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10-05 奧修的花園

 

  在我去美國之前,我已經在這個花園堶惘矰F七年。人們種下的幼苗現在已經長成茂密的樹林。它們是如此美麗,你可以整天靜靜地坐在樹蔭下,聆聽樹與樹之間的輕聲細語,從而忘了其他的一切事情。樹林發出的聲音,就像是天空和大地之間的永恆對話。

  如果你曾經傾聽過這些細語,你的心會蕩漾著無限的歡愉。那細語會變成你生命的樂曲。那細語將為你打開所羅門之歌的秘密。

  那不是一個尋常的花園。那些樹和你們一樣,長年來都在聆聽我的話語。那些樹深深地愛著我,就好像你們愛我一樣深。這些樹也是我的門徒。所以要對他們保持尊敬。要好好地照顧它們,和它們在一起的時候要保持清醒的知覺,這樣你不僅僅能成為一個好的園藝師,你的意識質量也會有很大的飛升——變得更加憐憫、更加神聖。

  用全心全意地愛來澆灌這些樹,它們不能說話,但是它們非常敏感。

  最近科學家對植物的研究表明,樹能夠閱讀人類的思想,它們的敏感度遠遠地超過人類的敏感度。這是非常具有啟迪性的研究成果。

  科學家們發明了類似測量心電圖的儀器,他們把這個儀器安裝在一棵樹身上,後這個儀器就開始將樹的感覺轉換成圖像。當他們拿來一把斧子偽裝要砍樹的時候,儀器測量到的曲線發生了急劇的變化,就像瘋了一樣劇烈的顫抖,原有的安詳、平靜的韻律消失了。伐木者什麼都沒做,只是心中含有「砍樹」這個念頭,樹便察覺了。於是樹的敏感度得到了科學的驗證。

  更加奇異的是,如果伐木者僅從樹邊走過,而心中沒有要砍樹的念頭,儀器測量到的圖像就保持相對的平靜。這取決於那個人的心念——他的念頭能轉化成某種特定的波,而樹能夠感覺到這種波,因為他們比人類更加敏感。

  三天前,在莊子堂的旁邊還沒有花。有一天暴雨來臨,而到了第二天早晨忽然間那兒就長出了美麗的向日葵——只是一夜之間!我注意過那個地方,前一天晚上還沒有花,但是到了早上,花兒忽然生出來了。

  一個像我這樣的人對花香有過敏症……

  我的園丁,穆塔,不得不將花兒全部種在我的緊閉的窗外,這樣我就能隨時欣賞玫瑰花,又不被它們的香味所影響。可憐的穆塔,這加重了她的工作的辛勞,因為要在我的房間四周種玫瑰花是非常吃力地工作,有太多又高又大的樹,它們投下的陰影妨礙了玫瑰的生長,而玫瑰是一種喜光的花,沒有足夠的陽光照射,它們無法開得漂亮可愛。所以穆塔總是在不停地搬移花盆……

  她想盡辦法讓我無論在房子哪一角,舉目便能看到玫瑰花。她通過巧妙地擺弄陽光欺騙了玫瑰;她不停地打圈移動花盆;無論什麼時候,當她發現有朵玫瑰完全開放時,就會把它搬到離我窗口最近的地方。如果她發現哪朵玫瑰在陰影中不高興了,就把它移到陽光中。因此她要做雙倍的打圈運動,就好像扶輪社俱樂部……但她做得很棒,非常用心。她知道我喜歡玫瑰,但是又受不了那香味。我對花香非常敏感,花香很容易打擾到我……

  最近幾天我一直都看見一隻小鳥。到了美國之後,就再也看不見它了。這只小鳥非常美:它是純白色的,只有頭是黑的,還有一條長長的尾巴——這只鳥非常小,而它的尾巴幾乎有身體的六倍那麼長。因為尾巴很長,它不像別的鳥那樣飛。它在空中飛翔的時候,就像一條魚劃過水面。我問了人們……因為我從沒看見過如此奇特而美麗的鳥。還有……每天早餐和晚餐的時候,它都一定會來。欣友告訴我,這種鳥兒非常珍奇,它的名字叫做「天堂鳥」。

  我說,「它就像是從天堂飛來的鳥——不像是地球上的。它的美是如此獨特……有一個小小的黑色的腦袋、全身像雪一樣潔白,還有那麼優雅的長尾巴——這使它幾乎不能飛,只是從一棵樹上跳到另一棵樹上。它飛起來就像一條魚在水中滑翔。」我對欣友說,「仔細看!它不可能只是一隻,應該有一個女朋友或是男朋友——也許它是來自天堂的鳥中天使,但它不可能是住在地球的鳥中聖人!」

  欣友說她看到過他的女朋友。它的女朋友尾巴稍微小一些——這就是唯一的差別。但是目前為止我還沒有看過它的女朋友。我的經驗是,如果女朋友先來到我這堙A那麼男朋友一定也會隨之而來。但是如果是男方先到,整件事情就沒有必要了——女方也許會把我當作敵人。因為妒嫉的緣故。所以這個可憐的傢伙獨自一人前來,每天我都在觀察;女方一定就在附近,但她故意避開我,躲著不出來。

  (……)存在會好好照顧在它之中的海洋、山川和星星……

  (翻譯:ashara)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