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55 左巴佛陀

 

  在1978年6月,奧修製造了左巴佛陀這個短語。這個名字成為了諸如餐館、迪廳等圍繞世界的桑雅生事業的商標。

  你讀過卡山札基斯的希臘左巴嗎?讀它……!

  允許我製造「靈性的享樂主義」這個術語,因為通常你認為享樂主義是非常世俗的。「吃吃喝喝,快快樂樂」--那是世俗的享樂主義。在靈性的享樂主義中有那個,也還有更多的。那埵部u吃吃喝喝,快快樂樂」--加上上帝。以神聖的名義,以你的上帝、天上的父的名義吃吃喝喝,快快樂樂。

  吃吃喝喝,快快樂樂--讓它們成為你的祈禱。讓你的吃喝與快樂成為一種宗教儀式,一種祈禱--快樂的一種形式:「我很好,我快樂,因為你給予我生命。我快樂,因為我存在,我的全部感激都給予你。」

  當宗教是活生生的,就總是有靈性的享樂主義。當宗教成為死的,享樂主義就完全消失了,宗教就變得反對一切人類享受的東西。那時,宗教就不斷尋找怎樣憂愁,怎樣越來越悲傷,怎樣除掉所有快樂和喜悅的途徑的方式方法。那時,它就變成了禁慾。

  左巴是我的愛的事件之一。我愛奇怪的人們。左巴是一個非常奇怪的人--甚至不是一個真實的人,而只是杜撰的,然是對於我來說,他幾乎成為了真實的,因為他象徵了伊比鳩魯、夏維維卡(Charvaka)和這個世界的所有的唯物主義者。他不僅僅代表他們,而且是代表他們最好的形式。

  在某個地方,左巴對他的老闆說:「老闆,你擁有一切,但你還是錯過了生命,因為你堶惆S有一點瘋狂。如果你能達成一點瘋狂,你將知道生命是什麼。」

  我可以理解他;不僅僅他,我還能理解有史以來所有的左巴以及他們的「一點瘋狂」。但是我不相信是一點點甚麼。我處在一個人可能達到的最瘋狂的狀態,徹底的瘋狂。如果你只是一點點瘋狂,你自然只會理解一點點生命,不過這也比根本不知道要好。

  左巴,可憐的左巴,不識字的左巴,一個體力勞動者……他應該是又大又壯的身材,有一點點瘋狂。但是他給了他主人偉大的建議:「瘋狂一點」,他說。我說,一點點瘋狂是不夠的;徹底瘋狂吧!但是你只有在靜心中才能允許徹底的瘋狂,否則你會畸形。你將無法消受它;相反,它會消耗你。如果你不知道靜心是什麼,你會被燒傷。所以,我製造了一個新詞:左巴佛陀。

  左巴佛陀是我的綜合。我愛卡山札基斯,因為他創造了一部偉大的藝術作品,但是我感到很對不起他,因為他仍然在黑暗中。卡山札基斯,你需要一個老闆,一點靜心;否則你永遠也不會知道什麼是生命。

  我在教導我的人過一個單一的、整體的人生。不必再拖延了。成為自然的。我希望佛陀,喬達摩佛,和希臘左巴走得越來越近--合而為一。我的桑雅生必須成為「左巴佛陀」。把塵世和天堂拉得更近;讓上帝和他的世界連接在一起。讓你的身體和你的靈魂成為一個整體--在結合中詠唱的歌曲,在靈肉融合中的舞蹈。

  我是一個物質--靈性主義者。

  我的桑雅生必須非常遊戲性地生活--那麼你們可以同時擁有兩個世界。你們既能擁有蛋糕,又能吃到它。那是一項真正的藝術。這個世界和那個世界,聲音和寂靜,愛和靜心,與人們關聯和成為獨自的。所有這些東西必須在一種同時性中一起被活出來;只有那時你們才能最大限度地知道你們存在的深度和高度。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