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35 奧修點化他的父親進入桑雅生

 

  在1975年10月,奧修的父親來訪,要求奧修點化他。他的新名字是Swami Devateerth Bharti。

  我的父親在我母親成為桑雅生4年之後也選擇了桑雅生。他開始感覺很壞,因為他勇氣不足;但是他開始靜心,開始來到靜心營。最後,有一天,有兩件事:個性的崩潰和突破到一個新的存在、新的生命。

  我自己的父親在3點之後睡不著。他大約在11點去睡覺,所以他最多睡三四個小時。我的母親一直很著急,但是 她告訴我父親坐著靜心。於是,他從3點開始靜坐,而那成為了他進入神性的門。到現在他從3點到7點靜坐有好幾年了……他幾乎變得像個雕像;他忘記了身體。

  現在那成了他生命最珍貴的經歷;沒有什麼睡覺能給予它。他到3點是新鮮的;那是他的機械裝置、他的身體的功能。在剛開始,他曾經試圖睡著。這是痛苦的,因為睡眠不回來,他在試圖入睡中變得疲憊、失落;到了早上他將會是失敗的。每天晚上掙扎三四個小時想入睡而它不回來;你怎麼能保持不失敗?但是自從我給了他靜心,所有的失敗都消失了,那些成為了他最有價值的時刻。現在他渴望它們:24小時想著它們。因為那些是最平和的。他正確地使用了它。

  當他深入靜心之後,他幾乎像個孩子。他只有在接觸到靜心的最深處的時候才選擇了桑雅生,而不是在此之前。人們選擇桑雅生來進入靜心;他等待。我母親進入了桑雅生,我叔叔進入了桑雅生,而他還在等。

  每個人都問我:「為什麼你不告訴你的父親?」我的叔叔在說這個,我母親也在說這個。

  我說:「他從沒有對我說過什麼,從沒有強迫我做什麼。現在在我這方面告訴他去做什麼,這是絕對不公平的,特別是告訴他去接受桑雅生。無論何時他想要了 ,他會說。我不會去告訴他。我知道他在等待著。」--因為他在不斷地向我報告他的靜心:他進行得怎樣,他經歷了什麼,他的念頭消失了多少秒,當念頭回來時產生了什麼樣的想法。

  無論何時他來找我都會提及他的靜心--那是很清楚的提示:他在等待;除非他觸及了靜心的底部,否則他不會說任何關於桑雅生的東西。他完全地知道我將不會說任何東西。

  一天,在早上……他習慣於從晚上3點靜心到早上6點--3個小時。那麼,在大約6點鐘,拉希米(Laxmi)跑來說:「你父親想立刻見到你,他還說:『帶一串念珠和桑雅生袍子來。』我不知道他發生了什麼。」他坐了3小時了;他住在後來拉希米住的在普那老子屋的那間屋子堙C他只是來幾天,所以拉希米搬出去,他住在那 ,我走進他的屋子。他說:「現在是時候了:給我桑雅生。」

  知道我的聲名狼藉,完全知道所有所謂有名望的地方正在對我譴責,他卻成為了我的弟子。那是有勇氣的,巨大的勇氣。當他第一次觸摸我的腳,連我也很驚訝。我流淚了……當然在我的房間,所以沒有人會看見。我感到那些眼淚至今仍在我眼中。當他要求被點化,我不能相信它。那個時刻我只是沉默。我不能說是或不,我只是沉默、震撼、吃驚。是的,你在你的語言中有確切的表述:「被驚奇佔據了。」被強烈的佔據了。

  當他成為了桑雅生,我提醒他。我告訴他:「看。現在你要成為一個毫無價值的人的弟子了。所有我能做的也是使你毫無價值。」*

  *注釋:奧修小時候被稱為「毫無價值」。「無」也可以描述涅盤或開悟。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