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10-69 最後的演講

 

  1989年4月10日,奧修發表了最後一次演講。這本來是「佛陀的覺醒」系列演講計劃中的開頭內容。後來奧修要求把這次演說的內容包含在《禪的宣言》一書中。

  在對一個問題的回答中,奧修說明了「禪」與當代一些僧院中的苦修方式是截然不同的。

  吉達意卓(Gerta Ital)是進入日本僧院修行的第一位西方婦女。她與開悟的大師一起修行和生活。她寫了兩本書,在她的書中,禪修似乎是一種艱苦而又孤獨的生活。而和你在一起卻歡樂多了、有趣多了。

  傳統的禪修非常艱苦——需要20到30年的時間連續不斷的修行,並且要一心一意,遠離世間紛擾,將所有的能量都傾注到禪修中。

  這個傳統是從釋迦牟尼佛開始的。他花了12年時間進行艱難的苦修,然後才悟道。

  而我要徹底改變傳統的禪修。因為現代人不可能花20年或30年的時間專注地從事修行。如果禪繼續維持那種難度,它將不得不從世界上消失。它已經從中國消失了,也正在從日本消失。而在印度,它消失的時間更早。禪在印度的存在時間很短,在釋迦牟尼佛逝世之後,僅維持了500年。而在西元6世紀,禪傳到了中國並維持了好幾百年,之後又傳到日本。現在無論是在中國還是日本,禪都快要油盡燈枯了。

  也許聽到這個消息,你感到會驚訝。許多僧院正在使用我的書作修行的教材。禪師們寫信和我說:「禪已經從日本和中國逐漸消失了——因為日本和中國越來越關注現代科技了。現在,也許是禪回到家鄉並且在印度重生的時候了。」

  但是印度的狀況也是一樣的。現代社會很少人關注內在的探索。只有非常稀少的一小部份人——總計大約10,000個,分佈在全世界各個國家中——和全球五十億人口相比,10,000個是那麼稀少、那麼難得。

  禪必須溶入現代人的生活中。禪必須改變,變成能使現代人感興趣的方式。它必須簡單一些,輕鬆一些,不要保持那麼艱難。古老的傳統禪宗已經不可能存在了,也沒有必要存在。它已經被探索過、研究過了,一旦有一個人從中開悟了,這條路就變的容易了。你不用一遍又一遍地從頭開始去探尋電的奧秘,一旦電的奧秘被發現,後人就可以直接從中獲益——你不必成為一個偉大的科學家,就可以輕鬆地享用電為現代文明所帶來的好處。

  第一個發現電的人刻苦研究了20年。起初,有300個學生跟著他,但是沒有一個人堅持到最後。因為20年太長了;每個人都感到精疲力盡。只有這位科學家自己依然堅持著……

  現在,你們不必耗費二、三十年的時間去研究電是怎麼一回事,同樣,你們也不必耗費二、三十年的時間去獲得禪的經驗。

  佛性的喚起是一件非常容易和輕鬆的事。現在已經有很多人醒來了,道路已經變的清晰、明亮,而不再艱難、晦澀了。你能夠以遊戲的心情跳入其中,在歡樂中經歷覺醒的滋味;包括釋迦牟尼佛在內的許多覺悟者已經探索過了,走過了——對你來說,這條道路不再像當初一樣艱險和困難了。

  對釋迦牟尼佛來說,這條道路是未知的。他曾經像盲人一樣摸索過,不知道前方會有什麼,但是依然堅持邁出腳步。釋迦牟尼佛擁有非凡的勇氣,12年來,他一直不放棄探索,嘗遍了那個時代各種可能的辦法。他走訪了所有哲學家和瑜伽師,從一個老師那堥茖鴠t外一個老師那堙A每個老師最後都跟他說:「我只能教你這些了,你已經超越了我。」最後,釋迦牟尼佛告別了所有的老師,拋棄了所有的哲學和瑜伽,獨自一人走上了艱苦而漫長的探索之旅……

  在一次偶然中,他放下了一切——在所有可能付出的努力都付出了之後,在精疲力竭,饑苦難當的狀況中——那個滿月之夜,五個跟隨他的弟子離開了他,他在菩提樹下睡著了——完全放鬆下來,既不執著於這個世界,也不執著於對另一個世界的探求。這是第一次,他徹底地自由、放鬆:沒有探索某件事的慾望,沒有成為某個人的慾望。就在那個完全無慾的瞬間,他忽然醒悟了,成佛了。

  這一切都是在自由、放鬆的狀態下發生的。

  你不必再花12年時間去尋找那個狀態,你能直接從自由、放鬆的狀態開始——那是釋迦牟尼佛的旅程中最後一段經歷,但可以作為你的旅程中的首次經歷。

  開悟是一個巨大的改變,你將成為一個全新的人。舊有的那個你會死去,一種嶄新的知覺、一種莫大的祝福,會像春天的野花一樣綻放在你的生命中……

  這花了釋迦牟尼佛12年的時間,但你不必花那麼久的時間。這只是一項藝術——放鬆並且進入你自己。在傳統的禪修中,他們重複釋迦牟尼佛當初的艱難探索——最後再徹底地放鬆。

  我一直在要你現在就放鬆!現在、當下你就能夠放鬆!在放送中你能夠找到光,找到覺知,找到警醒的意識。

  吉達意卓所經歷的事情並不是禪修所必要的。她遇見的的是傳統的禪宗師父。我所知道的禪是一種簡單的、天真的、快樂的法門,不需要艱苦修行,不需要避世生活——不需要成為隱士,不需要成為僧人,不需要進入寺院——但是要進入你自己,而這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做到。

  我們正在做有史以來最簡單的禪修。只有像我設計的這樣容易,禪修才能被現代社會的人們所接受。不然的話,現代人有做不完的事——有這麼多可以探索的道路;有這麼多吸引他們的誘惑。

  禪修必須成為一件容易且有趣的事。當你準備睡覺時,或者睡覺前,抽出五分鐘時間,放鬆並且進入你自己,然後你就能停留在自己的中心堶情A整個晚上都變的平和、寧靜、醒覺。睡眠會成為身體表像的一部份,但是在那堶情X—更深的地方,會有一道警醒的光照耀著,持續一整個晚上。

  而且一旦你瞭解到,在睡眠中人的內在仍然能夠保持醒覺,那麼次日一整天,無論做什麼事你都能夠充滿意識、充滿警醒。然後你會明白,佛的知覺乃是一種平凡的、普通的、簡單的、充滿人情味的日常體驗。

  禪宗大師知道如何生活,也知道如何死亡。他們從來不把生命或者死亡看得太嚴肅。嚴肅是一種病態的存在方式。一個成熟的人熱愛生命,也熱愛死亡。如果他的生命是舞蹈,那他的死亡就是奏樂。事實上,生命和死亡是一體的,它們之間並無差別。

  我們不斷地探尋是為了那「無法衡量的」——能夠衡量的交給科學家們經手,而無法衡量的就由神秘家們來達成。

  現在是沙達·古魯達亞·辛格(Sardar Gurudayal Singh)的時候了!

  把燈打開!我喜歡看見你們歡笑。我反對嚴肅,但是很不幸,有時我不得不談論嚴肅的話題。不過先讓你們保持嚴肅,然後歡笑就變的相對容易——因為嚴肅之後,放鬆會自然來到。

(翻譯:ashara)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