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79 對奧修的迫害

 

  我遇到過死心塌地反對我的人。他們沒有見過我,沒有讀過一本書,沒有聽過我講話,不知道我在做什麼,他們卻死心塌地反對我。有時候這是令人驚奇的。即使要反對,一個人也必須走近一些,來瞭解,來看,來判斷。他們甚至沒有看過我。如果突然遇到我,他們不會認出我。但是他們想要殺死我。

  他們是怎麼了?一種深深的恐懼--在自我下面的火山已經跑到了上面。他們害怕接近。即使來聽,他們也害怕;來讀,他們也害怕。因為,誰知道呢,你也許會被困在圈套堙C所以,最好是保護你自己,保護你的無知。

  我收來自世界各地的信件和電報。就在前幾天,拉蜜拿來一份來自義大利米蘭的電報。這是來自同一個人的第三份了,他不斷送來消息說:「我想殺了你!」那麼,米蘭很遙遠,為什麼他那麼擔心我呢?他認為這很重要--他一個月發了三份電報。我希望他某個時候會來。

  有那麼多的來信,說:「我們想要殺了你。」為什麼人們被冒犯了--被一個從未離開他的房間的人冒犯?為什麼我在打攪米蘭、柏林、紐約、德里和加爾各答的人們?為什麼?--一個簡單的原因是他們感到受傷害了。

  全世界不斷在說關於我的事情。我甚至不去讀它們。每天拉蜜拿來成百上千的來自不同國家不同語言的報告。誰管呢?如果他們喜歡謠言,讓他們享受吧;他們生命中沒有別的好享受的。讓他們有一點樂趣吧。這沒什麼不好的,他們傷害不了我。他們能毀壞我的身體,但是他們傷不到我。我沒有我自己的形象;他們也無法毀壞那個。我不是反應,我是行動。我的行動是由我自己發出的,它不是由別人來操控的。我是一個自由的人,自由自在。我按自己的意願來行動。

  學習按自己意願行動的藝術。不要擔心批評,不要對讚譽感興趣。如果你對別人的讚譽感興趣,那麼你就無法不關心批評。保持遠離。讚譽或批評,這都是類似的。成功或失敗,這都是相仿的。Aes dhammo sanantano。

  人們越成為靜心者,也就越成為桑雅生,也就越不可能被壓迫,被剝削。橘紅人散佈在世界各地。這是一個核子爆發!在六年堙A世界各地成千上萬的人被轉換到了一個新的視野,一個新的生命形式。他們被交回了他們的個體性,他們的真實性,他們的智力。沒有人能剝削他們。

  所以這肯定是一個稀有的現象,我被所有人譴責:基督教徒、印度教徒、回教徒、耆那教徒、錫克教徒,拜火教徒,猶太教徒--我被宗教,所謂的宗教譴責--還有政治家、記者、所謂的知識份子、作家、批評家,因為他們都是那個反人類陰謀的一部份。

  我想要徹底的摧毀那個陰謀。只有那時,新的人類才能被引入到地球。地球在等待新人類。新人類將成為世界的鹽。他將會隨身帶來歡樂、舞蹈、慶祝。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