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11-04 奧修給將來會想念他的桑雅生的建議

 

  所有你們所謂的宗教的領導者都承諾--在你們死後,兩百年或兩千年,他們會再來。但是誰也沒有來。這足夠證明那些人在說謊。而你們還在繼續等待他們。你們只是在浪費時間、生命。我不能那樣做。

  我不能對你們有任何承諾。

  我信任此刻,信任現在。

  對我來說沒有明天。

  對我來說沒有未來。

  我想要你們理解:存在總是此時此地的。如果你們想真實地、熱情地活過它,那麼成為此時此地的。完全地利用這一片刻。榨乾它的全部汁液。不要等待下一個片刻,因為誰知道下一個片刻呢?你一直等了幾百年,幾千年。這只是在浪費存在提供你的大好機會。

  生命是一個學校。你必須學點東西。不要拖延到明天--明天從來不會到來。利用此刻來學習。生命希望你學習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知道你自己,成為你自己。那麼無論什麼來臨,你都將是快樂的。無論什麼發生,你都會對它著迷。不要總是想將來;將來不存在。只有現在。

  我的整個方法就是紮根於現在。因此,我沒有什麼要對你承諾。你必須學習活在現在,盡可能完整地、熱情地活在此刻。從你生命之炬的兩端同時燃燒。那個強度會使你點著、燃燒。用生命的熱情來燃燒就是去知道什麼是上帝,去知道什麼是宗教,去知道其中全部的靈性,整個奧秘。

  沒有什麼更多的了。

  一個師父對他弟子們的責任在他肉體死亡之後就終止了嗎?

  即使他活著也沒有擔負任何責任。但是,弟子的頭腦總是產生這樣的奴役。弟子希望師父是可依賴的,那樣師父就要負責,弟子就可以說:「如果我是不可挽回的,那麼是你的責任!」這是弟子的詭計,保護自己,把責任推到師父的頭上。然後你就能按你的想法生活,因為你還有什麼可做的呢?你接受耶穌當你的師父,現在責任是他的了。

  這不是向著自由的路,不是向著涅盤或莫克夏的路,不是向著解放的路。即使對你的師父你也在耍詭計。弟子希望師父保持為一種契約--即使他死了也還要照 顧你。你做了些什麼呢?在你這方面做了些什麼呢?你什麼也沒有做。事實上,你一直在盡可能的打岔,阻礙。你抓住監獄不放,責任卻是師父的。

  不要愚弄自己。

  這個問題來自謙達那。她曾經是一個尼姑,那個想法一直困擾她。基督徒都那樣。成百萬的基督徒的頭腦中認為他們可以隨心所欲,最後耶穌會拯救他們。在審判的日子,他會站在那堙A他會對所有基督徒說:「這些是我的孩子。來站在我身後。」所有的基督徒都會站在耶穌身後,都將進入飛揚著旗幟的天堂。其他的人都要下地獄........顯然。那些不跟隨耶穌的........他們將下地獄。

  那是每個人的想法。伊斯蘭教徒也這樣想:只有伊斯蘭教徒將被拯救--先知會來拯救他們。這些是愚蠢的想法。如果你們繼續按你們現在的方式活下去,沒有誰能拯救你們--沒有耶穌、沒有穆罕默德。

  你們必須改變生活的質量,改變你們的眼光,那樣你們才能得救。你們可以向耶穌、穆罕默德、克里虛那、佛陀學習改變眼光的藝術;你們可以從任何來源學習怎樣改變你們的眼光。但是,你們必須學習和實踐這項藝術。沒有別人將會轉變你--沒有誰能那樣做。沒有誰能做到,這是美麗的。如果某人可能轉變你,那麼你就成了一件東西,而不是一個人。那麼你就不再有靈魂。

  這是不同點:一件東西能夠被做成。你能夠從木頭做出傢俱,你能夠從石頭做出雕像,但是你不能從人做出靈魂,你不能從人產生開悟。

  如果某人能從外面使你開悟,那將是很有侮辱意味的。那將是貶低人的尊嚴。由別人創造的自由將會是什麼樣的自由?如果那個人改變主意,那麼它可以再把你變會奴隸。那不是自由。

  只有你親自達成的自由才是真的。

  因此要理解的第一件事就是:向耶穌學習,向我學習,向吸引你的任何其他來源學習。但要記住,是你對自己的生命負責,而不是別的任何人。不要繼續愚弄和欺騙你自己。不要繼續相信這種美麗的夢想和安慰。

  只要安靜地、深刻的去看,你將在任何地方找到你的師父。整個存在將充滿著你的師父。當然,在師父死的時候,對他的弟子們來說他將整個存在變得神聖了。在石頭堨L們可以觸摸他,在花叢中他們可以看到他的顏色,在彩虹堨L們可以看到他的美麗。弟子深深的沉浸在師父的意識中,當師父的意識散佈到存在的每個角落,弟子至少可以看到它。那就是為什麼在禪宗堙A當師父死的時候弟子們會跳舞;他們慶祝它,因為他們的師父脫離了所有身體和思維的束縛而自由了。他們師父的自由也是他們自身自由的暗示。這種自由必須通過他們的慶祝,通過他們的唱歌跳舞來尊重和證明。

  即使我離開身體,我也不會離開我的桑雅生。我將比現在更加容易接受你。但是唯一要記住的是--你可以接受我嗎?

  我可以接受你,我將永遠保持這樣。如果你能接受我,那麼不用害怕,那麼就存在著關聯。我與我的桑雅生有特別的關聯。你是否屬於某個組織並不是問題,那根本不是一個組織。那是一種私人的關係,一種愛的事件。

  如果你向我敞開,即使這個身體消失了,將不會有任何不同。我還是可以接受你。

  問題不在於師父的生和死,基本問題在於你的回應。所以不要擔心我什麼時候會離開。那些現在錯過我的人將來也會錯過我--毫無疑問。那些現在活出我的訊息的人,他們將繼續下去。如果他們繼續下去,他們只會傳播它。我不是在依靠書本--所有的宗教都依靠書本--我依靠你們。

  喬治.葛吉夫曾說--當然很憂傷--即使只有200個人開悟了,他們就能使整個世界充滿光明,充滿生命。只要200個人就可以轉變整個人類的特性。他無法做到讓200個開悟,但他說的是真實的。

  我將做到!直到我幫助足夠的人開悟之前我不會離開你們,那樣他們就能使整個世界熱情、活潑起來。我依靠你們,而不是我的書。這些書可以幫助人們來到你們面前。但是我的話必須在你們心堭狐吽F只有那樣你們才能幫助任何來到你們面前的人。

  這很簡單。我在世界上有超過50萬的桑雅生,以及超過100萬正在邊緣的人--輕輕一推他們就會成為桑雅生。多於100萬的還不敢扔掉他們的包袱的愛人........

  在這樣大的範圍,世界性的範圍,沒有誰曾經做到過。喬達摩佛一直被限制在印度比哈爾邦這樣一個小州內--甚至不是整個印度。印度有30個州;佛陀一直被限制在一個地方,一個州。他做出了偉大的工作,但是不可能轉變整個世界的意識的品質。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耶穌、摩西--任何試圖這樣做的人身上。

  一個很簡單的原因,我曾經接觸過世界各地成百萬的人:我不限制在任何傳統。我沒有過去的負擔,完全是輕裝。那麼,誰是有負擔的--誰是沒有負擔的?--我對此感到有興趣,特別是在那些伴隨著基督教堂、猶太教堂、寺廟、清真寺等的全部胡說成長的年輕人中。

  他們很努力,但只是愚蠢。他們不能抓住人類新的精神。

  我不給你們任何傳統。

  我不給你們任何經文。

  那些都不是永恆的。我只是把我整個工作的中心放在是你們更加有覺知上。覺知是轉變整個人類的關鍵。

  是的,葛吉夫是對的:即使只有200人燃燒了、開悟了,整個世界就會開悟,因為這200個火炬可以把火種傳給成百萬的人。那些人也拿著火炬,只是沒有點著。除了火沒有點著之外,他們什麼都有。當火從一個火炬傳到另一個,第一個火炬什麼也沒有丟失。

  開悟的意識是一個無窮大的蓄水池:它能為你供應而又保持原樣。它的數量不減少,因為這完全不是數量的問題;這是一個質量的問題。

  質量可以被分享而又不失去什麼。

  你想愛多少人就能愛多少人--那不意味著有一天你會破產,會不得不宣佈:「現在我沒有愛了。」對於愛來說你不可能破產。是的,就錢來說你可能破產。錢是數量;愛是質量。對於開悟的意識要說什麼呢?它是可能存在的最高質量;沒有比它高的了。

  不要害怕、擔心當我走了,會有什麼發生在我的話上。在我把那些話的種子播在你們心堣妨e,我是不會走的。它們不是我的。它們不屬於任何人。它們來自存在本身--我只是一個媒介。你可以成為媒介。每個人都有能力成為一個媒介。因此,我不依賴老的方法;它們都失敗了。我依賴活著的人。

  那是唯一的方法,不用成為救世主而拯救人類,不用在他們中創造對天堂的貪婪和對地獄的恐怖。拯救人類的唯一途徑是讓他們 嚐到一點開悟的滋味,一點點芳香,於是他們就能感覺那無形的。

  我絕對地肯定,徹底地高興,因為我選對了人:將成為我的經典、我的廟宇、我的教堂的人。這是為什麼我稱之為第一個宗教,它依靠活生生的人,而不是死的經文、傳統和信仰。

  我在給予你們我存在的滋味,也在培養你們從你們這方面對別人做同樣的工作。我的話存活還是死亡,這全依賴你們。就我而言,我並不關心。

  當我在這堛漁伬唌A我在向你們傾注我自己。我很感激你們允許它發生。誰關心未來?我堶惆S有人關心未來。如果存在能找我做媒介,我能肯定它也能找數以千計的人做它的媒介。

  我只是提供你們一點機會去成為整體的媒介。

  我一次又一次地被問到:「未來會怎麼樣?當你走了,會有什麼發生到桑雅生和他們的孩子身上?你應該寫下戒律、編號、道德規範;你應該給他們理想。」但是我要死了--我不想由死人來支配活人。活著的人必須找到他們自己的生命、戒律和道德規範。他們將生活在不同的時間,不同的時代,不同的氛圍。沒有人應該向後看,沒有人應該試圖控制那些未出生的人。

  只要很快樂、很慶祝地過你的生活,如同上帝的恩賜。在陽光下、在風雨中和樹木跳舞。樹木沒有任何經典,動物也沒有;星星沒有經典,也沒有聖人。除了人類,沒有誰被死亡困惑。這種困惑我稱之為持續了幾千年的最大的錯誤之一。是時候讓它徹底終止了。為每一個新生代留出空間,讓他們去尋求真理。因為找到真理並沒有尋求真理那麼有祝福。朝聖才是真實的事情,而不是到達廟宇。我令你成長的方法基本就是使你獨立於我。任何類型的依賴都是奴役,精神的依賴是最壞的奴役。

  我一直盡一切努力使你覺察到你的個性,你的自由和你絕對有能力不要任何人的幫助而成長。你的成長是你的存在所固有的。它不來自外在;它不是一種強迫接受,而是一種綻放。

  所有我給你的靜心技巧都不是依賴我--我的在與不在沒有不同--它們依賴你。它們的運作依賴你的存在,而不是我的存在。不是我的在會有所幫助,而是你的在,你的警醒和覺知會有幫助。

  你死後怎麼辦?留在一起冒這個風險嗎:這項運動可能成為一種陳舊的宗教,還是分散接受別的活著的大師的召喚?

  如果你聽懂我的話了,那就沒有必要擔心。如果你沒有聽懂我,那麼從各方面說你都應該逃離這堙C

  但是考慮此刻,不要為將來擔心--那不是你的事情。

  第二件事:每個宗教都慢慢變成了教堂。必然如此,這是事情的自然。當大師活著的時候是一回事;當大師死了又是另一回事了。但是對於那些愛他的人來說,大師總在那堙C對那些愛拉瑪那.馬哈希(Raman Maharshi)的人來說,師父在那堙C他們還有同樣的感覺,當他們去阿魯納恰爾(Arunachal),他的地方,他的山,當他們坐在他的三摩地旁邊,還有著同樣的芳香,同樣的新鮮,同樣的存在,同樣的閃爍。拉瑪那還在回答,拉瑪那還在教導,拉瑪那還在進入他們的夢,他們的想像。對他們來說沒有必要到任何地方去;他們找到自己的師父了。

  也有別人到拉瑪那的地方去--但是他已經不在那堙C他們認為他已經死了,他們知道他死了。現在只有一個墓地,一個舊廟,廢墟。他們依附教派。他們依舊珍視這個想法:他們是拉瑪那的追隨者。他們是死人。如果他們找到一些新的大師,那很好--因為跟著舊的他們錯過了。他們需要找到一個新的師父。

  所以關於我死後你們怎麼辦,我不能給一個絕對的說明。對那些和我有接觸的人來說,我沒有離開。對那些和我沒有接觸的人來說,我已經走了。他們應該現在就離開。他們不應該等我死。是的,我死後他們不得不離開--但是我說他們現在就應該離開。不要浪費你的時間。

  我的宗教在我死後會不會存活下來取決於你們。這依賴你們。對一些人來說,它會死掉........對他們來說,已經死了。對一些人來說,它會存活下來........對他們來說,它現在是活的,而且將永遠活下去。所以,每個人都要為自己決定。如果當我走了,你感覺我還在這媕飢U你,那我將在這媕飢U你。如果你覺得我不在這媕飢U你了,自然地你必須選擇另一個師父。

  我要說你現在就該選擇了。為什麼要等到那一刻?我不會很快就死。人們喜歡我的不可預知。我也許明天就死,也許不會很快就死。所以不要依賴這個。你只需要聽從你自己的心。如果你的心隨著我成長、盛開,新的葉子來了,新芽出來了,那麼我是你師父。如果不是這樣,那麼帶著我的祝福到別的地方去尋找吧。

  不久我也將不在了。記住,我要特別提醒我的弟子:如果你們真的愛我,當我走了我會指導你們到還活著的人那堨h。所以不要害怕這個。如果我送你去西藏或是中國,如果我送你去日本或是伊朗--儘管去。不要說因為你屬於我所以不能再屬於別的師父。只要看他的眼睛,你會再次看到我的眼神。身體也許不同了,但是眼神是相同的。

  如果當我在這堛漁伬唭A的旅程還沒有結束,如果依然還有事情要完成,那麼不要害怕。放棄我你並沒有背叛。事實上,不放棄我,不跟隨新的活著的師父,你就是背叛我。記住這些。

  我和你在一起,但是有一些人假裝是我的媒介。他們告訴人們,當他們說什麼的時候,是我在通過他們說話。我還活著--我還能自己說話!等一會兒。讓我死了,那時你們可以做你們的生意。你們將要做,但不是現在。

  但是我能原諒這些人,因為他們賺到了一點錢,他們剝削了一部份人。我不能理解那些成為這些人的犧牲品的人們。他們看不到這一點。

  我在這堙G有什麼必要用某個人來充當媒介,來告訴他們我要說的話?我會自己對你們說。我對你們說的還不夠嗎?你們想要更多?年復一年我每天都在對你們說話。

  但是有那麼幾個人........他們不來聽,他們不來這堙C他們躲離社區,但是他們繼續坐在「藍鑽石」(附近的五星級賓館)堙A一些愚蠢的人們繼續在那堜M他們集會。他們翻起眼皮假裝精神恍惚,然後開始說胡話。說的越糊塗,看起來越像有哲理,越超自然。他們總是能有一批人聽他們,跟隨他們。這是一個奇怪的現象,但是不知何故冒充的總是有吸引力。

  我試圖幫助他們成為自己的師父。我只是一個接觸反應的代理。我是自己的師父,所以我知道一個人如何成為自己的師父。我僅僅是與這些人們分享我的經歷。他們不是我的追隨者,他們是我的獨立旅行者。他們有絕對的自由去做自己想做的。沒有約束,沒有阻礙,沒有壓制。

  他們能做什麼呢?當我走了,他們也會繼續單獨地走自己的路,因為他們和我的聯繫是直接的。他們不是像基督徒、印度教徒、回教徒那樣互相聯繫。他們和我直接聯繫。每個桑雅生和我有直接的交流渠道。當我走了,他的最後的障礙也消失了。別的障礙我以前就掃除了--現在,最後的障礙,對我執著的愛,也結束了。

  他現在完全自由了。徹底自由--成為他自己。

  當你準備好了,你將被投入敞開的天空。師父的房子只是一個訓練你做好準備的地方,而不是最後的家。在那堙A你做好準備,然後師父把你扔進天空,因為在完全的自由堙苤虷b莫克夏堣~有最後的家。師父只是在路上有幫助。在神的廟宇前面,他將突然離開你。在神的廟宇前面。

  他將推你進去。如果你回頭看,你將不再看到他,他將不在那堙苤虷]為你必須一個人和神在一起。師父的工作完成了。

  對於你的桑雅生運動的未來你預見了些什麼?當你不在這堣F,你認為它會成功嗎?

  桑雅生運動不是我的,不是你的。當我沒來這堙A它就在了。當我走了,它還在。桑雅生運動僅僅意味著真理的追尋者的運動。他們總在這堙C

  當然,他們總是被無知的群眾折磨:處死,謀殺,釘十字架,或是膜拜。記住:釘十字架和膜拜是一樣的。兩者都是除掉那些人的方法。

  一種是刑罰,另一種是膜拜。膜拜更加有教養。我們說你是上帝的化身,我們將膜拜你。但是我們不會按你說的去做。我們怎麼能做?我們只是普通人。你是非凡的--或者你是上帝派來的先知,或者一個信使,或上帝的獨生子,或者你是再生的上帝--你能行奇跡。我們創造了所有的奇跡。

  僅僅為了一個原因,為了在我們和真理的尋求者以及最終找到真理的人之間產生一個距離。我們沒有準備好跟他們走。只有兩條路:或者殺死他們、破壞他們,以便忘記和饒恕他們。他們是惹麻煩的,討厭的人。我們在睡覺,有很多美夢,但是喬達摩佛來打攪你們說:「醒來!」你們自然很生氣。

  尋求真理的道路總是存在的........我稱之為桑雅生。它是永恆的。它是撒娜坦(sanatan)。這和我沒有關係。成百萬的人貢獻於它。我也貢獻了自己的 部份。它會繼續變得越來越豐富。當我走了,會有越來越多的人來使它變得更豐富。舊的桑雅生是嚴肅的。我為它貢獻了一種幽默感。舊的桑雅生是憂傷的。我帶給它唱歌、舞蹈、歡笑........我使它更具人性。這是同一個尋求。我使它更豐富了。我使它更紮根於世界,因為我的整個教導是世界的,但又不屬於世界。沒有必要隔絕世界。只有膽小的人才隔絕它。

  活在世界上,經歷它。它是一個學校。在喜瑪拉亞你無法成長。你只能在世界成長。每一步都是檢查。每一步都是通過一個測試。生命是一個機會。我將會離開。這並不意味著桑雅生運動會消失。它不屬於任何人。正如科學不屬於亞伯特.愛因斯坦。為什麼對真理的尋求要屬於某個人呢?屬於喬達摩佛?屬於克里虛那姆堤?或者屬於我?或者屬於你?

  正如科學不斷的發展,每個科學的天才不斷貢獻於它。琲e不斷變大變寬廣--到達海洋;同樣地,內在的世界也需要一種科學。客觀的世界有科學。內在的世界需要一種科學,我把桑雅生稱為內在世界的科學。它一直在成長,但由於它反對人類的機械性、無知、迷信、所謂的宗教、教堂、先知、教皇、商羯羅查爾雅........這些是內在尋求的敵人,因為內在的尋求步需要組織。

  桑雅生運動不是一個組織:那就是為什麼我稱之為「運動」。它是個體的。人們參與它。我一個人開始,然後人們開始來加入我。慢慢的商隊越來越大。但它不是一個組織。我不是任何人的領導。沒有誰必須跟隨我。我很感激你們允許我分享我的祝福、我的愛和我的癡迷。我很感激你們。沒有人是我的追隨者,沒有誰低一些。沒有階級,它不是宗教。它是純粹的虔誠。那個本質。不是花朵,僅僅是芬芳。你不能抓住它。

  你可以經歷它,你能被香味環繞,但是你不能抓住它。

  宗教就像死掉的花,你可以在聖經、吉他經等堶惕鋮魽C當它們被寫進聖經的時候它們還是活的,它們是芳香,但是現在聖經只是屍體。

  所有神聖的書都是屍體,死亡的花朵,不再有別的。

  真理,活生生的真理必須被每一個個體自己發現。沒有人能把它給你。是的,某些到達它的人能在你心媬E起渴望,對它的一個巨大的渴望。我不能把真理給你,但是我可以引起你對它的渴望。我不能把月亮給你,但是我可以為你指月........請不要抓住我的指向月亮的手指。這手指會消失。月亮會保持在那堙A尋求會繼續。

  只要地球上還有一個人,桑雅生的花朵就會繼續盛開。

  存在只有一個時態--現在。它不懂得過去,因為過去不再了,它也不懂得將來,因為將來還沒有到來。但是頭腦總是關心過去和將來,而從不關心現在。你看見了嗎?

  存在只有現在。頭腦從不在現在。事實上,處在現在的時刻,你並沒有頭腦,只有巨大的寧靜。整個內在的天空沒有思想,沒有雲彩。我稱這種狀態為無念。

  只有在這種無念的狀態你才能遇到存在。這種相遇是最終的入迷。一旦你品嚐到它,你再也不會為將來煩惱。你知道如何活在現在,也自然懂得應付將來--它將作為現在來到,而不是將來--你會懂得這種藝術。

  並非我的存在使人們在這堳僆}心,而是他們自己的存在使然。他們肯定學會了活在現在的藝術,但是現在他們絕對地獨立於我。他們不是我的追隨者,我不是任何人的領導--我恨這些詞語。

  對我來說,人類語言中最美麗的詞是「朋友」。人生最美麗的經驗是與一個真正活在此時此地的人友好相處。因為要和他友好相處,你必須成為此時此地的;否則,你不能和這個人握手,你不能和他交談,你不能與他同在。你和他之間的距離是不能逾越的。

  但是一旦你品嚐了這個美麗,現在這個片刻的祝福,它的永恆,它的不滅,你只是忘記全部的過去,全部的未來,你就拿到了萬能鑰匙。無論你遇到什麼門,你都能打開它........

  對我來說,除非你感到了充滿的快樂,爆炸的幸福,你不能擁有那個感激存在的偉大品質。

  那個品質是真正的虔誠。

  因此與其考慮將來,考慮這個社區會發生什麼,不如考慮你的現在。現在,只要在這堙A不要到別的地方去。享受冒險--它是巨大的興奮--不為什麼而押上全部,因為除了你已經有的我們什麼也不能給你。

  神秘學院跟隨著大師來到和消失。

  那是它的必然。

  在自然堙A在存在堙A每一件事都是真實的........

  玫瑰花在早晨開放,晚上就凋謝了。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