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21 達顯:關於問題

 

  無論我說什麼都只是一個建議。它不是命令,你不一定要遵循它。因為那樣的話,我就成了權威人士,我開始把我對快樂的見解強加於你,而這會不斷繼續下去。這些只是我的建議。如果你感覺--而你必須去感覺--做它們。因為你感覺它們是對的而去做它們,不要因為是我說了它們……

  如果你不能決定,翻翻易經!(consult the I Ching)wobble22

 

  無論何時你在我的言語中遇到什麼將以某種方式反對你的經歷的東西,立刻來核對它,因為我對很多的人說很多的東西,而每個人都是很不一樣的……

  所以,無論何時有什麼反對你的本質,那麼立即核對。如果有什麼和你的本質一致,一切都很流暢,那就不需要核對;那麼它是適合你的。但是最終的依據是你的經歷。bite11

 

  很多人,特別是印度人,寫信給我問為什麼我不給我的桑雅生一條特定的戒律。我不能--我不是他們的敵人。我在這堣ㄔH任何方式支配任何人,我在這堣ㄛO要下命令。我能幫你理解,然後這就取決於你了。如果在你生命中發生了某種超出你理解的事情,那很好。但如果是因為我說了它才發生,那麼它是醜陋的。那麼,遲早你會後悔。那麼,遲早你會報復我。

  我是你的朋友。我能幫你變得更警覺,那是我的全部作用。那麼,任何好的東西都會很安靜地來到,就像你的影子。它不帶來噪音,它不給你任何自我。當你變得更加警覺,所有的自我都消失了。你變得越來越謙卑,越來越簡單,越來越平凡。那個平凡是神性的,那個簡單是宗教的。但是戒律必須由你來生起。我可以和你談我的理解,我可以和你分享我的經驗,那就是全部;然後,決定做什麼和不做什麼是你的事。

  我的桑雅生必須學會怎樣自由地生活。我知道這對你也是非常困難的--即使我的桑雅生也要求:「如果你給我們明確的規則,那我們將更容易去遵循它們。」我知道那樣會更容易,因為那就是你們一生中都在做的。某人給過你們命令而你們一直在遵從;那成為了你們的習慣。你們也願意我是一個父親的形象,只是告訴你們這個必須做,那個不能做。那就把事情變得便宜而簡單,你們就不用煩惱了,你們只要依賴我。但是那會創造出依賴,而你們會失去無價的東西:你們失去了自由,你們失去了獨立,你們失去了個體性,你們失去了自己。那不是我在這堛漸堛滿C

  我在這堛漸堛漪O給你們越來越獨特的個體性,越來越可信的個體性。我希望你們把自己生命的責任完全挑在自己肩上,那麼你們就變得完全脫離於任何種類的父親的形象。那會帶來偉大的祝福和巨大的利益。ggate102

 

  一個桑雅生說:我最近在吸海洛因……我感到消極。

  那麼,如果你想感覺消極,就吸它。它是破壞性的。在你內在深處有某種自殺的傾向。這些東西不會有幫助,漸漸地你會失去對你存在的控制。

  那個桑雅生回答:我希望我會失控。

  那麼這很好,沒有什麼會失去。如果你想成為破壞性的,這是你的責任。如果你在享受它,這是你的責任。一個人對自己絕對負責,那麼,無論你在做什麼,你在對自己做。如果你感覺良好,那就是好的。如果你感覺壞,那就走出它。

  但是要決定是進入它還是走出它。一個人必須做決定。當然這個決定最終是你的。我無權對它說什麼,因為我從不把我的決定強加於任何人。最多我能給你一些粗陋的建議--你在用你的生命遊戲,從它什麼也得不到。它是慢性自殺。但是如果你喜歡慢性自殺,那很好。

  我不是在譴責你。我不是說你在犯罪或是什麼。我只是說要很清楚地去做它,因為回頭是不容易的。你能夠很容易地進入,因為它很慢,不用努力。它是下山。即使你的汽車堥S油,它也能走。但是當你想走出它,那就是上山了。如果你沒有任何動力,你就困在了黑暗的山谷堙A困在沮喪中。那麼,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人們繼續向下走,因為至少向下走給他們一種要到達某處的感覺。

  但是所有的成長都是上坡路。所有成長都需要有意識的努力。所有的成長都是責任。但這只是我的建議。如果你走下坡路,你就走吧。你來對它做決定,嗯?roseis07

 

  很多人因為疾病來找我。他們試過醫生、醫師,這樣那樣的渠道;他們試過許多東西,但是什麼也沒有發生。於是他們來了,於是他們談論上帝。我能看出他們根本不對上帝感興趣;他們病了,身體上的、精神上的。他們在尋找奇跡,某種奇特的藥。他們在談論靜心,他們在談論上帝,他們甚至準備接受桑雅生,但是他們的尋求是錯誤的。他們不該在我附近,他們應該去看醫生,因為他們甚至沒有覺察到他們堶捱諯咫W的迫切需要。那是某種身體的或精神的東西--都一樣,因為你的頭腦和身體不是兩回事。他們是同一個現象的兩極。

  即使你治癒了,你堶惜偵礞]沒有治好。即使你有健康的身體,這對於你內在的成長沒什麼區別。也許,你健康了並不表明是一個祝福。它甚至表明是對你的一個詛咒……。

  如果你為了某種世俗的東西而在這堙A那你跟錯了人,因為我不會創造任何奇跡,因為那是吸引錯誤的人的方式。我不是要醫治你。我不會為了任何錯誤的理由做任何事情。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