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01 奧修進入隔離

  普那1974-1981

  在1974年3月21日,在開悟整21年之後,奧修來到普那的克萊崗公園,那媔R下了六英畝的兩片相鄰的居住區。奧修進入隔離,他病了一個月。他只在草坪上會見剛來的和要走的桑雅生,教一些個人的靜心。那時,奧修說:「你們將看到我逐漸從活動中隱退。」

  我變得難以接近是可以體諒的。我以前太容易接近了,但那樣我漸漸覺得我沒有幫助,我幾乎變得沒什麼幫助。舉例說,如果我給你一小時,你說的都是廢話。如果我給你一分鐘,你說的全是需要的話--頭腦就是那樣地運作。

  如果我一整天都可以接受你,其實我根本就是不可及的。如果你不得不等上十天八天,為了在你堶悼肭_某種韻律,為了生起某種有意義的問題,那個等待是需要的。

  我經常看到如果你有一個問題,而你又可以立刻過來,你卻帶來一些瑣事。每天有一千零一個問題升起--它們並不重要,但是在這個時候卻顯得重要。如果你不得不等上僅一個小時,問題就改變了--那麼你會帶來另一個問題。如果允許你帶來所有的問題,你會一團糟,因為你自己將不能知道什麼是需要的,什麼是重要的。那麼,這是整個過程的一部份。

  到達我是困難的,你將不得不先通過穆克塔(mukta,安排接見的人)。到了接見的時候,到了你能夠到達我的時候,你的問題將不在了。那麼就可以接見了--因為否則你將帶來沒必要的問題。它們自動的解除了。如果它們一直在,那麼它們值得來問我。

  到了你來我這堛漁伬唌A你將已經超越它了。如果你理解,那意味著那些來來去去的事情不值得你去注意--它們會來,也會去。你總是保持著在,它們來了又去了。你才是值得注意的,而不是那些來來去去的東西--它們像季節、天氣的變化,在早晨是不同的,晚上又不同了。它在變化。找出那不變的。

  這是我觀察到的:很多次當我對別人說話的時候,我是在對你說話,因為我覺得這是最合適的方法。當我直接對你說的時候,你會錯過,因為你的自我太突出了。當我注意你的時候,你的自我浮現到表面,自我將不允許……不這樣,讓你只是坐到一邊,我是在對另一個人說話;那麼你能更完全的聽進去。那麼自我就不會捲進來。

  如果我在告訴別人怎樣扔掉憤怒,你會在聽,因為你是不相干的,有一點分離。而當你是不相干的,你聽得更好。當你是有關的,當那是你的問題,你太擔心它以至於有了障礙。當我對某人說他的問題,我可能根本就不是在對他說,我可能真正是在對另外的人說。當我開始對你說話,我這次可能是在對另一個人說,不是對你。做什麼、怎樣做,必須由師傅來決定。

  為此我必須停止個人的接見,因為我覺得要花很長時間才能把東西傳達到你堶情C如果你和我單獨在一起,你變得很緊張--這是你的問題,你無法超脫一點,無法成為一個觀察者。你被問題壓得很重,以至於無論我說什麼,當我說的時候你都認定它不可能,因為你認為自己什麼都試過了,什麼都沒發生。

  我必須完全的停止個人的接見。現在,十到十二個人的接見是較好的。我對A說話,可能是正在對B說;我對C說話,可能是正在對A說。現在事情簡單了。當我打擊別人,這可能是為了你。你可以放輕鬆,因為它看起來不是針對你的。而這樣是有效的。它不知不覺地找到了你,穿透到你的內在深處。它很輕鬆地就進入了你無意識的微妙層面。因為你很輕鬆地坐著,以為它是別人的問題。

  你也許觀察過,當別人困難的時候,你能成為明智的顧問,好的指導--每個人都是好的顧問,我從沒有見過誰在別人有困難的時候不是好的顧問。每個人都是好顧問。你能給予如此明智的建議以至於即使老子也會感到嫉妒。如此偉大的智者!但是當問題是你的,突然你就變成了小孩。突然你就失去了方向,失去了平衡。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這下它成了太近的一個問題。你已經被打攪了,你期待有奇跡出現。你無法給自己那個你曾經在相同情況下給予別人的建議。一種超脫的感覺是很有幫助的。

  當一個師父在你身邊,如果你是坦率的、誠實的、真實的,交出你的頭腦,師父將從後門穿透你。你的頭腦從前門出去,師父就從後門進來了。

  那麼,當你在草坪上坐在我身邊,真誠些,真實些。不要問一些顯示智力的問題,它們是沒有用的。純哲學是世界上最沒用的東西。不要問任何純哲學的問題,它們是沒用的;它們不屬於你。你可能聽過它們,讀過它們,但是它們不是你的一部份。扔掉你的廢話,無論它們是什麼。不要試圖掌握它。不要試圖把它整理、拋光。讓它盡可能的原始--因為在師父的面前,你必須赤裸。你不能穿衣服,你不能隱藏自己。

  那是一個爆光,如果你能像曝光一樣來交談--不是像調查,只是打開你的心,不要求任何東西--那麼寧靜會接踵而至。因為當你曝光你的頭腦,你就通過了一場宣洩,寧靜就會降臨到你。這是一種不同的寧靜,不是強迫的寧靜,不是被控制的寧靜,不是通過你任何部份的努力而得到的寧靜。

  當你完全曝光了你的頭腦,放鬆了那堛漱@切,寧靜就來了,降臨到你,淹沒了你。一種超出理解的寧靜,一種高於你的寧靜,一種屬於整體而不是個體的寧靜。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