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63 奧修工作中的新階段:能量達顯

 

  在1979年2月,奧修宣佈他將不等到搬去新社區;他將開始一個新的階段,能量達顯。有200人出席晚上的達顯。奧修現在不再是回答個人的問題,而是用媒介人和活潑的音樂來給予「親近的達顯」。做客的桑雅生坐在奧修的前面,被媒介人圍繞著。媒介人把他們的手放在新人身上,在原地搖擺或舞蹈。奧修觸摸客人的第三隻眼,有時也觸摸媒介人。社區的燈都關掉了,所以每個人都能參加。有的客人過於傾倒,他們需要被協助或帶回他們的地方。

  在開始「能量達顯」之前,奧修對媒介人說:

  你們必須和我有一種關係,這其實根本不是一種關係。所以如果我把手放在你頭上,那不是別人的手,那是你自己的手。當我把頭貼在你的頭上,那不是別人的頭,那是你自己的頭。那個感覺必須成長。當它成長了,你會變成對我的能量越來越開放的工具。那個必須被記住,那麼做媒介人將成為你巨大的靜心。那將不僅僅對客人,對跑來親近的那個人有幫助;它也將是你的存在中一個巨大的高潮。

  第二件事:這是新階段工作的開始。我將給你講述更多的事情--更多你無法想像的事情,更多你從未夢見過的東西--但是在那些東西傳遞給你之前,你必須學習的最基本要素是:讓這種和我的關係絕對的重要。這絕不能成為你的閒談內容。

  那個誘惑將存在,因為當你知道了些什麼,而別人不知道它,那麼扮演知情者的角色把它說出來會有很大的誘惑力。那是人性中的誘惑。但這必須被記住,無論我和你之間發生了什麼都是絕對的秘密。

  記住,並不是那個事情重要:那個事情也許根本不重要。對重要的事情保密是你的能力。我可能只是告訴你2加2等於4--那不是重點。你是否把它傳達給別人並不是實質;那不是問題。內容不是問題,問題是:你絕對保守它的能力,即使對你自己的配偶、朋友、愛人,你也不洩漏它……。

  所以那不是重點--內容,或任何秘密--而是你保守它的能力。那個你必須記住。如果你開始閒談它,它必然會傳到我這堙A記住。閒話是長翅膀的!那些那樣做的人將被自動地慢慢地扔棄。更高的工作不是為他們準備的;他們是幼稚的。

  第三件事:味味克(Vivek)將是你們的頭,所以你們必須聽從她,無論她給你們任何指示。我對她工作了7年了;現在她準備好了。

  所以你們必須臣服於她,你們必須聽從她,無論她傳達給你們什麼資訊,你們必須遵從。

  我在致力於創造一大批媒介人,因為隨著社區成長,我將需要更大批的媒介人來幫助別人。成千上萬的人在到來,他們將非常快地到來以至於你們將不能應付他們!

  所以,記住這三件事。join27

 

  在給予「親近能量靜心」之前,奧修再次對所有媒介人致詞。

  當你在吸收我的能量時,全然地感覺有情慾,感覺美妙。在剛開始,這將看起來非常情慾化。很快將來到一個強度的閾值,那時這開始改變,那時這開始變成某種你從前根本不知道的東西,某種只能被稱作靈性的東西--但是僅僅在後來,只有當你完全地進入它。如果你壓抑,你的禁忌進來了,你停止你自己,那麼它保持是情慾化的,它不會變成靈性的。

  所有的禁忌,所有的壓抑都必須被扔掉;只有那時,在特定的強度下,那個轉變才發生……。

  這是要記住的第一件事。第二件要記住的事是:當你是歡樂的,你的能量就流到別人身上;當你是憂傷的,你開始從別人吸收能量。所以,當作為媒介人的時候,成為快樂的,盡可能心醉神迷地快樂;只有那樣你的能量才開始流進客人。只有那樣,你才會大量給予客人能量,只有那樣他才開始過剩。快樂是有感染力的。所以你不是出於義務來做媒介人,這必須是一個快樂的慶祝。

  第三件事:你們的身體是樂器。媒介人必須只是成為大師手中的豎琴,於是我能演奏你身體的音樂,於是我能幫助喚醒你堶悸滬絳痋C這必須是一個非常音樂化的過程,非常優美,非常親切、親密。當你用一件樂器演奏的時候,你用每次觸摸來愛撫它。你們必須成為我的豎琴,你們必須記住那個--變得非常非常柔軟、開放、易接受、可利用。

  來自你那方面的一點點拒絕,都會使音樂消失。那麼你可以繼續用空洞的姿勢來繼續運作。這將是空洞的,沒有用;這將使你疲倦。如果你並不是在擺空洞的姿勢,客人將受到幫助,你將是有幫助的;兩者都受益。事實上,媒介人將更加受益,因為他們每天都是易接受的。

  第四件事:第一個媒介人,我在她身上工作得更多,她將作為一個觸發點。所以無論什麼開始發生在第一個媒介人,你們必須與她和諧,你們必須剛好跟隨第一個人運作,你們必須跟第一個人恰好一致。你們將驚奇:正發生在第一個人身上的將開始發生到你們所有人,精確地相同,因為這不是肉身的問題,這是能量領域的問題。我就是在創造一個能量場:如果你們準備好了,第一個人將是出發點,很快你們將被佔據。那麼無論你們在哪裡--一些人將站在這堙A在客人的後面,將坐著一些媒介人……那些在坐的人,他們只是通過坐著也能參與進來。

  第五件事:這不僅僅是一個幫助客人的小實驗;這將要轉變整個社區的能量場。現在它還只是個小社區。

  我在等待新的社區,但是我想它將被拖延更長一點時間,所以我決定這個工作必須開始了。但是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好的:如果你們能用你們的能量充滿這6英畝地,那麼這將使你們有能力充滿新的社區。新社區將是大個的,至少3平方英哩。但是如果你們能用能量充滿6英畝地,充滿3平方英哩將不是困難的。這不是地方有多大的問題;問題是你是否掌握了它的訣竅。

  所以在新社區到來之前,我將試著給你們它的訣竅。這已經開始發生了:整個社區被影響了。即使沒有參與的人們,根本不在這堛漱H們,即使在他們的屋子堙A他們也被影響了。

  從明天開始,能量交流的時候將關掉社區堨部的燈。所有的活動將停止;在那半小時或45分鐘堙A將是全然的黑暗,所有的活動將停止。

  人們,無論他們在哪裡,都必須靜靜地坐著,處在一種接受的狀態,無論什麼開始發生於他們--在他們屋子堙A在花園堙A無論他們坐在哪裡,在房頂上--他們必須遵守。

  那麼,這將是個開始。一旦實驗在這埵言\了,那麼我能為新社區準備一大批人,因為那時將需要一大批人。

  第六件事:安靜地坐在這媢F顯的人,他們也能參與。但是他們必須意識到:當團體是狂喜的,他們能成為狂喜的;當團體進入寧靜,他們必須進入安靜;當團體變得絕對安靜,他們必須變得安靜,否則他們將成為一個打擾。但是當團體在進入狂喜,進入運動,進入瘋狂的歡笑,他們也能做到。所以你也能閉著眼睛參與。

  就有兩件事要記住:當團體停止的時候,你必須立即停止;第二件事,你不能打攪坐在你身邊的別人,你不能接觸你身邊的別人。你必須是單獨的,獨自的。

  那麼,這些事情必須記住。很好。oin28

 

  奧修向客人們致詞:

  我試圖在這堸答漪O給予你一些片刻,那些高峰的片刻,生命突然變得可以理解。這僅僅在你移動到適宜的時刻才是可能的;這僅僅在你的能量完全跳動的時候才是可能的。這僅僅當你不再把一切拒回的時候,當你陶醉了的時候,當你狂醉的時候,才是可能的--醉於你自己的能量,醉於你自己存在。

  僅是生命的純然美麗,僅是存在的純然美麗,僅是「我在呼吸,我心在跳動」的純然美麗就足夠的優美了,就是完全地感激上帝和整體。

  這些「親近」,這些能量的交流正是你和我協調一致的片刻。如果你放鬆,如果你融入我的韻律,如果你不保持自己的孤立,那不可能的成為了可能。一旦你品嚐過了一些片刻,那麼你知道它是在你的掌握中了。那麼你能自己來嘗試那些片刻。我只能給你一點香味,然後,你必須把它完成。

  這不是工作的結束,這只是開始。我只能打開窗戶片刻,於是你就能看到外面是無窮的天空和星辰,但是,然後你必須把它完成。慢慢地,你必須穩步地前進,打開你自己的窗戶,你自己的門。

  但是那些最初的瞥見是絕對需要的。沒有那些瞥見你將永遠不知道生命能是什麼,生命是什麼。沒有這個認知,就沒有渴望。一旦你嚐到了什麼,一旦你咀嚼了一點體驗,一旦你消化了來自未知的什麼東西,它進入了你的血流,那麼你就不能保持靜止了。那麼你將成為火焰。那麼對於一再經歷那些片刻的巨大的渴望……然後最終,不僅僅是達到那些高峰,而且是保持在那堙C

  所以當你在這堜M我在一起,在這些親密的能量交流中,不要保持孤立。全然地與我合拍。舞蹈,搖動,嗡鳴,被帶離你的自我。允許我把你帶離你的自我。允許我拉走你的立足之地,那麼你就能開始跌入深淵。允許我轉變你進入你甚至察覺不到的,夢想不到的不同維度。讓我給你一個夢,一個景象。但是這全都依賴你:你可以只是一個觀眾,那麼你將錯過整件事。你必須參與,你必須與我進入和諧之中。

  這是微妙的工作,非常微妙。你不能從外在看到它。你將看到媒介人移動和搖擺,但是那什麼也不是。那僅僅是正發生於他們堶悸漪Y些神秘東西的可見形式。即使他們也無法向你解釋它;它是不可解釋的。它只能被經歷而不能被解釋。

  所以,成為參與者,不要只是泛泛;那是沒有意義的--或者百分之百,或者什麼都沒有。低於百分之百則什麼都不會發生。如果你能把這個記在腦子堙A那麼我能帶你達到意識的喜馬拉雅最高峰。一旦你看過了那些日光照射下的、純淨無染的山峰,你將不願意回來,你將喜歡留在那堙C

  那個渴望--永遠維持在那堙苤迡N是宗教。耶穌稱它為天國,佛陀稱之為涅磐;你可以選擇任何你喜歡的名字。但是,沒有了那些巔峰,生命是全然無意義的。如果你繼續生活在黑暗的山谷堙A生活在世俗存在的黑暗山谷堙A生命就是一個混亂。

  這些片刻是神聖的。我在力圖帶你進入神聖中的最神聖,進入你生命最內在的聖地。跟我來!不要保持是旁觀者。corner22

 

  當一個真正的弟子來找我,我接觸他的第三隻眼,那有一個能量的聯結。我拴住了他,他拴住了我:一個能量的交換立即發生了。它是真實的生命能量的交換。但是有的人來了,我接觸他們的第三隻眼……但是他們是偽裝者,他們不是弟子。

  當一個弟子彎下腰接觸我的腳,立即有一個能量的交換。我的腳能立即感覺到他的觸摸。這不只是他的雙手的觸摸,他的整個生命傾注在那堙C但是,有的人只是形式上的接觸。他們的觸摸是醜陋的,他們的心不在其中。

  在「親近」的過程中,同樣的事情也會發生。有很多人被帶進了他們的那個深度。瑜伽(Yoga)和賴克旭(Rakesh)不得不攙扶著他們。他們太感動了,太顫抖了,他們變得如此有流動性,以至於不能自己走路了。他們走回自己的地方是不可能的。他們必須被攙扶。

(翻譯者灰色天使)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