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9-13 美國和德國政府給西班牙施加壓力,拒絕給奧修簽證

 

  3月14日,奧修和他的團體得到了西班牙的簽證,但在3月17日,他們在由美國和德國政府提供的基礎檔上被拒簽。

  在西班牙,他們在國會堥M定了,他們在內閣堥M定了,他們願意讓我留在他們的國家堙C然而問題就是:誰要來簽發我的永久居留權呢?在內閣堶情A沒有人願意。他們說:「我們非常樂意,他應該得到允許——我們沒有什麼反對他的東西——但是我不想留下把柄,因為如果明天有什麼事情出錯了,那麼這個簽字的人就會被抓起來。」mystic16

 

  西班牙政府一個月來一直在猶豫是否讓我入境。他們有美國軍隊的核基地。他們是北大西洋公約的組織成員,而那個成為總理的人之所以成為總理,就是因為他向西班牙人保證他會讓西班牙退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他還會命令美國的基地從西班牙撤走……

  他們推選這個人就是這一點——就是他承諾他會退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並用強迫美國人離開西班牙。兩年過去了,人們一直在問:「怎麼樣了?你沒有退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而且美國人也沒有離開西班牙。」

  在這兩年堙A這個人……當他沒有掌權的時候,他並不是一個政客,但是這兩年已經把他變成了一個政客。他說:「我這兩年掌權的體驗讓我改變了想法:我們會繼續留在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而且美國的基地會繼續留在西班牙。」

  這是對人民在這個點上的選舉訴求,對全民公決的嚴重背叛。但是總理,整個官僚機構,整個政府現在都贊成美國軍事基地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成員身份。不過,他們還是沒有過半數。西班牙的年輕人依然在給他們投反對票:有42%的人投票反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但是政府擁有所有的權力……他們當然可以設法取得多一點數量的贊成票。

  如果這個人有任何榮譽感,他會立刻辭職,因為選擇他就是為了一個計劃。不是選擇了他——而是選擇了這個計劃,因為他放棄了這個計劃,所以他應該立即辭職。不過這些政客似乎是不知羞恥的,他們沒有尊嚴,沒有榮譽,沒有自尊。

  他希望我留在西班牙,但是問題在於美國的壓力。一個月以來,他一直在推遲。他告訴我不要洩露西班牙已經邀請我的消息,因為西班牙的王室,首相,總統,內閣——他們都會在機場迎接我。我會是他們邀請的客人,所以他們會宣佈日期和時間,然後他們會通知我。

  但是漸漸地,他看到有42%的人可以投他的反對票,那麼把一個像我這樣的人帶進國家是危險的,因為這些年輕人一定會受到我的影響。

  國會決定應該歡迎我,內閣決定應該歡迎我,但是最後總統通知我說這是不可能的,這在政治上有困難。

  我知道這個困難,這個困難是在大選以後來臨的。我一直在告訴約翰,如果必須做出任何決定,它應該在大選前進行。在大選以後,我看不出有任何希望,因為一旦這個總理看到有多少人可能投他的反對票,他就不會有足夠的勇氣去邀請一個可以影響他人民的人。

  這就是那個恐懼,而現在這種恐懼幾乎遍及整個世界,在所有的國家——奇怪的恐懼。psycho10

 

  在西班牙有一個人,他是個著名的小說家,他對我非常感興趣,因為他讀過我幾本被譯為西班牙文的書。為了讓我去西班牙,他不停地工作了一個月,他在整個西班牙的演講界很出名,倍受尊重,連政客都尊重他。他和總統、總理和王室成員談話,他們都歡迎我去那堙C然後從美國,德國,希臘,義大利發來了三封信。

  在昨天他告訴我:「現在這變得困難了。連總理都告訴我『你不要參與進來。那個人非常危險。即使你和那個人聯繫也許都會給你帶來麻煩。你不要介入,不要提他的名字!』」

  但是他問:「有什麼困難呢?」

  他說:「你別問了!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狀況。」psycho37

 

  然後德國政府發來一封信,說有三個罪犯和我一起旅行。他們把我的秘書哈夏叫去,告訴她:「我們沒有任何反對奧修的地方,但是德國政府那邊施加了巨大的壓力,說有三個罪犯和你們在一起。」

  她問:「那三個罪犯是誰?他們犯了什麼罪?」經過追問,我們才知道有一個是德國人,有一個是加拿大人,有一個是美國人。真是奇怪,這個團體堥S有德國人,所以這個消息有三分之一絕對是錯誤的。有幾個美國人,但他們沒有一個是罪犯,他們沒有一個成員犯過任何罪!有一個加拿大人:他聽說後驚呆了——那就是他是個罪犯,卻沒有反對他的指控。psycho27

 

  就在前幾天,我收到消息說美國政府最終成功的把我的名字列入了Interpol——國際刑警組織的罪犯通輯名單(the wanted list)。現在我是一個「通緝犯」。

  我沒有躲避——不過這就是讓每個政府都對我產生敵意。我沒有犯罪,但是任何政府看到我的名字在「被通緝的罪犯」堶情X—這些人都是國際罪犯——如果我想要進入他們的國家,他們會立刻禁止我入境。國際刑警不能做任何事情——因為我什麼事也沒做。但是名單上的這個名字會幫助美國政府說服別的政府這個人是個國際罪犯。

  如果幫助人們從綿羊變成雄獅是一種犯罪,那我是一名罪犯。如果幫助人們只是成為人類——不是基督教徒,不是猶太教徒,不是印度教徒——是一種犯罪,那我是一名國際罪犯。而所有的宗教都會贊同,因為沒有人希望他們的綿羊從羊欄堻Q帶走。我是個強盜。

  沒有國家希望民族主義受到譴責。我反對民族主義,因為它是這個世界上發生的最糟糕的事情之一。我希望一個沒有國家的世界。民族主義不是什麼光榮的東西,它是所有的戰爭,所有流血事件的起因。自然,所有的國家都會同意我是個國際罪犯。zara106

 

  3月18日,奧修的飛機降落在馬德里,被Guardia Civila包圍,同時烏拉圭領事館在奧修和他的隨行人員的護照上的烏拉圭簽證上蓋章。奧修然後飛往塞內加爾的達卡,他們在賓館塈b了一個晚上。在同一天,歐洲國會討論一個議案,禁止奧修進入任何歐洲共體國家。

  因為我在克里特島說:「如果你們不允許我在任何地方降落,我就會要一架噴射機,然後我會在那堶悼肮﹛v,他們就立刻發起了一個運動,說我不能在歐洲的任何機場降落。

  我真的很享受,一個沒有權力的人就可以讓這些矮小的政客們六神無主!我只是隨便說一下,歐洲國會就立刻提出一項決議,他們很快就會討論通過,那就是我不能在歐洲的任何機場降落。psycho42

 

  像巴哈馬這樣的國家,還有其他的國家——巴拿馬,還有幾個巴拿馬附近的小島,我甚至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它們的名字——它們的國會已經開始討論,並且決定不要允許我進入他們的國家。psycho37

 

  就在今天,阿南朵通知我說委內瑞拉——我從來沒有想到過它!——已經通過了一項決議,說我被禁止了,我不能進入這個國家……

  歐洲國會現在已經有一項決議,與其分開禁止我,不如集體禁止我,於是所有歐洲國會的成員國都變得緊密起來。psycho23

 

  他們沒有什麼反對我的東西,但是對他們來說,我的觀念似乎比他們自己的核武器更加危險。在這樣的世界堙A美國的一隻瘋狗轟炸一個像利比亞這樣的小國,蘇聯的核計劃(切爾諾貝利)就像人類一樣發狂……處於所有的這些問題當中,這個世界的國會都在討論我,都在討論是否讓我進入他們的國家。這是胡鬧的。mystic21

 

  德國政府允許所有歐洲的恐怖份子——光頭黨,龐克黨以及各式各樣的白癡——在德國舉行一個世界大會。這些人製造爆炸,這些人到處製造恐怖事件,殺害人們。這些人得到允許……卻不允許我進入德國。

  你們可以看到這個頭腦:對他們來說,我比所有的這些恐怖份子更加危險。而他們舉行了一次世界大會……不,他們不害怕恐怖份子。他們有足夠的軍隊對付他們,他們有足夠的武器對付他們。他們害怕一個只是教導人們去愛、變得寧靜、變得喜樂的沒有武器的人。

  你們可以看到,對這些人來說,喜樂是更加危險的,寧靜是更加危險的,靜心是更加危險的。socrat18

 

  前幾天一個德國法庭給了我們它的判決書,說德國政府宣稱我是危險人物是錯誤的。

  桑雅生們和德國政府在法庭上打了一場官司,德國政府試圖證明我是個危險人物。所有他們可以證明的就是有可能證明我是一個危險的人。而那個法官看起來是個公正的人,具有聰明才智。他說:「對任何人都可以這樣說——有可能證明——但是你們沒有任何證據說這個人是危險的。你們憑什麼預言未來呢?只是憑你們的假設嗎?」所以他禁止德國政府用這樣的語言來反對我或者我的追隨者——說他們是危險的,說他們是邪教。

  這個政府努力要證明我是危險的,就是因為我有可能是危險的……但是以哪種方式可以證明我是有危險的呢?我能夠在那婸s造核武器嗎?他們無法把它說出來。他們知道那個恐懼是什麼,但是說出來就會暴露他們,它不會幫助他們。

  那個恐懼就是我有可能會抓住比較年輕的人,而他們沒有任何方法阻止這一點。他們的哲學已經死了,他們的神學已經死了,他們的教堂在墓地堙A他們的教皇只是過去的屍體。他們對於現在,對於新時代,對於新人類沒有任何論點。transm11

 

  這是一個非常奇怪的世界。就在前幾天,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一家德國法庭判決贊同我反對德國政府,但是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那個法官不明白我對待生命的方式。德國政府試圖證明我不是一個宗教人士,因為我親口說宗教已經死了,我親口說我不是一個嚴肅的人,那個法官說:「這些言論是在一個新聞發佈會上發表的,它們不能當真。而我們不知道其中的來龍去脈。你們必須用他寫的書舉證。我認為他是一個宗教人士,我認為他的教導就是宗教。他所說的和做的一切都是嚴肅認真的工作。」

  雖然我們贏了這個案子,但是法官無法瞭解,德國政府也無法瞭解。transm12

 

  你們將會驚訝:我被我從來沒有去過的國家的國會討論,對於他們來說,好像我就是世界上的頭號問題,而那些國家堿あ亶s一個桑雅生都沒有。他們面臨核子的第三次世界大戰,但是他們卻在擔心我!

  這是意義深遠的,他們已經認識到如果允許我繼續教導,他們腐朽的社會就會開始崩塌。而我會不顧一切地繼續下去,他們無法阻止我。我會找出我的方式。現在我會更加尖銳地辯論抨擊他們,而且我要揭露每一個阻止我去接近我自己的人的政府。

  當然,我的人與我同在。一旦我宣佈現在我們要展開行動,在每一個國家,桑雅生們都要去法庭,開始和政府做鬥爭,我們會在世界範圍內製造出混亂。我只是在等待恰當的時機。一旦我們自身安定下來,我們就要和每一個骯髒的政府做鬥爭。我們一定會贏。

  而你們將會驚訝,甚至連律師們……一個德國的頂尖律師問我是否可以授權給他打這場官司,因為這完全違反德國憲法,他知道這個案子會讓他的名字世界聞名。

  另一位律師,也是一個頂尖的律師,來自於西班牙,他就是在等待信號。他希望和政府對抗。他說:「沒有什麼。我看過了政府所有的檔,沒有什麼是反對你的東西。他們所說的都是毫無根據地在胡說八道,說什麼你在逃稅。」

  我們會進行鬥爭。它將會是喜悅的。只是我要再阻止他們幾天。讓我們在什麼地方穩定下來,不然這就會變得困難——這些人可以反對他們的政客,反對他們的政府,任何國家都會害怕。所以一旦我們穩定下來,我們就會在全世界開展鬥爭。這將會是一連串的行動。mystic06

 

  桑雅生們正發起抗議,因為它完全違反了德國憲法,違反了德國法律。還沒有過一個先例!不僅在德國,而且在全世界都沒有一個案例,禁止一個以前沒有進入過你們國家的人入境。你們怎麼可以判斷說他是危險的呢?

  所以他們叫上了500名世界知名的不同領域的文化界人物——教授,科學家,詩人,畫家,舞蹈家,演員。現在他們已經收到了50封強烈支持、絕對反對政府的抗議信。

  他們也收到幾封支持政府的信。這些信堛漱@些觀點非常搞笑,所以他們寄了一些給我。一個基督教徒的高級牧師支持政府,因為他以為我是個天主教徒,而德國必須要從天主教的宗教中被拯救出來。

  這樣的恐懼顯示出深深的懷疑。你並不確定你的基督教神學,你害怕有人刺破了你信仰的汽球。sermon12

 

  在義大利的65位國際知名人士,他們在不同領域都有貢獻,他們發起抗議:「為什麼不允許他入境?」transm45

 

  而在那媯o生的事情,它將會在德國發生,它將會在希臘發生,它將會在英國發生,它將會在西班牙發生,它將會到處發生。桑雅生必須創造一個世界範圍的遊行示威聯合體,讓所有重要的、有創造力的藝術家、小說家、音樂家、雕塑家、舞蹈家、演員、導演——對這個世界產生影響的所有層面的人都在上面簽名。

  首先在每一個國家發起抗議書,把他們的名字收集起來,然後寄一份最後的抗議書到聯合國,和所有國家所有的抗議書都放在一起——因為現在這不是一個國家的問題。如果歐洲國會決定我甚至不能在他們的機場降落,你們現在就不能只是把我看成一個人。

  我已經成了世界範圍內有創造力的、有才幹的人的聰明才智的代言人。

  那就是我的國家。

  而我的門徒必須去聯合國,因為這太醜陋了。psycho10

(翻譯者vila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