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與健康下

第十六章奧秘學

 

第一個問題:

  威爾罕姆雷克(Wilhelm Reich)在他那本《聽著,渺小的人》書中說他發現當一個人覺得很好、很有愛心的時候,他生命的能量就會伸展出去,而當他在害怕的時候,他就會將那個能量收回。雷克說,他發現人的生命能量他將那個能量定名為orgone——是「在大氣堶接o現的」,是在體外發現的。他說他能夠很成功地看到它,並且設計出儀器將它放大。

  他所觀察到的是正確的嗎?

  威爾罕姆雷克是誕生在這個世紀的人堶惚D常具有獨特聰明才智的一位,他所發現的東西在東方被稱為「氛圍」(aura)。你一定看過在佛陀雕像的頭部周圍有一道環繞的氛圍,那道環繞的氛圍是一個事實。威爾罕姆雷克所說的是事實,但是他說出來給他們聽的那些人並不瞭解他,他們以為他瘋了,因為他把生命描述成一股圍繞在身體周圍的能量,然而它是非常真實的。

  生命是一股圍繞在你身體周圍的能量。不僅是你的身體,還有花朵、樹木,每一樣東西都有它自己的氛圍。在各種不同的情況下,那個氛圍、那個圍繞著你的能量會收縮或擴張。任何使你的能量收縮的情況都必須被認為是不好的、病態的,而每一個使你的能量擴張的情況都必須被尊重和被愛。在愛當中,你的能量會伸展出去,你會變得更活,而當你處於恐懼之中,你的能量就會收縮,你就變得比較不活生生。

  現在,可憐的威爾罕姆雷克被美國人認為是發瘋的,因為他不僅將那個能量放大——他發現一些方法可以將那個能量放大——他甚至將那個能量抓進盒子堙A抓進人可以進去的大盒子堙C如果一個人生病,當他從那個能量盒走出來的時候,他就會變成完整的、健康的。很自然地,這樣的一個人一定會被認為是發瘋的。他在賣那些盒子,空的盒子,但實際上它們並不是空的,他發現了一些可以在大氣中搜集能量的方法。在一棵樹的周圍,你可以發現那個能量如陣雨般灑落,但是光憑你的肉眼是看不到的。

  在他被宣告發瘋,而且被關進監獄之後,在蘇聯有另外一個人甚至設計出一套機器將那個能量拍成照片,現在它在蘇聯已經成為一門被承認的心理學——生命有一個氛圍。那個人,克埵w,發展出一種高敏感度的照相機將它拍成照片。他會拍出手部的照片,除了手之外,在它的周圍會出現一個氛圍。以一種非常奇怪的方式,那張照片甚至可以顯示出一個人在六個月之內會生病,比方說,「目前他並沒有顯示出任何生病的跡象,但是他的氛圍在某一個點上有萎縮……」如果在某一個點上那個氛圍有萎縮,比方說,如果在眼睛周圍的氛圍有萎縮,那個人或許會變成瞎子,他所有的照片都被證明是對的。當他說「這個人有喪失視力的危險」,當時並沒有看得出來的跡象,沒有理由要去相信它,但是在六個月之內,那個人就會變瞎。現在在蘇聯的心理學面,克埵w照相術是被政府所承認的,現在它正在流傳到其它國家。一個人可以在他生病之前就被治療。克埵w照相術具有很好的預測能力,它至少能夠顯示出六個月後會發生的事。

  在東方,好幾世紀以來,人們就知道在死亡之前的六個月,你會看不到你的鼻尖,因為你的眼睛會開始往上轉,它們看不到你自己的鼻尖。當你感覺到你無法看到你的鼻尖,那意味著在六個月之內,你的能量將會萎縮,將會回到它的源頭。在五千年前,瑜伽行者就已經知道有氛圍,那個時侯還沒有任何照相的科技,但是現在它可以在科學的基礎上被接受。

  威爾罕姆雷克是一個獨一無二的天才,他可以看到和感覺到那個平常不可能看到和感覺到的,但是如果你非常靜心,你就可以看到別人的氛圍,你甚至可以看到你自己的氛圍。你可以看到你自己的手周圍有光線激發出來。當你很健康,你可以感覺到你的氛圍在擴張,當你在生病,你可以感覺到你的氛圍在萎縮——在你堶惘閉Y種東西在萎縮。

  當你在一個病人的旁邊,你將會有一個奇怪的感覺,覺得他也會使你生病,因為那個病人會在別人不知道的情況下奪取別人的氛圍。他需要更多的生命,所以當一個有生命的人來到他的周圍,他就會吸取他的生命。你從你的經驗也可以知道,雖然你不瞭解,你會想要去避開某些人,因為跟他們在一起你會覺得生病,跟他們在一起你會覺得好像從你身上被帶走什麼東西。另外有一些人你會想要跟他們在一起,因為跟他們在一起你會感覺到一種擴張,你會覺得更活。

  威爾罕姆雷克是對的,但是很不幸地,大多數的人並沒有接受他的天才,相反地,他們譴責他,因為如果威爾罕姆雷克是對的,那麼其他每一個人都幾乎是瞎眼的。在憤怒當中,他寫下了《聽著,渺小的人》那本書,但那本書是很美的,而他的憤怒是可以被原諒的,因為那些群眾、那些「渺小的人」苛待他。他一開始被認為是發瘋的,然後他被迫進入一家瘋人院,然後死在瘋人院堙C在東方的話,他一定會變成一個佛陀,他具有那個品質和那個洞見,但是一個錯誤的社會,一個充斥著渺小的人的社會,一個思想狹窄的人的社會,他們無法想像那個廣大的,他們無法想像那個神秘的……

  整個大氣都充滿著生命,如果你能夠瞭解你自己的生命源頭,你將會頓時覺知到小鳥是活生生的,樹木是活生生的,小草也是活生生的,到處都充滿著生命!你可以跟這個生命跳舞,你可以開始跟大氣對話,當然,人們將會認為你是發瘋的,因為人們還是一樣。同樣的人將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同樣的人強迫威爾罕姆雷克進入瘋人院,同樣的人毒死蘇格拉底……但是那些渺小的人佔大多數。

  威爾罕姆雷克的憤怒是對的,但我還是要說,與其要憤怒,倒不如對那些渺小的人抱以慈悲的心懷,他們需要慈悲的愛。他很生氣,因為他們對他亂來,他們破壞了他的整個人生。不但沒有去瞭解他——他本來可以打開一扇新的門讓人們去經驗、去愛和去生活——他們反而完全摧毀了那個人,難怪他變得很生氣。

  在東方同樣有這些渺小的人存在,但是東方的天才從來不會對他們生氣。不但沒有生氣,他們還表現出慈悲的愛,同情他們的瞎眼,他們試圖以各種方式將光帶給他們,將一些瞭解帶到他們的心。

 

第二個問題:

  前幾天,你談到第三眼是可以使自己跟存在連結的一個門。每當我覺得敞開、流動、跟你有連結或是跟別人、跟大自然、跟自己有連結,我大部份會在我的心感覺到它,那是一種寧靜的感覺,一種擴大的空間的感覺,有時候則是一種放射光的感覺。這跟你所談論的是不是同一種感覺,或者透過第三眼和透過心來連結兩者之間有一個差異,或者是有不同的階段?

  你所經驗到的事本身是有價值的,但它並不是第三眼的經驗。第三眼比你的經驗來得更高一些。

  東方的神秘家把意識的進化分成七個中心,你的經驗屬於第四個中心——心輪。它是最重要的中心之一,因為它剛好在中間,有三個中心在它下面,有三個中心在它上面,那就是為什麼愛是一個非常令人平衡的經驗。

  你描述說:「每當我覺得敞開、流動、跟你有連結或是跟別人、跟大自然、跟自己有連結,我大部份會在我的心感覺到它,那是一種寧靜的感覺,一種擴大的空間的感覺,有時候則是一種放射光的感覺。這跟你所談論的是不是同一種感覺?」

  我所談論的是第三眼,那是在心之上。在心之上有三個中心,一個是你的喉輪,那是創造力的中心,另外一個介於你的兩個眉毛之間,剛好就在中間,它被稱為第三眼。就好像你有兩隻眼睛可以知道外在的世界……第三眼只是一個隱喻,但那個經驗是知道自己,看自己。

  最後一個中心是薩哈斯拉——第七個中心,它位於你頭部的頂端。隨著意識的往上走,首先你知道你自己,然後你知道整個宇宙,你會知道整體,以及作為整體一部份的你自己。

  以古老的語言來說,第七個中心是「知道神」,第六個中心是「知道你自己」,第五個中心是「成為具有創造力的」,第四個中心是「成為具有愛心的,分享和知道別人」。到了第四個中心,你的旅程就確定了,可以保證你將會到達第七個中心。在第四個中心之前,你還有可能會走入歧途。

  第一個中心是性中心,它是為了繁殖,它是為了要讓生命繼續下去。就在它的上面……性能量可以往上移,它是一個很棒的經驗,你首度發覺你是自給自足的。性一直都需要別人。第二個中心是滿足的中心,自我滿足,你在你自己身上就足夠了。到了第三個中心你會開始探索——你是誰?這個自給自足的人是誰?這些中心都很重要。當你找到你是誰,第四個中心就打開了,然後你會發現你就是愛。在第四個中心之前,那個旅程已經開始了,但是有一個可能,你或許沒有辦法完成它,你或許會走入歧途。比方說,當你發現你自己是自給自足的、是滿足的,你可能會停留在那堙A已經不需要再做任何事了,你甚至可以不必問:「我是誰?」它是那麼地滿足,以致於所有的問題都消失了。

  在這個時候需要一位師父,好讓你不會停留在中途的某一個地方,而不去達到目標。有很多很美的點可以讓你固定下來,當你覺得很滿足,還需要繼續嗎?但是師父會繼續對你嘮叨,想要你知道你是誰。你或許已經很滿足了,但是至少要知道你是誰。一旦你知道了你是誰,就會有一扇新的門打開,因為你會覺知到生命、愛和喜悅。你可以停留在那堙A它是那麼地豐富,所以你已經不需要再往前移,但是師父會繼續激勵你:「走到第四個中心!除非你找到了最純粹的愛的能量,否則你將不知道存在的壯麗。」

  在第四個中心之後,你就不可能走入歧途了。一旦你知道了存在的壯麗,創造力就會自己產生。你已經知道了美,因此你也會想要自己去創造它,你想要成為一個創造者,有一股很深的對創造的渴望會產生。每當你感覺到愛,你總是會感覺到創造力,它就像影子一樣地跟隨著它。一個具有創造力的人沒有辦法只是繼續向外看。在外在有很多的美……但是他會覺知到,就好像外在有無限的天空,為了要平衡它,內在也一定有同樣的無限性。如果有一個師父在,那很好,如果他不在,這些經驗也會引導你向前走。

  一旦你的第三眼打開,而你看到了你自己,看到了你意識的整個廣闊一片,你就已經很接近神的廟,你已經站在階梯上,你已經可以看到那個門,你會變得無法抗拒那個想進到廟堶悼h一窺究竟的誘惑。在那堙A你可以找到宇宙意識,在那堙A你可以找到成道,在那堙A你可以找到最終的自由,在那堙A你可以找到你的永恆。

  所以有七個中心,這只是任憑一己之意所創造出來的劃分,好讓求道者可以以一種有系統的方式由一個中心走到另外一個中心,否則,如果由你自己去下功夫,你可能會弄得雜亂無章,尤其是在第四個能量中心之前會有危險,甚至在第四個中心之後也會有危險。

  有很多詩人,他們活在主宰創造力的第五個中心,但是他們一直都不向前走,有很多畫家、舞蹈家和歌唱家,他們創造出偉大的藝術,但是從來沒有走到第三眼。有一些神秘家就停留在第三眼,他們知道他們自己內在的美,它是那麼地令人滿足,以致於他們以為他們已經到達了。需要有一個人來告訴你說前面還有更多的東西,否則,在你的無知之中,你要怎麼做幾乎是不能預測的。

  麥可決定要加入警力,因此他跑去參加入學考試,考試官知道這個未來的新兵是一個愛爾蘭人,因此就決定問他一個簡單的問題,他問說:「是誰殺死了耶穌基督?」

  麥可看起來很擔心,一句話都沒說,那個考試官叫他不必擔心,並且告訴他說他可以有一些時間去思考這個問題。麥可在回家的途中碰到派迪。

  派迪問說:「你當上警察了嗎?」

  「還沒有,」麥可回答:「但是我已經在辦第一個案子了。」

  人就是這樣,他需要一個已經走過那條路,並且知道那個陷阱,也知道那些美麗的景點,同時具有慈悲心的人來推著你走——有時候他甚至還會違反你的意思——直到你到達了你潛力最終的階段。

 

第三個問題:

  幾年以前我非常容易表達情緒,但是覺得沒有歸於中心,在那個時候,你叫我把能量留在堶情A並且將它帶到我的丹田。能否請你談論更多關於丹田的事來進一步引導我?

  丹田是生命從那娷鰶}身體的中心,它是死亡的中心。在日本,自殺被稱為「切腹」,那個腹就是指丹田,它位於肚臍下方兩英寸的地方。它非常重要,幾乎世界上每一個人都有感覺到它,但是只有在日本,他們深入到它隱含的意義堙C

  甚至連印度人,他們在能量中心上面下很多功夫,他們都沒有去考慮丹田。他們之所以錯過它是因為他們從來不認為死亡有任何重要性。你的靈魂是永遠不會死的,所以為什麼要去擔心那個只是能量由那堨X去,然後進入到另外一個身體的門?他們從性中心來下功夫,那是生命的中心。他們在七個能量中心上面下功夫,但是在任何印度的經典堶掖ㄗS有提到丹田。

  好幾千年以來,那些在能量中心上面下最多功夫的人並沒有提到丹田,這不可能只是一個巧合,那個原因是他們從來沒有很認真地去看待死亡。這七個中心是生命的中心,每一個中心都屬於更高的生命。第七個是最高的生命中心,當你到達了那個中心,你幾乎就是一個神。

  丹田非常靠近性中心,如果你沒有走向更高的中心,如果你沒有走向頭部的第七個中心,如果你一生都只是停留在性中心,那麼在性中心的旁邊就是丹田,當生命要結束的時候,你的生命就會從丹田那個中心離開你的身體。

  為什麼我會告訴你這些事?以前你的能量很充沛,但是你並沒有覺知到更高的中心,你的整個能量都停留在性中心,你的能量洋溢。能量洋溢在性中心是危險的,因為它可能會開始從丹田釋放出來,那麼要使它向上提升就變得更困難,所以我叫你要把你的能量留在堶情A不要那麼表達,要保持住在堶情I我要那個丹田的中心完全封閉,它在當時是敞開的,因此可能會很危險。

  你有按照我的話去做,因此你變成一個完全不同的人。現在當我看到你,我已經沒有辦法相信當初所看到的那個表現。現在你變得更歸於中心,你的能量走在正確的方向——走向更高的中心,它幾乎就在第四個中心,它是愛的中心,它是一個非常平衡的中心。有三個中心在它之下,也有三個中心在它之上。

  一旦一個人處於愛的中心,他就幾乎不可能再往下掉,因為他已經嚐到了高處的某些東西,如此一來,山谷將會變得非常黑暗、非常醜陋,他已經看過陽光普照的山峰,雖然並不是很高,但也是蠻高的,現在他的整個慾望將會是……

  那就是所有愛人的麻煩,他們想要更多的愛,因為他們不瞭解,真正的慾望並不是想要更多的愛,而是想要某種比愛來得更多的東西。他們的語言以愛作為終點,他們不知道有任何比愛來得更高的路。愛無法令人滿足,相反地,你愛得越多,你就變得越渴求愛。

  在第四個中心,愛的中心,唯有當那個能量移向第五個中心,一個人才會覺得非常滿足。第五個中心是你的喉輪,第六個中心是你的第三眼,第七個中心——薩哈斯拉在你的頭頂,所有這些中心都有不同的表達和不同的經驗。

  當愛移到第五個中心,那麼任何你所擁有的才能,任何創造的層面,對你來講都是可能的,這是創造力的中心,它不只是為歌唱,也不只是為音樂,它是為所有的創造力。

  印度神話堶惘酗@個很美的故事,雖然它是一個神話,但是那個故事很美,它特別為你解釋第五個中心。印度神話說:邪惡的力量和善良的力量經常在爭鬥。他們兩者同時發現說如果他們往海洋去找尋,他們就可以找到瓊漿玉液,誰喝了它之後就會變得長生不老,所以他們都試圖去找它,但是生命到處都在平衡,在那堣]是如此……在他們找到瓊漿玉液之前,他們先找到毒藥,而那個瓊漿玉液就隱藏在毒藥的下面。沒有人準備要去嚐它,甚至連看它一眼都會令人生病。他們之中的一個人想,世界上的第一個嬉皮或許會願意,他就是濕婆(godshiva),所以他們就叫濕婆說:「你嚐嚐它。」他說:「好。」他不僅嚐它,他還將它全部喝光,而那是很純的毒藥,他將那些毒藥持住在他的頸部——第五個中心。第五個中心是創造的中心,它變得完全被毒化,因此濕婆變成了破壞之神。所以印度有三個神:梵天,他創造了世界,護持神,他護持世界,以及濕婆,他摧毀世界。他的破壞性來自他被毒化的創造力中心。那個毒性很強,所以它不可能只是一個小小的破壞,他能摧毀整個存在……

  濕婆變成了摧毀整個世界的人,因為他的第五個中心累積了整個存在所有的毒素在它堶情C它是我們的創造力中心,所以愛人會具有某種創造傾向。當你墜入情網,你會突然想要創造些什麼,因為心跟創造力的中心離得很近。如果你很正確地被引導,你的愛可以變成偉大的創造行動。它可以使你變成一個詩人,它可以使你變成一個畫家,它可以使你變成一個舞蹈家,它可以使你到達任何層面的星星。

  我們稱之為第三眼的第六個中心是介於兩隻眼睛之間,它可以給你一種清晰,它可以使你看到你所有的前世,以及所有未來的可能性。一旦你的能量到達了你的第三眼,那麼你已經非常接近成道,某種屬於成道的東西已經開始顯示出來了,它會從那個人的第三眼發出光芒,他會開始覺得有一種拉力想要走向第七個中心。

  因為有這七個中心,所以印度人從來不會去管丹田。丹田並不在那一條線上,它就在性中心的旁邊。性中心是生命的中心,而丹田則是死亡的中心。過份的興奮、過份的不歸於中心、過份地將你的能量到處丟出是危險的,因為它會將你的能量帶到丹田。一旦那個路線已經確立,它就會變得很難向上移。丹田跟性中心是平行的,所以那個能量很容易就可以移動。

  那是日本人一個偉大的發現,他們發現不需要切斷你的頭,或是舉槍自盡,那些都會帶來不必要的痛苦,只要用一把小小的刀插人丹田的中心,不必有任何痛苦生命就消失了,只要使那個中心敞開,生命就消失了,就好像花朵一開,那個芬芳就消失了。

  丹田必須保持封閉,那就是為什麼我叫你要更歸於中心,將你的感覺保存在堶情A並且將它帶到你的丹田……如果你能夠使你的丹田有意識地控制你的能量,它就不會讓那些能量跑出去,你就會始感覺到有很大的重力,有一種穩定感和歸於中心,它是要使能量往上移的基本需要……

  有一個波蘭人走到街上,經過一家五金店,那家五金店貼了一個賣鏈鋸的廣告,上面說它可以在七個小時之內砍斷七百棵樹,那個波蘭人認為它效率很好,所以就決定買一把。

  隔天早上他拿了那把鋸子回來,對那個銷售員抱怨說:「這個東西根本就沒有辦法像你們的廣告所說的可以砍斷七百棵樹。」

  那個銷售員說:「讓我們來試試看。」他們找到了一塊木頭,那個銷售員按下按鈕,那個鋸子就發出很大的聲音。

  「那個噪音是什麼?」那個波蘭人問。

  所以,他一定是用手來鋸,然而它是一個電鋸!

  你的丹田中心有很多能量,如果它很正確地被指引,成道並不是一個離得很遠的地方。

  所以,這是我的兩個建議:儘可能使你自己保持歸於中心,不要被一些小事拉著走,有人在生氣,或是有人侮辱你,你就想它想好幾個小時。就為了別人講了一些話,你的整個晚上就受到了打擾。如果丹田能夠保有更多的能量,那麼很自然地,那些能量就會開始往上走。丹田只有一種特定的能力,每一種向上移的能量都必須透過丹田來向上移,但是丹田必須關閉起來。

  所以第一件事是丹田必須關閉起來。第二件事是:你永遠都必須在更高的中心上面下功夫。比如說,如果你常常生氣,那麼你就必須用更多的時間去靜心冥想你的憤怒,好讓那個憤怒能夠消失,而它的能量可以轉變成慈悲。如果你是一個恨每一樣東西的人,那麼你就必須集中精神在恨上面,靜心冥想恨,然後同樣的能量就可以變成愛。要繼續往上移,永遠都要去想那個更高的階梯,好讓你可以到達你存在最高的點,不應該有能量從丹田的中心漏出去。

  印度人對性過份顧慮也是為了同樣的原因,性也是會把你的能量帶到外面。它會把你的能量帶到外面,但至少性是生命的中心,即使它把能量帶出去,它也會從其它某一個地方帶來能量,生命會繼續流動,但丹田是死亡的中心,不應該允許能量流經丹田,你很容易就可以發現那些能量流經丹田的人。比方說,有一些人,當你跟他在一起,你會覺得好像快要窒息,跟他們在一起,你會覺得好像他們在吸取你的能量。你會發覺,在他們走了之後,你會覺得比較放鬆、比較安然,雖然他們並沒有對你做任何不對的事。

  你也會發現有跟這種人相反的人,他跟你的會合會使你變得更喜悅、更健康。如果你在悲傷,你的悲傷將會消失,如果你在生氣,你的憤怒將會消失。這些人就是他們的能量移向更高中心的人。他們的能量會影響你的能量,我們都繼續在互相影響。一個有意識的人會選擇那些能夠提升他的能量的朋友。

  有一點非常清楚,有些人會吸取你的能量,避開他們!最好對它要很清楚,對他們說再見,不需要受苦,因為他們是危險的,他們也可能會打開你的丹田。他們的丹田是敞開的,那就是為什麼他們會在你身上產生出一種被吸取能量的感覺。

  心理學還沒有注意到這一點,但是非常重要地,心理上有病的人不應該被放在一起,然而全世界都這樣在做。心理病患被放進精神療養院在一起。他們已經心理有病了,你還將他們放進一個會將他們的能量拉得更低的環境堙C甚至連那些治療心理病患的醫生都很明顯地顯示出這一點。心理分析師自殺的比率比任何其它行業的人都來得更高,他們發瘋的比率也更高。每一位心理分析師偶爾都需要接受其他心理分析師的治療。這些可憐的人到底是怎麼了?他們整天被心理病患圍繞著,能量一直被吸取,而他們又不知道如何關閉他們的丹田。

  有一些方法和技巧可以關閉丹田,就好像有一些靜心方法可以使你的能量往上移。最好而且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儘可能在你的日常生活當中保持歸於中心。人們甚至沒有辦法靜靜地坐著,他們會改變他們的姿勢,他們沒有辦法靜靜地躺著,整個晚上他們都會翻來翻去,這是不安,是他們靈魂堶惜@個很深的不安,一個人必須學習安靜,在這些小事上面,丹田要保持關閉,心理學家尤其必須接受這方面的訓練,同時,心理病患也不應該被放在一起。

  在東方,尤其是在日本的禪寺堙A他們已經覺知到丹田的中心,心理學家都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在禪寺堶惘酗@些小的茅屋,那些茅屋離主要的建築物離得很遠,但還是在同一個森林或同一個山區。如果有心理病患被帶到他們那堙A他們會帶他去住茅屋,並叫他放鬆、休息、享受,在森林堶惇※吽A但是不要講話,反正也沒有人跟他講話!一天只有一次,有一個人會帶一些食物來,他也不准跟那個人講話,即使他跟他講話,那個人也不會回答,所以,他的整個能量完全被控制,他甚至連帶話都不可以,也不可以見任何人。

  你將會很驚訝地知道,心理分析學家在好幾年堶掠竣ㄗ鴘漕ヾA他們居然在三個星期之內就可做到。在三個星期之內,那個人就變得跟正常人一樣的健康。事實上,他們並沒有對他做什麼事,沒有什麼技巧,什麼都沒有。他只是單獨被留下來,所以他不能夠講話,他被單獨留下來,所以他能夠休息而成為他自己,他不需要去滿足別人對他的期望。

  你做得很好,只要繼續做任何你正在做的事,將你的能量累積在你自己身上,能量的累積就自動會使它走向更高,當它達到更高,你就會覺得更和平、更具有愛心、更喜悅、更喜歡分享、更慈悲、更具有創造力,到時候你將會覺得充滿光、覺得已經回到家,這樣的日子已經離得不遠。

  由於對性的恐懼、對性的壓抑、以及對生命的否定,人已經喪失了跟丹田的聯繫。

  丹田是生命和死亡的中心,所以日本人稱之為「哈拉」(hara),「哈拉」是死亡的意思。印度人稱之為「瑪尼普拉」(manipura),「瑪尼普拉」意味著鑽石,最寶貴的鑽石,因為生命來自那堙C你的種子就隱藏在你的丹田堙A它是在母親的子宮堬臚@樣被創造出來的東西,之後其它每一樣東西才在它的周圍開始成長。

  在丹田堶惕A父親的種子和你母親的種子兩者都在。來自父親的生命細胞和來自母親的生命細胞創造出你的丹田,那是你的第一個藍圖,每一樣從那埵赤囓X來,而且它永遠都保持是中心。你可以忘掉它,你可以不去注意它,你可以壓抑,你可以把能量集中在頭部,但它仍然保持是中心。你越遠離它,你就變得越不活生生。你離丹田離得越遠,你就越是生活在周圍,你會變得不歸於中心,不根入大地。它是非常活生生的,要開始活得越來越多。

  那就是原始的頭腦,最原始的頭腦。「原始治療」的治療師還沒有覺知到說原始的尖叫是來自丹田,它是第一個頭腦。然後第二個頭腦會產生——心和感覺,然後第三個頭腦會產生——頭和思考。

  丹田是本性,心是感覺,而頭則是思考。思考是離得最遠的,感覺剛好在中間,那就是為什麼當你去感覺,你會變得更活,比你在思考的時候來得更活。思想是死的東西,它們是屍體,它們不呼吸。感覺會呼吸,感覺有一個脈動,但是跟第一個——原始的頭腦——是不能比的。如果你到達了丹田,然後停留在那堙A從那堥茈肮﹛A你將會有一個完全不同的生活——真正的生活。

  有少數幾個片刻你覺得你很真實,那個時候就是你停留在丹田的時候。那就是為什麼人們會去追求危險,他們會去登山,因為當那個危險非常真實,你就會進入丹田。那就是為什麼當你處於驚嚇之中,你的丹田會產生第一個脈動。在驚嚇當中,你沒有辦法思考,你沒有辦法感覺,你只能夠存在。

  當你在開車的時候,你突然覺得有一個意外即將發生,那個時候你的丹田會被打擊到。那就是為什麼人們喜歡開快車,車子開得越快,你就會覺得越活生生、越興奮,你在接近丹田,那就是為什麼戰爭很有吸引力。人們會跑到電影院去看一出謀殺的電影,它是在創造出一個情況使你能夠再度感覺到你的丹田。人們喜歡閱讀偵探小說,當那個故事真正達到高潮的時候,他們無法思考,他們無法感覺,他們就只能存在!

  試著去瞭解它。所有的靜心都會引導到它,它是你生命的躍動,它是你生命力的源頭。進入它,你很容易就可以進入它,所以我叫你進入它。每當你靜靜地坐著,你就可以停留在那堙C忘掉頭、忘掉心、忘掉身體,只要成為肚臍後方的一個悸動。如果你深入它,你就可以瞭解三位一體真正的意思,因為你的父親在那堙A你的母親也在那堙A如果你也在那堙A三位一體就產生了,那就是三位一體的基本概念!三位一體不是神、聖子和聖靈。如果你在那堙A那麼就會有三位一體,就會有一個三角形,因為父親和母親已經在那堙A如果你也在那堙A那麼基督就誕生了,聖子就誕生了。當聖子誕生,就有真正的統一。

  兩個沒有辦法會合,需要有第三個來連結這兩個,所以你的父親和母親都在那堙A已經完成了,但是還沒有達到極致,已經有一種結合,但還不是一個統一。女性和男性都在那堙A但是還沒有連結起來,那就是整個衝突之所在——你是「二」。你一定會是「二」,有某些東西來自父親,某些東西來自母親,他們兩者都在那堙A就好像兩個流流在一起,但是仍然有一個微妙的分開。

  如果你的「在」達到那堙A如果你變得越來越覺知到它,你的覺知將會變成催化劑,那個「二」將會消失,然後會有「一」,那個「一」被稱為基督意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