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10-67 奧修給予關於社區的建議

 

  在4月6日,奧修設立了由21個門徒組成的內圈來負責社區實際的行政工作。奧修沒有在演講堸Q論這一點,不過給予了關於社區的建議。

  你無法迴避傳統;它不在你的掌握之中。一旦你死了,人們要做什麼你就無法阻止。與其把它留到無知的人手中,還不如你給予正確的指導。

  沙加諾(Sarjano)寫了一封信,他感到擔心「也許奧勒崗社區的陰魂也會附在這個社區身上……」

  一個社區給予特定的責任和特定的自由。一個社區沒有必要摧毀個體性。事實上,那是社區的根本目的:保持個體性,使它完整。

  一個社區不是一個組織,但是當成千上萬的人在一起,必須有人做飯,必須有人看門,必須有人做微不足道的事。有人就開始想做這些事情是在摧毀他們的自由。這完全是胡說八道。

  某種特定的責任並沒有反對自由;事實上,自由只能存在於負責任的人身上。必須有人照料花園,否則就不會有花朵。

  沙加諾的困惑也許也是其他一些門徒的困擾。有一點必須要很清楚,那就是社區不是獨裁的,但它也不是民主的。它給予個人尊敬。伴隨著尊敬它也給予責任,那就是你必須覺知不要打擾其他人,而且你必須為社區作貢獻。

  如果你從社區的井堥水,你必須貢獻某些東西——不管你能做什麼。

  當你和朋友一起工作,就不應該有關於任何事情的討論,只有對話。當聰明的人在這堙A他們自己就可以看到原因。他們不想被強迫。

  不過也有一些認為放縱就是自由的人。沙加諾,那就是你的態度。

  放縱不是自由。

  我們坐在這堙X—沒有人強迫你寧靜。你寧靜是取決於你的聰明才智,這給予你的個體性無與倫比的優雅……

  你的寧靜不是民主的——你沒有被要求宣誓成為寧靜的。它不是獨裁的——並沒有告訴你說你必須要寧靜。這就是你的寧靜的美與高貴:它是從你堶惜仱_的。它不是強加於外在的;它來自於內在。當某種東西來自於內在,它就有一種美與優雅,一種無比的生機。這不是墳墓的寧靜;這是花園的寧靜。它不是死氣沉沉的;它和生命一起跳動。

  沙加諾,禪以一種優雅的方式教導革命。這個世界在革命的名義下發生了許多醜陋的事。禪希望你瞭解內在的革命的含義,你必須用自己的方式前進。禪只是指明這一點:沒有什麼要被發現,沒有隱藏著的真理——只是你的眼睛是閉上的。

  你看到這個變化嗎?世界上所有其他的神秘學校一直都教導說真理是隱藏的。如果這是唯一可以說出來的方式,那還情有可原。但事實上,真理不是隱藏的。真理無所不在,只是我們的眼睛是閉上的……

  這是一個奇跡!成千上萬的人可以生活在這埵茖S有任何衝突、沒有任何爭執,沒有任何暴力。如果自由沒有被誤解成放縱,整個世界都可以這樣和平地生活。

  自由是一種更大的責任,它給予你尊嚴和自尊。它讓你覺察到你正過著有意義的生活。沒有其他的意義要被發現……

  禪所有的努力都是要把你帶到你自己的意識,然後就不需要任何經典,不需要任何指引。你有你自己的光,你可以和諧地、強烈地、喜悅地、雀躍地生活。

  這個社區必須是一個領悟與覺知的社區,要看一個人自己頭腦的模式,並且記住它們並不是你。你只是觀照者,而觀照者是在頭腦之外的。

  我教導你成為觀照者。

  脫離痛苦模式唯一的方式——不管是舊的還是新的痛苦,就是觀照。我說這是唯一的方式,因為沒有人曾經在沒有成為一個觀照的情況下逃離頭腦。只要觀照,突然之間你就會開始笑話你自己的痛苦。我們所有的痛苦都那麼的膚淺——而最根本的是,它們都是借來的。

  我們在這堶n學習的只是某種連死亡也無法摧毀的東西——不朽,永恆。

  這只是一個回想的問題,再次記起被遺忘的語言。

  一整天都要保持記住。以一個有意識的人的方式來行動。做普通的事:砍柴,或者從井堨握禲A就好像一個佛陀在做一樣去做。

  我對你所說的並不是哲學性的陳述,它是成千上萬個佛陀的經驗。

  去發現你堶悸漸遢韐N是禪的宣言。

  我們將為靜心者建造新的金字塔形狀的場地。連住在金字塔堶悸漱H都發現它使人重新年輕。科學家無法相信這一點;他們自己發現他們在堶惜韘b外面更有活力。某些事情發生了;那就是金字塔形狀在起作用。

  這些金字塔是由埃及的神秘家按照大西洋大陸的非常古老的經典建造的,它們不是被自然的大災難所淹沒就是被人類的愚蠢所摧毀。但在埃及的亞歷山大,他們保留了失落的穆大陸(Lumria)和大西洋大陸的一切有價值的東西。亞歷山大的圖書館非常大——也許是世界上最大的圖書館。回教徒卡利夫·歐瑪(Khalif Omar)燒毀了它……

  它擁有金字塔所有的圖表,那解釋了為什麼特殊的形狀會讓人重返青春。

  金字塔可以被稱之為真正的創造,然而我們所謂的畫家和音樂家都不理解靜心。所以那只是沒事找事做,要做一些事情,因為社會不接受你靜靜地坐著……

  所以如果你的創造力來自於你的寧靜,來自於你的禪,來自於你的靜心,那它就是真實的、原創的。如果它只是來自於無事可做,因為你覺得失落,沒有什麼要做的——一段長假,所以你開始做一些事情……它不是來自於你的寧靜,它是來自於你瘋狂的頭腦……

  任何從你的寧靜堨X現的東西都有一種美,一種真實,一種實在。而從頭腦堨X現的只是一個副本。不管它在無知的人面前顯得多麼漂亮,它都不能被稱之為創造……

  如果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情,那就是只是存在的最偉大的時刻。什麼也不要做。成為寧靜的。只做必要的事情。許多亂七八糟的事情會被砍掉,你將會有更多的能量去探索內在。

  我被一次又一次地問說為什麼我只在人們死的時候才宣稱他們成道。這只不過是為了保持社區的平靜。如果我宣稱某人成道,你們會殺了他。你們無法容忍這個人已經成道了。你們會挑出他身上的一千種毛病,你們會譴責他,而且你們會很妒忌。

  我讓這成為一個規則,只有當你們無法嫉妒,無法爭吵的時候才宣稱有人成道,因為他們已經去世了。

  當我離開這個世界,我會留下一張關於已經成道的人的紙條,不過非常的機密。這張紙條會保留在尼爾瓦洛(Nirvano)那堙A每當有這張名單上的人死去,就宣佈它。

  宣稱任何人在活著的時候成道都會給被宣稱成道的人製造巨大的麻煩。現在他會對抽雪茄感到非常尷尬。而且對他的女朋友要怎麼辦?你已經成道了,還有女朋友?

  只有沙達·古魯達亞·辛格(Sardar Gurudayal Singh)是個例外。

  不過一般你會覺得很困難,喝酒,去酒吧——即使只是普通的啤酒。特別是我的德國門徒,沒有啤酒他們要怎麼辦?對德國門徒我不得不特殊對待。

  我不想讓你尷尬。你想要成道是好的。享受這條路上的一切,當你徹底地在墳墓堨薿均A我就會宣稱你成道。沒有人可以打擾你——沒有啤酒,沒有雪茄,沒有女朋友,什麼也沒有。最多你可以在那堶授膘蚋苭h。如果你想要,我可以在每個墳墓堻ㄘ韙@些口香糖,當你感到很不安的時候,就去嚼口香糖!

  在這堙A在早餐之前發生奇跡並且永遠都不會停止是很容易的,但怎樣才能讓它在日常生活堜M社會中也一樣呢?

  如果它真的發生在你身上,這個問題不會產生。如果你只是在想像它,這才會出現問題。

  在這堙A要想像你在早餐之前成道是容易的。在這埵陶o麼多的成道者,所以它非常容易。沒有人反對成道,每個人都在支持;要想像是容易的。

  那個考驗,火一般的考驗將會在外面的社會堙C如果你的成道消失了,它就從來沒有發生過。如果它發生了,沒有社會,沒有文化可以摧毀它。它是那麼強大的力量,那麼永恆的生命,甚至沒有人可以觸摸它,所以不要擔心社會。只要讓你的成道成為事實,而不是想像。

  一旦它成為事實,你就不復存在,只有成道存在——一朵無法熄滅的火焰,一把無法撲滅的火。你可以被殺死,但你的成道無法被殺死。你可以被釘死和毒死,但你的成道甚至在十字架上也會保持是一個觀照。

  當有成千上萬個成道者,社會就沒有那種勇氣。你要到哪裡去找那麼多十字架?如果成道成為一種全球性的巨大的現象,那麼成道者和大師就沒有危險了。他可以過自己的生活,而不受到社會的禁止、牽制和摧殘。

  社會可以設法殺掉蘇格拉底,因為蘇格拉底是單獨一個人。

  社會可以釘死耶穌,因為他是單獨一個人。

  我在這堣ㄠ郋犮籉鬋妨禲A任何教條。我希望你們品嚐生命源頭的味道。那麼就沒有人可以把它帶走。

(翻譯者Vila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