯林斯的《路上之光》也是這樣的。這些是奇怪的文獻。有可能它們一直存在著--一再地從表面上消失,而真理則自己顯現出來……。無論何時有一個易受影響的靈魂,一個接受性的人,真理就再次開始流過他。當然,這個人會想:「我在創作它。」

  由於這個原因,《奧義書》沒有作者的名字;沒有人知道誰寫了它們,因為接收到它們的人非常警覺而有意識。那是神秘家,不僅僅是詩人。

  這是詩人和神秘家之間的區別:當某些事情發生於神秘家,他完全意識到它來自上方,它不是來自他。他極其高興;他高興自己被選作一個工具,一個媒介,但是他的自我不能宣稱它。事實上,只有當你扔掉了自我,你才成為一個神秘家。但是詩人充滿了自我--並非總是如此,但是幾乎總是如此。偶爾,當他忘記了自我,他觸摸到了和神秘家一樣的那個世界。但是,神秘家生活在那堙F詩人只能偶爾瞥見它。因為他的自我沒有死去,他立即宣稱它是自己的作品。但是所有古老的探尋者都能意識到它。

  人們知道,吠陀經、聖經、可蘭經,世界上最偉大的三部經典不是由任何人寫的。人們知道吠陀經是apaurusheya--不是由某個人寫的。當然有人寫它們,但是它們來自上帝,來自上方,來自某個未知的源頭。神秘家被它佔據,他按它的韻律來跳舞。他不再是他自己--他是它。詩人偶爾瞥見它,一個遠遠的瞥見…….。

  ……偶爾,神秘家也是詩人;那是個偶然事件。無論何時它發生了--正如老子、查拉圖斯特拉、穆罕默德--那麼,我們就可以得到一些來自上方的東西。但是神秘家不必是詩人;做詩人是一種不同的天賦。一個人可以是神秘家而不是詩人,一個人可以是詩人而不是神秘家。

  當一個神秘家也是詩人,《奧義書》就出生了,吉他經就出生了,可蘭經就來到了世界。但是並非總是這樣。有很多次是這樣,真理不得不通過詩人來找出它的路,因為沒有神秘家可以利用。

  那就是所發生於這篇小文獻《迫切需要》的。沒有能唱這首歌的神秘家可以利用;所以艾爾曼被選作媒介--但是他是個無意識的人。他認為他自己在寫詩;它不是他的,它上面沒有誰的簽名。當你進入這篇小文獻,你會理解:它不可能來自一個詩人。它和可蘭經有相同的品質,和奧義書有相同的品質。

  它也是一篇奇怪的文獻,因為在這樣小的空間堙A它說了那麼多。它真是用經文組成的--只有一些暗示。沒有什麼說得很死:只有一些暗示,指向月亮的手指。它是如此的小,在1965年史蒂文生死後,人們發現他曾經把《迫切需要》作為聖誕卡寄給朋友。它能被印在一張小卡片上,但是它包含了無限--一滴露珠包含了整個大海。

  它在你的路上能有極大幫助;所以,我稱之為靈性嚮導。它這樣開始:

附錄:清靜經

  老君曰:大道無形,生育天地;大道無情,運行日月;大道無名,長養萬物。吾不知其名,強名曰道。

  夫道者,有清有濁,有動有靜。天清地濁,天動地靜;男清女濁,男動女靜。降本流末,而生萬物。清者濁之源,動者靜之基。人能常清靜,天地悉皆歸。

  夫人神好清,而心擾之;人心好靜,而慾牽之。常能遣其慾,而心自靜;澄其心,而神自清。自然六慾不生,三毒消滅。所以不能者,為心未澄,慾未遣也。能遣之者,內觀其心,心無其心;外觀其形,形無其形;遠觀其物,物無其物。三者既無,唯見於空。

  觀空亦空,空無所空。所空既無,無無亦無。無無既無,湛然常寂。寂無所寂,慾豈能生。慾既不生,即是真靜。真常應物,真常得性。常應常靜,常清靜矣!

  如此清靜,漸入真道。既入真道,名為得道。雖名得道,實無所得。為化眾生,名為得道。能悟之者,可傳聖道。

  老君曰:上士無爭,下士好爭。上德不德,下德執德。執著之者,不明道德。眾生所以不得真道者,為有妄心。既有妄心,即驚其神。既驚其神,即著萬物。既著萬物,即生貪求。既生貪求,即是煩惱。煩惱妄想,憂苦身心,便遭濁辱,流浪生死,常沉苦海,永失真道。

  真常之道,悟者自得。得悟道者,常清靜矣!

 

附錄:渴望金言

Desiderata 

\ translation with contribution and love , from 宜萱Abheeti 2011 , 10 / 28

 Go placidly amid the noise and the haste, 

and remember what peace there may be in silence. 

腳步沉著安然無波地行在這嘈雜快速的世間,

記得靜默裡才可能存在的那份和平。

As far as possible, without surrender, 

be on good terms with all persons. 

盡能力所及與人相處關係良善,且非出於屈就,

Speak your truth quietly and clearly; 

口道真言時要平心靜氣、清楚明白;

and listen to others,

even to the dull and the ignorant;

they too have their story. 

聽聽看其它人的話語,即便愚昧無明之言,

亦是一段心路歷程。

Avoid loud and aggressive persons;

they are vexatious to the spirit. 

避開招搖好鬥者,他們讓人心神不寧。

If you compare yourself with others, 

you may become vain or bitter, 

for always there will be greater and lesser persons than yourself. 

你們若老是拿自己和其它人做比較,

只會變得虛榮或不滿,

世上總有比你們更好或比你們不足的人。

Enjoy your achievements as well as your plans.

Keep interested in your own career, however humble; 

it is a real possession in the changing fortunes of time.

享受成就,一如樂於擘劃。

要對你們的本行保持興致與關注,不管那有多微不足道,

在時運的多變中,它真是你們所能擁有的。

Exercise caution in your business affairs, 

for the world is full of trickery. 

生意往來須行事謹慎,

詭詐陰謀世間多有。

But let this not blind you to what virtue there is;

many persons strive for high ideals, 

and everywhere life is full of heroism. 

且讓這些不會使你們見不到世上更有美善的一面;

許許多多的人正為崇高理想努力著,

生命到處皆有英雄豪傑。

 Be yourself. Especially do not feign affection.

Neither be cynical about love, 

for in the face of all aridity and disenchantment,

it is as perennial as the grass. 

忠於自己,特別是指勿偽情假意。

對愛亦萬不可玩世不恭,

因為當愛看起來一切已然凋零,如大夢醒,

愛還是有如常年青草依然再生。

Take kindly the counsel of the years,

gracefully surrendering the things of youth.

好好接納這些年來歲月所給的忠告,

優雅地放下年輕時期的人事物。

Nurture strength of spirit to shield you in sudden misfortune.

But do not distress yourself with dark imaginings.

Many fears are born of fatigue and loneliness. 

平時涵養心靈與精神力量,才能倖免於災變。

但勿杞人憂天,連累身心,寂寞戚戚,多少恐懼從此而生。

Beyond a wholesome discipline, 

be gentle with yourself. 

事情若是超過了個人守紀範圍以外,就別跟自己過不去。

You are a child of the universe

no less than the trees and the stars;

you have a right to be here. 

你們跟群樹和星辰一樣,皆是宇宙的兒女;

你們在這裡也有立足之地。

And whether or not it is clear to you,

no doubt the universe is unfolding as it should.

對這些事你們明白也好不明白也罷,

無疑地宇宙一直都是那樣毫無保留地坦然開放著。

Therefore be at peace with God, 

whatever you conceive Him to be. 

所以與神和平同在,無論你們懷著怎樣的構思去設想神。

And whatever your labors and aspirations,

in the noisy confusion of life, 

keep peace in your soul. 

在塵音喧擾困惑的生活裡,

無論你們的重擔和渴望是怎樣的,

靈魂都要常保安祥泰然。

With all its sham, drudgery, and broken dreams,

it is still a beautiful world. 

縱然混雜著許多假相,工作苦悶,夢碎,

它依然是個美妙世界。

Be cheerful. Strive to be happy.

振奮起來,高高興地,為幸福快樂去努力。

  

  1692年鐫刻於巴爾的摩古老的聖保羅教堂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