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8-05 奧修在四個慶祝日舉行達顯

 

  奧修持續在四個慶祝日舉行達顯。1982年7月所安排的一個為時一周的節日,有二萬桑雅生參加。奧修每天早晨舉行一個沉默佈道(satsangs)。這是奧修第一次穿著彩色的長袍而不是穿著白色。他的每日駕車受到排在路邊的桑雅生夾道歡迎,在最後一天堙A被撒上玫瑰花瓣。最後一天晚上,奧修舉行一次有音樂和舞蹈的慶祝達顯。這個節日在隨後的三年堥C年都舉行。

  我沒有任何慶祝。每一個片刻對我來說都是慶祝。與你們談話,我非常享受它!……

  真的!我的人慶祝——可我仍然保持原樣。我終年都在慶祝。last220

 

  你說:在其中一個節日達顯中,我坐在你的腳邊,我向你鞠躬,然後突然間我發現沒有你——只有一把空的椅子*。而所有上千人在對一把空的椅子鞠躬,與一把空的椅子默默地坐著,與一把空的椅子一起歌唱著、慶祝著。看到我們需要你作為藉口才能夠做所有這些的滑稽,我幾乎笑破裂了肚皮。但是然後就心存感激地看到了存在的關心,它讓我們能夠看到美麗的、充滿深情的一雙眼睛,對我們談話的一個聲音,一個我們可以給予衣服來穿、一輛汽車來開的身體……它讓我們對某人能那麼完全地關心,而這份愛使我們敞開來得到了蛻變。Buddham sharanam gachchhami——對我你是整個世界的腳,在那塈琤i以心存感激地拜倒在下面。

  戈雅(Gayan),那就是把我當作不存在的真正的經驗。偶爾門徒會很接近以至於能夠看到在我之內並沒有「我」。它很早就死了。這個身體是空的,這把椅子是空的。但是那將只有很罕見、親密的片刻,你才能夠穿透到我的實相。我只是空無——當然是用身體掩蓋著的。

  通常你只看到身體。要在你堶惇搢鴘霾L是需要深深的洞察的。一個人無法知道到底是在什麼條件下才可能發生。

  你在我附近歡悅地跳舞,深深地在那片刻堙C充滿著巨大的愛,你坐在我前面,拜倒下來,重複著那最偉大的曼特羅:Buddham sharanam gachchhami,「我去到覺者的腳下」。於是上千的人在你周遭創造出一種環境。那不是一個通常的時刻:一個非凡的設計,因此當你突然睜開眼睛,片刻間我沒有在那堙C

  並且你的理解是對的,正是因為你們的愛我才攜帶著身體。無論有多麼困難,如果可以幫助你實現你的潛在那都是值得的。否則我的身體的工作很早就完成了。它不應該在那堙C

  我嘗試以各種努力抓緊它,因為你們大多數還沒有準備好看到我。你們看到的僅僅是身體。等到你們全都能看到我的那一天,也就沒有必要繼續攜帶著身體了——那對我只是個負擔、麻煩。但是我要等待,直到你們足以知道我的空無的時候。

  記住,一旦你知道我的空無的那個片刻,你也體驗你的空無了。只有二個空無才可能認出彼此。

  戈雅,你看見了椅子是空的,這種經驗是很奇怪,以至於你忘記在你自己內面看。如果你那樣做了,你也會發現同樣的空無在那堙C

  我們並不是自我。我們包括普遍的空無。而空無不是一個否定的詞;它意味沒有一切,只是純粹的存在。當然純粹的存在是不可能有任何形式的。因此,如果你偶然看到純粹的存在,你將會看到身體消失了,椅子是空的。

  如果它再次發生,那麼在同一個片刻向你自己堶惇搳A你會發現你的身體也不在了—你沒有了。知道一個人沒有是知道一個人是永恆的門。這是精神經驗的終極矛盾。

  莎士比亞被「有或者沒有」(to be or not to be)的問題所困惑,因為他絕對沒有覺察到,有的方式就是沒有(the way to be is not to be)。不存在選擇的問題。並不是你必須選擇其一。如果你選擇有(to be),你將必須選擇沒有(not to be)。如果你準備消失掉,蒸發掉,你將第一次發現你的真實性。的確是個矛盾。邏輯是不可能解釋的,但是經驗卻可以使之絕對清晰。

  你會感到很可笑。你笑了,因為上千人對著一把空的椅子鞠躬,唱誦著Buddham sharanam gachchhami的,卻沒有人。

  戈雅,你的笑聲仍然是一半的。如果你向你自己內在看,你的笑聲將是完全的。然後你就不會只看見我不在那堙A你會看見自己也不在那堙A你會看見上千人都消失了——空無的寺廟(mandir)堸j響著與唱誦著Buddham sharanam gachchhami。

  下次再發生是,不讓它殘缺不全。因為如果它是完全的,然後你就會走向一個清楚的理解,它像影子一樣跟隨在你的生活中的每個行為堙C它將改變你的整個存在。它將給你新的氣氛,新的光環--並且不僅對你,你也會在其他人那堿搢ㄔ式F雖然其他人沒有意識到它。但是你會意識到的。

  這就是為什麼日本把覺醒的靈魂——布袋羅漢稱為笑佛的原因。他為什麼笑?——他的整個教導就是笑。看見了這種滑稽:人們並不是他們認為他們所是的樣子,人們是他們做夢都無法想到的樣子……這是一個宇宙的笑話,但是一個人要瞭解,就必須來到只有當一個人成為笑佛這個點上。

  我想要這個世界充滿笑的佛,不是嚴肅的佛。我們厭倦了他們。

  我們需要整個地球都充滿笑聲,不是普通的笑聲,而是宇宙的笑聲——一種由於領悟到存在與我們開了一個美好的玩笑而爆發出來的笑聲。transm30

  *注:奧修發出如此強的光以至於他的身體對某些人變得無形了而只能看到他的椅子;在達顯的相片堙A這種現象看上去像是曝光了兩次!

(翻譯者Anand Moun)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