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87 奧修願景的世界性擴展

 

  最近有一個在全世界推廣奧修願景的運動。書籍,錄音帶和錄相帶的銷售部遷到了美國。鼓勵國外的門徒支持靜心中心和社區。開設了培訓新的團體引導者的課程。1981年3月1日,倫敦舉行了一個一日節:在社區受訓的治療師帶領了靜心和團體,活動非常成功。隨後在世界上其它國家的首都也舉行了類似的活動。

  我的努力不只是要在這裡創造出佛境,我還要在世界各地都創造出小綠洲。我不想把這種巨大的可能性只局限在這個小小的社區。這個社區將會是源頭,但它會有世界各地的分部。它將會是根,但它會長成一棵大樹。它會到達每一個國家,它會到達每一個潛在的人。我們會創造出小綠洲,我們已經在世界各地創造出小型的社區和靜心中心。

  幾乎有200個小家庭在全世界運作,然而這只是開始。一旦這個社區真正和徹底建成,一定會有成百上千個社區出現。它會在全世界創造出強烈的衝動,熱切的渴望,我們會在世界各地有許多許多社區。哪裡有我門徒的聯合,哪裡就有我。不管在什麼地方,當他們坐著靜心,就會感受到我的存在。

  所以我們必須首先打好根基,然後才會有枝葉。整個世界不可能來這裡,但我們可以派出我們的使者,派出我們的使徒,我們可以到處開設分部。我們可以覆蓋整個地球。我們一定會覆蓋整個地球!dh0606

 

  時機已經成熟了,成百上千個社區可以在全世界迸發、爆發。所以我才有意創造那麼多門徒,派他們回國,這樣幾千個社區就能開始運行起來。

  我希望在全世界創造出連鎖社區(chain of communes),這樣這個社區就不再是這片浩瀚沙漠裡唯一的綠洲,而是成為了許多社區的連接點(interlinking)。這種類型的連接點以前還沒有過,這是新生的。一直都有社區,但是以前要在全世界運作許多社區是不可能的。只有今天才有可能,科學讓它成為了可能。現在這個世界已經很小了,它就像一個村莊,是一個地球村。人們已經非常緊密了,所以現在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

  我在全世界有20萬門徒在工作,200個社區正在慢慢成長起來。很快世界各地將會有幾千個社區,這將會是整個地球上的第一批連鎖社區!比起以前,它們成功的可能性變得越來越大了,簡單的原因就是科學已經飛速成長,除非宗教也成長到同樣的點,不然人類的末日就到了。一切都已經變得不平衡。這是前所未有的,事實上,以前的情況剛好相反。

  佛陀的社區比起他那個時代的科技更為先進。馬哈維亞的社區比他的社會,比人類內在的成長要先進得多。有一條巨大的鴻溝。現在也有一條鴻溝,但卻是一條完全不同的鴻溝。社會,科學技術已經遠遠地超過人類的內在成長。現在社會和科學技術已經打好了基礎,我們可以利用這個機會。我們可以幫助人類成長到同樣的點,那會是一種平衡。在過去,所有的那些社區都創造出不平衡,它們是不合時宜的。它們遠遠地超出了它們的時代,所以它們都毀滅了,失敗了。

  不過這次我們有希望成功,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不會落後,也不會太超前。時候到了,機時成熟了,我們與它同步。只有我們與它同步,整個社會都落在了現代技術和現代科學後面。所有你們所謂的教會,宗教都落後於現代科學。

  我在這裡做的是一種非常平衡的現象。比起以前,現在宗教可以存在於一個更高的層面,因為科學已經提供了正確的基礎。還有,科學在世界上創造出巨大的恐慌,那就是科學可以摧毀整個人類。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宗教的拯救。當它是一個生死存亡的問題,成百萬的人一定會變得對靜心感興趣,因為只有靜心可以拯救他們。沒有別的東西可以救他們。如果人類還是不變,而科學繼續發展,那麼科學的發展就會成為人類背負的一座大山。

  有一個廣為人知的事實,在過去的某個地方,在十萬年以前,有一種巨型動物,它比大象更大,它比大象要大十倍。這些巨型動物怎麼樣了呢?它們突然就從地球上消失了,只留下它們的骨骸。發生了什麼災難?沒有外在的災難,但是它們變得太龐大了。它們得身軀變得太沉重,以至於它們無法承受,它們的內在變得無法承受。它們的內在太小,而它們的外在變得太大,它就失去了平衡。

  人類現在也發生了同樣的情況:他內在的靈魂太小,而他外在的科技已經變得太大。它可以帶來第三次世界大戰,帶來一次徹底的戰爭,因為它是一個生死悠關的問題。它在以前從來不是這樣的問題。希望宗教可以崛起,幾百萬真正的求道者都在探索它。

  我們可以在世界各地創造出一批這樣的連鎖社區,整個世界都可以被轉變成佛境。只有這樣,共產主義才有可能出自於愛,出自於最高級的源泉,出自於珠穆朗瑪峰——不是無產階級專政,而是一種信任,是對一個佛的臣服。出自於那種信任和臣服,一種全新的共產主義才有可能誕生。

  從那種意義上來說,我贊同共產主義——但是共產主義者將會強烈地反對我,因為如果我這種類型的共產主義成功了,那麼他們那種類型的共產主義就一定會失敗。ithat15

 

  如果你沒有感受到自己的真理,你怎麼可能和別人分享它呢?這就是我們進入這個世界的基本目的——帶來某些來自於神、來自於彼岸的東西,並且分享它。

  它必須被再次發現。我們必須摧毀在它周圍成長出來的一切障礙。那就是桑雅生的整個過程:桑雅生意味著一個完全解除制約的過程。不管一個人是誰——基督教徒,印度教徒,回教徒,德國人,日本人——都沒有關係。我們必須解除他的制約。基督教徒必須要解除制約,印度教徒也一樣,回教徒也一樣。我們必須摧毀所有在你的本性周圍成長出來的東西。一旦那些障礙被清理了,巨大的喜悅就升起了。突然之間,一個人就想起了他是誰,想起了他在這裡的目的。

  在那個片刻,生命變得有了意義,因為你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真理——而那就是神的信息。然後你就可以把它同別人分享,然後你就可以幫助別人。

  我在這裡的努力就是要創造出盡量多的桑雅生,這就他們就可以散佈到四面八方,他們就可以開始觸發許許多多的人探索自己。我沒有創造出一個教會或者教條,我強調的是過程。如果一個人經歷了那個過程,他就會知道自己的本性。那是我們的真理,那也是神的真理,因為真理不可能是分開的,我們的真理和神的真理都是一樣的。

  真理是一體的,但是首先我們必須在內在發現它,只有那時我們才能在別人身上也看到它。如果你可以在自己的內在發現它,你就可以幫助別人,因為這個過程是相同的。thunk28

 

  你問:你的門徒和朋友在倫敦的皇家咖啡館集會慶祝「三月節」,你有什麼信息給他們嗎?

  我的信息就是,普那姆(Anand Poonam),在倫敦的「三月節」,幾千名桑雅生第一次聚集在一起,慶祝一個新的開端:英國的佛境……這是我的信息,告訴他們:擺脫過去和未來,活在當下!除了當下,活在任何地方都是在自殺,因為每一個經過的片刻都是寶貴的,它非常寶貴,你無法再次擁有它。所以不要浪費它!……

  我告訴你們,除了生活以外沒有其它的神,所以不存在選擇的問題。生活!全然地生活,熱情地生活,明智地生活,有愛心地生活。變成一團火焰,那麼強烈,那麼徹底,以至於每一個片刻都開始帶著永恆的滋味……

  我的門徒必須作為個人生活。我不給你們任何戒律,因為每種戒律都創造出變態,每種戒律都只適合創立它的人。只要看一看幾個世紀以來一直被推行的那些戒律……

  我的途徑是屬於自由的。我的門徒應該有一種肯定生活的哲學,接受、尊重一個人本來的樣子,不要創造出應該和不應該。它們是醜陋的,它們是可怕的!……

  普那姆,告訴我在英國佛境的門徒……

  成為自然的,成為單純的,成為平凡的!有一種危險……因為一旦你成了桑雅生,你就有可能開始產生一種過去的高人一等的觀念。我的桑雅生不會高人一等。記住,我並沒有在世俗和神聖之間做出任何區別。對我來講,平凡的生活就是唯一的生活。是的,可以有美麗或者醜陋的生活,可以有清醒或者盲目的生活,可以有帶著覺知或者無意識的生活。一個人可以用一種精美絕倫的、非同尋常的方式來過普通的生活,讓生活變得神聖,但除此之外沒有其它的生活。你們必須學會把這種平凡無奇的生活轉變成某種美的藝術。

  所以不要成為神學家,不要成為傳教士。我討厭傳教士!我的門徒不是傳教士。成為有傳染性的,但不要成為傳教士!傳染人們,但不要當傳教士!……

  成為單純的,成為自然的,成為自發的。我教導狂喜——在平凡的生活中狂喜。生活不是要拋棄而是要蛻變的。棄俗是逃跑主義,它是懦弱。到現在為止,你們一直把懦夫當成聖人來膜拜。你們膜拜的人都沒有足夠的勇氣去接受所有生活的挑戰。有成百萬個挑戰——每一個片刻都有一個挑戰。那些懦夫逃跑了。那些懦夫必須受到譴責,而不是尊敬。

  我的門徒必須生活在這個世界裡面,全然的處於世界裡面,回應每一個挑戰,因為你越是回應挑戰,你就變得越有聰明才智。聰明才智就像一把劍:你越是使用它,它就會保持鋒利。如果你不使用它,它就開始生蛂A它就失去了銳氣——它就變得完全沒有用了。

  所以你們的聖人看上去都是呆板的,死氣沉沉的。但是我們已經被制約要尊敬這些死屍。幾千年來,我們一直被告知他們才是真正的人。他們根本不是真正的人!他們是塑料製品,非常虛假。一個懦夫永遠不可能是一個真正的人。真實需要生活所有的挑戰,所有的危險,所有的不安全。那時才會出現整合,出現真誠,出現責任。

  處於這個世界裡,但是不要屬於它。活在這個世界裡面,但是不是讓這個世界活在你裡面。這就是我的信息。

  有一首禪詩:

  野鵝無心

  投出它們的倒影。

  湖水無意

  接收它們的影像。

  野鵝沒有慾望把身影倒映在水面上,湖水也沒有慾望接收它的影像——雖然這發生了!當野鵝飛來,湖水就映照出來。倒影出現了,影像出現了,但是湖水無心反射,而野鵝也沒有渴望被反射。

  這就是我的門徒的方式。處於這個世界裡面,活在這個世界裡面,全然地生活,沒有野心,沒有慾望——因為所有的慾望都讓你對生活分心,所有的野心都犧牲你的現在。不要貪心,因為貪婪把你帶到未來。不要佔有,因為佔有讓你執著過去。一個想要活在當下的人必須要擺脫貪婪,擺脫佔有,擺脫野心,擺脫慾望。

  這就我所說的整個靜心的藝術。覺知、警覺,這樣所有的盜賊就無法進門來污染你。靜心,但是要處於這個世界裡面。這是我的經驗:這個世界有極大的幫助——它對你的靜心有極大的幫助。它帶給你所有讓你分心的機會,但如果你沒有分心,那每一次成功都會是無比的喜悅。你保持歸於中心,你變成了圓周的中心。圓周繼續在你周圍咆哮,但你的中心保持不受影響。

  成為一朵蓮花。在東方,蓮花象徵著桑雅生的本質。蓮花生長在泥土裡,在淤泥裡。它沒有逃跑,它留在那裡。它飄浮在湖面上,但種現象有著無與倫比的美:它在水裡面,但水永遠沒有碰觸到它。它非常柔和,如果你早晨去……你會發現露水積在荷花上,積在荷葉上,在早晨的陽光下,它們就像珍珠一樣閃閃發光。但是它們碰不到蓮花。荷葉或者荷花還是乾的,它沒有變濕。露珠靜止在上面,但它們是分開的。

  這就是一個真正的門徒的方式:處於這個世界裡面,但是保持不變,不要受它的影響。

  普那姆,當靜心發生的時候——這就是我說的靜心:處於這個世界裡面,保持不變——愛就作為副產品來臨了。

  這些就是我的門徒的支柱:第一,肯定生命,無條件地肯定生命——這些是我的廟宇的四大支柱——第二,靜心;第三,愛;還有第四……無法用語言表達出來。它只能被稱為第四個,turiya。如果你全然地生活,靜心地生活,有愛心地生活,你就會體驗到某種無法表達的東西。老子稱之為道,佛陀稱之為達摩,耶穌稱之為邏各斯:都是那種無名的體驗的不同的名字。如果你願意,你可以稱之為神。我自己喜歡稱之為「神性」,而不是神,因為神給你一種人的概念,而神性只是給你一種在的概念。

  這些就是我的廟宇的四大支柱,每一個門徒都必須朝著這四大支柱成長,因為每一個門徒都必須成為神的廟宇。wildgs01

(翻譯者vila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