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與健康上

第五章身體

 

第一個問題:

  似乎在經過很多世的制約去反對身體,去拒絕和壓抑它自然的衝動,並且將對它的照顧視為一種不具宗教性的放縱之後,現在的人已經變得更具有身體意識,但是在另外一方面,某些人對他們身體幸福的照顧似乎走到了另外一個極端,而幾乎變成了一種執著。能否請你談論一個人跟他自己身體之間的健康關係?

  好幾世紀以來,人們都一直被教導各種否定生命的事情,甚至連折磨自己的身體也被認為是一種心靈的鍛煉……

  你走路、你吃、你喝,所有這些事情都表示你是身體和意識所組合起來的一個有機的整體。你無法用折磨身體來提升你的意識。身體必須被愛,你必須成為它的好朋友。它是你的家,你必須將它堶惟狾釭漫U圾都清理掉,你必須記住,不管白天或晚上,它整天都在服務你。甚至當你在睡覺,你的身體也一直在為你工作——消化,將你吃下去的食物轉變成血液,從身體帶走死的細胞,將新鮮的氧氣帶進身體——而你正睡得很熟!

  它為了你的生存、為了你的生命在做每一件事,雖然你一點都不覺得感激,你甚至從來都不曾感謝過你的身體。相反地,你的宗教一直在教導你要折磨它:身體是你的敵人,你必須脫離身體,脫離對身體的執著。我也知道你比身體來得更多,沒有必要執著於身體,但愛並不是一種執著,慈悲並不是一種執著。對身體的愛和慈悲是絕對需要的,那是對它的滋潤。你的身體越好,你的意識就越可能成長,它是一個有機的統一體。

  世界上需要一種全新的教育,基本上每一個人都必須被培養出一顆寧靜的心,換句話說,都必須被教以靜心。每一個人都必須對他自己的身體慈悲,因為除非你對你自己的身體慈悲,否則你無法對別人的身體慈悲。它是一個活的有機體,它並沒有傷害你。打從你被受孕的時候開始,直到你死,它一直都繼續在服務你,它會去做你想做的每一件事,甚至連那個不可能的事它也會去做,它不會不服從你。

  能夠創造出這麼服從,而且又這麼聰明的運作機構真的是不可思議。如果你知道了你身體所有的功能,你將會感到很驚訝。你從來沒有去想過你的身體一直在做什麼,它是一個奇蹟,也是一個奧秘,但是你從來沒有深入去看它,你從來不費心去熟悉你自己的身體,然而你卻假裝去愛別人。你無法愛別人,因為那些別人在你看起來也是身體。

  身體是整個存在堶掖怳j的奧秘,這個奧秘需要被愛,你必須很貼心地去探究它的奧秘和它的運作。

  很不幸地,各種宗教一直都非常反對身體,因為如果一個人知道了身體的智慧和身體的奧秘,他將永遠不會去管教士或神。他已經找到了在他堶掖怉垢答漯F西,而你意識的神殿就在身體的奧秘堙C

  一旦你覺知到你的意識和你的本性,就沒有所謂的神在你之上。只有這樣的人能夠對別人抱以尊敬、對其它的生物抱以尊敬,因為他們也都跟他自己一樣是一個奧秘……他們是同一個奧秘不同的呈現,多樣化使生命變得更豐富。一旦一個人在他自己堶惕鋮鴗F意識,他就找到了到達「那最終的」的鑰匙。任何不教你愛你的身體,不教你對你的身體慈悲,不教你如何進入它的奧秘的教育都將無法教你如何進入你自己的意識。

  身體是門,身體是墊腳石。任何沒有談及身體和意識的教育不僅是非常不完整的,同時也是非常有害的,因為它將會具有破壞性。唯有在你堶悸熒N識開花,你才能夠避開破壞,它同時會使你產生出一個很大的慾望想要去創造——在世界上創造出更多的美和更多的舒適……

  人需要一個更好的身體、更健康的身體。人需要一個更有意識、更警覺的內在。人需要存在所給予的各種舒適和奢華。存在在此時此刻就準備要給你天堂,但是你卻繼續在延緩它,你一直把天堂延緩到死後。

  在斯里蘭卡,有一個偉大的神秘家即將要過世……他受到了千千萬萬人的景仰,他們都聚集在他的身旁。他睜開了他的眼睛……再呼吸幾口氣之後他就要走了——永遠走了,每一個人都很想聽到他最後的話語,那個老年人說:「我一生都在教導你們有關喜樂、狂喜和靜心的事,現在我要到彼岸去了,從今以後我就不在了。你們一直在聽我講,但是你們從來沒有去實踐我所告訴你們的,你們一直都在延緩,但是現在已經不能夠再延緩了,我就要走了,有沒有誰願意跟我一起去?」

  頓時全場鴉雀無聲,人們互相看著對方,心媟Q著,或許這個已經跟他四十年的門徙,他或許已經準備好了……但他也是看著別人,沒有人站起來,然而就在很後面的地方有一個人舉手,那個偉大的神秘家心想:「至少有一個人具有足夠的勇氣。」

  但是那個人說:「請讓我把話說清楚,為什麼我沒有站起來而只是舉手,我想要知道如何達到彼岸,因為當然今天我還沒有準備好,有很多事情尚未完成:我們家剛好來了一個客人,我那年輕的兒子正要結婚,今天我還不能走,況且你說一旦到了彼岸就回不來了。某一天,一定會有那麼一天,我就會來會見你。是否能夠請你再解釋一次——雖然你這一生當中都一直在對我們解釋——就這麼一次,請你再告訴我們要如何到達彼岸?但是要記住,我目前還不準備走,我只是想要刷新我的記憶,好讓正當時刻來臨的時候……」

  那個正當的時刻從來不會來臨。這不只是那個可憐人的故事,這也是千千萬萬人的故事,幾乎所有的人都是這樣,他們都在等待正當的時刻,或正確的星座……他們會去請教占星學家,或是去找手相專家……以不同的方式來詢問明天將會發生什麼。明天是不會發生的,它從來沒有發生過,那只不過是一種愚蠢的延緩的策略。任何發生的事總是在今天。

  正確的教育將會教導人們去生活在此時此地,在這個地球上創造出樂園,而不要等到死亡的來臨,不要一直痛苦地等待死亡來結束你的悲慘。讓死亡到來的時候可以發現你是高高興興的、跳著舞的、具有愛心的。那是一個很奇怪的經驗,如果一個人能夠好像已經在樂園堥獄穨祤皉a過生活,死亡就無法從那個人的經驗中帶走任何東西。

  我的方式就是要教導你們說這就是樂園,其它任何地方都沒有樂園,要成為快樂的並不需要準備,要成為具有愛心的並不需要訓練,只需要一些警覺、一些清醒和一些瞭解。

  要像在尊敬你的靈魂一樣地尊敬你的身體,你的身體跟你的靈魂一樣地神聖。在存在堶情A每一樣東西都是神聖的,因為所有的東西都跟著神性的心跳在悸動著……

  你每一個片刻都在從一個意識階段移到另外一個意識階段。身體或許在睡覺,但它也是有意識的。你知道如果你在睡覺,而有一隻蚊子在打擾你,你雖然保持在睡覺,但是你的手會自動伸出去趕那隻蚊子……身體有它本身的意識。

  科學家說,身體有無數個活的細胞,每一個細胞都有它本身的生命。你已經喪失了驚奇的能力,否則你一定首先對你自己的身體感到驚奇,身體是如何將麵包轉變成血液的。直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找不出有一家工廠能夠將麵包轉變成血液的。不僅如此,它還能夠分出什麼是你身體所需要的,而什麼是你身體所不需要的,那些不需要的東西會被丟出來,而那些需要的東西可以用在不同的功能上。

  不論你身體堶悸漲U個部份需要什麼,你的身體都會繼續供應。你吃同樣的食物來滿足你所有的需要,從同樣的食物可以做出你的骨頭、你的血液、你的皮膚和你的眼睛等等。身體很清楚地知道你需要什麼,或是哪一個部份有需要。血液一直在體內循環,供給特別的化學物質給特別的部位。不僅如此,身體還知道優先順序。第一優先是你的頭腦,因此,如果沒有足夠的氧氣,身體會先將氧氣給頭腦,其它的部份比較強壯,它們可以等一下,但是腦細胞比較脆弱,如果它們缺氧、一兩分鐘,它們就會死掉,一旦它們死掉,它們就再也恢復不過來了。

  身體的確非常聰明,它對於體內不同的功能都能夠警覺到。當你有了一個傷口,身體會停止去供應那些可以存活的部份,但是首先那個傷口必須被治癒。體內的白血球會立刻衝向那個傷口,將它覆蓋起來,使它不會張開,然後非常微妙的復原工作就在堶採~續進行。

  醫學知道我們還沒有身體那麼聰明,最著名的醫生說,我們無法治療身體,是身體在治療它自己,我們只能夠幫助。最多我們的醫藥只能有一些些幫助,但基本的治療則是來自身體本身。那個治療工作是怎麼在進行的,那真的是一項奇觀,它是一項非常複雜的工作。

  我曾經從一個科學家的朋友那堛器D,他一直在研究身體的功能,如果我們想要去做所有那些功能,我們將需要一個一平方英里的工廠,堶掄棜n有很多複雜的設備和電腦,即使如此,我們也還不能確定說我們會成功,然而你們的宗教卻一直在譴責身體,一直在告訴你說照顧身體是不合乎宗教的……

  首先,在內在要跟你的身體合而為一,然後再跟整個存在合而為一。當你的心跳跟宇宙以及它的心跳是同步的,你就算是找到了宗教,在這之前是不行的。

 

摘錄其它奧修對身體的評論

  這是你所擁有的身體,這是神所給你的身體。使用它……享受它!如果你開始愛它,你將會發覺它在改變,因為如果一個人生活在他的身體堙A他就會開始去照顧它,那個照顧隱含著每一件事。如此一來,你就不會用不必要的食物來填塞它,因為你關心它,你也不會將它餓扁,因為你關心它,你會注意聽它的需要,你會注意聽它的暗示——它想要什麼,它在什麼時候需要。當你關心、你愛,你就會融入身體,然後身體就自然會變得沒有問題。如果你不喜歡身體,那就會產生問題,因為漸漸、漸漸地,你將會變得對身體漠不關心,你將會忽視身體,因為誰會去關心敵人?你將不會去看它,你將會避開它,你將會停止去聽它的訊息,然後你就會變得更恨它。

  整個問題都是由你製造出來的,身體從來不會製造出任何問題,是頭腦在製造問題,這是由頭腦的概念所引起的。沒有一種動物會因為有任何對身體的概念而受苦,沒有一種動物……甚至連河馬都不會!沒有一種動物在受苦,它們快樂得很,因為沒有頭腦在那堬ㄔ穸籉騝妝嚏A否則河馬將會想說:「我為什麼長這個樣子?」那是沒有問題的。

  拋棄理想,愛你的身體,這是你的身體,這是神給你的禮物,你必須去享受它,你必須去照顧它。當你照顧它,你就會去運動,你會吃東西,你會睡覺,你會將它照顧得非常好,因為這是你的工具,就好像你會清理你的車子,你會去聽它的聲音,看看有沒有哪裡不對勁。即使身體有一個刮傷,你也會照顧它。好好地照顧身體,它就會變得非常美,它的確很美!它是這麼美的一個運作機構,這麼地複雜,但是仍然非常有效率地繼續工作五十年。不論你是在睡覺或是醒過來,不論你是有覺知的,或是沒有覺知的,它都繼續在運作,它的運作是那麼地安靜,甚至在你沒有照顧的情況下,它也是繼續在運作,它繼續在為你服務。一個人必須對身體覺得感激。

摘自《哈利路亞!》

  真正的祈禱是由你的身體發出的,而不是由你的頭腦發出。這是我基本的堅持:一切真實的都必須從你的身體產生。我非常喜愛身體,因為身體是你的本性,你就是根植於你的身體,而一切所謂的宗教、組織化的宗教都一直在摧毀你跟身體之間的橋樑。他們一直在告訴你說你不是身體,不僅你不是身體,他們還告訴你說身體是敵人,身體必須被摧毀,你必須以宗教的名義來餓身體,你必須以宗教的名義來折磨身體,唯有藉著折磨身體,你才能夠更接近神。我要告訴你:唯有藉著愛你的身體,你才能夠更接近神,沒有其它的方式。折磨你的身體,你就是在折磨神本身,因為是神在你堶掬雃豕倩憿A而身體永遠都是美的,頭腦很少是美的。唯有當頭腦遵循身體,它才是美的。身體有它本身的智慧,它知道如何跳舞、如何歌唱、如何跟著神脈動。物質知道如何隨著那未知的來跳舞。

  當太陽在早晨升起,有無數的樹木開始蘇醒!它們知道……物質隨著陽光而變得激動。小鳥開始歌唱,黎明已經來臨,夜晚已經結束。花蕾張開,張開來吸收陽光,張開來跟風跳舞。物質知道如何跟著「那未知的」的韻律,只有頭腦是人為的現象,靈魂是在神堶情A身體也是在神堶情A只有頭腦是在神的外面……

  我教導你身體的祈禱,如果你學會了身體的祈禱,如果你允許它,那麼靈魂的祈禱將會自己產生。當身體開始隨著神性震動,突然間,你將會看到你的靈魂也在震動,你的身體和靈魂是一體的,是頭腦在使它們分開。將頭腦融解掉,那麼你就是「一」,你是絕對的統一和整合。頭腦就是那個罪魁禍首。

摘自《沙的智慧》第二卷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