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9-16 一些治療師背叛奧修

 

  在這個社區塈琣陷X百所不同的治療學校在運作,但我的工作是摧毀每一種治療。治療師下工夫摧毀你們的問題,而我試圖摧毀治療和治療師!——因為治療只能是一種暫時的釋放,治療師只能有膚淺的幫助。spirit06

 

  錫爾沙(Teertha)在希望……他是進入這個社區的第一個治療師,因為他是第一個,他就在沒有任何儀式的情況下成為了首席治療師。沒有人告訴他,說他是首席治療師。這只是出於巧合,因為他比其他人先到這堙X—其他治療師是之後來的——他就設法成為了首席。這沒有什麼壞處;必須有人管理所有的治療團體。

  當這個社區被解散,錫爾沙看得很清楚,我不可能再呆在美國——有15年的時間我無法再進入美國。而在印度,美國政府給印度政府施壓,不允許國外的門徒入境。

  看到這種情況,他認為還是在義大利開設一家他自己的機構比較好。在義大利開設機構沒有問題。我必須告訴我的治療師,不管他們在哪裡,他們都應該繼續設立機構,建立社區,因為所有的歐洲國家都禁止我入境。我無法進入歐洲,我無法去美國,而且國外的門徒也無法來到印度。

  現在不需要接受我作為他的師父,他有機會自己成為師父。於是錫爾沙變成了一個迷你師父(mini-guru)。他對成道一無所知。他從來沒有靜心。他在這堹A及的團體和靜心毫無關係。我對這些治療師說:「你們應該靜心」,但那反對他們的自我,因為他們是治療師。有30到40人加入他們的團體,他們是引導者。和同樣的人靜心是反對他們自我的,所以他們從來都不靜心。

  人們一定問過他:「你的機構是奧修的機構嗎?」

  他說:「我不再是奧修的門徒了……」

  那麼他在這堸竣偵礡H他在美國做什麼?沙門達拉(Somendra),瑞吉(Rajen)和其他的一些治療師也在做同樣的事情——他們全都是治療師。發現了一個機會,他們可以成為迷你師父……但為此他們不能不否認他們和奧修有任何關係。

  我告訴你們扔掉串珠,扔掉紅袍有許多原因:首先,那樣你們就可以進入這個國家(印度);不然你們無法進入這個國家。其次,你們在世界堣ㄦ|作為我的門徒被知曉,所以就不存在有否認它的時候。我只是試圖使你們免於說謊,讓你們絕對的獨立,即使是你們還在這堙C你們作為朋友來到這堙X—比那個更多似乎是冒險的。我會繼續做我能夠為你們做的一切。我不只看到你們的現在——還有你們未來的可能性。

  所有的這些人都在說謊,我感覺去揭穿他們的謊言是不合適的——他們是我的門徒,我曾經愛過他們,我現在還是愛他們。去揭穿他們的謊言是貶低我。如果他們的靈性成長發生了,他們會自己意識到。razor06

 

  另一天我收到一個門徒的資訊,說錫爾沙對人們說現在我的境界和他的境界是一樣的——我們是朋友。為此他徘徊了15年。瑞吉對人說:「現在我不再是門徒,而是朋友,我有同樣的境界。」

  這些人就是,盡可能我希望盡可能平和充滿愛心擺脫的人……

  現在在瑞吉的團體堿あ亶s我的名字都不被提起。有什麼必要提起一個朋友的名字呢?你有許多朋友——你不會提起他們的名字。

  錫爾沙建立了一個學院。德瓦拉吉(Devageet)在那堙F他努力的找地方,安排,希望它會是奧修的靜心學院。但當他看到牌子,上面只是寫著「靜心學院」。

  他問:「但沒有提到奧修?」

  但錫爾沙,維達那(Vedana)和其他參與者只是說:「我們都是朋友——為什麼要把奧修的名字放在上面呢?」

  他們印了一本小冊子,德瓦吉特對我說:「我哭了,我幾乎想幹上一架,因為你的名字甚至沒有在這本小冊子堻Q提到。它堶惇あ雰S有提到他們要教導的靜心和你有什麼關係。小冊子埵野L們所有的照片,但沒有你的照片。」因為他吵得很厲害,最後他們同意放一張我的照片,一張古怪的,老舊的照片,沒有人會認出來——那一定是一張有人在74年照的照片——而且那也是一張小照片,沒有提到我到名字,或者說一些關於這個人是誰的東西。

  德瓦吉特,出於厭惡離開了那個地方。現在同樣的這些人準備舉行一個世界慶祝大會——沒有提到我的名字。自然的,沒有必要去提及一個你朋友的名字;你有許多朋友;但是他們會剝削門徒。

  這個策略是明顯的,因我一直看到:當他們在我們的報紙,新聞雜誌上做團體的廣告的時候,他們穿著紅袍,戴著串珠。現在他們誰也沒有穿紅袍,戴串珠,甚至在團體中都不提到我的名字。但在廣告堙A為了吸引門徒參加他們的團體,他們的圖片發表時全都戴著串珠,穿著紅袍——就好像他們是老門徒一樣。只是為了讓這些人感到自在,我把自己從他們的生活中抽離開來……

  當我讀到讀到錫爾沙的信時真的很好笑。他在結尾寫到:「我做的是和你一樣的工作;唯一的區別就是你的規模更大,而我的規模是個人的,是一對一的。但這個工作是相同的。」然後就傳來第二個消息說他在電話媢鴾H說:「我處於同樣的境界。」那個人告訴了我。他們感覺好就行。psycho24

 

  這周未在佛羅倫斯有一個大型的門徒慶祝活動,有跳舞,有靜心,有音樂。你的心和這幾千個門徒同在嗎?

  首先,那堥S有幾千個門徒,原因很簡單,組織這個活動的人已經沒有和我在一起了。他們試圖欺騙門徒。只有300個門徒預定,而組織者宣稱這是在美國奧勒崗社區結束之後的第一次世界性慶祝活動。

  但堶惆S有提到我的名字。那不是我的慶祝活動。那是那幾個人,那幾個治療師想要剝削門徒。但他們有麻煩了,因為300個門徒的到來只夠抵消成本——他們期望有幾千人會來。同樣的,這300個門徒之所以會來是因為他們沒有覺察到這些人開始做反對我的工作。

  我的心會與我的人同在,不管他們身在何處。我會和我的門徒同在——我必須如此,特別是呈現給他們說這不是我的慶祝活動,他們被欺騙了,舞臺上的人有醜陋的想法。他們全部都假裝是師父,假裝他們成道了。

  不過這次活動將會是一次徹底的失敗……

  你必須給你所有在義大利的朋友寫信:「明確的告訴這些人,你們不能剝削門徒。如果你們不再是門徒,那就離開這堙C這是門徒的慶祝活動——我們會安排。離開舞臺!一個空曠的舞臺比一個站滿了背叛者的舞臺要好得多。」psycho32

 

  我告訴過你們關於在義大利由錫爾沙,瑞吉,普那姆(Poonam)和其他人舉辦的世界慶祝大會。昨天來消息說只有很少的人到那堙F他們損失慘重,虧了一萬五千美元,而且整個活動完全是死氣沉沉和單調無味的。所有這些偉大的治療師站在舞臺上,但沒有慶祝,沒有一種你處於某個成道者的存在之中的感覺。人們失望的離開,對整個活動感到厭倦……

  這是不幸的,但我必須讓我的人注意這些治療師的危險,因為他們會誇大他們的宣傳,說他們和我在一起有15年了。但他們還沒有和我在一起15秒。他們在一個人們的小團體埵菑v扮演師父的小角色。他們來是為了他們自己,但他們完全忘記了。這就是發生在意外到來的人身上的事:他們為了一件東西而來,卻又買了其他的東西。psycho40

 

  我們在美國的拉古納灣(Laguna Beach)有一處社區的地產,由我們的門徒在運作;我們成立了董事會。這處地產價值300萬美元。而山托希(Santosh)做了什麼,他把300個門徒從大農場帶到拉古納灣,而所有的這些門徒都成為了拉古納灣社區的成員——自然,他們改變了整個董事會。山托希帶來他自己的董事,成立了他自己的董事會,他在拉古納灣開設了一家反催眠治療(dehypnotherapy)中心。我的名字沒有被提到。他佔用了這處地產,而沒有考慮它的法律後果……

  山托希為我們提供了偉大的服務。現在他成了教主。他對體驗一無所知,他將會毀掉很多人。所以我通知我的人必須要做點什麼,一定要讓山托希離開那堙C或者他必須付300萬美元,然後他就可以在這處地產上為所欲為。而且必須要通知我們的門徒,他的反催眠治療對他們不會有幫助。psycho40

 

  山托希開始發行小報。在他在那堻衎堛漱炩坒v治療中心,在任何地方都沒有提到我的名字。在這份報紙堙A就在兩天前,我看到:他宣稱所有的歐洲國家都禁止奧修進入他們的國家,所以那些在等待的,在盼望奧修遲早會到來歐洲的人們應該放棄希望。「我們已經在做同樣的工作了。」現在,他們所有的恐懼就是,如果我回到歐洲,那麼他們就無法繼續當迷你師父了——就像迷你裙一樣的,沒什麼大不了的。

  山托希對於我至少在5年之內無法進入美國感到高興。但他們錯了。不管我在歐洲,在美國,在澳洲,在印度都沒有區別。

  那些喜歡我的人,那些從我的井堻僊L水的人,會發現沒有其他人可以滿足他們。至少在現在,沒有其他人。過去有一個——克塈い瑪p提。不幸的是,他已經死了。

  這些人,至少他們當中的90%會回來。還有10%,那些非常頑固的自我主義者,也許會覺得回來很困難——儘管他們並不需要覺得困難,因為我從來不問你為什麼離開。那是你的事情。你為什麼來?那同樣是你的決定,你有完全的自由來加入或者不加入。

  我完全不被任何人所打擾或激怒。因為在這堙A和我在一起,你不需要給予任何東西,作為你感覺我為你所做的事情的回報。事實上,我不需要你的任何回報,因為這不是交易,不是交換,不是生意。這只是我的愛。

  我愛真理——我找到了它。

  我愛你——我也找到了你。

  現在我唯一剩下的工作就是讓你的雙眼朝向真理。一旦它發生了,我就沒有必要再呆在這堙C

  不過我不是一個嚴肅的人,我還是可以呆在這堙C所以不要擔心,我很可能會呆在這堙Csermon21

(翻譯者vila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