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10-07 奧修演講期間的靜默

 

  奧修演講期間的靜默日益增長。他把注意力放在這些靜默上面,把它們看成是他的教導和靜心的本質

  這一分鐘保持觀照。在這種寧靜中,你們正在品嚐某種超越時間的東西。

  這一點非常奇怪,所有的神秘家,不管是幾千年前出生的,還是今天還健在的,他們基本上都一致認同這些靈性成長和認識的根本點。

  比如說:這一分鐘的寧靜,它沒有帶給你們解釋——但它帶給你們一種體驗。

  唱歌,跳舞,讓你們自己完全沉浸其中,不要保留。你們已經進入了上帝的神殿,你們是那面鏡子,你們也是鏡中的那張臉;你們是探尋者,你們也是探尋的目標;你們是奉獻者,你們也是在它腳下將你們自己獻上的神。spirit23

 

  我認識到聽你講的時候,比做任何其他靜心都容易變得寧靜。當你停止講話,似乎一切都停頓了,我有了一個對靜心可能的瞥見!對我來說,這些是最寶貴的片刻。為什麼與你同在,更容易變得寧靜呢?

  你提的這個問題不僅對你來說是有意義的,而且對於世界各地更多的沒那麼幸運的與我同在,只會讀到我的書,聽到或者在錄像上看到我的人來說,它也是有意義的。

  幾乎每個人都會產生這個問題,我談話的方式有點奇怪。在這個世界上,沒有演說家像我這樣講話——從技術上說,它是錯誤的,它幾乎要用上兩倍的時間!……

  我的目的是獨一無二的——我使用語言只是為了製造寧靜的空隙。語言並不重要,所以我可以說任何自相矛盾的事情,任何荒謬的事情,任何毫無關聯的事情,因為我的目的只是要製造出停頓。語言是次要的,在那些語言之間的寧靜才是首要的。這只是一種設計,只是為了帶給你們對靜心的一瞥。一旦你們知道了寧靜對你們來說是可能的,你們就已經朝著你們自身本性的方向走出了很遠。

  在這個世界上,大多數人都認為讓頭腦保持安靜是不可能的。因為他們認為這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們就不去嘗試。如何把靜心的味道帶給你們,這才是我講話的根本原因,所以我可以永無休止地講下去——我講的是什麼並沒有關係。最重要的就是我帶給你們一些可以寧靜的機會,而在一開始,你們會發現靠自己是困難的。

  我無法強迫你們變得寧靜,不過我可以創造一個設計,讓你們不得不自發地變得寧靜。我正在講話,在一句話當中,你們正在期待著下面的半句話,接下來卻沒有了,只有一個寧靜的停頓。你們的頭腦正準備聽,正等著下面的話,它不想錯過——它就自然而然地變得寧靜了。可憐的頭腦還能怎麼樣呢?如果它也知道我在哪些點上會沉默,如果告訴你們在哪個哪個點上我會沉默,那你們就可以思考——你們就不會變得寧靜。然後你們就知道:「在這個點上,他會沉默,現在我可以稍稍自言自語一下。」不過,因為它是完全突然到來的……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在某個點上我就要停下來。

  在這個世界上,任何演說家做這樣的事情都會受到指責,因為一個演說家不斷地停下來說明他沒有充分準備,他沒有做好準備工作。這意味著他的記性不好,有時候他找不到要用什麼詞。不過,因為這不是演說,所以我不關心那些會指責我的人——我關心的是你們。

  而且不只是在這堙A甚至在遠方……在這個世界上的任何地方,人們會聽我的錄音帶或者看我的錄像帶,他們也會得到同樣的寧靜。我的成功並不在於說服你們,而是給你們一種真正的味道,讓你們可以有信心說靜心並不是一個虛構,無念的滋味並不只是一種哲學上的觀念,它是一種真實。而且你們能夠體驗它,這不需要任何特殊的資格。

  你也許是個罪人,你也許是個聖人——這都沒有關係。如果罪人可以變得寧靜,他就可以達成和聖人一樣的意識狀態。

  存在並不像宗教一直教導你們的那麼吝嗇。存在並不像KGB和FBI——監視每一個人都在做什麼,監視你是和自己的妻子還是和別人的老婆去看電影。存在完全不感興趣。是你的妻子還是別人的妻子,這只是一個人為的問題。在存在堶情A沒有像婚姻這樣的東西。不管你是偷錢,你是從別人的還是自己的保險櫃堶戛鹵,存在都不會有分別,也不可能有分別。你是從保險櫃堮鹵——這是一個事實——至於這個保險櫃屬於誰,存在完全不關心這一點……

  我在這塈V力對你們講話,只是要給你們一個機會,讓你們看到你們可以變得無念,就像任何佛陀一樣——那並不是給少數人的特殊品質,那不是一種天賦。不可能每個人都是畫家,不可能每個人都是詩人——這些都是天賦。不可能每個人都是天才——這些是與生俱來的品質。不過每個人都可以成道——那就是共產主義唯一正確的事情。不過很奇怪,那也是共產主義唯一否定的事情。

  成道是唯一的東西、唯一的體驗,在這個點上,每個人都是平等的——都有平等的能力。它不取決於你的行為,不取決於你的禱告,不取決於你是否信仰上帝。它只取決於一件事情,那就是品嚐一下,突然之間你就確信你可以做到。我的談話只是為了帶給你們信心。所以我可以講故事,我可以講笑話——完全是毫無聯繫的!……

  我自己的瞭解和體驗就是,罪惡和美德的觀念,報償和懲罰的觀念,天堂和地獄的觀念都只是在剝削你們,讓你們被控制。它是一種心理上的束縛,因為我看不出有任何意義……

  我自己的體驗是,如果你可以變得寧靜,如果你可以超越頭腦,你的意識可以成長,那麼你的所作所為是沒有關係的。你的行為完全是無關緊要的,只有你的意識……

  所以我徹底地改變了這一點。宗教強調的是行為,我強調的是意識,而意識只能在寧靜中成長。寧靜就是適宜意識成長的土壤。當你鬧哄哄的,你就無法非常警覺和有意識。當你是有意識的和警覺的,你就不可能是鬧哄哄的——它們無法並存。

  所以我的演講,我的談話不應該歸類在任何類型的演講堶情F它是一種為了靜心的設計,是要帶給你們已經被宗教奪走的信心。他們沒有帶給你們信心,反而帶給你們罪惡感,把你們往下拉,讓你們保持痛苦。一旦你們對你們可以實現偉大的事情有信心,你們就不會感到自卑,你們就不會再有罪惡感——你們會感到喜樂。你們會覺得存在已經準備讓你成為意識的顛峰之一。但是你們一直沒有隨順它,你們一直在追隨破壞你們高貴與尊嚴的牧師。

  你說:「我意識到聽你講話的時候,比做任何其他靜心都容易變得寧靜。」因為其他的靜心你是一個人做的。它需要一點時間來獲得信心——所以30年以來,我幾乎一直早上和晚上都在講話。也許在這30年當中,我停止過兩三次,那是因為我不舒服,不然的話,我就會一直講下去。

  每一個早上和晚上,我都希望帶給你們已經失去的對靜心的自信。當你靜心的時候,當然是你在靜心,你的帶腦帶著舊有的習慣。有許多沒有得到信心的人已經退回去了。他們嘗試了幾天靜心,那成了一個失敗和悲傷,因為靜心沒有發生。他們就開始想:「也許是我前世的業障」——這是宗教強加在你們頭腦堛滿X—「或許是我對上帝的信仰還不夠全然,我有些地方不對。」

  我希望你們一定要明確這一點,沒有任何人有什麼地方不對。所有的錯誤都是灌輸到你們堶悼h的。

  對於創造一個更好的人類而言,宗教一直沒有什麼幫助。他們已經破壞了人類堶惜@切美好的東西,他們已經阻止了它的成長,它們已經砍掉了它的根。在意識的世界堶情A人類依然是一個侏儒。

  我改變了整個焦點。我不說你們一定要做這個,你們一定不要做那個,這是罪惡,這是美德。我說只要保持警覺,有意識,成為寧靜的和喜樂的,其他的一切都會隨之而來。單獨一個人,你會需要一點時間。當你的信心變得越來越堅定,那麼你一個人也可以成為寧靜的。

  和我同在,成為寧靜是比較簡單的,因為有另一個原因——我就是寧靜的;即使當我講話的時候,我也是寧靜的。我最內在的本性完全沒有涉入。對我來說,我對你們講話並不是一種打擾,負擔或者緊張。我還是一樣的放鬆。對我而言,講話或者不講話並沒有任何區別。

  自然,這種狀態是有傳染性的。看著我,在這婸P我同在,洞察我的雙眼……甚至是看著我的手,你就能感覺到它們是一個寧靜的人的姿勢。慢慢地,慢慢地,你們就被影響了,被傳染了。還有,在一個寧靜的人身邊,某種能量場會被創造出來……

  一個寧靜的人身上帶著某種能量場,如果你是敞開的,他的振動就開始觸動你的心。

  你們注意過嗎?一對夫婦,如果他們真心相愛,沒有佔有,沒有嫉妒——如果他們幫助彼此保持個體性,他們對彼此都有深深的敬意——如果他們生活一段較長的時間,四五十年都在一起,你們會驚訝地知道……許多世紀以來,這都是一個廣為人知的事實,他們幾乎看起來就一模一樣。他們的聲音,他們的眼睛,他們的面容,他們的姿式……他們彼此之間變得非常和諧。

  當然,在師父與門徒之間,這種現象要偉大一百萬倍,因為其中完全沒有衝突。特別是和一個像我這樣的人在一起——我不用任何方式強迫你們成為門徒,我也不會阻止任何人離開我。當你在這堛漁伬唌A我歡迎你。如果你要走,我的歡迎還是一樣。我的愛不會改變。你可以離去,你甚至可以背叛我,但是我的愛還是不變。你我之間並沒有矛盾,你在這堿O出於你的自由,你隨時都可以離開。我在這堿O出於我的自由,你並沒有綁住我。

  在這種自由的狀態下,師父和門徒可以親密無間,然後能量就自然地從高處往低處流動。就像水從山頂落到山谷一樣……

  你說:「當你停止講話,似乎一切都停頓了,我有了一次對靜心可能的瞥見!」還有一件事情你沒有注意到。你所注意到的是正確的,你得到了靜心可以帶來的一瞥。你還沒有注意到你可以擁有這些寧靜的片刻,你沒有看到靜心並不是不可能的,它並不是給某種特殊的人,它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可能的。你指出了一件完全正確的事情,不過你沒有看出你也可以變得寧靜,這一點是很重要的,要記住。

  我不可能一整天都講話,讓你們保持在靜心的狀態,所以我希望你們擔起責任來。接受你們是可以寧靜的,這在你們單獨靜心的時候會有幫助。知道你們的能力……而只有一個人體驗過,他才知道他有能力。沒有別的辦法。

  你說:「對我來說,這些是最寶貴的片刻。為什麼與你同在,更容易變得寧靜呢?」與我同在,你就忘記了自己的自我,你就忘記了自己。這個重點不應該在我身上,而應該在你身上,應該強調這個事實:與我同在,你愛我,你尊重我,你信任我,所以你就撤掉了你的防禦措施——自我就是你的防禦措施。

  更多地關注這一點,為什麼你變得寧靜。不要讓我完全對你們的寧靜負責,因為那會給你們帶來困難。單獨一個人,你們要怎麼辦呢?然後我就變成一種沉迷,我不希望你們沉迷於我。我不希望成為你們的大麻。

  全世界宗教堜瓵蛌漁v父和導師——我幾乎碰到過所有類型的導師——他們都希望自己的門徒沉迷於他們,依賴他們。那是他們的權力慾。我沒有任何權力慾。不管你們是否和我在一起,我都愛你們。

  我希望你們獨立,希望你們有信心可以自己達成這些寶貴的片刻。

  如果和我同在,你們可以達成它們,那麼沒有理由不和我同在,你們就無法達成它們,因為原因並不在於我。你們必須明白發生了什麼:聽我講話,你們把頭腦放到一邊。傾聽大海,傾聽雷鳴,或者傾聽暴雨,只要把你的自我放到一邊,因為沒有需要……大海不會攻擊你,大雨不會攻擊你,樹木不會攻擊你——所以不需要任何防禦。像這樣對生命敞開,像這樣對存在敞開,你就會一直得到這些片刻——很快這就會成為你的生活方式。

  如果你問我,我幾乎已經忘記了痛苦的滋味。而因為我忘記了痛苦,悲慘和焦慮的滋味,我也慢慢地忘記了喜悅,祝福和狂喜的滋味——他們已經變得自然了。就像一個健康的人不會一直覺得他是健康的,只有生病的人才對健康感興趣。一旦你變得健康……你的病好了,你會感到健康,但是當它成為你每一天,每一個片刻自然而然的體驗,你就無法將它和疾病進行任何對比了。

  除非你頭痛,你才知道你的頭——你注意過這一點嗎?你會覺察到你的頭嗎?只有當你頭痛的時候,你才覺察到你的頭。是頭痛帶給你這種觀念——沒有體驗過頭痛的人,他並不知道沒有任何頭痛的健康是什麼。

  我們所有的體驗都依靠它們的反面。如果你嚐不出苦味,你也就嚐不出甜味——它們是同在的。如果你看不到黑暗,你也就看不到光明。如果你一直處於一種狀態,你就開始忘記它。

  這就是我說的超越成道——就是你開始忘記你已經成道的那天,它已經在你生活中變得自然而然,它變得普通,不再有特別之處。就像你呼吸的方式,你心跳的方式,你的血液在身體堿y動的方式,成道也成為了你生命的一部份。於是你就忘了它。

  當你問這個問題,我才想起,是的,有一種叫成道的體驗。不過當我一個人坐著,我從來都不會想起我是成道的,那會讓人發瘋!它已經成為一種非常自然的、平常的體驗。

  首先超越頭腦。然後也要超越成道。不要陷在任何地方,直到你只是這個存在平凡的一部份,與樹木同在,與鳥兒同在,與動物同在,與江河同在。你感到一種深深的和諧——沒有高等的,也沒有低等的。

  佛陀對於超越成道有一些瞥見。他提到過這一點,有超越成道的可能性。他沒有說他已經超越了成道,但是他認識到這個事實,應該有一種狀態,那時你就忘記了關於成道的一切。你變得那麼健康,所以你就完全忘記了健康,只有那時你才回到了家。到了最後,甚至連成道都是一種障礙——它是最終的障礙。

  現在給講你一個笑話,和什麼事情都無關!我感激你們讓我隨心所欲地講話,你們沒有反對……invita14

 

  奧修有一個剪貼板,堶惇O經文,問題和笑話的副本。當他查閱這些東西的時候,就有寧靜,還有期待

  你翻動面前紙頁之間的寧靜隱藏著什麼奧秘呢?

  我想告訴你們的一切都在我的停頓堶情C我使用語言只是為了創造出停頓。所以當我只是看著那些紙頁,我是在給你們一個機會接收無法用語言說出來的資訊,它只能在完全的寧靜中被傳送,被傳遞。

  有一句古老的格言:「如果你說悄悄話,人們就會相信任何事情。」特別是如果你希望女人聽任何事情,那就說悄悄話!不過我更進了一步。如果你真的希望表達真理,什麼關於它的話都不要說,只要留下那個停頓。你什麼也不要說,讓人們去聽。那是唯一的方式,真理一直都是這樣被傳遞的——從一顆安靜的心到另一顆安靜的心。

  在完全的寧靜中,才有可能相會,融合,分享。

  給你講一個笑話……笑話的目的並不在於笑話本身。它的目的在於隨之而來的歡笑,因為在那種歡笑中,你的思想停止了。在那種歡笑中,你不再是頭腦。在笑過以後,有一個非常小的空隙,我就可以到達你存在最深的核心。invita09

 

  這種美麗的寧靜……這就是我的創造。

  幾千朵蓮花突然開始盛開。

  幾千顆心突然變成得無比和諧,變成了一首歌,一種祝福。satyam30

 

  我帶給你們這些寧靜的片刻只有一個目的。我沒有教義,我只有蛻變的設計。我對你們講話並不是特別要傳遞任何東西,而是這樣我就能帶給你們幾個寧靜的空隙。

  聽我講話,可以有兩種方式:學者的方式——他會聽到我說的話——還有求道者的方式,他會聽到我的寧靜。

  我的寧靜就是和你們的交流。

  我的語言只要為了給你們分割出幾片小小的寧靜。我使用一個詞只是為了在我說出另一個詞之前,你們可以感覺一陣寧靜吹拂過你們。沒有人用這種方式使用過語言。語言只是為了創造出寧靜的可能性。單獨一個人,你們喋喋不休的頭腦不會讓你們變得寧靜。但是與我同在,我在喋喋不休,你們就可以解脫出來幾個片刻,因為在那些片刻,你們等待著我要說的話。自然,等待就帶給你們一種寧靜的體驗。mani18

 

  一個笑話,讓這個寧靜變得更深……首先體驗這個寧靜,在笑過以後,你們就可以體驗到它的深度……笑如何可以讓寧靜更深,笑如何可以讓愛更深,笑如何可以讓靜心更深。不過首先,感覺它……pilgr09

 

  這個寧靜是美妙的,不過每一次歡笑都讓寧靜更加深邃。你們注意到這一點了沒有?每次歡笑過後,都有一個更深的寧靜的層面自己顯露給你們。這就像在一條路上,開過一輛亮著前燈的汽車。來來是黑暗的,突然有了光。不過汽車開走了,黑暗就變得更深。

  某種類似的事情發生了,所以我開始稱我的笑話為「祈禱時間」。mani16

 

  每當你們看到某種熱鬧的事情發生,要加更警覺,觀照和注意——特別是在我的地方。你們以為我是到哪裡去找的這些笑話呢?只不過是我的人一直相互觀察,然後創造出笑話來告訴我。我從不出門。不過人們正在學習觀照,所以他們碰到了許多自己和別人身上非常好笑的事情……他們一直在為我準備笑話。

  我從來都不缺笑話,因為在我的地方,一天24小時都沒有其他的事情可做。它是一個持續的狂歡。chit02

 

  我又讓你們嚴肅了!我偶爾會忘記。所以沒有任何理由,好好地大笑一場,因為除非我看到你們都在慶祝和大笑,我不會願意離開佛堂……pilgr06

 

  昨天晚上你們太棒了。幾乎有半個小時,我一直聽到你們的笑聲。我非常喜愛這一點,我的人已經開始學會如何祈禱了。就歡笑而言,不要吝嗇,因為這是我唯一討厭的吝嗇。satyam19

(翻譯者vila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