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與健康上

第三章頭腦、身體和健康之間的關係

 

第一個問題:

  能否請你談論頭腦和健康之間的關聯?

  有百分之七十的疾病都是頭腦導向的。透過催眠,那些疾病可以在發生之前就被預防。透過催眠,我們可以發現什麼樣的疾病會在最近發生。在身體上並沒有症狀,例行的身體檢查無法顯示出任何跡象說他將會生病,他完全健康,但是透過催眠,我們可以發現,在三個星期之內,他將會生病,因為在任何事情來到身體之前,它會先來自很深的宇宙無意識,它會從那堥咧黺剪曀L意識,然後再走到無意識,唯有到那個時候,當它來到了有意識的頭腦,它才能夠被檢查出來,它才能夠在身體上被發現。甚至在那個人產生出任何概念說他即將生病之前,疾病就可以被預防。

  在蘇聯,有一個天才攝影師克埵w,他可以照出人的能量……他一生都在研究照相術,他使用非常敏感的板子和非常敏感的鏡頭來找出以平常的眼睛和儀器所找不出來的東西。甚至連他本身都感到很驚訝,他能夠在他的照片堿搢鴞雂痐賒茪諵妨廗|發生的事。如果他用他特別敏感的板子照出一張玫瑰花蕾的照片,那張照片所顯示出來的並不是一個玫瑰花蕾,而是一朵玫瑰,明天將會成為一朵玫瑰,其它的照相機沒有辦法做出這樣的奇蹟。首先,他本身覺得很困惑,那個高敏感度的板子怎麼能夠照出那個尚未發生的東西,而當隔天那個花蕾打開,它剛好跟照片所顯示出來的一樣,完全沒有差別。然後他又有進一步的發現,他發現有某種氛圍(aura)圍繞著花蕾——只是一個能量的氛圍,而那個氛圍可以決定那個花蕾要如何張開。那塊高敏感度的板子能夠照出能量氛圍的照片,那是我們用平常的肉眼所看不到的。然後他開始研究疾病,他在蘇聯的醫藥界創造出一個革命。

  你不需要先生病,然後再被治癒。你可以在你甚至不知道那個病之前就被治癒,因為克埵w的照相術可以顯示出在你身體的哪一個部份將有疾病會發生,因為在你的身體發病之前,那個能量的氛圍會先生病,而它的發生是在六個月之前。它跟你的宇宙無意識有關連。透過催眠和較深的實驗,你可以找出將會發生的疾病,它們可以提早被治療,因此小孩子可以活得更快樂。

  有很多心理分析學家在探討,為什麼除了少數幾個地方之外,全世界所有人的生命都大約在七十歲,因為在印度的克什米爾有少數幾個部落——現在那個部份已經被巴基斯坦所佔據,那塊地方很小——在那堛漱H常常都活到一百三、四十歲,或甚至一百五十歲。即使到了一百五十歲,他們還是跟年輕人一樣充滿活力,他們從來不會變老,直到他們死為止,他們都保持年輕……心理學家一直想找出那個原因,為什麼在少數幾個地方,人們可以那麼長壽,而在世界上大多數的地方,人們的壽命都只有大約七十歲。

  它似乎只是一個心理的制約。好幾個世紀以來,我們都一直被灌輸這樣的概念:大約七十年,我們就會結束我們的人生。那個制約是那麼地深,以致於你的死並不是因為你的身體沒有能力再活下去,而是因為你的心理堅持說:「遵循傳統,跟隨群眾。」在其它每一件事上面,你都跟隨群眾,所以很自然地,在這個點上,你也會跟隨群眾的心理。

  科學家說人的身體至少能夠活三百年。就好像它在七十年以內繼續更新它自己,事實上它能夠繼續到三百年,但是那個制約必須被改變。關於如何改變這個制約,科學家們以不同的方式來思考,對他們來講,那個改變的過程將會花一段很長的時間,他們認為那個制約的程式存在於身體的細胞堙A所以除非我們能夠分裂人類的細胞,就好像我們在分裂原子一樣,然後再重新設定新的程式——那似乎還離得很遠,因為甚至連基本的工作都尚未開始……

  但我的瞭解是:這件事並不需要透過生理學,你可以透過心理學來做。如果你的催眠能夠進入到足夠的深度……你越是深入它,如果它變成每天都在做的事,那麼漸漸、漸漸地,你將會碰觸到宇宙的無意識,那奡N是真正的制約程式之所在,你可以改變它。

  我們的小孩可以活得更長,我們的小孩可以活得更健康,我們的小孩可以活得不要有老年。這一切都是可能的,我們必須去達成它,然後昭示給全世界,但是如果這些催眠的方法被政客拿去使用,用在他們自己的目的上,那是很危險的。我們可以幫助人們免除很多種疾病,因為幾乎有百分之七十的疾病都是心理的,它們或許是透過身體來表達,但它們的發源地是在頭腦堙C如果你的頭腦能夠全然相信疾病已經消失,你已經不需要去擔心它,它已經不復存在,那麼疾病將會消失!

  頭腦具有強大的力量可以凌駕在身體之上,頭腦可以指揮你身體堶悸漕C一件事。藉著改變你的頭腦,有百分之七十的疾病可以被改變,因為它們是從那媔}始的,只有百分之三十的疾病是從身體開始的。比方說,你從高處跌下來,然後骨折,那個骨折沒有辦法藉著催眠而得到幫助,藉著催眠說你沒有骨折是不可能的。即使施以催眠,你的骨折還是存在。骨折從身體開始,而身體是沒有辦法被催眠的,身體有它自己運作的方式,但如果那個過程是從頭腦開始而延伸到身體的某一部份,那麼它可以很容易就被改變。

  有很多宗教在利用它。在印度有很多宗教——回教這樣做,西藏的宗教這樣做,緬甸的宗教也這樣做……在火上跳舞而不會被燒到。但這些人並不是平常的人,他們是和尚。有很多年的時間,他們被催眠了,這件事已經固定在他們的無意識堙X—認為火不會燒到他們。但是要記住,只有百分之七十!

  曾經有一個在美國的宗派……我想,在少數幾個地方還有那個宗派的存在,但是在這個世紀初期,這個宗派非常盛行。那是一個基督教的團體,他們慣常稱他們自己為基督教的科學家。他們相信每一種病都可以被治癒,你只要相信耶穌基督。他們認為,你的病只不過是你的信念,因為你相信你有肺病,所以你有肺病。

  有一個年輕人在路上碰到了一個年老的女人,她問說:「我在聚會堥S有看到你父親……」他們每個星期天都有聚會。

  他說:「他生病了,病得很嚴重。」

  那個年老的女人說:「太荒謬了!因為我們是基督教的科學家。他是一個基督教的科學家,他只是‘相信’他生病。」

  那個年輕人說:「如果你這樣說,或許他只是相信他生病。」

  兩三天之後,他再度碰到同一個女人,她問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那個年輕人說:「現在他相信他死了,所以我們必須把他帶到墓地去。我們試著要把他搖醒,並且大聲對他喊說:‘不要相信這樣的事情,你是一個基督教的科學家。你要相信你是活的!’但結果還是沒有用,因此所有的鄰居都笑了。現在那個可憐的人在墳墓堙A仍然相信他死了。」

  身體並沒有相信或不相信,但是頭腦有,而頭腦具有強大的力量可以控制身體。

  現在的醫學已經覺知到幾個現象。其中有一個真的非常奇怪,那個現象就是:每一個國家都有不同類型的流行病,每一個社區或每一個宗教團體都有不同的發生頻率較高的病。比方說,東方人更容易罹患傳染病:瘟疫、瘧疾——更容易罹患共通的病,或是藉著傳染而散佈的病,因為在東方個人的存在並不是很明顯,只有社區存在。

  在一個印度的村子堙A只有村子存在,沒有人以一個個人存在,只有社區存在。當社區太強,那麼傳染病就會盛行,因為沒有人在他的周圍有一個保護的氛圍。如果有一個人生病了,那麼整個社區都會漸漸變成那種疾病的受害者,而同樣在那個社區堨i能會有一些西方人,他們就不會受到那個傳染。事實上,那個情形應該是相反才對,一個西方人在印度應該更容易生病才對,因為他沒有免疫力。他對於這堛漁藄啀M這堛滲e病都沒有免疫力,他應該最快被傳染,但是不然。曾經有人研究了最近一百年堶惟珛o生的情形,他們發現,每當有傳染病發生,歐洲人都受到了某種未知力量的保護,而受害者都是印度人。

  印度人的頭腦比較是共有的頭腦,而歐洲人的頭腦則比較是自我主義的和個人的,所以在西方所流行的疾病是另外的種類。比方說心臟病,那是一種個人的疾病,那是不會傳染的。在東方,心臟病並沒有那麼普遍,除非你是西方式的,除非你是受西方式的教育,使得你的心態變成很像西方人。

  在東方,心臟病並不是一個大問題,糖尿病並不是一個大問題,高血壓並不是一個大問題——這些是不會傳染的疾病。基督徒比較容易罹患上述的病。西方人的頭腦以一個個別的單位來生活。當然,當你以一個個別的單位來生活,社會就不可能對你有太多的影響,你將會有足夠的保護可以抵抗外來的傳染。

  在西方,傳染病已經漸漸消失,但是人們變得越來有越多個人的疾病。心臟病、自殺、高血壓和發瘋等,這些都是個人的疾病,它們並不帶有任何傳染的因素。西方人有較多的緊張、心理痛苦和焦慮等。

  在東方,人們比較安逸,你不會覺得他們太緊張,他們不會遭受失眠之苦,他們不會遭受心臟病之苦。這些病有社會來保護他們,因為社會沒有心。如果你過著一種共有的生活,你不可能會有心臟病,心臟病是一個稀有的現象。它意味著你會受到頭腦的影響而變得比較容易罹患某些疾病,而同時對某些疾病具有免疫力。

  你的頭腦就是你的世界,你的頭腦就是你的健康,你的頭腦就是你的疾病。如果你用頭腦來生活,你就是繼續生活在一個有限的空間堙A你無法知道真相是什麼。唯有當你拋棄了所有各種類型的頭腦——共有的、個人的、社會的、文化的或私人的頭腦——真相才能夠被知道,那麼你的頭腦就變成宇宙的,那麼你的頭腦就變成跟宇宙的頭腦合而為一。

  當你沒有你自己的頭腦,你的意識就變成宇宙的。

  所有的問題都是心理身體的(psychosomatic),因為身體和頭腦並非兩樣東西。頭腦是身體的內在部份,而身體是頭腦的外在部份,所以任何事都能夠從身體開始而進入頭腦,反之亦然,它也能夠由頭腦開始而進入身體,它們是分不開的,它們之間並沒有明確的分隔。

  因此所有的問題都有兩面,它們可以透過頭腦來處理,也可以透過身體來處理。直到目前為止,世界上出現了兩派人士,有一些人認為所有的問題都屬於身體——生理學家或行為學派的人,他們去處理身體,當然,有百分之五十的個案他們會成功。他們希望說,隨著科學的進步,他們就能夠成功得更多,但是他們的成功率將永遠沒有辦法高於百分之五十,它跟科學的進步無關。

  另外一派的人認為所有的問題都屬於頭腦,這跟第一種是同樣地錯誤。基督教的科學人士、催眠師和心理治療家,他們都認為問題屬於頭腦,他們也是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可以成功,他們也是認為遲早他們的成功率將會增加,那是荒謬的,他們的成功率沒有辦法超過百分之五十,那是他們的極限。

  我自己的瞭解是:每一個問題都必須同時從兩邊一起來處理,它必須同時從兩個門來攻擊,兩面夾擊,這樣的話,人才能夠百分之百被治癒。當科學變得很完美,它將會從兩方面來運作……

  首先是身體,因為身體是頭腦的大門。而且因為身體比較粗糙,所以它可以很容易被掌握。首先身體必須去除掉所有累積的結構。如果你長久以來都一直覺得你是虛弱的,那麼那個概念一定已經進入到你的身體,進入到身體的結構堙C它必須先從那婺扆ㄐA你的頭腦必須同時被激勵,好讓它能夠開始向上移,能夠開始拋棄所有使它下沉的重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