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10-53 與佛教徒的辯論

 

  朋友們,最近印度佛教的最高團體瑪哈菩提.薩哈,在公開媒體憤怒地譴責我。我曾以為瑪哈菩提.薩哈的人比較明智。但是我錯了——他們實在令人失望。

  瑪哈菩提組織宣稱,我假冒佛陀轉世並以他的名義說話;可是我從來都沒有提到過「轉世」這樣的字眼。我只是曾經簡單地提到過,他曾經想要使用我的身體,很不幸地我答應了他。不過還好,後來我說服了他並與他告別了。

  這故事對我來說已經完結了,但是如果瑪哈菩提組織希望的話,就要和佛陀打一場官司了!為什麼他要敲我的門呢?

  這不是我的錯——對我發火僅僅暴露了你們的愚蠢。如你們真的敬愛佛陀的話,你們應該到這堥荂A好好地研究一下這整件事。但沒有一個人來敲門!沒有一個人來詢問:「究竟發生什麼事?」甚至連一個電話都沒有。

  而且這件事情都已經過去這麼久了。你們日思夜想的那個人已經離開了!下一次,他來到這堛漁伬埸|被一腳踢開,我保證——你們一定會心滿意足!

  我並沒有宣稱自己是佛陀轉世。除了佛陀的靈魂曾經拜訪我,並和我在一起共處了四天之外,我沒有宣稱其他任何事情。

  塔沙伽特,你是掌管這個社區的——在這面牆的「佛陀廳」下面加一行字「紀念佛陀四天的訪問」,在這四天之前和之後——都不關我的事!

  石田勝枝從日本打電話來勸我別理這些人;天才和偉人命中註定要遭受小人侮辱。她一定是為那些佛教徒的行為感到傷心,她在日本的報紙和雜誌上發表了聲明:「那是我預言的,如果印度佛教徒要生氣、要怒駡,就全衝著我來好了。」她說她會馬上趕來這堶措鼢C體、面對那些所謂的佛教徒。她是一個非常勇敢的女人。

  印度的共和黨和達利派,作為新佛教徒——也向政府表明了同樣的決心,要求採取反對我的行動,因為我將自己比作佛陀。

  首先,我從沒有將自己比作佛陀;我一直都在不斷強調,佛陀是否定世俗的,而我是肯定世俗的。因此我們之間根本沒有可比性。

  他的閹牛拉著車——你認為那能和我的勞斯萊斯比嗎?當然,最基礎的運動原理還是一樣的——同樣是四個輪子——但牛車仍然無法與勞斯萊斯相提並論。

  這些團體向政府抱怨說,我傷害了他們的宗教感情。

  朋友們,我的一生當中從來沒有向上星期那樣大笑過——生活中總是充滿了歡騰的鬧劇。

  今天我收到了達利共和黨的一封信。在信中他們要我去心理專家那媔}一張證明。不然的話他們決不與我對話。

  有100個心理專家在我的指導下工作,還有更多的心理專家正趕來這媥Е萺R心。這張證明我該向誰去要呢?

  許多的心理分析學家、心理學者、心理治療專家以及各種心理學派的信徒,到我這堥蚞Е萺R心——因為他們自己都承認,心理學是不完善的。因為人們不知道什麼是「無念」,所以只能去剖析一個又一個的夢境。但僅僅是通過分析夢境,你怎麼能夠瞭解存在的本質呢?

  現在,許多心理分析醫學家、醫療學家都在這堙X—他們從遙遠的地方趕來,受過良好的教育和訓練,擁有一疊一疊的證書——證明他們能夠治療人們的心理問題。但是「心理分析」這門學科正瀕臨垂死掙扎——20多年來,它沒治好過世上任何一個人……

  這真是一個奇怪的現象。在東方,人們一直都在研究人的內在世界,但是他們並沒有發展出「心理分析」這樣的學科。他們從來不分析夢境。因為他們知道夢境只是一種症狀,而僅僅是分析症狀,並不能治好疾病。

  而人們病得非常深。除非人類對自己的真實存在、對自己的永恆性有一個清楚的瞭解,否則他的疾病不可能被治癒。只有親身經歷過「永恆存在」、「知覺不朽」,人類的心理才能完整——我稱這種完整的為「神聖」。

  我想傾盡一生去幫助人們……我支援那些在壓抑中掙扎的人們,但是他們完全不明白。他們連我一本書都沒有讀過,也從來沒有聽過我演講……

  我出了650本書,被翻譯成34種語言。或許世界上沒人出過那麼多書——而這些無知的達利組織居然要求我去心理醫生那兒開一張證明。

  就在前幾天,英國知名的心理分析學者羅尼.萊茵寫信告訴我,他想把他的重症患者,那些他花了14年或是16年都不能治癒的病人送來靜心。他也想到這來學習一段時間。他想學靜心——因為「我思故我在」是不夠的;人們需要更加超越的、永恆的存在形式。

  如果這些人想要知道,他們可以來靜心社區。當我被美國政府逮捕的時候,世界各地的傑出人士紛紛寫信譴責雷根,這樣的信至少有1,000封。沒有逮捕令、沒有證據、沒有任何理由——他們就是這樣把我送進監獄的。

  我在自己的房間堙A一點不關心別人的道德、宗教和文明。

  對我來說,這些事情就像沒有發生過一樣。而人類現在只能等待,因為他們還生活在野蠻時代的黑暗中。

  (翻譯:ashara)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