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8-15 奧修邀請科學家建立一個世界科學院

 

  前幾天我看到一份美國科學家的請願書,他們建造了美國的第一個核武器工廠——他們是核武器的先驅。50名科學家在請願書上簽名,請求政府和最高法院說:「我們對我們所做的事情害怕得發抖。我們兩邊有這麼多核武器,它們可以在10分鐘以內毀滅地球上所有的生命。」

  這50名讓核戰爭成為成能的科學家預見即將出現的形勢。俄國也發生了同樣的事情:科學家覺察到他們正在製造全世界大範圍的自殺。這很荒唐,沒有意義。

  那50名科學家提到一件我一直重複的事情:到目前為止,我們所有尋找核武器的解毒方法都失敗了。我們認為我們不可能找到任何可以消除核武器能量的東西——沒有抵消的能量。因為這個事實,他們進行了請願——因為現在只有毀滅;沒有辦法保護任何人。

  我非常高興,核武器到了一個點——戰爭變得徒勞,變得徹底荒謬。last129

 

  我向這個世界上有聰明才智的人,向這個世界上的年輕人呼籲。

  這50名科學家應該和蘇聯科學家聯手,他們應該宣佈他們不會再製造核武器。

  我希望有一個由科學家組成的世界學院。我可以把我社區堛漲a方給他們。我們有足夠的空間。

  你要怎麼讓他們知道呢?

  是的。這就是我們必須要做的。讓他們知道我邀請他們。

  如果世界上所有的科學家拒絕配合這些政客……拒絕的時候到了。如果世界上所有的科學家都拒絕配合,如果所有的詩人、所有的畫家、所有的人都不是政治性的,而是創造性的,那就可以讓大眾信服。last203

 

  我們可以捐出我們的土地——把所有的土地都捐給世界學院——我的門徒可以在各方面為世界學院提供服務。他們需要清潔工,他們需要食物,他們需要醫生,他們需要餐廳、夜總會——他們需要的一切——我們會免費捐出我們的土地。這沒有問題,因為這是為人類服務。

  我希望這個地方成為全世界的首都。我願意獻出它……我的人會幫助他們。我們有一所靜心大學,它向所有的科學家開放,它可以改變他們的頭腦,讓他們更加冷靜、更加平靜、更加寧靜。出於那種平靜和寧靜,破壞是不可能的。他們不可能為死亡服務;他們只能為愛、生命、歡笑服務。他們可以看到我的人——他們生活得那麼喜悅,那麼狂喜——這是有傳染性的。我們會讓他們跳舞!

  所有的科學家都需要跳舞、演奏、唱歌,因為那樣他們就無法創造破壞性的東西。他們的音樂,他們的舞蹈,他們的歌會阻止他們,會蛻變他們的本性。如果他們也可以靜心,我們就可以開啟一個全新的科研領域。

  這件事可以由聯合國來做;美國政府可以幫助聯合國。收繳所有的武裝。必須得有人開始,必須得有人冒險!

  這是一個夢想……但它可以變成現實。時間已經到了:如果你們不把它變成現實,不是夢想成真就是死亡成真——你們必須選擇。最好是選擇夢想成真,試一試吧!

  這個世界需要一體的政府。國際聯盟被證明是無力的,聯合國被證明是無力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沒有任何權力。他們只是辯論俱樂部!last306


  我相信基因工程。我希望科學創造出在各方面都更好的人類,但是問題在於所有的政府都強迫科學家製造越來越多的核武器。他們強迫他們為死亡服務。

  我希望所有的科學家都為生命服務。基因工程肯定可以創造出更優越、更健康、更能幹的人類。事實上,我們可以讓這個地球上充滿天才;為什麼不呢?我們的手埵釧狾釭滌臕式C我們可以很容易讓人類至少活300年,不會變老,沒有癌症,沒有愛滋病。這些都是你們古老的過去留下來的遺產。last114


  我對科學生產小孩的概念就是,要有意識、有覺知、要清楚,我們正在把一個來訪者帶到地球上來。我們知道他是誰,他是什麼,他最後會怎麼樣;他會活多久,他有多少聰明才智。我們正在消除聾啞兒童、失明兒童、弱智兒童所有的可能性,在生理和心理各方面都是——而你們感到恐懼?不要犯傻。

  科學生產出來的小孩沒有動物性。通過科學生產小孩,你們就超越了動物性。這是令人嚮往的,這是世界上最偉大、最令人神往的事情。我們可以做到,它已經是一個科學的事實。我們可以創造出更健康的人,我們想讓他們活多久都可以,我們可以給他們工作所需要的聰明才智……

  我說的科學生產是讓你們超越奴役、盲目、黑暗。從某種意義上,它讓你們更有靈性,因為你們不再關注你們的精子和你們妻子的卵子,生產你們的小孩未必需要它們。你們提出你們的要求;你們收養孩子。你們可以諮詢專家,什麼對孩子來說是最好的。你們希望你們的孩子成為與眾不同的天才嗎?

  因為沒用的執著,你們滿足於一個四肢不全的孩子。一個生下來的孩子是四肢不全的、失明的,你們會寵愛這個孩子嗎?他永遠不會原諒你們!你們要負責。他必須過一種根本不是生活的生活。

  我的願景帶給你們全然的自由,當然,還有極大的責任。現在你們生產孩子沒有任何責任。

  你們有方法可以決定小孩的膚色,決定他的臉型——希臘型,羅馬型?你們可以創造出像雕塑一樣的小孩,非常漂亮、帶著生活某個層面的天賦,過著一種愛的生活,有足夠的聰明才智擺脫所有的牧師和政客。他們不會成為領導者的跟班,他們成為自己就夠了。false29

 

  我說過許多次,我反對民主,因為民主只不過是大眾政治(mobocracy)。我贊成一種高級的體制,我稱之為精英民主——人們都是精英。我稱這種體制為精英政治(meritocracy)。person25

 

  這種精英政治的理念如何被落實呢?

  我的建議是,一個有選舉權的人至少要有大學入學資格。這和年齡無關。我向你們解釋一下,整件事情就會更加清楚。在地方政府方面,選舉人至少要有大學入學的資格。任何參加競選的候選人至少大學畢業並且有學士學位。要競選地方市長要有碩士學位的最低資格要求。

  在州的選舉上,選舉人至少要有大學學位的資格。對候選人而言,至少要有科學、文學、商學的碩士學位。競選內閣成員至少要有最高榮譽的文學碩士的資格;有更高的學位當然也可以,那就更歡迎了。要成為內閣成員必須有專業知識。他的資格應該要符合專業知識的要求,這樣他才能在他的任期內處理事務……。

  所以,如果有人想當州教育部長,他就要有勝任教育部長的資格。他至少要有最高榮譽教育碩士學位;若低於最高榮譽學位,就不應該讓他擔任州級部長的職位。是的,如果他有教育博士這樣更高的學位,那就更好了,他會更有資格。

  因為司法部長要捍衛國家的法律和人民的權利,所以他至少要有一個法學博士學位,不能低於這樣的資格。他應該盡可能有最高的學位,他要精通這個領域的一切知識。

  州長應該盡可能擁有最好的所有學位:最高榮譽碩士學位和博士學位,他應該要有政治科學博士學位——至少一個文學博士榮譽學位或是法學博士榮譽學位。

  對聯邦政府而言,選舉人至少要有碩士學位的資格。要角逐選舉的候選人至少要有一個最高榮譽碩士學位和一個博士學位的最低資格。對想當部長的人,應該要有專業領域堛熙怜知レ魽C如果是教育部長,要具有國內教育的最高學位;如果是衛生部長,就要具備國內衛生的最高學位。

  總統應該至少要有兩個博士學位和一個文學博士榮譽學位或是法學博士榮譽學位;而副總統也應具備同樣的資格,因為他有可能會當上為總統。

  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消除大眾政治。你們年滿21歲,這並不意味著你們就有能力選擇政府。選擇政府應該是一件非常專業和明智的工作。你們也許21歲就可以生孩子——這不需要技術,連動物都做得很好。這不需要教育,大自然已經將你們準備好了。但是選擇政府、選擇所有將要掌權的人,他們將會決定這個國家和世界的命運……我們過去的選舉方式簡直是愚蠢至極。

  每個地區都應該召集一個會議,邀請大學堶惟狾釭漯壅悒髐l,還有不在大學堛漯熊e家、藝術家、詩人、各種人才——由他們選舉全國代表大會的代表團。這樣就可以舉行全國代表大會,詳細討論如何運作精英政治。

  全國性的候選人應該要由一個全世界各所大學和知識份子所召開的國際會議決定。這將會是第一次全世界的知識份子聯合起來決定人類的命運。

  他們應該編寫第一部《世界憲法》。這部憲法不是美國的、不是印度的、也不是中國的,它是全人類的憲法。不需要不同的法律。這是不需要的,所有人類需要的是一部相同的法律。

  這部世界性的憲法將宣告國家不再重要。它們可以作為功能單位,但是它們不再有獨立的權力……。

  一旦我們決定選舉權不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權利,你們必須取得它……。

  這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你們不會選舉醫生,因為這是與生俱來的權利,所以任何人都有立場可以投票。兩個人為當醫生或者外醫生而鬥爭?有什麼不對呢?人們選擇他們支持的人:民有、民治、民享。他們可以選出一個人、選出一個醫生,就因為他能說會道,他比較上鏡,他做出了偉大的承諾。

  但是他連屠夫都不是!——而他卻要當外科醫生!他連屠夫都不是。一個屠夫可能還好一點;至少他知道如何切肉,把你弄死。而這個人……你們不可能把外科醫生選舉出來。

  你們怎麼可能選舉出一位總統呢?你們怎麼可以選舉出政府官員呢?你們給這些渴求權力的人那麼多的權力;你們是在幫他們把你們吊起來!這不是民主政治。打著民主的名義,這些人一直在剝削人們。

  為了區別,我稱我的體制為「精英政治」。但是精英要做什麼呢?精英要服務和分享。一旦你們決定把權力從政治人物身上移交給知識份子,一切都是可能的——每件事都變得簡單。

  然後我希望每所大學都有兩個強制性的機構,因為我想以這樣的方式來訓練即將掌權的人……。

  我提議在每所大學開設兩個機構。一個機構用來清除程式(deprogramming)。任何人要得到畢業證書,必須先取得清除程式機構的清除證明——這意味著你們已經被清除了作為基督教徒、印度教徒、回教徒、猶太教徒的程式……這一直是我們的問題。

  四年的時間足夠了。清除程式用不了那麼多時間;在四年堶情A每個月只要用幾個小時,你們的程式就可以被清除。

  除非清除程式機構宣佈:「這個人現在只是一個人。他不再是基督教徒,不再是印度教徒,不再是回教徒,也不再是猶太教徒」,否則教育機構不會發給你們任何證書……。

  每所大學需要的第二個機構就是靜心機構,它教給你們簡單的靜心。沒有必要搞得複雜。大學、知識份子傾向於把事情搞得複雜。只要一種簡單的觀照你們呼吸的方法就夠了。但是你們必須每天去這所機構一個小時。除非靜心機構發給你們學位,不然你們無法從大學拿得任何學位。

  只當你們擁有清除程式機構的清除證明和靜心大學的畢業證書,大學才會授與學位……

  我的提議是改變整個體制的正確方法,這樣有一天精英政治就可以融入民主政治——因為遲早每個人都會受到教育。我不禁止任何人;我只是說現在被賦予權力的人應該只是那些有資格並且為此受過訓練的人。同時,繼續訓練其他的人……

  我的要求不高,只要10年的準備。如果整個政府都是靜心的、沒有制約、沒有偏見——想像一下吧——那時官僚體制就消失了,階級制度就消失了;要花上很多年的事情幾秒種就可以搞定了。misery08

 

  我提議由成道者專政。目前為止還沒有人提出過這一點。有的時候,來自我瘋狂的頭腦……我一輩子都帶著這個理想——成道者專政,因為如果由成道者來專政,它就不可能是專政。這是一個矛盾的術語。成道者不可能像史達林和希特勒那樣獨裁。

  是的,成道者可以統治你們,不過是出於他的愛,而不是他的權力——他沒有權力——這是出於他的洞見,因為他擁有可以看到和感覺到人們潛力的視覺。

  他的統治只能被看成是建議、勸告和指導。

  只有在成道者專政下,才可能有真實的、真正的民主,社區主義(commune-ism)才可能真正開花:平等地分配富裕,而不是分配貧窮;摧毀貧窮的根,引領每個人上升到富有。

  我的社區主義是一種高級資本主義。

  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反對資本主義。

  我的社區主義可以把資本主義吸納進來,把它當成一種工具、一個臺階。person30

(翻譯者vila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