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67 奧修工作的新階段:神秘學校

 

  在1979年7月,奧修解釋了他工作的新階段:一所神秘學校,還說明了它在世界歷史上的意義。

  你問:請你多談一些關於你工作的新階段好嗎?

  葛吉夫過了非常神秘的一生;那不是公開的。他的學校是一所隱藏的學校。在那媯o生著什麼,人們只是在猜想。

  那就是在我工作的新階段將要發生的。我的社區將成為隱藏的,地下的。它外在有一個正面形象:織布者、木匠、製陶工……。那將是正面的形象。作為遊客來訪的,我們將為他們準備一個美麗的陳列室;他們可以買東西。他們能看到桑雅生們的活動:繪畫、書籍、木工手藝……。他們可以到處看看--為他們準備了一個美麗的湖,游泳池,一家五星級酒店--但是他們將不知道真正發生的是什麼。正在發生的幾乎都是地下的。這必須是地下的,否則這不能發生。

  我有幾個秘密要透露給你們,在我把它們給予你們之前我還不想死--因為我不知道現在活在世上的還有誰能做那項工作。我有來自道家的秘密,來自譚崔的秘密,來自瑜珈的秘密,來自蘇菲的秘密,來自禪者的秘密。我幾乎在世界上所有的傳統中生活過;在很多世中我曾是一個流浪者。我從許多花朵中採集了很多花蜜。

  我不得不離開的那個時刻遲早會來到--我將不能再次進入這個身體。這將是我的最後一生。所有我採集的花蜜,我想要和你們一起分享,於是你們能和別人分享它,這樣它就不會從地球上消失。

  這將是非常秘密的工作;所以我不能說它。我想我已經說了太多!甚至這個都不該說。這工作只是為那些全然投入的人準備的。

  我們即將有一個大的新聞辦公室來使盡可能多的人意識到發生在這堛熔{象。但是在新社區堙A真正的工作將從世人眼中簡單的消失。新聞辦公室將起作用--它將為別的目的運作。人們將會不斷到來,因為我們必須從來訪者中選擇;我們必須邀請能夠參與,能夠溶解在社區的人。但是真正的工作將是絕對秘密的。它將只是在我和你們之間。

  我和你們之間的談話也不會很多。我將越來越安靜,因為真正的交流是通過能量,而不是通過話語。因為你們在準備好從寧靜中接受能量,我將變得越來越安靜。但是我在為你們準備著大量的珍寶。變得具有接受性……。

  當我的工作進入地下,變得越來越隱蔽和神秘,註定會有越來越多的謠言和閒話在世界各地傳播。人們對任何秘密都會變得很猜疑,因為他們找不到任何線索,他們開始對那埵b發生著什麼杜撰出自己的想法。所以也為那個做好準備。

  但是不要擔心它。它將是一所神秘學校。當查拉圖斯特拉活著的時候,這種學校存在著;他創造了這樣一所學校。在埃及、印度、西藏存在很多這樣的學校。當畢達哥拉斯來遊覽這個國家,他記錄了神秘學校的真相。在埃及和印度,他被指導進入了很多神秘學校。耶穌是由艾塞尼派,一個非常秘密的神秘學校訓練的。

  人類歷史上所有美麗和偉大的東西都是僅僅通過幾個人把他們的能量集中用於內在探求而產生的。我的社區將成為用於內在探求的神秘學校。這是存在著的最偉大的冒險,也是最偉大舞蹈。dh0202

 

  我在這堛漣V力是要再次創造一個蘇格拉底的追問,是要再次追問那位佛提出的基本問題。

  在新社區我們將要有7個圈圈組成的同心圓。第一個,最表面的圈子,將由那些人組成,他們是僅僅出於幼稚的好奇心而來的人,或者是出於已經累積的成見,內心帶有敵意而來的人--記者,等等。

  他們將只被允許看社區的表面部份--並非任何東西都被隱藏,但是正是由於他們的手段,他們將不能看到任何多於最表面的東西。他們將僅僅看到外表。這堣]不斷發生同樣的事。他們來了,他們僅僅看到表面的。

  就在幾天前我在讀一個記者的報告;他在這塈b了5天。他寫道:「呆了5天」,就好像在這堨收O一段多麼長的時間;5天,就好像他在這媢L了5輩子!因為他在這塈b了5天,他成為了一個權威。現在他知道了這媯o生著什麼,因為他看到了人們靜心。你怎麼能看人們靜心?或者你能靜心,或者不能,但是你不能看到人們靜心。是的,你能看到人們的身體姿勢、運動、舞蹈,或他們的樹下靜坐。,但是你看不到靜心!你可以看到靜心者的身體姿態,但是你不能看到他的內在體驗。為了看到,你必須靜心,你必須成為一個參與者。

  成為一個參與者的基本條件是你必須扔掉這個當旁觀者的想法。即使你參與了,即使你和靜心者舞蹈,帶著這個你在參與只是為了要看到會發生什麼的想法,那麼什麼都不會發生。必然地,你將帶著這種結論離開:這全是胡說--什麼也沒有發生。你內心將完全確定什麼都沒有發生,因為你甚至參加了,而什麼都沒有發生。

  那個人寫道,他看了達顯,很多東西發生在於桑雅生--發生的東西太多,以至於在一個和我的深深的能量接觸之後他們甚至不能走回他們的地方--他們不得不被攙扶回去。然後,他說:「但是什麼也沒有發生在我身上。」那足夠證明發生的一切或者是催眠,或者是人們只是因為有記者在場而在假裝,或者那只是一個安排好的表演,某種被操縱的東西--因為什麼也沒有發生於他。

  有的事情只有在你是接受性的,開放的,無成見的情況下才能發生。有的事情只有在你把頭腦放到一邊的時候才能發生。

  那個記者再寫道:「到那堨h的人,他們把頭腦放在了他們脫下鞋的地方--但是我不能做那個。當然,」他說:「如果我把我的頭腦放在後面,那麼我也將被影響。」但是他認為他擁有的頭腦是某種很有價值的東西--他怎麼能把它放在後面?他感覺自己非常聰明,因為他沒有把他的頭腦放在後面。

  頭腦是障礙,而不是橋樑。在新社區,第一個同心圓將為那些作為記者而來的人預備--已經認為他知道的有成見的人。簡單的說,為傻瓜預備。

  第二個同心圓將為那些探尋的人預備--沒有成見,既不是印度教徒,也不是回教徒或基督徒,沒有帶著結論而來,帶著開放的頭腦而來。他們將能夠看得深一點。某種神秘的東西將攪動他們的心。他們將穿過頭腦的的障礙。他們將變得意識到某種極其重要的東西在發生--他們將無法立即領會到它究竟是什麼,但是他們將含糊地意識到某種有價值的東西在發生。他們也許不會有足夠的勇氣參與它;他們的探求也許心智的成份多於存在性,他們也許不能成為它的一部份,但是他們將意識到它--當然,是以一種含糊而困惑的方式,但的確是意識到了--某種比表面上更多的東西在發生。

  第三個同心圓將為那些人預備,他們是贊同的,他們深深地同情,他們準備好了隨社區有一點運動,他們準備好去跳舞唱歌,去參與,他們不僅僅是探尋,而且準備好了去改變他們自己,如果探尋需要的話。他們將更清楚地意識到更深的領域。

  第四個將是感情移入的。同情意味著一個人是友善的,而不是敵對的。感情移入意味著一個人不僅是友善的;他更感覺到一種統一、單一。感情移入意味著一個人感受社區,感受人們,感受發生著的一切。他參與、結合、融入、合一。

  第五個圈子將是弟子、桑雅生的--一個人不僅用他的心感受,而且準備好了成為忠實的,融入其中。他準備好了去冒險。他準備好了去效忠,因為他感覺到一種偉大、瘋狂的愛--瘋狂再瘋狂的愛--生起在他堶情C桑雅生,弟子。

  第六個圈將屬於那些已經上路的--老手。那些旅途接近終點的人,他們不只是桑雅生,而且在成為成就者(Siddhas),他們的旅程接近圓滿,越來越靠近結論了。家不再遙遠,再走幾步。某種意義上說,他們已經到達了。

  第七個圈子將由阿羅漢和菩薩組成。阿羅漢是那些到達了但是對於幫助別人到達不感興趣的人。佛教有個特定的名字給他們:阿羅漢--孤獨的旅行者,到達了然後消失在那終極的。菩薩是那些到達了的人,但是他們對那些沒有到達的人感受到一種巨大的同情。菩薩是帶有慈悲的阿羅漢。他堅持不斷的回頭望,不斷地召喚那些仍然在黑暗中跌到的人。他為人類幫忙、服務。

  有兩種人。一種人只有當他單獨的時候才放鬆;在關係中,他感到一點不自在,他感到一點打擾,煩躁。那種人成為了阿羅漢。當他到達了,他完成了一切。現在,他不再回頭看。

  菩薩是第二種人:他在關係中感到放鬆,事實上他在關係中遠比在單獨中要舒適。他更傾向於愛。阿羅漢傾向於靜心。阿羅漢的路是純粹的靜心,菩薩的路是純粹的愛。純粹的愛包含了靜心,純粹的靜心包含了愛--但是純粹的靜心只是把愛作為香味、芬芳來包含;那不是它中心的力量。純粹的愛包含了把靜心作為香味來包含;那不是它的中心。

  這兩種人存在於世界上。第二種--愛之路上的追隨者--成為了菩薩。第七個圈子將由阿羅漢和菩薩組成。

  現在,第七個圓將意識到其他所有6個圓,第六個圓將意識到其他5個圓--較高的能意識到較低的,但是較低的不能意識到較高的。第一個圓不能意識到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他任何圓。他將看到建築、酒店、游泳池、購物中心、編織、陶藝和木工。他將看到樹木、整個風景........。他將看到所有這些東西。他將看到成千的桑雅生,會聳一聳肩:「這些人在這媟F什麼?」他會有一點迷惑,因為他不認為能在一個地方找到那麼多瘋狂的人:「所有人都被催眠了!」他將找到解釋。他將很滿意,因為他瞭解了社區。他不會意識到更高的--較低的不能意識到較高的。那是生命最基本的律則之一--aes dhammo sanantano(這是永恆的法)--只有較高的瞭解較低的,因為他經歷過較低的。

  當你站在陽光照耀的山峰上,你知道山谷底下的一切。山谷堛漱H根本不會察覺到你,這對於他們是不可能的。山谷有它自己的佔據物、自己的問題。山谷被它自己的黑暗佔據著。

  傻瓜可以來到大師身邊,但不會得到好處,因為他將只能看到外在。他將看不到本質,他將不能看到核心。傻瓜也來到這堙A但是他只聽到話語--他不斷用自己的想法來解釋那些話語。他極為滿意,因為他知道在發生什麼。

  有很多傻瓜沒有來這堙苤苭L們覺得不必要。他們只是依賴別的傻瓜的報告。那就足夠了。只要一個傻瓜就能取信成千上萬的傻瓜,因為他們的語言是相同的,他們的成見相同,他們的觀念相同……沒有問題!一個傻瓜看過了,所有其他的傻瓜都相信了。一個傻瓜在報紙上報導,所有其他傻瓜在早上閱讀,他們都相信了。dh0207

 

  在新社區我將教你們進入集體無意識的方法。但是它是非常危險的旅程。在某人能進入集體無意識之前,很多的準備工作是必需的。因為那埵酗茼h東西,成百萬上千萬的經歷,它們會突然爆發出來。

  一個社區是需要的。一個封閉的社區是需要的,封閉的花園是需要的--因為讓普通群眾瞭解並不是什麼問題;他們不可能理解。那就是為什麼當有什麼東西到達群眾那堙A一些裸體的照片到達群眾那堙A他們立即反對我。他們不理解這媯o生著什麼。

  我們在試圖穿入意識的最深層面。但這是一個煉金術的實驗室;普通的群眾不能理解它。如果他們理解了,那也是按照他們自己的意思理解它。

  我在等待新社區:有很多更多的要做。但是那樣事情將變得更加奇特,你們將需要一個區域,一個能量場,像一種安心的能量包圍著你們,使你們保持根植於我,於是你們不會在集體無意識堸g失。只有那樣集體無意識的大門才能打開。

  它們能被打開,如果它們被打開。如果你能知道你的整個過去,你將擺脫它獲得自由。瞭解了某些東西就將從它獲得自由:瞭解真理的解放。如果你能被允許走進你的過去,到那個盡頭,你一切都將被完成。因為你累積財富有成百萬上千萬次了,而每次你都失敗了。如果你能記得你的過去生,你能看到成百萬上千萬次你在玩著同樣愚蠢的遊戲,根本沒有達到任何要點,那麼你怎麼能繼續在這一生再次玩下去?那將是不可能的了。

  如果你能看到你所有的性經歷,還繼續玩這個相同的遊戲就太荒謬了。

  但是為此,一個完全隱蔽的環境和巨大的信任、絕對的信任將是必須的。所以我將試圖創建一個社區,它將是一個隔絕的世界,在那塈畯怉銃i入曾經進行過的實驗中可能達到的最深入的實驗。

  一旦你已經能往回走,你將變得能夠向上走、向前走,因為過程是一樣的。走回無意識,這是容易的,因為那是一條已知的路;你遺忘了它,但它仍然是已知的路,你能夠走回去。

  向上走達到超意識和宇宙的頭腦是一條未知的路。如果你變的有能力走回無意識,你將學會怎樣穿過你生命的危險領域。然後,接下來可以邁出更高的一步:你可以從意識移動到超意識。

  正是在超意識中,所有天使、提娃妲(devatas)、神、坤達里尼、能量中心(chakras)和蓮花開放等的經歷發生了;它們都包含在超意識中。它是一個美麗的世界,它是如幻的。超越那個則是宇宙頭腦的世界,在那堜狾釭爾g歷都消失了--既不是醜陋也不是美麗,在那婺g歷者被單獨留下來。完全的,絕對的單獨。那是意識的終極目標,那是進化走向的目的地。

  但是在你能跳躍進那個在你之上的世界之前,你將必須深入你的根底,深入你無意識的黑暗根部和你過去的經歷。

  佛陀和馬哈維亞都試過;他們進行了偉大的實驗。那些實驗被稱為Jati Smaran:回憶過去。過去是巨大的--如果你不斷回憶它,它將開啟秘密。

  進入過他全部過去的人將絕對健康和心理完整地回來。他不會有任何顛倒。僅僅通過去那埵A返回,他的整個生命將被轉變。那麼所有他曾經能設想去做的,他都做過許多次了,那全是無用和徒勞的。

  就是那個理解,一切都開始改變。當你從過去解脫出來,你就能夠移動到當下:你能深入此時此地……unio108

 

  神秘學校的功能--一所像這樣的神秘學校--比一所大學的功能要高。它的功能是使你覺知到你的意識。覺知到一個人的意識就是靜心;它是成為真正的人的第一步。guest15

 

  一旦我們搬離世界,一旦我們有自己的小世界,一旦我們扔掉所有的橋樑,時間將開始消失。我的努力是給你們對無時間性品嚐。一旦你們嚐了它,那麼你們能回到世界,而它保持和你在一起。最重要的事情是至少品嚐它一次--無時間--突然你們被轉到了另一個世界。

  這個世界由時間和空間構成。那就是愛因斯坦對它的定義:空間的時間(spaciotime)。他從兩個詞生造出這一個,因為他說時間不是別的,它正是空間的第四維。於是這個世界由空間和時間構成。在靜心中,你從二者消失了,或者二者從你的存在消失了。你不知道你在哪裡。你必然多於你曾經達到的;你完全在那堙A但沒有空間限制你,沒有時間定義你。一個純粹的存在。一旦品嚐過,所有的愚蠢都消失了。

  傻瓜生活在時間堙A智者生活在無時間中。

  傻瓜生活在頭腦中,智者生活在無頭腦中。dh0207

 

  世界上最偉大的奇跡是成為如此智慧的,以至於沒有人,沒有社會,沒有國家,沒有教堂能催眠你。

  我在這堛漱u作由對你的反催眠構成。所以,所有的社會都將反對我。意識到它!和我在一起是危險的--所有的政府將反對你。這必須被知道和接受。這必須被簡單地接受,因為這將發展成那樣。我對你開始的工作越深入........。這只是工作的開始:我在預備出發的地方。

  一旦反催眠開始在成千上萬的人身上起作用,所有的社會,所有的政府,所有的教堂將反對我和我的人--因為這從來沒有被做過。這是曾經嘗試過的最偉大的反抗。這是真正的革命。

  如果你經歷了這個進革命,你將知道新鮮來自哪裡。它來自你內在的核心。上帝不在你外面;它是你那個中心,你那個基礎。新鮮來自它,生命來自它,祝福來自它。那一切是很重要的--詩歌和音樂--它們都從它生起。

  當舞蹈從內在跑出來,它有一種完全不同的品質:它是靈性的,它是神性的。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