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10-49 奧修生病

 

  1988年10月,奧修手臂的病痛加劇了。他不能再舞蹈了。但是他要大家繼續保持舞蹈和慶祝(舞蹈靜心和慶祝靜心,都是奧修社區的靜心活動)。而他將改持合十禮指揮大家舞蹈。

  首先,我必須向你們道歉,我不能再和你們一起舞蹈了。這是雷根總統的功勞。他不明不白地對我下毒,在12天內把我投進六個監獄。我曾經以為只是純粹的逼供而已。但是,從那之後中毒的症狀逐漸顯露出來,英國的醫學專家對此進行了各式各樣的分析、驗證和診斷。

  他們發現了一種特別的毒藥。只有這種毒能藏匿在人體內,除了表現出某些特定的症狀,在血液或者其他組織中都查不到中毒的痕跡。而且這種毒只要累積到一定的份量,就能夠迅速地殺死一個人。

  這就是為什麼我前前後後在總共在六個監獄駐足的原因。他們對我一點一點地下毒,好讓這種毒素在我體內積累,我不能立刻就死他們那堙X—而是要在幾年之內漸漸衰竭而死……

  我幾乎戰勝了那些毒藥——但是在我的雙手、骨頭、尤其是關節中還存留著毒素。和你們一起跳舞的時候,我一點也不為這些殘存的毒素煩惱。我要一直跳下去。但是今天,疼痛阻止了我。

  疼痛對我來說不是問題……問題是:如果我繼續跳舞的話,我就不能夠繼續演講。所以,還是稍微讓疼痛停歇一會吧。我希望很快就能重新加入到你們中間來。

  要是雷根當初在監獄堛蔣筆漰痡死該多好,這樣一來就能為基督教和美國民主政治爭光了!但他如此對待我——把我在十字架上釘上好幾年……大部份時候,我只能躺在黑暗中,為每天晚上的兩小時的演講積聚力量。

  對我來說,死亡早一點或者晚一點來臨都沒有關係。我已經到達了目的地,我的舞蹈已經結束了。我只是為了你們而逗留在這個世界上——為了你們能夠早日和我一齊共飲成道的甘霖。

  所以我決定不要讓手臂承受太大的運動強度;當我的雙臂保持特定姿勢不動時,你們要明白它的意思。我希望你們在我每天來這之前像往常一樣舞蹈、在我每天離開之後繼續歡笑、慶祝!我希望你們的愛能夠幫助我戰勝體內的毒素,然後我就能重新加入你們的歡歌笑語之中。

  我不會去埋怨任何人;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我中毒的那天——那個奧克拉荷馬州監獄的夜晚——就在那個晚上,雷根的政治生涯宣告結束了——他的命運開始走下坡路。而如今,他的盟友——投毒陰謀的重要執行者,美國司法部長艾德溫.密斯,因為罪行累累引起公訴,不得不引咎辭職。

  在我被美國驅逐出境之後,他的代言人在一場記者招待會中承認,沒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我有罪。「我們的主要目的就是消滅這個社區。如果不把奧修趕出國境,這個社區就不可能被掃除乾淨。」

  他們也對印度政府施壓,禁止桑雅生走向世界各地。這樣我就變成孤立的,就像被關在自家的監獄堣@樣。

  但是我的人們機智、聰明,敢於向強權挑戰。因為你們的愛,才有我今天的生命。現在讓我們看看,愛會勝利,還是毒藥會勝利?

  現在,毒素已經明顯地在我的身體中消散。只有在手臂上還留有一些。它們也即將消失。你無法摧毀一個無罪之人。道不會允許這樣的事發生。不過,對這雙疼痛的手,我不得不小心應付一些。

  為什麼他們無法逼迫我保持沉默?真理永遠不會沉默,愛與歡笑永遠不會沉默。但是幾個世紀以來,人們總是在做蠢事:他們毒殺了蘇格拉底。可是蘇格拉底的聲音始終在真理尋求者的心中縈繞,在熱愛生活的人們耳邊迴響。他們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可是改變不了耶穌被人們追隨、被人們紀念的事實。

  我希望你能夠記住,不管我是不是在這,歡笑與慶祝都應該繼續下去。如果我不在了,就更加要把它傳遍全世界,要讓它轟轟烈烈。

  慶祝就是我的宗教。

  愛就是我的訊息。

  寂靜是我的真理。

  同年11月,奧修病了25天。12月1日,奧修又開始講道,並且持續了一星期。

  師父和弟子之間的愛是最親密的。那是人類之間最終極的關係。你必須適應沒有我的日子。當我在你身邊的時候,你歡樂;當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你同樣要快樂。我不可能永遠和你在一起。所以,趕快去適應,不要拖延,因為隨時都會……

  對我而言,這一生的工作早已結束。而我還在堅持工作,因為我愛你們。可是,你們必須學習如何在沒有我的日子堨蕭T地生活。因為我在世上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少……我的存在每天都在流失;而我不在的時間將越來越長……

  我不會再來到身體堙F這一生是最後一次。無論有沒有我,你都要保持內心的寧靜和愛。這個身體會消失,但我還有另外一個身體——像光一般的身體。在這個身體消失之前,你應好好學習去認識和瞭解這個光體——它就在我內在的中心。你的中心和我的中心並不是二個。在那個光的領域只有神聖的一——既不是二、也不是三。

  (翻譯:ashara)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