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05 奧修工作的新階段

 

  在1974年6月,奧修對第一個靜心營介紹說他工作的新階段開始了。從現在開始,他將只對可信的尋求者工作。在普那的七年媔灟蚺@直在發展這個新的階段。奧修第一次不親自領導靜心,而是他的空椅子被搬到了靜心堂。

  這個三摩地.沙達哈納營(Samadhi Sadhana Shibir),這個追求內在入迷和開悟的靜心營正是要幫助你,那麼,你作為種子攜帶到現在的東西可以從你的土壤媃p出來,長成活生生的東西,長成一棵活生生的植物了。但是一件基本的事情就是,如果你想和我在一起,那麼你就不能和你的頭腦在一起。不可能兩者同時發生。每當你和頭腦在一起,你就沒有和我在一起;每當頭腦不在了,你就和我在一起。只有你和我在一起,我才能對你下功夫。倒空你的杯子。徹底扔掉你的杯子;打碎它。

  這個靜心營將從很多方面變得不同。

  今天晚上我開始了我工作的一個全新的階段。你們在這堳靬笆B,因為你們將見證一種新型的內在的工作。我必須向你們解釋,因為明天早上旅程就開始了……(奧修在這婸〝了三種集體的靜心:動態靜心、坤達里尼靜心和旋轉靜心,參見附錄)

  另外一件新的事情,我將不在那堙F只有我的空椅子會在那堙C但是不要錯過我,因為從某種意義上我將在那堙A在某種意義上總是有一把空椅子在你面前。就在現在這把椅子也是空的,因為沒有人坐在上面。我在對你說話,但是沒有人在對你說話。這很難理解,但是當自我消失了,這個進程仍然可以繼續。說話可以繼續,站立、行走和吃飯都可以繼續,而那個中心消失了。我的不在場更能幫助你準備好去下功夫,因為感覺我在場你會有一種錯誤的熱情。只是由於感覺到我在場,你可能會做一些從來都不想做的事情;只是為了給我留下印象,你可能會更努力。那沒有大的幫助,因為只有來自你的存在的東西才會有幫助。我的椅子會在那堙A我會在看著你,但是你會感到完全的自由。不要認為我不在那堙A那樣會使你沮喪。那個沮喪會打擾你的靜心。

  我將在那堙C如果你正確地靜心,無論什麼時候你的靜心精確地合調了,你就能看到我。於是,那將成為你是否真正靜心的評判標準。你們當中很多將能夠比現在更真切的看到我。無論什麼時候你看到我了,你就可以肯定事情在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那麼這將成為標準。到這個靜心營結束的時候,我希望你們中百分之九十的人能見過我。十分之一的人會因為他們的頭腦而錯過。所以,如果你們看到我了,不要開始思考它,發生了什麼,不要開始思考這是幻想或投射,還是我真的在這堙C不要思考,因為一旦你思考,我就立刻消失了。思考將成為一個障礙。灰塵會沾到鏡面上,影像就看不到了。每當灰塵不在,突然你就比現在在這塈饈鉔悸儘鴔琚C覺察到這個身體並不是很覺知;覺察到沒有身體的存在才是真正的覺知。

  你們必須學習在沒有我的情況下工作。你們不能總在這堙A你們將不得不遠去,你們不能永遠留在我附近,你們有別的工作要做。你們來自全世界不同的國家;你們將不得不離開。你們可以在這堜M我在一起幾天,但是如果你們對我身體的在場上癮了,那麼與其說這是個幫助,不如說是個打擾。因為那樣在你們離開後,你們將錯過我。你們在這堛瑰R心必須是這樣的,它可以在我不在場的時候發生,那麼無論你們走到哪裡,靜心都不會受任何影響。

  還有這個也必須記住:我不可能一直在這個肉身婸P你們同在;總有一天這個身體的工具不得不被扔掉。就我來說,我的工作完成了。如果我攜帶這這個身體的工具,那是為了你們;某一天,它不得不被扔掉。在此之前,你必須準備好在我不在場的時候也能下功夫,或者說在我無身體的存在下工作,這是一樣的。當你在我缺席的時候也能感覺我,你就擺脫我而自由了,那麼即使我不在此處這個身體堙A那個聯繫不會失去。

  當一個佛在的時候,這種情形總是發生:他肉身的存在變得很重要,而當他圓寂了。一切都被粉碎了……。

  我的椅子可以是空的,你可以感覺我缺席。但是記住,只有當你能感覺我的缺席,你才能感覺我的在場。如果當我肉身的工具不在的時候,你就看不到我,那麼你根本就沒有見過我。

  這是我的允諾:我將在那張空椅子上,那張空椅子不會真是空的。那麼,行動起來!那張椅子不會是空的,但是你最好學會和我的無身體的存在接觸。那是更深刻、更親密的接觸和聯繫。

  那就是為什麼我說從這個靜心營開始了我工作的一個新階段,為什麼我稱它為三摩地.沙達哈納營。它不僅僅是靜心,它是我將教給你們的一種絕對的入迷。它不僅是第一步,它是最後一步。在你們這方面只有無思考是需要的,那麼一切都就緒了。只要警覺到別想的太多。在這三個靜心之間剩下的時間堙A保持越來越安靜,不要說話。如果你想做點什麼,歡笑,舞蹈:做一些強烈的身體的活動,而不是思維的。做一個長的散步,在場地上去慢跑,在太陽下跳躍,躺到地面上,看著天空,享受,而不要允許頭腦再起作用。笑、哭、流淚,但不要思考。如果在這三個靜心之中和之間的時間你能不思考,那麼三四天之後,你將突然感到重擔消失了。心變亮了,身體輕盈了,你準備好了跳進未知。

 

  問題:在靜心營開始的時候,你說你在進入工作的新階段。我們在靜心中感覺到了,但更重要的是,你改變了對我們說話的方式。比如說,從前,你從不承認是一個開悟的大師,現在你承認了。你能告訴我們更多關於你的工作的這個新階段嗎?

  我只能說你能聽得懂的東西。這取決於你。如果你成為了門徒,那麼我能很輕鬆地說我是個師父。但是如果你不是門徒,對你說我是個師父只會是無意義的。如果某個只是對我好奇的人來了,我不會對他說這些;那將是無意義的。他不會理解;甚至,他會誤解。

  當你準備好去接受了,只有那時我才能給予。現在你們準備好了,我可以說很多不能對偶然來訪者說的東西。他們很好奇;他們的好奇是淺薄的;他們不是來接受什麼的。他們的頭腦以小孩的方式運作:他們只是什麼都想知道,他們不是要深入的穿透。

  現在我可以對你說很多,因為我知道你不會誤解。即使你不能理解,這一點至少是肯定的:你不會誤解。

  這將是一個新階段;它已經開始了。我將只對那些冷靜的人下功夫,而不是對開玩笑的人。我將只對那些真正來到了需要轉變的那個點的人下功夫。他們是真正的、可信的尋求者,準備好了做任何我所說的。對他們我可以說:「我是個師父」。對他們我可以說:「來我這堙A喝我,你將永遠不再口渴。」

  但這不能對誰都說,這不能對你們在大街上遇到的只是過路的人說。你們越是準備好了,我越能把我自己倒進你們。先前,你們的罐子在那堙A但是是顛倒的;即使我傾倒,那也是浪費。現在你們中很多人處在了這種情形,現在你們的罐子不再顛倒了,現在他們正過來了。現在我可以傾倒了,現在我相信你們會把它當成珍寶,你們會收藏好它,你們會只和那些真誠地在尋求的人分享它。更多的秘密會接踵而來,但只有你們準備的更好了它們才會來。

  這個階段,新的階段已經開始了。我不會再對群眾工作了,我將扔下所有那些只是為了別的原因而不是為了他們靈性的成長在徘徊的人。有很多類型的人,即使他們不知道為什麼在徘徊--但是我知道。我將扔下他們。現在越來越少的人會被接受。如果我放棄了你,你將不可能知道我已經放棄了你,因為你將認為你放棄了我。這就是無知的頭腦一直用來安慰自己的方式。

  現在,我將只對僅有的一小撮人,被選擇的一小撮人下功夫。當你準備好了,更多的秘密會給予你們,我將能輕鬆的說話。那麼我能真實,那麼我就不用對你們說謊了。我將不再說你們想聽的,不,我將說真正需要對你們說的。

  不要等待將來,因為沒有誰知道將來。就在此刻,盡你可能敞開自己,那麼你就能接受我……。

  就在此刻,我在這堙A我是可及的。不要等待未來,因為沒有誰知道……打開你的心,變得更能接受,變得合拍。一切都是可能的。就是現在,我可以給你那把鑰匙。

  一個新的階段開始了。現在,為它準備好,因為這不是我這方面的問題,這是你那方面的問題。你有能力得到多少,你就會得到;你的能力是那個限制。如果你是完全敞開的,那就沒有限制。整個大海都準備好了掉進一滴水,但是那一滴水卻害怕。它在試圖保護自己……。

  靜心將把你準備好,同情將使你完美。因此,帶上這兩個咒語:pragya,靜心;karuna,同情--讓這兩者成為目標。讓你的整個生命圍繞它們轉動,很快你就會合拍了。那麼我就能把自己倒進你。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