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5-03 奧修對兒童的觀察

 

  你問我:你從來沒想過要有一個自己的孩子嗎?

  不,原因很簡單,我不想讓地球再增加負擔了,它已經承受的太多了。

  我曾在萊布林住過一年,有一天我看到鄰居在家打孩子,於是我衝進他家,然後告訴他:「你在幹什麼,我要叫警察了!」

  他說:「你在說什麼啊?這是我的孩子,我願意對他做什麼就做什麼,你是誰啊?」

  我說:「這並不是你的孩子,這是神的孩子,在這一點上我和你有同樣的權利。」

  他根本不相信我在胡說些什麼,他說:「這是我的孩子,難道你不知道,你已經在這住了一年了。」

  他不能理解是因為那個觀念:「這是我的孩子,對他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許多世紀以來,父母都被允許處死他們自己的孩子,如果他們想這麼做的話。他們被允許這樣做是因為人們有這樣一個觀念:「是我賦予了生命,是我讓孩子出生。」你怎麼可能讓孩子出生呢?你只不過是工具罷了,不要強調你的權利,沒有哪個孩子是屬於你的,所有的孩子都屬於神,他們都來自於神,你最多只是一個暫時的代管者。

  也許在這個星球上,只有很少的母親合格的履行了做母親的職責。對於一個母親來說這是一個艱巨的使命……在懷胎9個月的時間堨蕭T的塑造孩子意識和性格。

  在這9個月中,如果母親總是生氣的,那麼她就會生一個生氣的孩子,當孩子表現的很暴戾,她便罵他、責備他,還想知道誰帶壞了她的孩子,他都交了一些什麼壞朋友。

  母親們總是到我這堥茤磭镼L們的兒子或女兒交了不良的朋友,但他們不知道正是他們種下了孩子們錯誤行為的種子,正是他們養成了孩子們的性格,孩子們只是把它表現出來,當然埋下種子和最終表現出來是兩個不同的現象,我們沒有看到兩者的聯繫,因為兩者存在很大的間隔。

  有一次我住在阿姆利則朋友的家堙A清晨我去花園,朋友的孩子還不到八歲,也正在那兒採花,看到我他走過來,我們開始談話,我問他:「以後你想做什麼?」他說:「我媽媽希望我做醫生,我爸爸希望我做工程師,我的叔叔希望我做工程師,我的小妹妹希望我做首相,就我所知從來沒人問過我本人,而且我也不知道,如果有人像你這樣問我的話,我不知道我想做什麼?」

  每個兒童都處在同樣的情形之下,他們只是被人拖著走,被強迫成為這個或成為那個,當然他將會成為某人,他成為某人的同時他也錯過了他的生命,因為這個成為他付出了生命中最寶貴的東西。

 

  過去我曾住在一個地方,離那兒八九個房子的距離有一所郵局,在我的房子前面有一座花園,因此那是一個非常安靜的地方,我習慣在清晨三點鐘散步,一天我看到在郵局附近有一個長著落腮鬍子的小孩,我一時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當時是深夜,但是一個滿月之夜,因此我可以看到落腮鬍子,他正在抽煙。

  我想:「也許他是一個侏儒」,看到我那個孩子立即躲到了路旁的一棵樹旁,因此我走到樹後。

  「請你不要告訴我爸爸」,孩子說。

  我說:「我不準備告訴任何人,你是誰?我不認識你的爸爸。」

  他說:「我爸爸是郵局所長,就是那個郵局。」

  我說:「你在幹什麼?你有一個很好的落腮鬍子。」

  他把鬍子扯下來說:「這不是真的,但我爸爸有一個真的鬍子,我一直想早點長出鬍子,但怎麼才能長的快一點呢?我甚至趁我爸爸不在的時候學著刮臉,但什麼也沒長出來。但他一天刮兩次,因此我從一個商店搞到一個假鬍子,那個商店專門出售大學集會演出的道具。」

  我說:「你還在吸煙。」他馬上把煙藏到了背後。

  他說:「我爸爸總是吸煙,他吸煙的樣子看起來真的很成熟,因此我想嘗試一下。」

  從那個孩子的身上我看到了這個世界上的孩子,每一個孩子都想快快長大,因為童年意味著什麼?希望比母親更老,比父親更老,比老師更老,挨父母揍,挨老師揍,每個男孩、每個女孩都希望儘快長大,想想你自己的童年。

 

  一次我的一個朋友開車帶著我去看另一個朋友,他的小兒子跟我們一起,還不到三歲大,朋友去另外的人家堨h詢問那個朋友是不是在家,我坐在車的後面,那個孩子坐在前面,小孩不知什麼原因感到不舒服,開始把頭向車輪上撞,我閉上眼睛假裝沒有看到,他看了看我,沒有做聲。大約十分鐘後他爸爸出來了,他卻開始哭起來。

  我說:「這不對,這也不公平,為什麼你現在才哭?」

  他說:「那要怎麼做?剛才哭有什麼用?你甚至都不看我。」

  我說:「現在不痛了,但我知道當時一定很痛。」

  他明白那個政治手腕,他馬上就理解了:「這個人一點都不關心,甚至大哭也沒用,一切都等爸爸回來吧。」

 

  我曾和一個父親呆過幾天,他有一個精神旺盛的兒子,根本無法和他交談,他兒子總是又蹦又跳,扔東西,打開收音機,我的朋友說:「要怎麼對付這個孩子?他的精力太旺盛了……」

  我說:「不要擔心。」我對那男孩說:「你去圍著房子跑,能跑幾圈就跑幾圈,然後你可以要求任何禮物,我將滿足你。」

  他說:「說話算數?」

  我說:「一言為定。」

  他只能圍著房子跑七圈,然後就累的躺在地上。

  我說:「你在做什麼?」

  他說:「我跑完了。」

  我說:「你想要什麼禮物?」

  他說:「這個等會再說,現在別打擾我。」

  他的爸爸說:「太奇怪了,我總是對他說別打擾我,這是第一次他對別人說別打擾我。」

  我說:「他已經在靜心了」。

(翻譯者至尊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