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11-01 奧修講述關於他離開身體的時候

 

  我愛喜馬拉雅山脈。我想死在那堙C那是最美麗的墓地,當然也是最美麗的家園。但就死亡來說,那是最終的選擇。那堿O老子的安息之處。佛陀在喜馬拉雅的山谷堹I槃,還有耶穌,摩西。摩西,耶穌,老子,佛陀,菩提達摩,密勒日巴,馬爾巴,帝洛巴,那洛巴,以及成千上萬的別的覺悟者選擇了喜馬拉雅山脈,沒有任何山脈能像它一樣。

  我想死在那堙C今天早上,站立著看著日出,我感到很放心,我知道如果在一個像這樣美麗的日子,我死在這堣]是很好的。我將選擇死在這樣一個日子,當我感覺自己是喜馬拉雅山脈的一 部份。死亡對我來說不是終結,不是嘎然而止。不,死亡對我來說是一場慶祝。

  我的死亡將和我的健在是一樣的,只有一個區別-----現在我有一個身體,而那時我將不再有身體。

  當一尊佛涅槃,一個已經達成的人,他在沒有思想的情況下死亡。他享受這個狂喜。非常的圓滿,太圓滿了以至於沒有必要再回來。他消失在宇宙中,沒有必要再有一個身體。

  當你死亡的時候,你釋放了你的能量,那些攜帶著你一生經歷的能量。你曾經經歷的一切,悲傷、歡樂、愛、憤怒、熱情、同情,無論你經歷過什麼,那些能量攜帶著你一生的顫動。在一位聖人死亡的時候,即使只是在他身邊也是一個巨大的禮物,即使只是被他的能量沐浴也將帶來偉大的靈感。你將被帶入一個完全不同的緯度。你將被他的能量陶醉,你會感到像喝醉了酒。

  死亡可以是一個完美的達成,但只有當完全的活過了生命這才是可能的。

  大師給你他的生命作為你被喚醒的一個機會,也給你他的死亡作為第二個,也是最後一個機會。

  這沒有必要--我不得不有一個彌留之際,你們才會開悟。我可以那樣,如果你們需要它的話。有一天我將會那樣,但是如果在我臨死的時候你們沒有眼淚,那將是更美麗的。當我從身體消失,你們知道我變得更加深入你們,深入存在。

  只是去結束這個美麗的時刻........我一直喜歡歡笑著,唱著歌跳著舞離開你們。這是一個暗示,在我最後一次離開你們的那天,我希望你們也唱歌、跳舞、慶祝。

  實際上,整個歷史上沒有人在他死的時候會受到這樣一個慶祝和我將要受到的一樣。少數人受到了僅僅來自敵人的慶祝,因為當一個人死了,他的敵人會慶祝,而他的朋友們會哀傷。

  我是唯一這樣一個人........對於我的死,我的朋友們和敵人們都會慶祝。在我死的時候,他們一起來慶祝。從來沒有過這樣一個人。

  在印度,屍體要被焚燒,但是如果你知道骨灰被稱為「花」,你一定會感到驚奇。常人的骨灰要被倒進聖河堙A但是覺悟者的「花」被保存在三摩地--美麗的大理石紀念館。只是去坐在那堨豪迨]是一種靜心。但是麻煩的是世界被那些對此一無所知的人所統治。

  我個人的體驗是,無論在什麼地方有人開悟過,那堛眯w仍然還有一些顫動。也許成千上萬年過去了,但是那些顫動至今保留在那堙苤虷b樹木上,在土地中,在山脈堙C你至今還能感覺到一些特殊的存在。那個人已經不在了,歌唱者也許去世了,但是他的唱片還在那堙A你可以再次聽到他的聲音。

  你是不是知道你將活在某種超越此生的生命形式中?

  不,任何形式都沒有。我將沒有形式的活著。

  永恆地?

  永恆地。我已經永恆地呆在這堙A我也將會永恆地呆在這堙C

  你將有超越死亡的覺知嗎?

  是的,因為死亡對於覺知是不相干的。

  你將有超越死亡的身份嗎?

  沒有身份。

  正如花朵綻放,芬芳遠揚。花朵保留在樹枝上,但是花香並不這樣。花香就像一朵雲隨著風向所有的方向移動。花朵可能死了,但是芳香可以繼續旅直到存在的盡頭。

  一個到達了真愛的人可能會死去,但他的愛可以繼續。佛陀死了,他的愛在繼續。我將會死去,我的愛會繼續。那些富有同情心的人,那些善於接受的人,能夠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感受到這些愛。

  我也許會離去,但是我激起的漣漪將會留下。你也許會離去,但是你愛過某個人,那份愛激起的漣漪將會保留下來,直到很遠。它永遠都不會消失,它有其自身的 迴蕩........它將一直迴蕩下去。你在湖堨竣U一顆小石子,波紋升起來了。石子很快落到了湖底,但是波紋在繼續。它們繼續向岸邊移動--而存在是沒有邊際的。

  我在對你說話........此刻有些東西在你我之間產生。我會離開,你也會離開,但是那些產生的東西會持續下去。

  因此這些話語將會反射,再反射下去。說的人將不在那堙A聽的人也將不在那堙A但是此刻兩者之間產生的東西已成為永恆的一 部份。永恆是沒有盡頭的,所以這些漣漪將繼續下去,直到永遠。

  所以記住,當我走了,你並不會失去任何東西。也許你會得到一些你絕對沒有察覺到的東西。現在我只能被你具體的接受,局限在特定的外形和形式下。當我要走,我能去哪裡?我還將在這堙A在風中,在海堙C如果你愛過我,信任過我,你將以一千零一種方式感覺到我。在你安靜的時候,你會突然感覺到我的存在。

  當我不再局限在身體,我的覺知是全宇宙的。現在你不得不來到我這堙C到那時,你將不用探索尋求我。無論你在什麼地方........你的渴望,你的愛........你將會在你的心,你的心跳塈鋮鴔琚C

  那些愛過我,接受過我的愛的人,我是忠實於他們的。我將會盡一切努力留在身體堙A我會竭盡全力--即使我不得不離開身體--繼續留在你們身邊。你們將不能看到我,但是我能夠看到你們。

  如果在這塈A們能通過心和我同在,那麼這將是一種完全不同的關係。那麼它將是永恆的。那麼,即使我死了,你們也死了,這種關係也不會死去。

  當我死了,這個世界就不再能夠阻攔我;沒有法律,沒有議會,沒有國家能夠對我設置障礙;我將無所不在,搔癢人們,令他們醒來。儘管這樣,我並沒有對任何人做不光彩的事,只是搔癢他們。

  那麼你想怎樣被紀念呢?

  我不想被紀念。

  但是你將被紀念--你不能對此做什麼。

  那是別人的問題。

  你想在你的墓碑上刻下什麼呢?

  不,什麼也不要。

  什麼也不要?不要名字嗎?

  是的,什麼也不要。當我離開,那就是離開了。那麼我的人無論想要做什麼,他們都可以做。

  你說過你不關心在離開身體之後會有什麼發生於你,但是對那些可憐的歷史學家來說,誰會為了這不可能的事情--弄清楚奧修是何許人也--而奮鬥呢?你能說一說你的存在和教導對於未來歷史的影響嗎?奧修,你希望怎樣被世人記得呢?

  我只希望被人們原諒和遺忘。沒有必要記得我。重要的是記住自己。人們記住了喬達摩佛、耶穌基督、孔子和克里虛那。那沒有什麼幫助。所以我希望:徹底的忘記我,也原諒我--因為忘記我將是很難的。那就是為什麼我請求你們原諒我帶給你們的麻煩。

  記住你自己。

  不要為了歷史學家和各式各樣的神經兮兮的人煩惱---他們會做他們的事。我們一點都不用關心。

  在一次接見時你說當你死後想被遺忘?

  是這樣的。那意味著我對待生命的全部方法,過去不應該成為現在的負擔。過去就像鏡子上的灰塵。它歪曲了真象,變得越來越沉重,以至於不允許你自由的活在現在。未來和過去也是一樣的。

  如果你對未來考慮的太多,當你在考慮未來的時候,現在就從你的手媟さL了,而只有現在才是真實存在的。過去必須被忘記,如果這是我對別人的建議,在將來我不想成為任何人的負擔,因為那時我已成為過去。我希望被徹底忘卻,就好像我從來沒有到過這堙C正如鳥兒在天空飛翔而不留下足跡,我想像那些足跡一樣消失。 這樣我就不會對任何人構成負擔。

  這是我的哲學中很小的一部份,是由此得出的非常邏輯的結論。

  當我離開了,請把我當作一個詩人,而不是哲學家。

  詩歌應該用不同的方式來理解--你必須愛上詩歌,而不是解釋。你必須反覆的吟唱以至於使它融入你的血液和骨髓,這樣你才能感覺到它精微的韻味。你只能坐著任憑它在你心堿y動以至於成為一種生命的力量。你消化它,然後忘記它。它越來越進入你的內在,然後改變了你。讓我作為一個詩人被記住吧。當然,我並不是用詞藻來寫詩。我用更有活力的媒介來表達我的詩歌--用你們。這也是整個存在正在做的事。

  當我走了我希望世上仍然有勇敢的人們指責我,那樣我才不會成為某些人的障礙。那些指責我的人並不是我的敵人,我也不是他們的敵人。開悟的大師們的工作只是需要理解。

  你們必須記住一個詞,那就是同情--對你們同情,對所有那些還沒有進入他們內在中心的人同情,他們至今還遠離自己,他們必須被喚回家。

  我是人類永恆的演化的一部份。對真理的追尋既不新鮮也不陳舊。對你們本身存在的追尋是與時間無關的。它不屬於時間。

  我也許要離開,但是我正在做的事情將會繼續下去。別人將會去做。我不在這堣F,別人會去做。沒有誰是奠基人,沒有誰是領導者。很多開悟的人們出現過,幫助人們,然後消失了,這是一個很廣大的現象。

  但是他們的幫助使人類有了一點提升,使人類更加好了,更具人性了。他們的出現使人類美麗了一些。

  使這個世界變得好一些本身就是一個很大的滿足,再多要求就過分了。世界是那麼廣大,一個人是很渺小的。誰能夠在這幅由進化繪製了億萬年的畫卷上留下很少的幾筆,就已經是足夠了。只是很少的幾筆........就完美了一點點,清晰了一點點。

  記住--有一天,大概是幾百年以後,因為我,普那將會宣稱自己是有靈性的地方。我與普那互不相干。對於佛陀來說也正是這樣。印度與他毫無關係。他一個人很孤獨。人們殘酷地指責他恰如他們今天正在對我所做的。他們總是那樣做。向馬哈維亞扔石頭,向我扔石頭。他們總是那樣做。不僅僅在這堙A全世界任何地方,他們都是這樣。

  我通常並不預言,不過對此我絕對的預言:在將來的幾百年,世界會變得越來越非理性,越來越奧秘。

  另外一件事:一百年之後,人們將完全理解為什麼我會被誤解--因為我是奧秘和非理性的開端。

  我是不是過去的連續。

  過去不能夠理解我;只有未來才可以。

  過去只會譴責我,它不能理解我,不能回答我,不能議論我;它只能譴責我。只有在將來,當人類越來越接受奧秘,接受偉大而又無意義........

  一百年之後他們會理解的。因為當一個人越來越覺察到生命奧秘的一面,他就越來越遠離政治,遠離印度教徒、回教徒、基督教徒的身份,他就越少有迷信的可能。與奧秘一同歌唱的人是謙卑的,他富於愛心和同情,能接受每個人的獨一無二。在每個個體都具有的自由中,他感到欣喜,因為只有有了自由,人類這個大花園才能成為一個富饒的地方。

  每個個體都應當有他自己的歌。

  但是現在,群眾,混亂的群眾在決定一切。正是他們在譴責我,因為我主張個體的權利--我獨自一人在主張個體的權利。

  如果你明天要死了,你最希望人們因為什麼記得你?你希望自己的訃文怎樣寫?

  就寫一個單純而天真卻又總被誤解的人。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