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10-47 科爾曼.巴克斯和蘇菲

 

  1988年9月,美國著名的翻譯家,翻譯了大量蘇菲詩歌作品的科爾曼.巴克斯先生,來到了靜心營。在回答他提問的過程中,奧修建議他從蘇菲轉向禪宗。因為前者關於神的概念實在是太陳舊了。

  科爾曼.巴克斯教授問了一個這樣的問題:

  您的教導、您的智慧、您大膽的試驗、還有您創造的生活,都讓我感到受益匪淺。真是太感謝了!

  魯米說過:「我想要燃燒、燃燒……」那個燃燒是指什麼?詹姆斯說:「我就是火」,他們口中的「燃燒」和「火」與開悟有什麼關係嗎?

  科爾曼,你問了一個非常危險的問題!——因為「燃燒」和開悟沒有任何關係。在開悟的旅程中,沒有與「燃燒」有關的事。

  但是,因為你深愛著魯米……我也愛他,但是你要知道,整個蘇菲的教義是建立在一個假想的神之上。他們還沒有從「神的遐想」中走出來。特別是,蘇菲們認為神是女人,而「愛」就是他們走向神的方式——人們要傾盡所有去愛神。

  現在,你就是在愛一個實際並不存在的、幻想中的神,而且是全心全意——你會感受到所謂的「燃燒」,這是一種強化的方式——把全部的愛傾注在一個小小的範圍之內。

  因此,儘管我喜歡蘇菲……科爾曼,我並不想傷到你,但我必須告訴你——有一天你將會從蘇菲轉向禪宗。蘇菲們生活在想像中,他們並不知道什麼是「無念」,無論他們的人格在愛中變得多美好,他們始終只是「接近」開悟,而並不是開悟。記住,「接近」開悟並不是開悟!

  非常好,科爾曼,繼續享受詩歌,但是不要去想「這些詩歌是開悟的人所吟詠的」。他們甚至還沒有聽過「開悟」這個詞呢。在波斯並不存在這樣一個詞。在烏爾都語、阿拉伯語中,並沒有一個能夠表述「開悟」的詞。他們只有「領會神」,領會那個愛人——但那個愛人卻是與你分離的……

  我要對你說,我們都一樣——從出生到死亡,我們天生就對神有種虔敬之情。但是有一件事,每個人都應該好好考慮:如何度過這個漫長的人生?是閉上眼睛呼呼大睡地度過,還是睜開雙眼警覺地度過?

  靜心是使你睜開雙眼的唯一方式。而且一旦你醒過來,所有的一切,觸目所及,都是神性的海洋。這生命、這覺知——充溢著至高無上的神聖。神遍及一切——在玫瑰的芬芳中、在荷花的清香中、在小鳥歡唱中、在大樹的靜默中……有生命的地方就有神。我們就生活在神性的海洋中。所以不要在四處尋找,只是在堶惇搳K…這就是捷徑。

  蘇菲是很美的。但是蘇菲並不是究竟的。不要停留在蘇菲上。以蘇菲開始是很好的——但結束的時候要通過禪宗的方式……

  你問,「燃燒」和「火」與開悟有什麼關係?一點關係也沒有。此時此刻的當下,只要靜靜地走進自己的存在,你就是開悟的。找到您內在的中心,就找到了整個宇宙的中心。在週邊我們是分離的、破碎的。但是在內在的中心,我們是一個整體。我將這種經驗叫做「佛的體驗」。

  除非你成為佛——要瞭解,由於語言所能夠表達的東西實在有限,我才使用了「除非你成為……」這樣的說法。事實上你早就已經是佛了。但是我不得不這樣說,只當你能夠真正認識到這一點,直到你能夠重拾你最寶貴的記憶……

(翻譯:ashara)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