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性、超越性

第一部分到達真愛的旅程

第二章 從壓抑到解放

第二個演講1968年9月28日於孟買

  早上一大早,太陽還沒有出來一個漁夫到了河邊。在岸上他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他的腳下後來找出來是一小袋的石頭,他拉起袋子,將漁網放在一旁,坐在岸邊等待日出。他在等待黎明,以便開始一天的工作。他懶洋洋地從袋子堮野X一塊石頭丟進水堙A然後又一塊一塊丟進水堙A沒有其他事可做,地繼續把石頭一塊一塊丟進水堙C

  慢慢地太陽升起,大地重現光明,那個時候除了一塊石頭之外其他的石頭都丟光了。最後一塊石頭在他的手堙A當他看著白天的光,看到了他手中所拿的東西時他的心跳幾乎都要停止了,那是一顆寶石!在黑暗中他把整袋的寶石都丟光了!在不知不覺當中,他的損失有多少!充滿懊悔,他咒駡他自己,他很傷心地哭得幾乎失去理智。

  他在無意間碰到的財富足夠豐富他的生活好幾倍,然而在不知不覺當中,在黑暗中他又把它丟掉了,但是就某方面來講他還是幸運的,還有一顆寶石留下來。在他把那顆寶石丟掉之前,天已經亮了,一般來講,大多數的人甚至還沒有那麼幸運。

  周圍一片漆黑,而時間又過得很快,太陽尚未升起我們就已經浪費掉所有生命中的寶石。生命是一個大的寶庫,人類沒有好好利用它,只是白白地將它浪費掉,等到我們知道了生命的重要性時,我們已經將時光消磨殆盡,生活的秘密、奧秘、快樂、解放、天堂——一切都丟盡了。而一個人的一生就這樣過去了。

  在往後的幾天堙A我打算來講關於生活的寶藏,但是對於那些處理生命就好像在處理那一袋石頭的人來說,想要點亮他們是很困難的。如果你叫他們注意一個事實說他們所丟掉是寶石,而不是石頭,他們會覺得很苦惱,他們會馬上震怒,並不是因為你所說的有什麼不對,而是因為他們自己的愚昧荒唐被顯露出來了,因為他們被提醒他們所失去的東西因此他們的自我介入了,所以他們感到生氣。

  即使過去已經失掉很多,即使所剩下來的生命變得很短,即使只有一顆寶石被留下來,你的生命仍然可以被拯救,要學習是從來不會太晚的,接受幫助仍然是可能的,尤其在追求真理的方面,它從來不會太晚,仍然有理由讓你覺得有自信。

  但是由於我們的無知、由於我們在黑暗堙A我們認為生命的袋子堜狴R滿的無他,只是一些石頭,而且我們將之視為理所當然。由於缺乏勇氣,我們在作任何努力追求真理之前,就先接受挫敗。

  在一開始我要對宿命論的陷阱提出反對的警告,警告這種認為一定會挫敗的幻覺、生命不是一堆沙和石頭,如果你用正確的眼睛來看它,在生命當中有很多好的東西,在生命堶惕A將會找到通往神的階梯。

  在這個有血、有肉、有骨頭的身體埵s在著超出這些東西的某物或某人,它與血、肉,或骨頭無關,它是不朽的,它無始無終。不具形體。它就在我們每一個人的核心中,從你無知的黑暗堙A我要促請你去渴求那永恆的火焰!

  但是那不朽的火焰藏匿在會腐朽的煙幕堙A所以我們沒有辦法看到光,我們一碰到煙就向後卻步,那些比較勇敢的人會再追求一些,但也只是在煙幕堙A所以他們也無法到達火焰,到達那發光的源頭。

  我們如何能夠使這個旅程超越煙幕,走到火焰——走到存在於肉體堶接L形的真理?我們如何能夠實現大我,達成宇宙性?我們如何能夠知道那被掩蓋在自然堶悸滿A那隱藏在自然堶悸漯F西?

  我要以三個階段來談論它。

  首先我要提出來講的是,我們用偏見、誇張的觀念和虛假的哲學將我們自己栓住了,以致於我們自己剝奪了我們去看赤裸裸真理的能力。不必知道,不必追求,也不必有任何好奇心,我們已經有了關於生命現有的假設、幾千年以來我們被教導生命媯L意義的,它是無用的,是苦難的,我們被催眠去相信我們的存在是沒有用的,是沒有目的的,充滿了憂傷;應該輕視生命,應該規避生命,這種觀念一而再地被重複,把我們的頸部勒得越來越緊,使我們幾乎快要窒息,所以現在我們感覺到生命只不過是一個大噪音、一個大吵鬧、一個充滿苦難的熱床。

  就因為這種對生命的輕視,使人喪失了所有的歡樂和愛,人現在變成只是一個沒有形態的一堆,他是一個充滿憂傷而動盪不安的海洋,由於這些錯誤的觀念,人已經不再試著去反省自我這種情形根本不值得驚奇,為什麼要在醜陋的一堆堶惕銧M美呢?而當一個人堅信生命本來就沒什麼好珍惜的,就是要被拒絕的,那麼去認定它、去淨化它、去美化它又有什麼意義呢?整個努力似乎都沒有用。

  我們對生命的態度就像火車站的乘客在使用候車室一樣,他知道他會在那堸扈d一會兒,很快就會離開,所以候車室又有什麼重要呢?再怎麼說它都不重要,它是全然地無足輕重,所以他就亂丟紙屑,隨便吐痰,把它弄髒毫不關心、他不會去顧慮自己的行為,畢竟他很快就要離開。同樣地,我們把生命當成是一個暫時的住處。

  時下有一個趨勢在問為什麼我們要在生命塈銧M真理和美,在此我要強調,生命在一個適當的時機就會到達終點,然後人就必須去面對生命的實體,我們可以改變我們的房子,改變我們的身體,但是我們生命的本質依然跟著我們,那就是「自性」,這個自性是完全無法摒除的。

  我們的形成按照我們的所作所為而來。最終來講,我們的行為造就了我們或毀了我們,它們改變了我們的生命,它們形成了我們的生命,它們塑造了我們的靈魂,我們怎麼樣去生活,在生活堶掠竣F些什麼,這些都形成了我們的未來。一個人對生命的態度引導著他靈魂的路線以及靈魂如何開展,它將釋放開什麼迄今未知的奧秘,如果人能夠知道他對生活的態度會形成他的未來,他一定會馬上丟棄認為生命不和諧,認為它沒有用、沒有意義,這種消沉的看法,那麼他很可能會瞭解,認為整個存在充滿苦難的想法是錯誤的,認為所有的事情都沒有被安排的想法是錯誤的,他很可能會知道每一件與生命對立的事情都是反宗教的。

  但是我們被人用宗教的名義來教導否定生命,宗教哲學一直都是死亡指向,而不是生命指向的。宗教倡導說來生是重要的,但是在死亡之前所發生的一切一點都不重要。直到目前為止,宗教都在尊敬死亡,而不是尊敬生命,沒有一個地方可以找到對生命的花朵和果實的欣然接受,到處都是對死亡之花頑固的執著,我們的生命就是對死之花的墳墓的讚美!

  宗教的思索一直都集中在死亡的另一邊——集中在天堂、在涅槃、在莫克夏(解放)—一好像根本就不顧慮發生在死亡之前的事。我要問,如果你在生前無法好好地生活,你怎麼能夠應付死後的事呢?那幾乎是不可能的!如果我們生前無法在此好好處理我們的事情,我們將永遠無法準備死後的事情,也無法在死後就變得合格。一個人對死亡的準備必須在有生之年當中完成,如果死後還有另外一個世界,我們在那堣]會碰到我們在這一生當中所經歷的事情,儘管你一再重申要放棄這一生的事,這一生所留下來的後遺作用還是無法免除的。

  我說除了生活本身以外沒有神,我也說去愛生活就是去實踐個人的宗教,就是一個人到達神的路,真正的宗教就是一個人要對生活敞開自己。達成存在於生命堶悸熙戽蚽u理就是走向達成完全解放吉祥的第一步,一個人如果錯過生活,那麼他也一定會錯過其他所有的事。

  然而一般宗教的傾向剛好相反拋棄生活,拋棄世界。宗教並沒有告訴你要正視生活,它並沒有幫助你去過你的生活;它並沒有告訴你說當你真正過生活,你才能夠找到生命,它只是告訴你說,如果你的生活是痛苦的,那是因為你對生活的認知不純正,只要你知道如何以適當的方式去生活,生活就可以帶給你莫大的快樂。

  我把宗教稱為生活的藝術。宗教不是一個損害生活的途徑,它是一個深入挖掘存在奧秘的媒介,宗教不是與生活背道而馳,它是坦率地正視生活;宗教不是逃避生活,它是完全擁抱生活,它是生活的全然達成。

  由於這些基本觀念錯誤的結束,這些日子以來有年紀較大一輩的人顯示了一些對宗教的興趣。在神的地方——在廟堙A在教會堙A在宗教師父的寓所,在回教寺院堙A你都可以找到老人為什麼呢?只有一個解釋;我們的宗教已經變成一個上了年紀的人的宗教,它是為那些害怕死亡的人而存在的,它是為那些接近生命終點的人。為那些充滿焦慮、不知道死後會變成怎麼樣的人而存在的。

  一個以死亡哲學為基礎的宗教怎麼能夠照亮人生呢?即使經過五千年的宗教教育,整個世界還是會慢慢陷入更壞的地步,雖然在這個星球上並不缺乏廟宇、回教寺院、教堂、牧師、老師、苦行僧,以及諸如此類的人,它的人民還是沒有變得具有真正的宗教性,這就是因為宗教有著虛假的基礎,因為宗教沒有以生活作為根本,因為宗教建築在死亡的基礎上。宗教並不是生活的象徵,宗教是一塊基石,這種偏見的宗教永遠無法把生命帶進我們的生活堙C

  所有這些情況的原因是什麼呢?

  在這幾天堙A我將要來討論生活的宗教,活的信仰的宗教,以及一些一般人從來沒有被鼓勵去發掘,也不曾被提起的基本原則、在過去,這些生活的基本法則都被儘量用毯子蓋起來,這些真理都儘量被壓抑,這個重大錯誤的結果導致世界性的通病。

  一般人的基本驅策力是什麼?

  神?不是。

  靈魂?不是。

  真理?不是。

  存在於人的核心堶悸漪O什麼?深藏在一般人堶悸滌禰趕吨O——在一般人的生命堙A在那些從來沒有靜心修煉,從來沒有尋求他的靈魂,從來沒有踏進任何宗教路程的人堶悸滌禰趕吨O是什麼?

  奉獻?不是。

  祈禱?不是。

  解放?不是。

  涅槃?絕對不是。

  如果我們尋找一般人的基本動力,如果我們尋求生命背後的力量,我們將會發現它既不是奉獻,也不是神;既不是祈禱,也不是對知識的渴求,我們會找到不同的東西——被壓進暗處的東西,從來沒有清醒地被面對的東西,從來沒有被評估的東西。

  那是什麼東西呢?如果你剖開來分析一般人的核心。你會發現什麼?

  暫且把人擱在一邊,如果我們看著動物界和植物界,我們在每一樣東西的核心會找到什麼?如果我們觀察一株植物的活動,我問會找到什麼?它的成長導向那堙H它的整個能量指向產生一粒新的種子。鳥兒在做什麼?動物在做什麼?如果我們密切觀察自然界的活動。我們會找到只有一個過程,只有一個全心全力的過程在進行,那個過程就是繼續的創造、繁殖、產生新的和不同的自我形式。花有種子,果實也有種子,種子的命運如何呢?

  種子的命運就是要長成一棵新的植物,長成新的花,長成新的果實,長成新的種子,以便重複本身的迴圈,這種繁殖的過程是永琲滿C生命就是一股持續地自我再生的力量,生命是一股創造力,是一個自我創造的過程。

  人也是一樣,而我們把這個過程定名為「熱情」或「性」,我們有時候稱之為「色慾」,這種封號等於是在罵人,它是一種濫用,就是這種毀謗本身污染了整個氣氛。

  那麼,色慾是什麼?熱情是什麼?被稱之為「性」的力量又是什麼?

  自古以來,海浪一直在捲起,衝擊著海岸,海浪進來,破散之後又流回去,然後又沖進來,它們推進它們奮鬥,然後又再度分散而流回去、生命有一種內在驅策力在進展,在向前推進,在這些海浪堶惘陬菑@種永不停息的力量,這種永不停息的力量也存在於生命之流。生命堶惘酗@件持續的努力想要達成什麼,它的目的是什麼呢?是一個想達到較好位置的強烈慾望,是一個想達到較偉大的高處的熱情,在這個永不停息的能量背後就是生命本身——生命在奮力求得一個好的生命,生命在奮力求得一個較好的存在。

  自從人類開始出現在地球上為期並不久,只有幾千年,在那之前,只有動物;自從動物開始存在為期也不算很久,在那之前有一段時間沒有動物,只有植物在這個星球上存在的時間也不是很久很久,在那之前只有岩石、山脈、河流和海洋。

  這個有岩石、山脈、河流和海洋的世界又在蠢動些什麼呢?還是在努力產生植物,漸漸地、很慢地植物開始出現,生命的力量以一種新的形式來顯示它本身,然後整個地球都覆蓋著植物,它繼續將生命向前推進,繼續繁殖繼續開花結果。

  但是植物也不安靜它們對本身也不滿意,它們內在的驅策力也在尋求更高的東西,它們渴望產生動物和鳥類,然後動物和鳥類出現而佔據了這個星球很多年,那個時候看不到人,但是人一直在那堙A隱藏在動物堶情A努力要衝破障礙而被誕生出來,然後在適當的時機,人就出現了。

  現在,人又怎麼樣呢?人不停地努力去創造新的生命,我們把這個傾向稱為「性」,我們稱之為「熱情」或「色慾」,但是這個「色慾」的意義是什麼呢?

  基本的動力就是去創造,去產生新的生命,生命本身不希望終止,但是這些都是為什麼呢?是不是人從他的內在就想要產生出一個更好的人、一個更高形式的自己?是不是生命在期待著一個比人更好的存在?聖賢從尼采到阿魯賓多(Auroblndo),從派坦加利(Patanjali)到羅素,在他們內心深處都孕育著一個意象,孕育著一個夢,看著一個比他們更優越的人或一個超人如何來到。他們一直在問。另一種比人更好的人或存在物如何可以被產生出來。

  我們刻意地責備繁殖的動力已經有好幾千年了,我們不但沒有接受它,反而去虐待它,我們將它貶到最低的地方,我們把它隱藏起來,假裝它不在那堙C好像生命堶惆S有容納它的地方,像神在事情的安排上沒有它的地位。

  事情的真相是:沒有比這個動力更具有實力的,而它必須被給予一個正當的地位,藉著將它隱藏起來和蔑視它,人類非但沒有把自己釋放出來,相反地,他更把自已糾纏在堶情A這個壓抑產生出與期待相反的效果。

  想像一個學騎自行車的新手,路可能又寬又廣,但是如果有一塊石頭放在路旁,那個騎車的人將會害怕他會撞上那塊石頭,要撞到那塊石頭大概只有百分之一的機會,即使一個瞎子也能夠安全通過。但是由於害怕,那個騎車的人只感覺到石頭的存在,石頭在他的頭腦媗亃o很恐怖變得越來越大,路就消失了,他被那塊石頭催眠,被它淹沒,最後就撞了上去。他盡力使自己不要撞上那塊石頭,但是卻偏偏撞上。

  路又寬又廣。那個人怎麼會有意外呢?

  心理學家庫(Cone}說一般人的頭腦受反效果定律所支配,我們會撞上那個我們盡力要避免的東西,因為我們所害怕的事會變成我們意識的焦點。在過去的五千年堙A人類也是想以同樣的方式來使自己免於性。結果是;性到處以各種不同的形式面支配他,反效果定律抓住了人的靈魂。

  你難道從來沒有觀察到頭腦就是被你想要避免的那個東西所催眠或拉去嗎?

  那些教導人去反對性的人要負完全的責任,他們使人如此地感覺到性的存在,存在於人類堶措L度的性意識應歸咎於錯誤的教導。

  今日我們都害怕去討論性,為什麼我們如此強烈地害怕這個主題呢?那就是人們預先假定,只要他們談論到性,他們會變得有性慾。這種看法完全錯誤,畢竟在性和性意念之間有著很大的不同,唯有當我們能夠發展出以理性和健康的態度來談性的勇氣,我們的社會才能夠脫離性的魔掌。

  唯有介著瞭解性的各個層面,我們才能夠超越性,你無法將你的眼睛閉起來就算免於那個難題,只有瘋子才會認為如果將眼睛閉起來,他的敵人就會消失。沙漠中的駝鳥就是這樣,駝鳥將它的頭理進沙堆堙A既然它看不到它的敵人,它就認為敵人不在那堙C這種邏輯在鴕鳥是可以原諒的,但是在人是不可原諒的。

  就性而言,人類的做法並沒有比駝鳥更高明,他認為要閉起他的眼睛,只要忽視它,性就可以消失。如果這種奇蹟能夠生活,生活將會變得很容易。但是你看,將簾幕拉下來,東西沒有消失,相反地,它證明了我們對性的害怕,它的吸引力比它們的抗拒力更具有威力。因為我們覺得我們無法征服性,所以我們把眼睛閉起來,不去看它。

  把眼睛閉起來是脆弱的象徵,整個人類都對它感到罪惡,對於性,人不僅明顯地將他的眼睛閉起來,他同時與它產生無數內在衝突,這個和性戰爭的害怕結果已經為人所知了,不必在此一一列舉、有百分之九十八的心理症或神經病都是因為性壓抑,有百分之九十九罹患歇斯底里和相關疾病的女人都是對於性的異常。現代人的害怕、猜疑、焦慮、緊張和壓力等的主要原因就是情欲的壓力。人拒絕了一個固有的而且強有力的驅策力,由於害怕,我們將我們的眼睛閉起來,而沒有試圖去了解性,這樣做的後果是很不幸的。

  要這些事實的真相只要去調查一下我們的文學——我們頭腦的鏡子——就可以了。如果一個人從月球或火星來到我們這堿搮L我們的文學,讀讀我們的書和我們的詩,看看我們的畫,他一定會感到驚訝,他一定會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我們的藝術和文學都集中在性的周圍。

  他一定會問:「為什麼所有人的詩、小說、雜誌和故事都充斥著性?為什麼每一份雜誌的封面都有一個半裸的女人?為什麼每一部電影都關係到色慾呢?」

  他一定會很困惑,外來的訪問者一定會覺得奇怪,為什麼人不想其他的事,而只想性。如果他碰到一個人,聽他談話,他一定會覺得更混亂,因為那個人一定會努力去給他一個印象,使他認為他完全不知道有性的存在,那個人一定會談論靈魂、神、天堂和解放等事情,雖然他整個人都充滿了性的觀念,他一定會對性隻字不提、當外來的人了解到,人甚至發明了一千零一種方法來滿足他的慾望,卻對這個慾望不吭一聲,他一定會更感到驚訝!

  人類死亡指向的宗教使他的頭腦充滿了性,它還從另外一個角度來使他變得不正常,它把無欲的黃金高峰顯示給他,但是不引導他跨過第一步,不引導他了解無欲的基礎,了解性。

  首先我們要承認性而且對它加以瞭解,我們必須去瞭解這個基本的驅策力,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夠努力去超越它,提升它,然後達到無欲的階段。如果沒有瞭解這個基本生命力的所有形式和它所有的面,那麼人對它的防止和壓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幫助他墮落成一個病態的、語無倫次的瘋子,然而我們並沒有用心在基本的毛病,卻好高騖遠地追求無欲的崇高理想。人類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病態、這麼神經質、這麼不幸,或這麼不快樂,人類是完全的性錯亂,他在根部就被毒化了。

  有一次我經過一家醫院,看到一塊招牌,上面寫著;「有一人被毒蠍刺到,在此醫治一天就出院了。」

  另一塊告示牌上面寫著「有一個人被蛇咬到,醫治之後回家,三天之內就康復了。」

  第三塊牌子上面寫著「有一個人被病狗咬到,在過去八天之內一直都在接受治療,很快就會好。」

  然後還有第四塊牌子上面寫著「有一個人被另外一個人咬了,」告示牌上這樣寫「那是那幾個星期以前的事。他現在沒有知覺,而且恢復的希望渺茫。」

  我非常驚訝,難道一個人的咬有這麼毒嗎?

  如果我們仔細觀察,我們會瞭解人堶捫n聚了很多毒素,也許這是因為有許多庸醫所造成的,但是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本身拒絕接受在他堶惘蛣M的東西,拒絕接受他基本的東西、我們試著去控制和消滅我們天生的性能力而未能奏效,卻沒有想要去改變它們。去提升它們,我們以錯誤的方式強迫我們自己去控制那個能量,那個能量在我們堶悸m騰,就好像熔化的岩漿,它總是由內部推出來,如果我們不小心,它隨時會將我們推倒。你不知道當它有了一個小小的出口時會怎麼樣?

  我將用一個例子來說明:

  一架飛機失事了,你在附近,隨後趕到現場,當你看到有具屍體躺在失事的殘骸堙A你頭腦堬臚@個浮現的問題是什麼?

  「這個人是印度教教徒或伊斯蘭教徒?」

  不。

  「這個人是印度人或中國人嗎。」

  不。

  在那一刹那,第一個最先想到的,你會先看看那個屍體是男的還是女的。

  你知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問題會首先出現在腦海?那是因為性的壓抑,就是因為性的壓抑,使得你那麼注意男女之間的差別。你可能會忘記一個人的名字、面孔,或國籍——如果我見過你,我可能會忘記你的名字、你的面孔、你的社會階級、你的年齡、你的地位,以及關於你的每一件事,但是你從來不會忘記一個人的性別,你從來不會忘記某人是男的或是女的、你是否曾經猶疑和你交談過的人,比方說去年在開往德里的火車上認識的人是不是男的?

  為什麼呢?當你忘記一個人其他的所有東西,為什麼你不能從你的記憶中抹去那一點?那是因為對性的知覺根深蒂固地深植在人的頭腦堙A在他的思想過程堙A性一直都在,一直都很活躍。

  只要男女之間的這道鐵幕、這個距離存在著,我們的社會或我們這個星球就永遠不會健康,只要這燃燒的火在他內部橫行,只要它固守在這一點上面,他的內心就無法平靜、每一天的每一個時刻,他都必須努力去壓抑它,這個火在燃燒著我們、在烘烤著我們,但即使是如此,我們也不準備去面對它,不準備去洞察它。

  這個火是什麼?

  它不是一個敵人,它是一個朋友。

  這個火的本性如何?

  我要告訴你,一但你瞭解了這個火,它就不再是一個敵人,它將變成一個朋友。如果你瞭解這個火,它不會燃燒你,它會溫暖你的家,它會為你煮飯,而且它也將成為你終身的朋友。

  電在空中閃了好幾百萬年,有時候它會打死人,但是從來沒有人想到就是這個同樣的電能,有一天會轉動我們的風扇、會點亮我們的家,那個時候從來沒有人能夠想像這些可能性,但是今日這個電已經成為我們的好朋友,這是怎麼來的呢?如果我們把眼睛閉起來,不去看它,我們就永遠無法探測到它的秘密,無法利用它,而它就永遠都是我們的敵人,永遠都是一個可怕物件。但是人對電採取友善的態度,他開始去熟悉它,去了解它。慢慢地、漸漸地,在它們之間發展出持續的友誼,如果不是這樣的話,現代人的生活不曉得要怎麼過。

  人堶悸漫囥峏吤趙酮あ雂髀q更有生命力。一個小小的物質的原子毀滅了所有廣島的10萬人口,但是人類能量的原子可以創造出一個新生命、一個新的人!性比原子彈更強而有力。你是否曾經想過關於這個力量的無限可能性,關於我們如何能將它改變成更好的人類?一個胚胎可以變成一個甘地、一個馬哈維亞、一個佛陀,或一個基督,一個愛因斯坦也可以從它發展出來,一個牛頓也可以在它堶掬膆雈X來,一個非常對的性能量的原子有著一個像甘地這麼巨大的人在它堶情I

  但是我們甚至沒有嘗試去了解性,甚至連要公開討論它,我們都必須鼓起勇氣。到底是什麼樣的害怕在折磨著我們,使我們不準備去了解這個生出整個世界的力量?這個害怕是什麼?為什麼性會使我們如此地驚恐?

  當我上個月第一次在孟買談到性,聽眾都跟震驚,我收到了許多憤怒的信。叫我不要以這種方式談論,信上還告訴我說我根本就不應該談論這個主題。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一個人不應該談論這個主題?這個動力是我們與生俱來的,為什麼我們不應該去談論它?除非我們能夠瞭解它的行為。能夠分析它,否則我們怎麼能夠將它提升到一個較高的層面呢?試著瞭解它,我們能改變它、能夠克服它、能夠昇華它,除非能夠如此,否則我們到死都仍將無法脫離性的掌握。

  我的看法是,那些禁止談論性的人就是那些會把人類推進性的深淵的人,那些對性有恐懼感而說服他們自己說他們對性是天真無邪的人是神經不正常的瘋子,他們陰謀將整個世界變成一個巨大的瘋人院。

  宗教考慮到人能量的轉變,宗教的目的是在整合人內在的本性,這包括他清高的渴望以及他的基本驅策力。換句話說,宗教應該把人從較低的引導到較高的,從黑暗的引導到光明的,從不真實的引導到真實的,從短暫的引導到永恆的。

  但是要達到什麼地方,一個人必須先知道他的起點。我們必須從我們目前所處的地方開始,我們一定要先知道這個地方,這個時候這個地方比我們想要到達的地方更重要。就此而言,性是一個事實,是一個真實的東西,性是起點,但是神?神離這堳僈楚C我們要達到神的真理唯有藉著瞭解這個旅程的起點,否則我們甚至無法向前移動半寸,我們會迷失,我們會像坐在跑馬燈上面一樣,那堣]去不了。

  當我在第一次聚會演講的時候,我就可以感覺到你們並沒有準備好要面對生命的實質,這樣的話,我們還能做什麼呢?我們還能達成什麼呢?這樣的話,這些關於神和靈魂的喧囂忙碌都沒有意義。都只是缺乏信念,都只是虛偽的談論。

  唯有藉看得到某一件事的真實知識,我們才能夠提升到它之上。事實上知識就是超越,而最重要的,我們必須瞭解一個事實,人是由性生出來的,有了性行為的發生,整個人才會產生出來,人充滿了性能量,生命本身的能量就是性能量。

  這個性能量是什麼?為什麼它對我們的生活產生這麼大的挑戰?為什麼它遍佈在整個生物界?為什麼甚至在到達生命的終點時,我們都還繞著它在旋轉?這個驅策力的來源是什麼?

  聖賢和先知們貶低性已經有好幾千年了,但是人仍然沒有被說服。多年以來他們倡導說我們應該公然反抗性,我們應該驅逐所有關於它的思想和慾望,好讓我們能夠脫離這個虛幻的世界,然而人還是沒有辦法打破它的枷鎖,像這樣你是沒有辦法除掉性的,這種方法是錯的。

  每當我碰到妓女,她們從來不談性,她們會問關於靈魂和神的事。我也碰到過很多苦行僧和和尚,每當我跟他們單獨相處的時候,他們所問的問題沒有別的,只有性。我感到很驚訝苦行僧一直都在倡導反對性,卻似乎被它所迷惑。他們對它很好奇,也被它所困擾,他們自己對它有一個心理情結,卻公開在講關於宗教和人的動物本能。而事實上性是很自然的。

  我們既不想要,也不嘗試去瞭解這個問題,我們從來不去挖掘為什麼性有這麼大的吸引力的原因。

  誰教導你性?

  整個世界都在反對教導性,父母覺得不應該允許小孩子知道它,老師也同意這種看法,教條堶惟瓞g的也都一樣、沒有一個學校或大學在教性的主題,每一個學習機構都在禁止知道它。但是在青春期,年輕人覺得他自己的整個人、整個生命都充滿了對性的渴望,這顯示自古以來的防備失敗了,而性成功了。

  這是怎麼發生的?他們教導真理和愛,但是這些教導不能持久,它們是脆弱的。

  性深深地根植於我們所有人的核心,但是它停留在那堙H這個自然拉力的中心在那堙H這個強而有力的、深奧的拉力中心在那堙H那是一個奧秘要先承認這個奧秘,我們才能夠超越它。

  基本上,我們所感覺到的性吸引根本不是性的吸引。

  在每一個性高潮行為之後,一個人會覺得枯竭、空虛、沮喪,他會覺得遺憾,有一種莫名的痛苦,他會考慮以後避免這種事情。這種心境的來源是什麼呢?那是因為那個慾望是為了其他的東西,而不只是為了身體上的滿足。

  人一般無法達到他存在的深處,而在性行為完成時日以達到那個深處。在他生活的一般路線上,在他每天的例行公事上,人有各種經驗——他逛街、做事、賺錢過活——但是性交顯示給他最深刻的經驗,而這個經驗有著深奧的宗教層面:在那堙A人達到了超出他自己的境界,在那堙C他超越了他自己。

  在那些深處埵釣漭顙けo生在他身上。

  第一,在性行為的時候,自我消失了,產生出「無自我性」(ego-lessness),在那個片刻,沒有「我」,在那個片刻,個人不記得他自己。你知不知道「我」在宗教體驗堣]完全融解,在宗教體驗堙A自我(ego)也融解而變成無物?在性行為裡,自我漸漸消失,性高潮就是一種抹去自我的狀態。

  關於性經驗的第二件事情就是在那個片刻,時間消失。而產生出「無時間性」(timelessness),就像耶穌基督所說的,當你成道,當你達到三摩地的境界時,「將不再有時間」。在性高潮中,時間意識是不存在的,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只有現在這個片刻,現在並不是時間的一部分,現在是永恆。

  這就是為什麼人這麼渴望性的原因,這個渴望並不是男人為了女入的身體或女人為了男人的身體,這個熱情是為了別的東西:為了「無自我性」和「無時間性」。

  這個性高潮只維持了片刻,但是為了這個短暫的片刻,人損失了相當大的能量和生命力,之後還悔恨他的損失。在某些動物堣蔽漲b一次性交之後就死了、在非洲有一種特殊的昆蟲只能完成性行為一次,它的能量衰退,然後就死在那個行為當中。人並不是不知道性交會縮減他的力量,減少他的能量,使他更接近死亡。在每次性經驗之後,他都懊悔他的縱欲,但是在短時間之後,他又再度覺得有熱情,這個行為模式確實有其比肉體相會更深的意義。

  性經驗有其比僅僅是身體上的例行公事更微妙的層面,是一個本質上具有宗教性的層面,要瞭解這個經驗,你必須小心注意,如果你沒有辦法抓到這個經驗的意義,你將生活在只有性堶情A也死在只有性堶情C

  閃電在夜晚的黑暗中閃耀,但是黑暗不是閃電的一部分,它們兩者之間唯一的關係,閃電只有在晚上才顯現出來,只有在黑暗中才顯現出來。性也是一樣,有一個瞭解、一個高興、一道光在性堶掠{耀出來,但那個現象不是來自性本身,雖然它跟性連結在一起,它只是一個副產品。在性高潮堸{耀的光是超越性的,它來自遠方,如果我們可以瞭解這個來自遠方的光的經驗,我們就可以提升到性之上,否則我們將永遠達不到。

  那些盲目反對性的人將無法以適當的角度來欣賞這個現象,他們將無法分析這個不知足的性慾望,這個深深渴望性的原因。我要強調的是,這個強而有力而且反覆發生,趨向性的拉力,是為了暫時達到三摩地(Samadh)(三摩地的意義與超意識類似)。

  如果不必透過性你也可以達到三摩地,那麼你就可以使你自己從性堶掘悕韖X來,如果一個人想要一個價值1000盧比的東西,有人告訴他可以免費得到,那麼在正常情況下,他一定不會用那麼多錢去買。如果有人顯示可以用其他方法、用更偉大的方式來達到和來自性同樣的喜樂,那麼他的頭腦就會自動停止衝動性,他的頭腦就會開始跑到另外一個方向。

  人第一次達到三摩地是在他的性經驗埵性是一件花費很大的事,它真的是一件花費很大的事,而且它所持續的時間也只不過是一個片刻,過了一個短暫的高潮之後,我們就再度回到我們本來的位置。在刹那間,我們奔向存在的不同層面;在刹那間,我們爬向非常滿足的高峰,動力是朝向頂峰,但是幾乎一步都沒有走,我們就又返回原來的起點。一個波浪熱切地希望到達天空,但是它幾乎還沒有上升就已經要開始下降了。我們也是一樣,為了那個狂喜,為了那個快樂,為了那個解放,我們時常積聚我們的能量,然後再度上升,我們幾乎碰到了那個微妙的層面,那個較高的領域,但是我們又再度退回到我們原來的位置,損失了相當大的力量和能量。

  只要人的頭腦還沉浸在這個性的河流堙A他就會一再重複地上升和下降,生命是一個朝向「無自我性」和「無時間性」的持續推進——不論有意識或無意識。強烈的慾望是去知道他真實的自己。去知道真理,去知道那原始的、永恆的、沒有時間和泉源——去跟那個超出時間之外的東西結合,去達到純粹的無自我性。為了要滿足這個靈魂內在無意識的慾望、整個世界都圍繞在性這個軸的周圍旋轉。

  但是如果我們繼續否認這個自然的、內在的和無所不包的現象的存在,我們怎麼能夠去瞭解這個達成,或者發展出任何與這個達成和諧的關係?當我們激烈地反對性,性就成為我們意識的中心,那麼我們就沒有辦法脫離它,我們就被它纏住了,反效果定律開始運作,我們就被它綁住了。我們想逃離性,但是我們越想掙開它,我們就越被糾纏在它堶情C

  有一個人生病了,他的病是他覺得很餓,但是事實上他根本沒有病,他讀到說對生命的否定就是到達解放之路,他讀到說斷食是具有宗教性的,吃東西是罪惡的,同時他也曾經聽說過。吃東西是暴力的,它違背了非暴力的語言。

  但他越覺得吃東西是有罪的,他就越壓抑他的饑餓,而他的饑餓也以同樣的方式來伸張它自己,他常常斷食三、四天,然後再過來的那一天就什麼都吃,有東西就吃,像一個貪吃鬼,吃過之後他又覺得很遺憾,因為他打破了他的誓言——再者,吃過也有它本身的反應——然後,為了要贖罪,他又再度發誓斷食,再一次,斷食之後,他又再吃。

  最後他覺得住在家媯L法遵循這個正道,所以他放棄世界。跑到森林堙A他爬過了一個小山,找到一個孤寂的山洞。他的家人都很傷心,他太太私下認為他在隱居的地方一定已經克服了他的貪吃病,所以就送一束花給他,她希望他能早日康復,快一點回來。

  那個人寫了一張便條回答說:「非常感謝你那些花,它們很好吃。」那個人居然將那些花吃掉。我們或許無法想像一個人會吃花而不吃食物,但是我們並沒有像那個人那樣努力斷食,當然,那些致力於吃的人將會很了解這種情形。對於性,每一個人多多少少都犯了同樣的毛病。

  人已經開始與性作戰,與性作戰的結果很難正確地衡量,同性戀除了在人類所謂文明的社會存在之外,難道其他地方還有嗎?原始部落的人生活偏遠地區,他們無法想像一個男人跟另外一個男人性交。我曾經跟一些部落的人在一起,當我告訴他們說文明人在做這種事,他們都大吃一驚,他們不敢相信,但是在西方有同性戀俱樂部。有很多協會主張說,當有那麼多人都這樣做的時侯,禁止同性戀是不民主的,他們宣稱以法律禁止同性戀是侵犯到基本人權,那是多數人對少數人的限制、產生同性戀的心理就是與性作戰的結果。

  妓女的存在也跟社會的文明成正比、你是否曾經想過妓院是怎麼開始的?在部落民族的山區,在偏遠地區,你能夠找到一個妓女嗎?不可能,那些人甚至無法想像有女人願意出賣她們的貞操,為了酬勞而進行性交。但是這個性的交易隨著人類文明的進步而發展,這是一種吃花的行為,如果我們完全考慮其他所有的性誤用,如果我們去察看它所有醜陋的是現象,我們一定會更加原諒。

  人到底怎麼了,誰應該負起這個醜陋和荒淫放蕩的責任?那些教導人壓抑性而不是去瞭解它的人應該負責任。由於這個壓抑人的性能量就從錯誤的管道漏出來,因此人類整個社會都變成病態的、不幸的。如果想要改變這個病態的社會,就必須接受性能量的神聖,必須承認性吸引力在本質上是具有宗教性的。

  為什麼性吸引力這麼強而有力?因為它確實是強而有力。如果我們能夠抓住性的各個基本層面,我們就可以把人從性堶探ㄓ犮X來,唯有如此,神性的世界才能從情慾的世界浮現出來;唯有如此,一個具有慈悲心的世界才能從一個情欲的世界發展出來。

  我跟一群朋友去卡丘拉荷(Khajuraho)看一座世界有名的廟,最外面的牆,廟的周圍,都用性行為的雕像,用不同的性交姿勢來作為裝飾;有很多不同姿勢的壁雕都是性的姿勢,我的朋友問我說為什麼要用這些壁雕來裝飾廟宇?

  我解釋說,那些建造廟宇的建築師是非常聰明的人,他們知道熱情和性存在於生命的週邊,他們相信那些仍然被性困住的人沒有權利進入那座廟。

  我們進去了,堶惆S有神像,我的朋友覺得很奇怪,到處都看不到神像、我解釋說,在生命本身的外牆存在著色慾和熱情,而神的底在堶情A那些還被熱情和性所迷惑的人無法進到堶悸滲姨q,他們就只能在外牆徘徊。

  這座廟的建造者是很明理的人,這是一個靜心中心(Meditation center)——性在週邊,在表面;和平與寧靜在核心。在中心、他們時常告訴求道的人先去靜心冥想性,去充分沉思描繪在外牆的性交,當他們徹底瞭解性,而能夠確定他們的頭腦堣w經沒有性,他們就可以到堶悼h,只有到了那個時候,他們才能夠面對堶悸滲哄C

  但是以宗教為名,我們摧毀了任何去瞭解性的可能性,我們對性宣戰,對我們的原始本能宣戰,標準的規則根本不是去看性,而是把眼睛閉起來,盲目地闖進神殿。但是如果一個人把眼睛閉起來,他能夠到達什麼地方嗎?即使你到達全面,閉著的眼睛也沒有辦法看到神,相對地,你只能夠看到你在逃避的東西!

  或許有些人會認為我是性的鼓吹者,如果是這樣的話,請你告訴他們,他們根本沒有聽到我所說的。在這些日子堙A很難找到比我更大的性的敵人。如果人們能夠注意我所說的,不要有偏見,那麼他們就可以把人從性解放出來,這是一個達到更好的人唯一的路線,我們認為那些所謂的學者是性的敵人,但是他們根本不是它的敵人,而是它的宣傳者,他們在性的周圍創造出圍牆,他們大力的反對反而為性創造出瘋狂的吸引力。

  有一個人告訴我,他不會有興趣於任何一件不被禁止、不被挑戰,或不被憎恨的事、我們都知道,偷來的水果總是比市場買的來得甜,那就是為什麼自己的太太似乎沒有鄰居的太太來得能夠激起慾望,別人的就好像是偷來的水果,別人的是受到禁止的,而我們也給性同樣的地位,那是很誘人的,它被披上了謊言的彩衣而變得格外吸引人。

  羅素曾經寫道,在維多利亞時代,當他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女人的腳從來不在公共場合被看到,她們穿著拖地的衣服,完全蓋住她們的腳,如果偶爾只有女人的腳趾頭被看到,男人一定會以色情的眼光來看它,它會引起他的熱情。

  羅素再寫道,今日的女人幾乎半裸到處走動,腿全部暴露出來,但是它對我們的影響卻沒有像以前的女人露出腳趾頭來得大。他寫到,這證明了我們越是去隱藏一件事,它就越激起我們的好奇心。

  要使世界從性意念解放出來的第一步,就是盡可能地在家允許小孩裸體,只要可行,應該允許小孩,不管男孩或女孩,裸體在一起玩耍,好讓他們能夠完全熟悉對方的身體。這樣的話,以後他們就不需要在街上貼在一起,這樣的話。以後就不需要將裸體照片印在書上,這樣的話,他們將很熟悉對方的身體,任何反常的吸引力都將變得不可能。

  但是世俗所用的方法剛好相反,那些覆蓋和隱藏身體的人無意間為它創造出很大的吸引力,雖然那個吸引力壓倒了我們的頭腦,我們還是沒有感覺出它的巨大衝擊。

  小孩子應該讓他們裸體,而且應該裸體玩耍一段長時間,使他們的餘生不會有瘋狂的種子來困擾著他們。

  但是病已經存在而已正在增加當中,病的存在可以從時下所發行大量的猖褻文學看出來。人們將那些書刊藏在經典和聖經的後面讀它、我們高喊猥褻的書刊應該禁止,但是我們從來沒有停下來想一想,那些讀它的人是來自那堙B我們抗議裸體照的展示,但是我們從來沒有停下來問,它們當初為什麼會被展示出來。

  性是自然的。但是性意念是在反對性的教導之下所產生出來的,如果遵循這些教導,如果去接受這些不科學的說教所給予的忠告。人的靈魂將完全充滿性意念,這種情況幾乎已經發生了,但是,感謝上帝,這些老師的教導並沒有很成功,由於他們的失敗,人們尚可以保留一些他們的良心和辨別能力、如果人能夠適當地瞭解性,他就能夠提升到它之上。他應該提升到它之上,他必須提升到它之上。

  迄今,我們所有的努力都得到錯誤的結果,因為我們沒有對性採取友善的態度,反而對它宣戰,我們用壓抑的缺乏瞭解的方式來處理性的問題,人的瞭解愈深,他就愈能夠提升到性之上,他的瞭解愈少,他就越想壓抑性,壓抑的結果永遠都是沒有用的,不愉快的,不健康的。

  性是人類最充滿生命力的能量,但是它不應該止於它本身。性應該把人引導到他的靈魂,目標是從性慾到靈性之光。

  必須瞭解性才能達到無欲,必須瞭解性才能免於它的枷鎖,才能超越它,但是即使經過一生的性經驗,人還是不能夠覺察到性交所能給予他的只是一個很短暫的三摩地(Samadhl)的經驗,只是短暫地窺見了起意識(SuPerconscfousness),那是性最大的吸引力那是性最大的誘惑力,那是至高無上的神的磁性吸引力,你必須知道並且靜心冥想這個短暫的一瞥,你必須用你的覺知集中在它上面在每一個人身上,它的吸引力都非常強。

  有其他比較容易的方式來達到完全一樣的經驗,靜心、瑜伽和祈禱就是其他的選擇,但是只有性這個管道對人有如此強大的影響,然而去考慮其他的方式來達到同樣的目的是很重要的。

  一個朋友寫信告訴我說他覺得我的主題很尷尬,他叫我想像一個母親和她的女兒坐在觀眾席上聽講時的尷尬清形,還有他勸告我說這種事不應該在大庭廣眾面前討論。

  我回信說他的反對是沒有根據的,他一定是心神錯亂。如果母親很明理,她會在她的女兒掉進性的湖泊之前,在她的女兒迷失在一些未知的、不成熟的方式之前將她的性經驗告訴她。如果一個父親很敏感地負起他做父親的責任,他一定會很開放地與他的兒女討論這個主題,警告他們不要用人一般的錯誤,拯救他們,使他們免於以後可能發生的性異常。

  但是很諷刺的是,父母對這件事都沒有任何深的、有意識的經驗,他們本身都還沒有提升到肉體層面的性之上,所以他們害怕他們的孩子也會被糾纏在同樣的層面,但是,我要問你,有人引導你嗎?是你自己在糾纏你自己,而你的孩子們將會糾纏他們自己,這種事將會在第二代、第三代以及以後的世世代代被重複,但是如果你告訴你的孩子。如果你教導他們,如果你允許他們自由地為他們自己去思考,那麼他們是不是可以自我拯救而能夠免於散發他們自己的能量呢?他們可以保存他們的能量,而且他們可以將它加以蛻變。

  我們都看過煤很多次,科學家說,經過幾千年之後,煤可以轉變成鑽石,煤和鑽石之間並沒有化學結構上的不同,鑽石是煤經過改變之後的呈現,鑽石只不過是煤而已。

  我要告訴你們,性就是煤,無欲是鑽石,無欲是性的一個型式,無欲是性的轉變,無欲是煤,但是它必須經過一個特定的程序之後才會轉變,相信我,在這兩極之間並沒有敵意,性的敵人不可能變成無欲。

  無欲的意思是什麼呢?無欲的意思就是與神溝通,那是神聖經驗的達成,是經驗到神,藉著有意識的瞭解,我們可以將我們的性能量引導到這一條路。引導到神的道路。

  明天我打算告訴你們關於色慾的經驗如何昇華成為靈性之光,我希望你們能夠專心聽講,才不會誤解、任何問題浮現在你們的腦海,都請你們誠實地問出來,把那些問題寫給我,好讓我能夠在往後這幾天娷眾璁a、直接地回答你們,沒有必要去隱藏已經浮現在你們腦海的問題。沒有理由去隱藏真理,想要避開它也是無意義的、真理就是真理,我們是否閉起我們的眼睛,它都是一樣,還有那些能夠很勇敢地面對真理的人才是真正的道中之人,那些脆弱而膽怯的人、那些沒有男子氣概去面對生命真理的人,將永遠無法受到幫助而變成真正的道中之人。

  在往後的幾天堙A我想要你們來沉思我的主題,那是一個你們年長的先知和聖賢不會去談論的主題,或許你也不曾聽過這種演講,因此你們頭腦的反應可能是害怕,但是我要鼓勵你們忍耐一點,專心聽講。對性的瞭解很可能把你引導到你靈魂的殿堂,那是我所希望的。

  願神實現這個希望。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