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性、超越性

第一部分到達真愛的旅程

第一章 性——愛的根源

第一個演講1968年8月28日孟買

  愛。

  愛是什麼?

  去感覺它是容易的,要定義它還真是難。

  如果你問一條魚說海像什麼,那麼它會說「這就是海,海就在我的周圍,那個就是那個。」但是如果你堅持地對海下定義,那麼問題就真的變得很困難。

  生活堶掖怞n的和最美的事可以去體驗,可以去瞭解,但是卻很難下定義,很難描述。

  人的痛苦是這樣的;在過去四五千年堙A他只是在談論關於他應該熱心去體驗的事、他應該從內在去了解的事——愛。有許多關於愛的冠冕堂皇的論調被說出來,有無數關於愛的迴曲被唱出來,有一些很虔誠的聖歌一直在寺廟和教會堻Q唱出來,有什麼事沒有以愛的名義來做呢?——然而在人們的生活堣斯M沒有容納愛的地方。如果我們深入探討人類的語言,我們將無法找到比「愛」更不真實的字。

  所有的宗教都在談論愛。但是我們到處可以找到的那種愛、那種像一些遺傳上的不守包圍著人們的愛,只能夠在人們的生活堸籉磼狾釭熒R之門。但是群眾景仰宗教領袖,將他們視為愛的創造者,而他們卻把愛弄得很虛假,他們遏止了所有的愛之流。這種情形不論在東方或是在西方,在印度或是在美國,基本上都沒有差異。

  愛之流尚未在人們身上顯現出來,而我們將之歸咎於人本身,我們說那是因為人被腐化了,所以愛才沒有被發展出來,所以在我們的生活堣~沒有愛之流;我們將它歸咎於我們的頭腦,我們說頭腦是有毒的,其實頭腦並沒有毒,是那些將頭腦貶低的人把愛毒化了,他們不允許愛成長、世界上沒有一樣東西是毒素,在神的整個創造堥S有一樣東西是不好的,每一樣東西都是美好的,就是人本身把整杯的甘泉變成毒水,主要的罪魁禍首就是所謂的老師,所謂的道德崇高的聖人,還有政客。

  仔細想想這些事情,如果這個病態的情況沒有馬上被瞭解、沒有馬上被糾正過來,那麼不管是現在或未來,在人的生活堻ㄓㄔi能有愛。

  矛盾的是,關於此事,我們盲目地接受了一些原因,而這些原因就是為什麼一開始愛沒有在人堶悼X現所應該受到譴責的。如果幾世紀以來這些誤導的原則一再地被重複、被反複的說出來,我們就無法看到在這些原有的原則背後所隱藏的基本謬誤,這樣就會造成混亂,因為要變成這些不自然的原則所說的那樣,人在本質上就辦不到,結果我們就只能接受說人是錯誤的。

  聽說古代有一個沿街叫賣扇子的小販每天都經過國王的宮殿。他慣於誇張他的扇子是獨一無二的,是多麼地好,他聲稱從來沒有人看過這樣的扇子。

  國王從世界各地搜集了各式各樣的扇子,所以他很好奇,有一天他從陽臺上探身出來看這個叫賣又好又是獨一無二的扇子的人。那些扇子對國王來說,看起來很平凡,幾乎不值一文錢,但是不管怎麼樣,他還是把那個人叫上來,國王問他說:「你那些扇子的獨特性怎麼樣?價格又是如何?」

  小販回答說:「陛下、這些扇子不貴,如果就它們的品質而言,這個價格是很低的;一把扇子只賣一百盧比。」

  國王吃了一驚:「一百盧比!這種劣質房子市場上到處都是,你居然叫價一百盧比!這些扇子到底是怎麼個特別法,那個人說「品質!每一把扇子可以保證使用一百年,即使用上一百年,它也不會壞。」

  「從它的外表看起來,似乎連維持一個禮拜說不可能,你想騙我嗎?這是不是徹底的謊言?連國王你也敢騙?」

  小販回答說:「陛下,我豈敢!陛下您知道得很清楚,我每天賣扇子都經過您的陽臺下面,價格是每把一百盧比,如果它不能維持一百年,我負責。我每天都會到街上來,尤其您是此地的統治者,如果我騙你的話,我怎麼能夠安全呢?」

  那把扇子就按照他所要求的價格被買了下來,雖然國王不相信那個小販,但是他懷有強烈的好奇心,想知道那個人是基於怎樣的理由才這樣講的。小販被命令第七天要再來報到。

  第三天扇子中心的柄就跑出來了,在一個星期終了之前,整個扇子就解體了。

  國王確定那個賣扇子的一定不會再出現,但是完全出乎他的意料,那個人按約準時在第七天出現了。

  「陛下,請吩咐。」

  國王非常生氣:「你這個惡棍!你這個蠢材!你看,這就是你的扇子,全部都支離破碎,在一個星期之內,它就變成這樣,而你卻保證說它可以維持一百年!你是瘋了或者只是一個超級的騙子?」

  那個人謙恭地回答:「恕我冒昧,似乎我的主人您不知道如何使用扇子。這把扇子一定可以維持一百年,我可以保證。您是怎樣搧的呢?」

  國王說;「我的天啊!難道我還必須學習如何搧扇子嗎?」

  「請您不要生氣。這把扇子為什麼會在七天之內就落到這個地步?您是怎麼搧的?

  國王拿起扇子就搧給他看。

  那個人說:「現在我了解了,您不應該這樣搧。」

  「難道還有其他方式嗎?」國王問。

  那個人解釋說:「把扇子抓牢,固定在您面前,然後擺動您的頭,這樣用的話,扇子就可以維持一百年。您會過世,但是扇子將會保持完整。扇子並沒有什麼不對,是您的方式錯了、錯在您,不在我的扇子。」

  人類就是被指控犯有類似的錯誤、看看整個人類是多麼地病態,從五、六千年到一萬年的病都累積下來,人一再地被強調說他是錯的,而不是文化的錯;人是腐敗的,但人的文化卻被推崇。我們偉大的文化!我們偉大的宗教!每一件事都是偉大的!

  再看看它的結果!

  他們說:「人是錯誤的;人必須改變他自己。」但是沒有人站出來質問說事情是否並非如此,而是因為我們的文化和宗教以虛偽的價值來作為基礎,因此在一萬年之後尚無法用愛來填滿人的心。如果愛在過去的一萬年堶惆S有被發展出來,那麼依我看,在這個文化和宗教的基礎上,即使想要在將來看到一個有愛心的人也是不可能的。在過去一萬年堶接L法達到的事,在未來的一萬年堶惜]同樣無法達到,今天的人在明天還是一樣的,雖然外表包裝在禮節。文明和科技隨著時間而改變,但人還是和以前一樣,而且將來也永遠還是一樣。

  我們並沒有準備好要重新評估我們的文化和宗教,然而我們卻高唱讚美它們的言語,吻著它們的聖徒和監護人的腳。我們甚至不同意向後看,來反省我們的思考方式和方向,來檢查一下它們是否真的沒有將我們誤導,來看看它們是否全部都錯掉了。

  我想說:它們的基礎是有缺陷的,它們的價值是虛假的,現代人就是證明,苦命學可能有什麼證明嗎?它證明了什麼?它證明了那顆種子一定是有毒而且是苦的,但是要預言某一顆種子將來是否會長出苦果的確很困難。你可以仔細看,你可以任由它,或將它剖開,但你還是不能預測將來的果實是否會是甜的,你必須等待時間的考驗。

  播下一顆種子,一株植物將會發芽,幾年之後,一棵樹將會出現,將會伸展它的樹枝到天空,然後開花結果,唯有到那個時候你才會知道所播下的種子是不是苦的。現代人是那些一萬年前所播下的文化和宗教的種子,也就是從那個時候就開始被培養的種子所產生出來的果實,這個果實是苦的,它充滿了衝突和悲痛。

  然而我們就是頌揚那些種子的人,我們希望愛能夠由那些種子開放出來,我要重申——那是不可能的,因為任何會產生愛的可能性都已經被所謂的宗教所扼殺掉,這個可能性已經中毒了。愛在那些沒有宗教和文化的鳥獸植物身上比在人類身上更能夠看得到;愛在那些不文明的人、那些住在落後山林堛漱H,比在所謂文明進步的現代人身上更明顯,而且不要忘記,那些比較原始的人並沒有高度發展的文明、文化或宗教。

  為什麼人類當他聲稱文明、文化和宗教各方面都越來越進步,而且經常到廟宇朝拜或教堂祈禱時,卻變得越來越缺乏愛?那是有原因的,我希望討論一下這些原因,如果這些原因可以被瞭解,永恆的愛之流就可以不斷地湧現,但是它被深深地埋在石頭堙A沒有辦法跳出表面,它在各方面被封住了,所以琲e無法向前奔流,無法無拘束地流動。

  愛存在人堶情A它不是從外界引進來的,它不是從市場上買來的商品,它是生命吐露出來的芬芳,它存在在每一個人堶情A愛的追尋和求取不是一個主動的行為,它不是一個明顯的行為,藉著這個行為你可以從某個地方將它拉出來。

  雕刻家在石頭上做工,有人要來看雕像是怎麼做成的,他來看的時候卻看不到雕像的樣子,只看到石頭被鑿子和鐵鎚在這媞V敲,在那堨揖插C

  「你在做什麼?」那個人問:「你不是要做出一個雕像嗎?我現來看雕像的,但是我只看你在打石頭。」

  藝術家說:「雕像已經隱藏在堶情A你不需要去做它,只要把它跟那些和它們在一起的石頭分開,雕像就會呈現出來,雕像不是做出來的,它是被發現的、被曝露出來的、被展露出來的。」

  愛被關在人堶情A它只需要被釋放出來,問題不在於如何去製造它,而是如何將它顯露出來。我們到底覆蓋了什麼在我們自己身上?那些不讓愛表露出來的東西又是什麼?

  問問醫生看什麼是健康,很奇怪地,沒有醫生可以告訴你什麼是健康!整個醫學都在關心健康,難道沒有人能夠告訴你什麼是健康嗎?如果你問醫生。他會說他只能告訴你疾病是什麼,或者症狀是什麼。他或許知道每一種疾病不同的醫學名詞。而且或許也能夠開出治療的處方,但是關於健康他什麼也不知道,他只會描述說當沒有疾病的時候就是健康,那是因為健康隱蔽在人堶情A健康無法被定義。

  疾病是外來的,因此它可以被定義;健康來自內在,因此它無法被定義,健康反抗定義,我們只能說沒有疾病的存在就是健康。真正的情況是;健康並不是被創造出來的或者被疾病阻隔起來,或者當沒有病的時候它自己就顯露出來了。健康已經在我們堶情A健康是我們的本性。

  愛也是在我們堶情A愛是我們固有的本性,基本上要求一個人去創造愛是錯的,問題不在於如何去創造愛,而是去研究找出為何它不能自己顯露出來,阻礙在那堙H困難在那堙H阻礙的堤壩在那堙H

  如果沒有阻礙,愛會自已顯露出來,不需要去說服它或引導它。如果沒有虛偽的文化和墮落、或毒害傳統的阻礙,每一個人一定都會充滿愛,沒有東西會遏止愛,愛是不可避免的,愛是我們的本性。

  恆河流自喜馬拉雅山,它是水,它只是這樣流,它不會問教士:到達大海的路線要怎麼走。你是否曾經看到一條河流在十字路口問員警說大海在那堙H不管大海有多麼遠,不管它藏在那堙A河流一定會找到路線,那是不可避免的;她有內在的沖勁,她沒有旅行指南,但是她一定會到達她的目的地;她會衝破山丘,跨過平原,橫越鄉間,以她的水道來到達大海。一個無法滿足的慾望,一股力量,一束能量存在於她的內在深處。

  但是假定人類在她的水道上設下障礙的話呢?假定人類築起水壩呢?河流能夠克服和衝破自然的障礙——到頭來那些障礙對她來講根本都不是障礙——但是如果加上人為的障礙,如果人們橫跨河流築起水壩,她或許就無法到達大海。萬物之靈的人類可以阻止河流流向大海,如果他決定要這麼做的話。

  基本上自然界是一體的、和諧的。自然的阻礙,在自然界所能夠看到的明顯對立的東西,它們是一些喚起能量的挑戰,它們都是喚勢潛力的呼聲,自然界沒有不和諧存在。

  當我們播下一顆種子,似乎覆蓋在種子上面的土層把它給壓下去了,阻礙了它的成長,它看起來似乎是如此,但事實上那層土並不是阻礙,沒有那層土,種子就不能發芽,土壤將種子往下壓,使它能夠成熟,裂開,使自己變成一株樹苗。表面上看起來似乎土壤悶住了種子,但土壤是在完成一個朋友的任務,那是一個臨床手術。

  如果一顆種子沒有長成一棵植物,我們會推斷說土壤可能不適宜,種子可能沒有足夠的水份,或者沒有接收到足夠的陽光——我們不會怪種子,但是如果花沒有在人生中開放出來,我們就說人本身要負責,沒有人會想到是肥料的品質不好,或是缺乏陽光和水份,然後設法補救,只有人本身被指控他是不好的,所以人這一棵植物就一直沒有發展,被不友善所壓抑而無法達到開花的階段。

  自然是一個有韻律的和諧,但是人類加諸於自然的人造物、橫跨於河流的水壩和一些機械裝置等阻隔人投入了生命之流,造成很多地方都有阻礙,而停止流動。在這種情況下,河流本身居然被認為是罪魁禍首,人們說:「人是壞的,種子是有毒的。」

  我想請你們注意一個事實,那就是所有基本上的阻礙都是人為的,都是人自己創造出來的,否則愛之流會無拘無束的流動。流到神的大海。愛是人類所固有的,如果這些阻礙有知覺地被移開,愛就可以流動,那麼愛就可以上升而碰觸到神,碰觸到那至高無上的神性。

  這些人為的阻礙是什麼呢?首先,最明顯的阻礙就是對性的反對,對熱情的譴責,這個阻礙摧毀了愛誕生在人類的可能性。

  簡單的真理是性乃是愛的出發點,性是到達愛之旅的起點,愛的發源地就是性和熱情,而每一個人卻將之樹為敵人一般、每一個文化、每一個宗教、每一個師父、每一個先知都在攻擊這個發源地,愛之流因此就被堵塞了。他們一直高喊著:「性是罪惡,性是反宗教的,性是錯。」但是我們似乎從來不瞭解最後旅行到達內在愛之海的就是性能量本質。愛是性能量的轉變,愛的花朵來自性的種子。

  看著煤。你一定從來沒有想到,當煤改變之後會變成鑽石。煤所含的元素和鑽石所含的元素是一樣的,在最主要的部分它們並沒有基本上的差別,在經過幾千幾萬年之久,煤就變成了鑽石。

  但是煤被認為不重要,當媒放在家堙A它被收在客人看不到的地方,而鑽石卻被掛在頸項或胸前,使每一個人都能夠看得到。鑽石和煤是一樣的;它們是同一種元素在旅程上兩個不同的點。如果你反對媒,因為當你第一眼看到它的時候就覺得它除了會帶來黑色的煤煙之外並不能提供什麼,那麼要它變成鑽石的可能性馬上就停止了。煤本身可能被轉變成鑽石,但是我們討厭煤,所以任何進展的可能性都停止了。

  唯有性的能量可以開花成為愛,但是每一個思想家,包括人類偉大的思想家在內,都在反對它,這個反對將會使這顆種子不能發芽。當愛的宮殿還在基礎的階段就被催毀了,對性的敵意損毀了愛的可能性,因此煤就無法變成鑽石。

  因為基本觀念的錯誤,所以沒有人覺得先承認性,然後再去發展它轉變它的過程是需要的。我們是它的敵人,我們反對它,我們一直在跟它抗爭,我們怎麼能夠轉變它呢?人被迫和他自己的能量抗爭,人被教導要抗拒他的性能量要反抗他的性慾。

  人被教導說;「思想是毒素(The mine is poison),所以要抗拒它。」

  思想存在於人堶情A性也存在於人堶情A然而人卻被期望要免於內在的衝突,他被期望要和諧地存在,因此他必須去抗拒,同時去安撫,這就是他的領導者所教導的。一方面他們把他逼瘋,另一方面他們設立精神病院來治療他;他們散佈了致病的疾病,然後建造醫院來醫治疾病。

  另一個重要的考慮是人不能和性分開,性是他主要的起點,他是由它生出來的。神把性能量作為創造的起點,偉大的人們卻把神本身都不認為是罪惡的東西認為是罪惡的!如果神認為性是罪惡,那麼在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比神更大的罪人,在整個宇宙也沒有比神更大的罪人。

  你難道從來不知道花的盛開是熱情的表現,是一種性的行為?孔雀開屏跳舞的壯麗,詩人為之歌唱,聖人亦因之而充滿喜悅,但是難道他們不知道那個舞蹈也是熱情的明顯表現,是以性為主的行為嗎?孔雀跳舞是為了要取悅誰?孔雀是在呼喚它所鍾愛的伴侶成為它的配偶。布穀鳥在歌唱?一個男孩已經變成一個青少年;一個少女正在成長變成一個女人,所有這些是什麼?這是什麼樣的遊戲,這些都是愛或性能量的表現,愛的表現是變化過後的性的表現——愛的表現洋溢著能量,它承認性的存在。在一個人一生當中所有愛的行為,所有愛的衝動和態度都是原始能量的表現。

  宗教和文化將反對性的毒素灌輸到人們的頭腦堙A他們製造衝突,製造戰爭;他們使人從事於反抗他們自己原始能量的戰役,所以人變得很虛弱、粗陋、粗俗、缺乏愛、充滿了虛無感。對於性,我們所需要的不是敵意,而是友誼,性必須被提升到一個比較純的高度。

  當大家在祝福一對新婚夫婦的時候,一個聖賢告訴新娘;「希望你成為十個孩子的母親,最後,希望你的先生成為你的第十一個孩子。」

  如果熱情被轉變,妻子可以變成母親,如果色慾被超越,性可以變成愛,只有性能量可以成熟而轉變成愛的力量,但是我們使人充滿了對性的敵意,結果愛變得無法成熟發展。唯有先接受性,才可能有後來的發展,愛之流無法衝出,因為有強大的阻力;在另一方面,性一直在內在奔騰,因此人的意識就被性意念所汙染,人類的意識變得越來越帶有性。我們的詩、歌和畫,還有在真實生活中所有我們寺廟堛漸|處都集中在性的周圍——因為我們的思想也是在性之軸的周圍旋轉。世界上沒有任何動物像人帶有這麼多的性意識。人到那堻ㄠa著性,不管睡覺或醒來,不管在習俗或禮俗堙A每一個片刻人都被性所禁擾著。

  由於對性的敵意,由於對它的抗拒和壓抑,人類從內部開始腐化,他永遠無法從自己生命的根部開放出來,而且由於這個經常性的內在衝突,他的整個人就變得神經不正常,他是有病的。很明顯地,在人類身上可以看到的歪曲的性意念就是由於那些所謂的領導者和道德崇高之人的教導所致,他們應該負責。直到人能夠免於這些教師、道德與宗教領袖和他們的假道學之前,愛在他身上呈現的可能性是沒有的。

  我想起一個故事……

  有一個星期天,一個貧窮的農夫正要出門的時候在門口碰到他孩提時代的朋友,那個朋友正要來看他。

  農夫說:「歡迎!這麼多年了,你現在那堜O?請進!你看,我已經答應要去看一些朋友,想跟他們延期也很困難,所以請你先在我家休息,我大概一個小時以後就回來,我會很快回來,然後我們就可以促膝長談。」

  他的朋友說:「不要,我跟你一起去不是更好嗎?但是我的衣服很髒,如果你能夠借我一些乾淨的衣服,我換好衣服之後就跟你去。」

  前些時候,國王給了農夫一些貴重的衣服,農夫將那些衣服藏起來,要等到比較盛大的場合才穿。這時,農夫很高興地把那些衣服拿出來給朋友穿。

  他的朋友穿上這些珍貴的衣服、頭巾、目巾和那雙漂亮的鞋子,他看起來就好像國王一樣。望著他的朋友,農夫覺得有點妒嫉,比較之下,他看起來好像是一個僕人。他開始懷疑自己是否做錯了,把他最好的衣服拿出來。他開始覺得自卑,他想,每一個人一定都會看著他的朋友,而他卻像一個陪侍,像一個僕人。

  他試著將自己想成是他的好朋友,也想成是一個屬於神的人,他下定決心只要想神和高貴的事情,「畢竟一件好的外套或一條昂貴的頭巾又算得了什麼呢?」但他越是用理智告訴自己,那件外套和頭巾就越佔據他的頭腦。

  他們兩個人走在一起,行人看他的朋友,而沒有注意到他。他開始覺得沮喪,他表面上跟他的朋友聊天,但是內心堜珝Q的無他,只有那件衣服和頭巾!

  他們到達了所要拜訪的朋友家,他介紹他的朋友說:「這是我的朋友,孩提時代的朋友,他是一個很可愛的人。」突然間他迸出一句話說:「他穿的衣服是我的。」

  他的朋友嚇了一跳,主人也嚇了一跳,他自己也意識到這句話不該說,但是已經太晚了,他懊悔地的失言,內心暗自責備。

  走出那個朋友家的時候,他向他的朋友道歉。

  他的朋友說:「我得走了,你怎麼可以說出這樣的話」

  農夫說:「對不起,我的舌頭不聽話。我錯了。」

  但舌頭是從來不撒謊的,如果有什麼東西在一個人的頭腦堙A話就會脫口而出,舌頭從來不會犯錯。他說:「請原諒我,那句話是怎麼講出來的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但是其實他知道得很清楚,那個思想是由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來的。

  他們又出發到另外一個朋友家去,現在他下定決心不要說那些衣服是他的,他已經封住了他的頭腦。當他們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已經作了最後的決定,決定不要說那些衣服是他的。

  那個可憐蟲不知道說當他不說的決心下得越重,他的內心就越會感覺到那些衣服是他的,而且,這種堅定的決心是在什麼時候下的呢?當一個人下了一個堅定的決心,比方說像戒欲的發誓,那只是表示他對性的興趣正在從內部強而有力地衝擊著地。

  如果一個人下決心從今天起要吃少一點或斷食,那只是暗示他還即帶著想多吃的慾望,像這樣的努力不可避免地一定會變成內在的衝突,我們的弱點是怎樣,我們就是怎樣,但是我們決定要控制它們,我們決心要跟那些弱點抵抗,如此一來,這就很自然地變成了潛意識衝突的來源。

  因此,處於內在衝突的狀態下,我們這個農夫進入了朋友家,他小心翼翼地開始說:「他是我的朋友。」但是他意識到沒有人在注意他,每一個人都以敬畏的眼光著看他的朋友和他朋友的衣服。突然間有一個強烈的念頭在他的腦海中升起;「那是我的衣服!我的頭巾!但是他再度提醒自己不要談關於衣服的事,他已經下定決心、「不論貧富,每一個人都有某種衣服,不是這種,就是那種,那是不重要的。」他對自己解釋,但是衣服就像鐘擺一樣,在他的眼睛面前來來回回地擺盪著。

  他重新再介紹:「他是我的朋友,一個孩提時代的朋友,是一位很棒的紳士。至於那些衣服?那是他的,不是我的。」

  那些人都感到驚訝,他們以前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介紹:「那些衣服是他的,不是我的。」

  等到他們離去之後。他再度向他的朋友致十二萬分的歉意,他承認這是一項重大的失言,現在他對於什麼要做什麼不要做感到很混亂,他說:「衣服以前從來沒有像這樣抓著我,老天爺啊?我到底怎麼了?」

  他到底怎麼了?這個可憐蟲不知道他對他自己所用的伎倆即使由神本身未嘗試,衣服也同樣會抓住他!

  他的朋友十分氣憤地說他不願意再跟他繼續走了,農夫抓住他的手說:「請你不要這樣,請你不要以這麼壞的態度來對待朋友,我會感到終生遺憾的,我發誓不再提有關衣服的事,用我全部的心,我對神發誓,將不再提起有關衣服的事。」

  但是一個人必須永遠都要特別注意那些發誓的人,因為當一個人下定某種決心的時候,他牽涉到某種更深的東西,決心是由表面的頭腦來下的,而相對於決心的東西卻停留在潛意識的迷宮堙C如果頭腦分成十個部分,它只占了一部分,只有上面的部分用在下決心,其餘的九個部分都會反對它。例如,戒欲的誓言又是由頭腦的一個部分來做,而頭腦的其他部分都在熱衷於性,放在呼喚著那種將它深植於人的東西。關於這事我們暫時討論到此。

  接下來他們進入了第三個朋友的家,農夫很嚴格地克制住他自己。克制的人是很危險的;因為有一座活火山存在於他們內心之中,外表上他們是僵硬的,充滿了克制,但是那些想放開來的衝動卻被緊緊地控制在他們堶情C

  請記住,任何強迫性的東西既不能持續,也不能完整,因為有著強大的壓力,有時候你必須放鬆,有時候你必須休息,你能夠將拳頭握緊多久呢?二十四小時嗎?你握得越緊就越容易疲勞,也就越想快些讓它張開。你越是努力去做,越是用力,就越快疲勞,每一個動作都會有一個反應,而且它會立即出現、你的手可以一直張開著,但是它不能一直緊握著,任何會使你疲倦的東西就不能成為你自然生活的一部分。每當你用力在某一件事上面,一段時間的休息必定會隨之而來。所以,越老練的道德崇高之人就越危險。經過了二十四小時的壓抑,根據理論上的規則,他必須至少放鬆一個小時;在這段休息的時間堙A將會有壓抑的罪惡湧現,而他將會覺得他置身於地獄堙C

  所以農夫很嚴格地按捺住自己,不提有關衣服的事。想像他的情況,如果你稍微具有一點宗教觀念,你就可以想像他現在的頭腦情況,如果你曾經發過警,立下誓言。或是為了一些宗教上的理由而克制住自己,你將會很瞭解他頭腦的可憐狀態。

  他們走進了另外一個朋友的家,農夫全身冒汗,簡直是精疲力竭,他的朋友也很擔心。

  農夫被焦慮凍僵了,他很慢而且很小心地說出每一句話來介紹:「來見見我的朋友。他是一個老朋友,是一個很好的朋友。」

  他猶豫了片刻,感受到內在的一股壓力,他知道他敵不過這一股衝力,就大聲地脫口說出:「那些衣服?對不起,我不說,因為我已經發誓不再提起那些衣服了。」

  發生在這個人身上的事情同樣發生在整個人類,由於責備的緣故,性變成了縈擾不去的慾望,變成了一種病,或是一種變態,它變成被毒化了。

  小孩子從很小就被教導:性是罪惡。男孩女孩成長過了青春潮之後結婚,懷著性是一項罪惡的信念開始進入熱情的旅程。在印度。女孩子還被教導說她的丈夫是神。她怎麼能夠把將她帶入罪惡的人尊敬為神呢?男孩被教導說:「這是你的太太,你的伴侶,你的另一半。」經典堶掩﹞k人是進入地獄之門。是罪惡的泉源,因此男孩子就覺得他有一個活的魔鬼來作為他的終身伴侶。

  男孩子在想;「這是我理想的另一半嗎?一個在地獄走、朝向罪惡的理想的另一半嗎?當他具有這種觀念,在他的生活堳蝏禰i能有任何和諧發生呢。

  傳統的教導毀壞了整個世界的婚姻生活、當婚姻生活充滿偏見,充滿毒素,愛是不可能的。如果基本上先生跟妻子不能自由地、自然地愛對方,那麼又有誰能夠受難呢?然而這個擾亂的情況可以改正,這個被污染的愛可以被淨化,這個愛可以被提升到可以打破所有障礙、解決所有情結的高處,然後把先生和太太帶入純粹和神聖的喜悅堙C這種崇高的愛是可能的,但是如果它在蓓蕾的階段就受到傷害,如果它被悶住了,如果它被毒化了,那麼由它產生出來的將會是什麼呢?它怎麼能夠成為一朵至高無上的愛之玫瑰呢?

  一個流浪的苦行僧在一個村莊紮營,有一個人來告訴他說他要實現神。

  苦行僧問他:「你是否曾經愛過任何一個人?」

  「沒有,我從來不冒犯這種世俗的事。」那個人回答「我從來沒有把自己降格到這麼低,我要實現神。」

  那個苦行僧再次問道:「你從來沒有感覺到愛的痛苦嗎?」

  那個追求者強調說:「我所告訴你的是真話。」

  那個可憐蟲說的是實話。在宗教的領域堙A曾經愛過是不合格的,他確定地知道,如果他說他曾經愛過某一個人,那個苦行僧一定會要他除去愛——放棄情感的執著,脫離所有凡塵的感情,再來尋求他的指引。所以即使他曾經愛過某人,他也覺得他必須回答沒有、你在那堨i以找到一個從來沒有愛過一些的人呢?

  苦行僧第三次問道:「仔細想想,告訴我,難道沒有說曾經對某一個人或任何人有一點愛嗎?你難道從來沒有愛過一個人一些嗎?

  這個追求崇高理想的慕道者說:「請原諒,但是你為什麼重複地問同一個問題呢?再給我一根十尺長的竿子我都碰不到愛,我要達到自我實現,我要神。」

  就他這個樣子,苦行僧回答道:「那麼你必須原諒我,請你去找別人,經驗告訴我,如果你曾經愛過某人,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只要你即使只是窺見過愛,我就可以幫助你將它擴大,我就可以幫助你使它成長——或許成長到可以達到神。但是如果你從來沒有愛過,身體堶惆S有東西,你沒有種子可以長成樹,那麼請你去找別人。朋友,在沒有愛的情況下,我看不到進入神的門戶。」

  類似地,如果夫妻之間沒有愛——如果你認為不愛妻子的先生會愛他的孩子,那你就錯了,妻子能夠愛她先生的程度跟她能夠愛她兒子的程度是一樣的,因為孩子是她先生的寫照。如果對先生沒有愛,怎麼能夠對孩子有愛呢?如果孩子沒有被給予愛。如果在他的成長過程中沒有愛的滋潤,那麼你如何能夠期望他去愛他的父母?家庭是生活的一個地位;世界是一個大家庭。但是家庭生活已經被對性的譴責所毒化了,而我們卻抱怨說沒有地方可以找到愛。在這種情況下,你怎麼能夠期望在任何地方找到愛呢?

  每一個人都說他有愛,母親、妻子、兒子、兄弟、姊妹和朋友都說他們有愛,但是如果你將人生作一個整體的觀察,人生堶戛琤輕N沒有明顯的愛。如果那麼多人都充滿著愛,那麼一定有很多愛,一定有一座花園——充滿花朵,更多更多的花朵,如果每一家都有一個愛的燈在照耀著。那麼在這個世界堣ㄙ器D會有多少光!然而我們所看到的卻是彌漫著厭惡的氣氛,在這個不幸的安排塈鉹ㄗ鴗@絲愛的曙光。

  相信到處都是愛,那是在自我欺騙,只要我們仍然沉浸在這個幻象堙A對真理的追求甚至無法開始,在這堙A沒有一個人愛任何人。直到自然的性毫無保留地被接受之前是不會有愛的。在這之前,沒有人能夠愛任何人。

  我要說的是:性是神聖的。原始的性能量有神的反映在堶情A很明顯地,它是產生新生命的能量,它是所有力量當中最大、最神秘的。

  結束對性的敵意。如果你想要在你的生命堨R滿愛,你就要放棄和性的衝突、欣然接受性。承認它的神聖,感激地接受它,深深地擁住它。你將會感到驚訝,性居然能夠顯露出如此的愛,它能夠顯露出多少神,要看你接受它到什麼程度而定,如果你對它的態度是罪惡的,不尊敬的,那麼在你面前的性將會是隨便的,罪惡的。

  當一個人接近他太太的時後他必須有一種神聖的感覺就好像他要進入寺廟。當太太接近她的先生。她必須充滿崇敬,就像在接近神一樣、在性行為發生的時候,愛人經過交合,那個間段很靠近神的殿堂,靠近他以創造性的無形來顯現的地方。

  據我猜測,人類第一次明顯地帶見三摩地(Samadhi)是在性交的經驗當中。唯有在性交的時刻,人們才瞭解到,感受如此深刻的愛、經驗如此鮮明地喜樂是可能的。那些在正確的思想架構之下去靜心冥想這個真理的人,那些會靜心冥想和性交的現象的人,他們達到一個結論:在性高潮的時刻,頭腦空空的沒有思想,在那個片刻,所有的思想都被排開,這個頭腦的空或真空,這個思想的凍結,是神聖的喜悅湧現的原因。

  揭開奧秘到這個地步,人類再進一步探討,如果頭腦可以免於思想,那麼根據推理,如果意識上的思想微波可以用其他方式來使它流動,那麼人就可以達到純粹的喜樂,基於此種想法就發展出瑜伽的系統,也發展出靜心冥想和詩。這種新的方法證明,即使不要性交,意識也能夠停止而沒有思想,人類發現絕大部分在性行為當中可以獲得的快樂也可以用其他的方式獲得。

  按照這個過程的本質,性的行為只是短暫的,因為它牽涉到一個能量之流的耗盡。一個通曉瑜伽的人所達到的一直都存在的純粹喜悅、完全的愛和喜樂慰藉,配偶只能達到片刻,而基本上它們之間並沒有差別。說放縱於感官之樂和沈迷於神這兩種人是兄弟的人倒是無意間陳述了一項真理,兩者來自同樣的源頭,唯一的差別是天與地之間的距離。

  此階段我希望給你們第一個原則。如果你想要知道愛的基本真理,第一個必要條件就是要敞開心靈,接受性的神聖,接受性的神聖就如你接受神的存在一樣。如果你敞開你的心靈,開放你的頭腦,對性接受得更完全,你就有可能不受它的牽絆,反之,如果你越壓抑它,那麼你就越會受到它的束縛,就好像那個農夫成為他衣服的奴隸一樣,你對它接受的程度就和你能夠免於它的束縛的程度是一樣的。對人生和人生堶惟狾釵蛣M的東西以及人生堶惟狾陳奏馱岱畯怐漯F西的全然接受將會把你引導到神性的最高境界,引導到一個至高無上的未知領域,引導到一個神聖的高處。

  我稱那個接受為有神論,而對神所給予的一切抱著信心就是達到解放之門。

  就人生純潔和自然的形式來接受它,在它所提供的豐富情況堨R分發展,人生所提供的豐富情況會一步一步地將你提升,同樣地,對性的接受將把你提升到一個在你想像中認為不可能的寧靜高處。如果把性比喻作煤,有一天它一定會變成鑽石,那就是第一個原則。

  我要告訴你們的第二個基本原則是。到目前為止已經被文明、文化和宗教所硬化的東西,那個東西就是自我,也就是「我是」的意識。

  性能量的本質驅策它流向愛,但是「我」的障礙就像一道牆把它給擋住了,所以愛無法流動。不論在好人或壞人堶情A在神聖或不神聖的人堶情A這個「我」都是強而有力的。壞人可能以很多方式來強調「我」,但是好人也把「我」取得很響:他們要進入天堂,他們要被解放。他們已經放棄世俗。他們建造了寺廟,他們沒有犯罪,他們要做這,他們做那,但是那個「我」,那個引導的信號一直都在。

  一個人的自我越強,他就越難和任何人結合,自我便在中間,「我」強調它自己,它是一道牆,它宣稱:「你是你,我是我。」所以即使是最親密的經驗也無法將人們互相拉近,身體可能接近,但是人卻離得很遠,只要堶惘陶o個「我」,那麼,無可避免的,你就會感覺到有別人。

  有一天沙特(Sartre)講了一句非常好的話,他說;「別人就是地獄(the other is hell)。」但是他沒有進一步解釋為什麼別人就是地獄,或甚至為什麼別人就是別人;別人就是別人,因為我就是我,當我就是我的時候,圍繞在我周圍的世界都是別人,都是不同的、分開的、分離的,而且沒有和諧一致的關係。

  只要還有這種分離的感覺。愛就無法被感知。愛是結合的經驗,是隔離之磚的拆毀;兩個能量的結合就是愛的經驗;愛就是當兩人之間的磚崩潰瓦解時,當兩個生命相會時,當兩個生命結合時的狂喜。

  當這樣的和諧存在於兩個人之間時,我稱之為愛,而當它存在於一個人與一群人之間時,我稱之為與神溝通。如果你能夠和我一起注浸在這樣的經驗堙X—以致於所有的障礙物都融化了,以致於靈性層面(SPirituallevel)的滲透發生了——那麼那就是愛,這種成就,這種融合就是與神同在,與萬能的上帝、與全知的上帝。與宇宙意識、與至高無上的神,或不管你怎麼稱呼的他同在,所以我說愛是第一步,神是最後一步——最卓越的也是最後的目的地。

  如何能夠抹去我自己呢?

  除非我不用我自己,別人怎麼能夠與我結合呢?別人是相對於我這個「我」而產生出來的,我越大聲喊出「我」,別人的存在就越有力,別人就是「我」的回音。

  這個「我」是什麼呢?你是否曾經冷靜思考過它?它是在你的腳或是在你的手堶情H在你的頭或是在你的心堶情H或者它只是自我(ego)。

  你的「我」或「自我」是什麼?它們在那堙H對它的感覺是有,但是它無法在一個特定的地方找到、靜靜地坐下片刻來找尋那個「我」,你或許會感到驚訝,不管那個找尋有多麼強烈,你都無法在任何地方找到你的「我」、當你向內在深處找尋,你將會了解到並投有「我」,也沒有「自我」,當「自己」的真相(the truth of the self)在的時候,「我」(I)是不存在的。

  備受尊崇的那格森(Nagse)和尚被馬林德國王召見來榮耀他的朝廷。使者來到那格森面前說:「那格森和尚,國王想見你,我是來邀請你的。」

  那格森回答說:「如果你要我去。我會去,但是,請你原諒,並沒有一個所謂那格森的人在這堙A那只是一個名字,只是一個暫時的代號。」

  廷臣跟國王報告說那格森是一個怪胎;他回答說他要來,但是並沒有一個所謂那格森的人在那堙C國王驚訝地愣住了。那格森乘著皇家的馬車難時來到,國王在門口迎接地,他說:「那格森和尚,我歡迎你!」

  聽到了這些話,那個和尚開始笑,他說:「我以那格森之名來接受你的款待,但是請你要記住,並沒有那個叫做那格森的人。」

  國王說:「你在打謎語,如果你不是你,那麼是誰在接受我的邀請?是誰在回答這個歡迎詞?」

  那格森往背後看了一下,然後說:「這不是帶我進來的馬車嗎?」

  「是的,就是這個。」

  「請將馬移開。」

  等他們將馬移開之後,和尚指著馬車說:「這是不是馬車?」

  國王說:「馬怎麼可以稱為馬車呢?」

  依照和尚的指示。馬被牽走了,用來拴住馬的那些竿子也被移開了。

  「這些竿子是不是你的馬車?」

  「當然不是,這些是竿子,不是馬車。」

  和尚繼續叫他們一樣一樣地移開,對於每一個問題,國王都不得不回答說:「這不是馬車。」

  最後什麼東西都沒有了。

  和尚問說:「現在你的馬車在那堙H對於每一樣拿走的東西你都說「這不是馬車」,那麼請你告訴我,現在你的馬車在那堙H」

  這個啟示使國王吃了一驚。

  和尚繼續說:「你有沒有懂我的意思?馬車是一個組合,它是某些東西的結合,馬車並沒有它自己本身的存在,請你向內看,你的自我在那堙H你的『我』在那堜O?你將無法在任何地方找到『我』。它是很多力量的一個顯示,就是這樣罷了。一個一個地想你四肢的每一臉,一個一個想你自己的每個面,然後一樣一樣地除去,最後將不會有任何東西留下來,愛就是由那個空所產生出來的,那個空就是神。」

  在一個村子埵酗@個人開了一家魚店,掛著一個大招牌:「新鮮的魚在此出售」。

  第一天有一個人走進店堙A看到「新鮮的魚在此出售」,他笑了,「新鮮的魚?難道有不新鮮的魚在任何地方出售嗎?寫「新鮮的魚」是代表什麼意思呢?」

  店主認為他是對的,何況「新鮮」這個字眼全使人聯想到「不新鮮」,所以他就把「新鮮」這兩個字從招牌上拿掉,招牌上剩下「魚在此出售」。

  隔天有一個上了年紀的婦人來到店堙A大聲讀道:「『魚在此出售』難道你還在其他地方出售嗎?」

  所以「在此」這兩個字也被去掉了,現在招牌上只剩下「魚出售」三個字。

  第三天,另外一個客人來到店堙A他說:「『魚出售』難道有人免費贈送的嗎?」

  「出售」兩個字也被去掉了,只有「魚」字被留下。

  一個老人來到店塈i訴店主:「魚?一個瞎子甚至在遠遠的地方就可以聞出來有魚在此出售。」

  於是「魚」字也被去掉了,招牌變成空白,行人經過,問道:「為什麼要用這塊空白的招牌呢?」

  因此招牌也被拿掉了,經過剔除之後留下來的只是空,招牌上的字一個一個被丟掉,留下來的什麼都沒有,只是一個空。

  愛只能由空產生出來,只有空能夠與另外一個空融和,只有零能夠完全與另外一個零結合,並非兩個個人,而是兩個真空才可以會合,因為這樣才沒有障礙,除了真空以外,所有其他的都有障礙物。

  所以第二件要記住的事是當個體性消失的時候,當「我」和「別人」不復存在的時候,愛才會誕生。個體性消失之後所留下來的就是一切,是沒有界限的,但是沒有「我」,有了這樣的達成之後,所有的障礙物都會倒塌,那一直都準備好的琲e之流就會開始奔騰。

  我們挖了一口井,水已經在那堙A不必再從任何地方帶過來,我們只是把泥土和石頭挖起來,拿開。我們在做什麼呢?我們只是創造出一個空間,好讓埋在堶悸漱纀鈰鬻鋮鴞a方進入,找到一個能夠顯示它自己的地方。埋藏在堶悸漯F西需要地方,需要空間,它渴求它本來沒有得到的空間,好讓它能夠流出來,能夠湧出來。如果一口井充滿了沙和石頭,那麼當我們移開這些沙石的時候,水就會送上來。同樣地,人充滿著愛,但是愛需要有空間來顯現。只要你的心和靈魂還在說「我」,那麼你就是一口充滿沙和石頭的井,愛之流將無法從你堶惚_出來。

  我聽說從前有一棵古老的大樹,枝葉向天空散佈,當它即將開花的時候,各色各樣的蝴蝶都會在它的周圍飛來飛去;當開花結果的時候,鳥兒會從老遠的地方飛來,在它周圍歌唱,枝葉就好像向外伸展的手,祝福著所有來到它樹下的每一個人、有一個小孩經常到樹下來玩,因此大樹已經發展出對那個小孩的關愛。

  如果大的沒有感覺到他是大的,那麼大和小之間的愛是可能的、樹不知道它是大的,只有人具有那種觀念、大的總是有他的自我作為主要的考慮,但是就愛來說是不分大小的,愛擁抱著所有走近它的人。

  所以那棵樹對這個經常來玩的小孩已經發展出愛,它的樹枝很高,但是它將它們向下彎曲好讓他可以摘到它的花和果實。愛總是準備向下彎,自我則從來不準備彎曲、如果你接近自我,它的枝葉將會更向上伸展,它將會變得很堅硬,使你無法接近。

  當那個小孩來玩耍的時候,樹就會彎下它的樹枝;當那個小孩摘下幾朵花的時候,樹就感到很高興,它的整個存在充滿著愛的喜悅、當愛能夠給予什麼東西的時候,它總是很高興;當自我能夠得到什麼東西的時候,它總是很高興。

  孩子一直在長大,有時候他會在樹的枝幹上,有時候他會吃它的果實,有時候他會帶上樹花做成的皇冠,扮演成像叢林中的國王。當愛的花朵在那堛漁伬唌A一個人就變成好像是一個國王;但是當自我的刺存在的時候,一個人就變得貧乏可憐。那個小孩帶著樹花做成的皇冠在那婺齠R,樹就充滿了喜悅,它抱著愛心在點頭,在微風中輕唱、小孩子越來越長大,他開始爬到樹上,襲著樹枝擺動,當那個小孩在它的樹枝上休息的時候,樹就感到很高興。當愛給予某人舒服的時候,它就感到很快樂;當自我給予不舒服的時候它才會感到不快樂。

  隨著時間的流逝,那個小孩有了其他責任的負荷,他的野心也增加了,他必須通過考試,他有朋友要聊天,要一起閒逛,所以他並不常來,但是樹渴望地等待他的來臨,它從它的心靈深處吶喊著:「來!來!我在等著你!愛日夜都在等待,那棵樹就是在等待。當男孩沒有來的時候,樹就感到傷心。當愛不能分享的時候,它是悲傷的;當愛不能給予的時候,它是悲痛的;當愛能夠分享的時候,它是感激的;當愛能夠完全臣服(Surrender)的時候,它是最快樂的。

  當男孩繼續成長,他來到樹身邊的機會越來越少。當一個人變大,當他的野心增加,他就會發覺他留給愛的時間越來越少,男孩現在已經專注在世俗的事情之中。

  有一天,當他經過的時候,樹告訴他:「我在等你,但是你沒有來。我每天都在等待著你。」

  男孩說:「你有什麼東西?為什麼我要到你這堥荂A你有錢嗎?我在追求金錢、咱我總是要有動機來激發,唯有當有目的要達成的時候,自我才會來,但愛是沒有動機的,愛就是它本身的報償。

  樹驚訝地問道「是不是當我能夠給你什麼東西的時候,你才會來?」拒絕給予並不是愛、自我總是在積聚但愛是無條件地給予,樹說:「我們沒有那種病,我們很快樂,我們開花、結果,我們給予舒服的樹蔭,我們在微風中跳舞,唱歌,即使我們什麼都沒有,天真無邪的鳥兒也會在我們的樹枝上吱吱喳喳地跳來跳去,當我們涉及金錢的那一天,我們就會像你們這些脆弱的人一樣,也要到廟堨h,去學習如何獲得安寧,去學習如何找到愛,不,我們一點都不需要金錢。」

  男孩說;「那我為什麼要到你這堥茤O?我要到有錢的地方去我需要錢。」

  自我要求錢,因為它需要權力。

  樹想了一下,然後說:「親愛的,請不要走開,摘下我的果實,將它賣掉,這樣你就可以得到錢。」

  男孩馬上開朗起來,他爬到樹上摘下所有果實,甚至沒有成熟的果實也被搖了下來。樹感到很快樂,雖然有一些樹枝被折斷了,也有一些葉子掉到地上,即使愛了傷,愛還是會感到快樂。但是即使獲得錢自我仍然不會快樂,自我總是欲求更多、樹沒有注意到男孩甚至沒有回過頭來謝它一聲。當男孩同意樹的提議要摘下果實來賣,樹就已經有了它的感謝。男孩很久都沒有回來,現在他已經有錢了,而他正在忙著用那些錢去謀取更多的錢,他已經把樹全都給忘了。幾年過去了,樹感到悲傷,它渴望男孩回來——就好像一個乳房充滿著奶的母親,但是卻失去了孩子,她的整個存在都在渴求她的兒子,她瘋枉地尋找她的孩子,希望他能夠早點回來。這就是樹內在的呼喊,它的整個存在都陷入了極大的痛苦。

  經過很多年,男孩已經長大成人,他來到了樹旁。

  樹說:「來,我的孩子,來擁抱我。」

  那個人說:「停止那感情的沉溺,那是小孩子的玩意兒,我已經不再是小孩子了。」自我把愛看成是瘋狂,看成是幼稚的幻想。

  但是樹依然邀請他;「來,在我的樹枝上擺盪,來跳舞,來跟我玩。」

  那個人說:「停止所有這些無聊的話!我要蓋一座房子,你能夠給找一座房子嗎?」

  樹喊道「一座房子!我沒有房子。」有人住在房子堙A除了人類之外,沒有其他動植物住在房子堙A你有沒有注意到當人被局限在四片牆堶惜妨嶊滷〞p,他的建築物越大,他的人就變得越小,「我們不住在房子堙A但是你可以砍斷我的樹枝然後或許你就可以用這些樹枝來蓋房子。」

  絲毫不浪費時間,那個人就把斧頭帶來,砍下所有的樹枝,現在樹只剩下赤裸裸的樹幹,但是愛不會介意這些事情即使他的四肢為所愛的人而被砍下,他也不介意。愛是給予,愛永遠都準備給予。

  那個人甚至沒有想到要感謝樹,他蓋好了房子,時光飛逝,又過了幾年。

  樹幹等待又等待,它想要去接他來,但是它既沒有樹枝也沒有樹葉可以給它力量;和風吹過,但是它甚至沒有辦法給予一個訊息它的靈魂仍然只念著一個祈禱:「來,來,親愛的,來。」但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隨著時間的流逝,那個人已經變了,有一次他從樹那婺g過,站在樹的旁邊。

  樹問道:「我還能為你做什麼?你過了這麼久才來。」

  那個老人說「你還能為我做什麼?我要到遠方去賺更多的錢我需要一條船作為旅行之用。」

  樹根高興地說;「那沒有問題,我的愛人,砍掉我的樹幹,用它來造一條船,如果我能夠幫助你到遠方去賺錢,我會感到很高興,但是請你記住,我會一直等著你回來。

  那個人帶來了鋸子,把樹幹鋸下,做了一條船就航向遠方。

  現在樹只剩下小小的樹樁,而它在等待若它的愛人歸來,它等待等待又等待,但是那個人一直都沒有回來、自我只會到可以得到什麼東西的地方去,而現在樹已經沒有什麼東西了,完全沒有東西可以再提供了,自我不會去沒有東西可以獲得的地方,自我永遠都是一個乞丐,一直都處於需求的狀態下。但愛是慈善的,愛是一個國王,一個皇帝!有比愛更偉大的國王嗎?

  有一個夜晚,我在樹樁的附近休息,它對我身前低語;「我那個朋友還沒有回來,我很擔心他是否會被淹死,或迷失了,他可能迷失在那些遠方的國度堙A他可能甚至已經沒有活在人間,我是多麼地希望有他的消息!在我接近生命終點的時候,如果至少有一些他的消息,我也會感到很滿意,那麼我就可以很快樂地死去,但是即使我能夠叫他,他也不會來,我已經沒有什麼東西能夠再給予了,而他只了解攝取的語言。」

  自我了解攝取的語言,給予的語言就是愛。

  我已經不能再多說些什麼了,而且,也沒有能夠比這個再說更多的了,如果生活能夠變得像那棵樹一樣,將它的枝葉散佈得又寬又廣,讓很多人可以在它的樹蔭底下得到保護,那麼我們就可以了解愛是什麼。愛沒有經典,沒有地圖。沒有字典,也沒有一套原則。

  我不知道關於愛我能夠說什麼!愛很難形容,它就在那堙A如果你來到我面前看著我的眼睛,你或許就可以看到它,我不知當我的雙臂張開來擁抱的時候,你們是否可以感覺到它。

  愛。

  愛是什麼?

  如果你沒有從我的眼睛堙B從我的兩隻手、從我的寧靜當中感覺到愛,那麼它就永遠無法從我的話語來瞭解。

  感謝你們耐心地聆聽,最後我向住在我們每一個人堶情u那至高無上的」鞠躬。

  請接受我的敬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