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8-16 奧修給出他對叛逆者的定義

  

  叛逆並不是某種你必須去做的東西;它是一種途徑,一種態度。這種態度就是你會把你自己作為一個個體來尊重,而你也會以同樣的方式尊重其他的每一個人。沒有人比你低,沒有比你高,記住。接受沒有人比你高的觀念是非常容易的。但那不是叛逆,那是嫉妒。共產主義不是叛逆,它是嫉妒。

  當你接受沒有人比你高,沒有人比你低,那才是叛逆。事實上,高等與低等的劃分是不適用的。每個個體是那麼的獨一無二,去比較兩個人是不可能的。所以你怎麼可能把某人擺得更高,把某人擺得更低呢?——他們是那麼的與眾不同和獨一無二。

  共產主義不是叛逆。所以我一直試圖在「革命」與「叛逆」這兩個詞之間作出區分……

  每一次革命都死了,進入另一種正統。

  它一直如此。

  所以我不贊同革命:

  我贊同叛逆。

  叛逆是個人的。

  然而當有許多叛逆者存在,他們想要生活在一起,尊重彼此的個體性,尊重彼此的自由,尊重彼此的獨特性——那就是社區的意思。它不是一個社會。它不是一個機構。它不是過去意義上的組織。

  社區是個人的共享,他們反對所有類型的愚蠢,迷信。那是他們的交匯點。但那並不是說他們創造出另一個社會,另一個機構。那將只會是革命。

  試著清晰地理解這種區別。如果他們不創造出任何體制,而是開始聰明地生活在一起,不管有多麼困難——那會有一點困難;不然為什麼人們選擇建立組織和機構呢?——因為那更容易……。

  我是個無政府主義者。

  我從根本上相信個人。

  我完全不相信社會。

  我不相信文明,文化。我只相信個人。

  我不相信國家,我不相信政府。我不希望這個世界上有任何政府,有任何國家。

  我只希望有聰明才智的人們出於他們的聰明才智和諧地生活。而如果他們無法用聰明才智來生活,那麼死去也比成為機器人,成為機械,被各種奴役所糾纏與囚禁要好。結束生命會比較好。我們應該聰明地生活,我們的秩序應該出自於我們的聰明才智,反之則不然。

  那就是以前一直被嘗試的:強制性地規定,讓人們可以聰明地行動。現在那絕對是愚蠢的。一旦你強制性地規定,你就摧毀了聰明才智,你甚至摧毀了它成長的可能性。沒有必要……。

  人類一直是對存在的一個災難,是一個詛咒。

  叛逆意味著讓人類成為對存在的一個祝福,而不是一個詛咒。

  這是冒險的一步,然而沒有冒險就不會有收穫。這是一次巨大的轉變,幾乎是一次同過去的決裂——不是改進過去社會的任何形式,而是一個全新的社會。

  這中間沒有矛盾。在這裡你必須成為叛逆者,但你的叛逆並不意味著你必須反對某種具有聰明才智,某種清晰的事情。你反叛任何愚蠢。有任何發生在社區裡的愚蠢,你就反叛它。那是你的責任,保衛不要讓愚蠢,迷信開始在你的內在扎根。要警覺。

  但叛逆並不是說為了證明你是個叛逆者,而你必須不必要地進行破壞;不然的話,別人也許會認為你像個正統人士;都已經過去兩天了,而你連一次叛逆都沒有!叛逆不是某種你必須每天去做的事情。它不是某種練習,就像晨間散步一樣。

  叛逆是你看待事物,觀察事物的態度;在你裡面發生了什麼,在你周圍發生了什麼。不應該允許生蛂A你的聰明才智之劍應該保持閃閃發光,那就是全部。而每個人都要保持他自己的閃光,沒有誰要保持讓你的閃光。在這裡,沒有誰是他兄弟的管理員。

  你必須成為自己,這樣正統就無法進入……。

  在我的社區裡,你必須保持是叛逆者。

  當然,你不會有足夠的機會來使用你的叛逆——那就是社區的整個目的。你必須使用你的叛逆,你的機會來反叛正統;現在我們不會給你任何機會。你應該保持警覺,沒有機會給你,你就去反叛任何事情。

  在一個叛逆者的社區,每個叛逆者都是守衛,都是保衛,都具有叛逆的精神。

  記住,我使用的是「叛逆的精神」這個詞。

  這不是行動的問題。只有當某件事違反了精神,行動才是需要的。

  所以每當在社區裡有任何事情違反了叛逆的精神,就摧毀它,起來反抗!

  而你並不是在反對社區:

  你是在拯救社區,拯救叛逆者的社區。

  你是在拯救叛逆的精神。misery29

 

  然而叛逆一直沒有被嘗試過。

  革命是推翻政府的集體努力。

  叛逆是個人的。

  它不打倒任何人;它只是脫掉個人的虛偽。

  叛逆者扔掉他的面具。

  他不反對任何政治制度,反對任何社會。他完全不關心所有的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那些對此感興趣的人,讓他們做他們的工作。叛逆者只是關心他自己(self-oriented)。

  我一直被世界上各個源頭譴責,因為我教導人們自私。是的,我教導自私。它不是一種譴責,這是我的整個哲學。我教導你成為自私的,因為無私一直被教導了幾千年,而它沒有幫助到任何人。

  我教導你只是關心你自己。

  扔掉你裡面所有的垃圾。

  清掃你自己,開始好像你是這個世界上的第一個和最後一個人一樣生活。是第一個人,這樣你就不用攜帶過去的負擔,因為沒有過去。是最後一個人,這樣你就不需要擔心未來,擔心什麼會發生在你的孩子身上。他們會照顧自己。

  你顧慮的是你自己,在你存在的最內在的核心強烈地生活。

  那就是叛逆:

  讓事物成為它們本來的樣子。

  但你不是一樣東西,你是個人:

  改變你自己,轉變你自己,

  成為一個新人類。misery30

 

  你說過如果只要世界上有200個成道者,那第三次世界大戰就是不可能的。你能解釋一下你的意思嗎,這200個人如何讓數十億無意識的人有所不同呢?

  當然。他們會造成巨大的不同。當整個房間都是黑暗的,只是一支小小的蠟燭就會造成巨大的不同。在那麼大的一間房裡,一支小小的蠟燭,被點燃……整個黑暗都消失了。

  一個成道者是一道巨大的光——非常微妙,但在方面幾里之內,許多人的生活都會被他碰觸到。而如果有200個成道者,歷史上還從未出現過……

  200個成道者可以製造出剛好相反的狀況。如果他們以某種方式安排在一起,他們可以創造出生命射線(life rays),那會保護人們接受死亡射線(death rays),那甚至可以幫助被死亡射線殺死的人復活。但那200個成道者必須處於某種特別的聯繫之中。這樣他們就可以在世界上創造出一個中心。

  我的個人看法是我們可以在我們的門徒中創造出這200個成道者。他們已經連結在一起,他們不是單獨的,他們受到社區的支持。他們的能量可以被其他沒有成道,但正在探索,正在路上的門徒所增強,所聯合。

  我是說真的。如果我們可以在地球上編織出一張生命射線之網,它甚至可以抵禦核子武器的破壞。但那是一種完全不同的科學,從來沒有被實驗過。不過在過去已經出現過一些瞥見,對此進行實驗是沒有壞處的。不管怎樣,沒有別的希望了。

  我們的社區必須為此準備好。他們不應該考慮瑣事,小打小鬧,自我。他們應該瞭解到他們的責任是非常巨大的,是人類前所未有的。我希望我們還可以做點什麼。還有時間,我的人正在努力工作。現在的問題是我們是否可以在時間之內完成。

  不過我確信,在整個人類死亡的洪水來臨之前,我們幾乎已經打造出一艘意識的諾亞方舟。last223

(翻譯者vila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