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10-26 奧修談論音樂

 

  自從搬去了佛陀廳,音樂家的演奏空間更大了。世界各地的民族樂器和電子樂器齊聚一堂。奧修指導音樂家們在講道的前後應當如何演奏音樂。

  我聽到了你美妙的音樂,但我看不見你的樂器。親愛的師父,你的樂器是什麼?

  密勒日巴,音樂既不來自我,也不來自樂器。音樂屬於存在,而樂器屬於你。你就是樂器,整個龐大的宇宙就是音樂。

  我最多只能算是一條使音樂流向樂器的管道。這就是你看不見我的樂器的原因——因為你看不見你自己。你是誰?我在誰身上演奏音樂?你聽到我的聲音,也聽到了我的寂靜。自然而然地,你感覺有音樂環繞著我。那音樂是你的自然反應,是你的愛和信任的回音。

  從某種程度上說我並不在這堙C我離開這屋子(指自己的肉身)融入存在,已經很長時間了。但是由於存在的憐憫,這間屋子還能運作——也因為你們的愛、感恩與祈禱,幫助我的「精神—身體」系統運作。我並沒有達成什麼計劃的慾望。所有的計劃都已經達成了——當該完成的都被完成,一種存在的音樂就會升起。我沒有什麼野心……

  我們飲吮當下、珍惜此時此刻。那就是我們所信奉的。無論我們在哪裡,都一定能通過這種存在方式認出彼此。

  面孔會變換,星球會變化,但那並不重要。我們有辦法認出誰是自己人——透過他們的眼睛,透過他們的神情,通過他們的存在性質。

  密勒日巴,你是我的樂器。你的吉它是我的吉他。你那在樂器上跳動的手指是我的手指。你承認嗎?

  密勒日巴,你聽到了我的音樂;那音樂來自遠方。我不能強歸其為我所有,也沒有任何版權。你想看我的樂器——只要看看你的樂器,看看你的雙手。在深深的愛中,同步性會發生。你會開始做我想要你做的事。我不懂音樂;我甚至不能分辨吉他、小風琴和薩克斯管的旋律。

  我從來不唱歌,甚至在浴室堣]不唱。我和全國各地的許多朋友一起居住過。許多人都曾經問我:「至少在洗澡的時候,你總會哼哼歌吧!你真的從來沒唱過歌嗎?」

  我不會唱歌……我本身就是歌。我不知道怎麼唱——你們會在我堶掠菕C但首先你必須允許自己完全對我開放。

  你跳舞,然後那成為我的舞。

  你唱歌,然後那成為我的歌。

  你演奏樂器,你的手指與我一起振動。而我與存在一起振動。因此,那沒什麼不妥的——你就是我的歌,我的音樂。我只是一條小小的管道;存在通過我浮現在你的眼堙C它具有超然的能量來轉化你。

  存在通過我來和你們說過話。因此我敢說,英文「創造(originality)」一詞與它的字面意義相關。一般人們認為,「創造」的意思是「除了我之外,再無人能夠。」那是不對的。「創造(originality)」的意思是「來自於本源(origin)」——愛的本源(origin)、生活的本源(origin)、還有存在的本源(origin)。

 

  你以愛洗禮我,而我卻充滿了慚愧,有時我不敢看你。在內心深處,我覺得自己沒什麼東西能獻給你。我很貧窮……我很難過,師父,請幫幫我。

  密勒日巴,你的問題令我驚訝。你給了我那麼多愛,你把自己獻給了我——你的音樂、你的詩、你的舞蹈。還有什麼比這更珍貴的?你信任我——一個陌生人。究竟還有什麼使你感到慚愧的?你應該快樂起來,因為你把自己的一切都毫無保留地送給了我。你已經把心給了我。

  但是,或許你自己認為你的歌、你的音樂和舞蹈、你的愛和信任沒有多少價值。它們當然具有非常珍貴的價值——雖然不能用金錢來衡量。

  你並不貧窮,沒有錢、沒有權力並不使一個人貧窮。當不成總統或首相也不使人貧窮。決定一個人是貧窮還是富有是看他有沒有一個完整的靈魂。你的靈魂充滿了歌聲與舞蹈,充滿了笑聲——你不應該感到慚愧。你已經給了我最富足的禮物。也許你沒有從這個角度來想過。

  世界上有些人富可敵國,但他們的內在非常可憐——對此,擁有再多的錢也幫不上忙。因為錢是外在的,而他們的貧窮在內部——外在任何東西都不能改變他們內在的貧窮。內在的貧窮只能通過愛、憐憫、平靜、祈禱、靜心達到改善——那些是使人富有的真正途徑。也許他只是街頭的一個乞丐,那也沒關係,有時甚至連皇帝都會羡慕乞丐。

  你確實有些誤會……你的想法需要調整過來。

 

  二月份的時候,舉世聞名的印度傳統音樂家、舞蹈家、詩人,滿懷著對奧修的愛,也為了營造靜心的氣氛,舉辦了一系列非凡的音樂會。出席的音樂家包括梵樂家Hari Prasad Chaurasia,橫笛大師Ustad Zakir Hussein,鼓樂家Pandit Shivkumar。

  音樂不屬於生物學範疇;它與你體內的化學物質和生理物質毫不相關。音樂也不是思維的產物。音樂是一種……將頭腦和靜心分隔開的空間。是世界上最神秘的現象之一。對於智力來說,音樂是不可想像的,因為它超越思維。但音樂還不是靜心。

  音樂能轉化為靜心——但也有這種可能性——它也會降低為腦力活動;這麼一來,你就成了一個技師,而不是一個音樂家。你也許能非常僂籅犖t奏樂器,不出一絲一毫地差錯——但這只是一個技師所做的事。你掌握了完美的演奏技巧,但你的心、你的靈魂卻保持冷漠、無動於衷;音樂對你來說只是一種知識罷了。

  音樂家則飛得更高、走的更遠,先是超越了頭腦——然後是一點一點向寂靜與平和靠近。只有當他明白了什麼是「無聲之聲」,才能創造出寂靜的音符,才能達成音樂的奇跡。這樣他才能算是一個音樂家。然後音樂就會自己開始流動——那就是靜心降臨到你身上……在古老的東方,人們確信一個關於音樂的說法——音樂來自於靜心。那些深入靜心的人找到了如此難以描述的平和、喜悅和寧靜——他們需要把這種滋味與你分享,他們想要告訴你,你的存在實體和宇宙一樣光輝宏大,遠遠超過你的想像——但要怎樣說給你聽呢,語言的表達能力非常空乏——就像乞丐一樣空乏。

  古代的靜心者想要找到一條途徑,與人們分享他們的和平、寧靜與喜悅;他們發現了音樂。因此,音樂是靜心的產物。

  兩條路都可以走而且走得通:從靜心走向音樂——這時音樂是一種內在經驗的創造性表達;從音樂走向靜心——當音樂擴張成無限的海洋,當一切聲音溶入靜默之中——聲音能夠創造非常深寂的靜默——這時,你就來到了靜心的國界上……

  音樂和性不是同一個種類。在西方,音樂已經墮落到一個非常低的境界——和作愛差不多。在那堙A只有能激發起人類性慾的音樂才被人們追捧。但是,性只是生命能量當中最低的一點;如果音樂被用來催情,那麼它也降到了那個級別。

  超意識是你生命能量的最高點。當音樂到達了超意識,就開啟了神聖之門,你將進入嶄新的、無限的天地。音樂能成為肉慾之門,也能成為神聖之門。

  人生是一座必須跨越的橋樑。人是一座連接神性與動物性之間的橋。不要在橋上住下來——橋不是居住的好場所。你必須完成從此岸到彼岸的跨越。

  音樂就是你的創造力。

  但是我們已經失去了與靈性音樂的聯繫。人們對內在的世界越來越淡漠,越來越不關心。音樂也變得越來越低等。現在的音樂是有史以來最低等的音樂。它也能使你感動,你最低的能量中心——性中心覺得非常感動。現在的音樂充滿了性慾,而傳統音樂是靈性的,我希望你們創造出通往靜心道路的音樂——或者,當你嚐到了靜心的滋味,以音樂的方式傳達出來。

  與古典音樂相比,爵士音樂更加低等,因為它不能在你心中創造一種靈性,而僅僅激發你的性慾。偉大的古典音樂則能帶你超越思想,讓你嚐到靜心的滋味。

  但是要記住,特定的條件下使用特定的方法,一種途徑不能代表所有的路。

  這個問題是兩個爵士音樂家問的:「我們喜歡爵士音樂會是開悟的阻礙嗎?」這完全取決於你。你的爵士音樂能超越低等中心的引力嗎?你可以改變它,讓它和高等中心聯接起來——那就不會是開悟的阻礙。

  實際上,對於我的人們來說,他們將會在爵士音樂中邁進開悟的大門!這還沒有人嘗試過;這是一個了不起的挑戰。咱們一定要試試!

  (翻譯:ashara)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