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性、超越性

第一部分到達真愛的旅程

第四章 性——超級原子

第四個演講1968年9月30日於孟買

  這埵酗@個故事。

  在一個鄉下的小學校,老師在教一個印度神的故事,幾乎所有的小孩子都在打瞌睡。在背誦這古印度神劇的時候,這種事情倒是時常發生的,即使大人在這種時候也會打起瞌睡、這個故事已經被一而再地講很多次而失去它的意義了,新鮮感已經消失了。

  老師機械式地背誦,甚至不看擺在面前的書本一眼,即使是一個外人也可以看出他也在打瞌睡,他已經背起來,然後像鸚鵡一樣地背誦故事的每一段情節,他根本沒有去感覺他在講什麼。一個把某些東西背起來的人從來不知道他所說的東西的意義。

  教室堶惇藒M起了一陣騷動;督學進來了,學生變得注意起來,老師也開始警覺,老師繼續教他的課程。

  督學說:『我很高興看到你們在教古印度神劇,我要問學生關於一些古印度神的事。』督學假定學生能夠很容易記住堶惜騆突出的部分或戰役,因此他問了一個簡單的問題;『孩子們,告訴我,是誰打斷了山卡拉的弓?』

  一個小孩子舉手,然後站起來說:『對不起,先生,我沒有打斷它,我有15天不在,我也不知道是誰打斷它,我現在要將它澄清,因為每當學校發生什麼事,我都是第一個被怪罪的人。』

  這種回答如晴天霹靂地打擊了督學,他轉向老師,老師幾乎要拿起教鞭,然後他聽到老師在講:『這個壞蛋真的是一個罪人,他是所有人堶掖斻a的。』他對那個男孩吼道:『如果你做為什麼你為什麼要站起來說你沒做?』他告訴督學說:『不要被這孩子的甜言蜜語所誤導!』

  督學覺得最好什麼都不說,所以他掉頭就走,但是他非常盛怒。他直接到校長室把這件事一五一十地說出來。他要求要知道校長如何處置這件事。

  校長勸督學不要再繼續追究這件事,他解釋說最近去跟學生講什麼是很危險的,『不管是誰打斷它,』他說:『讓這件事就此了結,學校才剛平靜兩個月,在這之前,學生打斷又燒掉很多家具,所以最好保持平靜,最近告訴他們什麼事只會引起更多麻煩,他們隨時都可能罷課或絕食到死!』

  督學啞然失色,幾乎暈倒,他跑去找學校董事會的董事告訴他所發生的一切——課堂上在教古印度神的故事,一個學生說他沒有打斷山卡拉的弓,老師說那個學生一定是一個罪人,校長請求說不管是誰的責任,還是讓這件事就此了結,再去追究它是不明智的,他們一直都在害怕罷課等等、督學問董事長看法。

  董事長覺得校長的政策是明智的。『再說,』他加注:『不要去管什麼罪人,不管是誰打斷了弓。董事會將會把它修好,把它修好比去追究那個原因來得重要。』

  督學被整個事情弄得很嘔氣,他將這個經驗告訴我,我告訴他,他的故事基本上並沒有什麼新穎,關於我們根本不知道的事情大吹其牛是我們人類一般的弱點。

  沒有人記得古印度神的故事堶掙鰫韞朝_山卡拉的弓部分,如果他們問道:『那一個山卡拉?』那不是比較好嗎?但是沒有人準備去承認他的無知,沒有人那麼勇敢,這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陷阱,這個弱點是自毀的,我們的舉止好像我們什麼事都知道,結果我們的生活就被弄亂了,我們對所有問題的解答就好像那個學生的解答,或是那個老師的解答,或是那個校長的解答,或是那個董事長的解答,沒有先瞭解問題就想解答,因此使一個人變成一個傻瓜,這是全然的自我欺騙。

  此外,還有一種漠不關心的態度,一個漠不關心的人會問道:『如果我們都不知道是誰折斷山卡拉的弓,是不是這個世界就淒慘了?』

  和這個愚蠢的故事所發生的問題可以作為對照的,生活堶掄晹釦馦`奧的謎。能否適當地解答這些謎關係著人的生活是否可以高尚、是否可以和諧,也關係著我們現在的方向是不是朝著進步而正確的方向等等、我們以為我們知道答案,但是結果顯示我們對生活的瞭解是多麼地不正確,我們每一個人的生活都顯示了我們根本對人生一無所知,否則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失望、這麼多的不幸、這麼多的憂慮?

  就我們的性知識而言,我的看法也是如此,我們對它根本一無所知,或許你不同意,你會辯駁:『我們對神和靈魂一無所知,那是很有可能的,但是你怎麼能夠說我們對性一無所知呢?』你或許會回答,你已經有了太太而且還有孩子。然而我敢說你對性一無所知,雖然我這樣說你或許很難同意,你或許有過性經驗。但是你對性的瞭解並沒有比動物來得更多,機械式地經歷過一個過程是不足以知道它的。

  一個人或許開車開過1000英里,但那並不一定表示他知道任何關於引擎的事,他可能會嘲弄我的話,說他剛開過1000英里,但是我仍然要冒昧地指出他完全不知道關於車子的事。我要再說一遍,開車和知道它內部的結構是不一樣的。

  一個人按了一個按鈕,然後就有光,他再按一次,光就消了,他做了無數次,他可以說因為他可以任意把燈打開或關。所以他就算知道電了嗎?我們會說他是傻瓜,即使一個小孩也以把燈打開或關掉而不需要電的知識。

  任何人都可以結婚,任何人都可以生孩子,它跟瞭解性無關。動物繁殖,但那並不表示它們知道性。

  事實的真相是:沒有人以科學的方式來研究性,性的哲學、科學都沒有被發展,因為每一個人都相信自己知道性,沒有人覺得他需要性的經典,這是人類一個莫大的錯誤。

  某一天,當我們充分發展出一套性的經典、科學,或完整的思想系統,我們將可以產生新的人種,那麼我們就不會生出這醜陋、這麼缺乏活力、有缺陷而脆弱的人類,有病的、弱的、無趣的人在這個地球上將會看不到。

  根本不需要生出現在這種由罪惡生出來的世代,但是我們並沒有去感覺這一點,我們習慣把燈打開或關掉,然後下結論我們知道有關電的每一件事,即使到他生命的晚年,一個人還不知道性是什麼,他只知道「開」和「關」,除此之外就沒有了。

  我們從來沒有在性的主題上深入探討,從來沒有在性的實務上思索,從來沒有試著去透徹瞭解,從來沒有去靜心冥想它,這就是因為我們誤以為我們知道關於它的每一件事。當一個人什麼事都知道,還有什麼需要去思考的呢?用同樣的一口氣,我要告訴你們,在這個世界上、在生命本身,沒有比性更奧秘、更神秘、更深的主題。

  我們最近才知道原子,然後整個世界就有了巨大的改變,但是當我們成功地完全了解性的原子,人類將進入一個智慧的新時代,當我們能夠徹底明白生命創造的過程和技術,我們簡直不能預測我們能夠達到多麼浩瀚、多麼偉大的高處,但有一件事是可以確定的,性是最神秘、最深奧、最寶貴,同時也是最被咒詛的主題。而我們對它全然無知,我們從來不去注意這個重要的現象,一個人終生經歷性交的例行事務,但是他不知道它是什麼。

  第一天,當我談到空,談到無自我性和無念(no-mind),有很多朋友不相信。之後,有一個朋友告訴我:『我以前從來沒有想過它,但是你所說的都有發生。』有一位淑女來告訴我:『我根本從來沒有經驗過這個,當你談到它,我想起我的思想變得靜止而滿足,但是我從來沒有感覺到無自我性或其他任何深刻的經驗。』可能很多人以前從來沒有想到這一點,所以讓我們來詳細說明幾點。

  首先,人並不是一生下來就具有性科學的知識,很少有人保留了好幾個前世累積下來的印象而能夠完全瞭解性藝術、性科學,或性微妙的知識。這些少數人就是可以達到真正無欲階段的靈魂。對於一個瞭解性的完整事實,以及它的徹底含意的人來說,性變得沒什麼用處,他只是經過它。然後超越它,但是我們的傳統似乎沒有給我們機會去跟那些已經超越的人討論性,況且那些達到純粹無欲的人也必須經過非常大的努力才能夠告訴別人他們前世的事情。

  唯有完全無欲的人才能夠顯露性的完全真理和神性,那些耽於肉欲的人無法瞭解任何微妙的事情。由於他們的無知,他們的生活一直到死都陷住在性意念堙C如我先前告訴過你們的,動物的性交是有排定時間的,它們有一個季節,動物必須等待它的心情或它的性情,但是人對性並沒有特定的時間,為什麼這樣呢?因為動物比人存在於性來的更深一層。

  那些對性有研究的人,那些深入經歷性的人,那些靜心冥想人生多重經驗的人作了一個推論;如果性交只維持一分鐘,那個人次日將會再對它產生欲望;但是如果它可以延長到三分鐘,他在未來的一個星期之內將不會想到性,再者,他們觀察到;如果性交可以維持六分鐘,那個人在未來的三個月之內將可以免於性,沒有熱情的思想會再浮現在他身上;如果性交的期間可以延長到三個小時,一個人將可以永遠免於性,他將永遠不會再對它產生欲望。

  但是人一般的經驗都只持續片刻,即使只是想像一個三小時的期間也是很難的,然而我要重申;如果一個人能夠停留在性交的姿勢,能夠停留在那個窺見神性的一刻,停留在那個水乳交融的狀態達三個小時之久,那麼一次的性交就足夠使他終生免於性,它會留下一個非常滿足、非常快樂的經驗,這個經驗可以維持一生、在一個完全的性交之後,要達到真正的無欲就沒有障礙。

  即使經過一生的性經驗,我們從來沒有接近那個至高無上的階段從來沒有靠近那個神性,為什麼呢?一個人到達成熟的晚年,到達他生命的終點,但是他從來不能免於肉體上的性欲、免於性交的熱情。為什麼呢?因為他從來不瞭解或沒有被教導性的藝術或性的科學,他從來沒有去思考它,他從來沒有跟成道的人討論過它。

  你或許會懷疑,通常只能夠持續片刻的經驗居然能夠延長到三個小時,所以我要給你一些指示,如果你去注意它,那麼到達自然無欲的旅程將會變得簡單一點。

  一個人的呼吸越快,他性交的持續就越短,一個人的呼吸越平靜、越慢,他就越能延長它、性交持續越久,使性成為窺見神性(達到三摩地)的入門、成為到達超意識的管道的可能性就越大,如我稍前所提及的,無自我性和無時間性可以在性行為窺見神性時(達到性三摩地時)達成,呼吸必須很慢,呼吸的緩慢可以打開更深的窺見神性的通道。

  在性行為當中還有一件事要記住,那就是你的知覺要集中在兩隻眼睛的中間,在第三眼的地方,如果注意力集中在那堙A高潮的持續可以被拉長——甚至到三個小時,這樣的一次性交的行為可以把一個人的根確切地伸入無欲的泥土堙X—不僅是對這一生,對來世也同樣有用。

  有一位淑女寫信告訴我說維諾巴(Vlnoba)是一個無欲的人,她問我是否因此我不同意他可能從來沒有三摩地的經驗,她繼續說既然我也是一個無欲的人而且沒有結婚,或許我也沒有三摩地的經驗。如果那位淑女在這堙A我要告訴她,不管維諾巴或裁或任何其他人,沒有人能夠沒有真正的性經驗而達到無欲的階段,我同時要告訴她,那個經驗或許在這一世,或許也可能在前世,一個在這一世達到無欲的人應該歸功於前世深刻的性交結合,而不應歸功於其他任何東西,這是唯一的解釋、如果一個人在前世有深入的性經驗,他在這一世生下來就可以免於性。性將不會再打擾他,即使在他的想像中也不會打擾他。相反地,別人對性採取怎麼樣的行為會使他覺得驚訝,別人對性那麼瘋狂會使他吃驚,這樣的一個人甚至自己要作一些努力才能夠分辨男人和女人。

  如果一個人想像他從小孩子開始就可以是一個無欲的人,他可以不要有任何性經驗就可以變成一個無欲的人,那麼他將會變成一個有神經病的人,那些一直不停地在說無欲,那些高嚷著要遵行無欲的人,就是使人產生精神分裂的人,精神分裂最大的原因就是這個。無欲不是可以強迫實行的,無欲是由內在經驗的精華所發展出來的。無欲是安靜和深奧的性經驗的結果。如果在性當中,一個人有一種絕對的神啟,即使只有一次,他以後世世代代無止境地旅程都可以免於性。

  到現在為止,我已經討論了兩個要達到那絕對經驗的因素,呼吸要很慢,慢到幾乎根本不存在。而且知覺要集中在兩眼中間的那一點,知覺越集中在這個中心,性交就自動地會越有深度,性持續的時間和呼吸的緩慢成正比。然後,你會開始感覺到吸引力並不是為了性交,那醉人的拉力是由三摩地而來的,如果你可以刻畫出那些高度、如果你可以窺見那個光芒,它將會照亮你未來的道路。

  一個人躺在一個昏暗的、骯髒的、充滿異味的房間已經很久了,牆壁破裂而目有很多污點,然後他起來打開一扇窗子,現在他可以看到天空光明的太陽,他可以看到鳥兒自由自在他在空中飛翔、一個突然知道廣大的天空、知道太陽和月亮、知道飛鳥、知道搖擺的樹和芬芳的花朵的人將不會在骯髒的、臭的、黑暗的房間多待片刻,他會衝到外面廣闊的天空下。

  一個在性堶捫s見三摩地的人——不管它是如何地飛逝而過——將會馬上知道內在和外在的不同、自由和監禁的不同,但是就某方面而言,我們都是一生下來就進入一個密閉的小室,四周有牆圍住,而且又暗又髒,去瞭解有外在世界的存在是很重要的,這個知識最後會鼓舞我們飛出去,但是一個不打開窗子,只要坐在角落說他不想去知道這個髒房子的人,他一點也不能改變他的情況,他將永遠留在髒房子堙C

  一個自認為無欲的人跟任何其他人一樣被囚禁在性的小室堙A他跟你唯一的不同是他的態度是封閉的,而你的眼睛是張開的,你用身體做的事,他用心理來做、身體的行為是自然的,但是代替性的想像是反常的,所以我勸你不要去反對性,而要很同感地去試試看、去瞭解它,在你的生活媯鼎吨@個神聖的地位。我們已經討論了兩個指引,第三個要記住的重要的事是你去做的態度。在性交的時候我們和神很接近,神存在於生出新生命的創造行為裡,所以一個人的態度必須好像要去廟宇或是要上教堂一樣、在性高潮的時候,我們最接近「那至高無上的」,我們變成工具,一個新的生命要降臨,我們將要成為小孩子的父母,怎麼樣呢?在性交的時候。我們最接近創造者本身,他的影子也使我們轉變成創造者、如果我們以單純的頭腦和崇敬的感覺來從事性,我們就可以容易地窺見祂。

  但是出乎意料的,我們不是這樣在從事性,我們帶著責備的態度、帶著罪惡感來從事性,所以我們不能感覺到創造者的存在,當一個人在身心痛苦的時候、在怨恨的時候、在嫉妒的時候、在憤怒的時候不應該從事性。一個人絕不應該在充滿煩惱或是不乾淨的氣氛之下從事性,但是一般的情況卻跟這個相反,一個人越是充滿憤怒、沮喪、痛苦,或失望,他就越想從事性。一個愉快的人不會去追逐性,但是一個憂傷的人喜歡進入性,因為他把它看成是他不快樂最好的逃避、但是要記住,如果你帶著痛苦、帶著憤怒、帶著責備,或帶著悲傷去從事性,你將永遠不會達到那個滿足,達到你整個靈魂所渴望的成就。

  我勸你,只有當你愉快的時候、當你充滿愛的時候,最後一點,但並不是最不重要的一點,當你心神很寧靜的時候,才從事性。唯有當你覺得你的心充滿著喜悅、和平和感激的時候,你才可以想到要有性交,一個像這樣來從事性交的人可以得到昇華和最終的成就,即使只有一次也足夠使你永遠免於性,一次的經驗就可以最終突破障礙而進入三摩地的周圍。

  小孩子從母親的子宮生出來是很痛苦的,它就好像樹木從泥土堻Q連根拔起一樣,它的整個個體都渴望再跟泥土結合,它跟泥土的結合意味著它的生命、它的活力、它的營養。它被連根拔起,因此它吵著要回去,因為現在它的生命線被割斷了,當小孩子從母親的子宮出來的時候,他從他的世界被切開了,現在他的靈魂、他的整個人都想要再跟母親、跟源頭再結合,這個嚮往就是愛的渴望,我們所說的愛還有什麼其他的嗎?

  每一個人都想沉浸在愛的給予和獲得堶情A每一個人都想跟生命之流再結合,那個結合在性行為、在性交、在男女結合極致時來到,性就是原始結合的再經驗。

  男女的結合具有很深的意義。自我消失在兩個人的同化當中,一個真正瞭解這個結合的本質、瞭解這個對愛和合一的渴望的人也能夠瞭解另外一種結合——瑜迦行者的結合;苦行者的結合;聖火的結合;靜心者的結合——的意義。一個人在性交的時候也結合;他的自我和另外一個人的自我合併在一起,他們就成為一體、在三摩地堙A一個太陽整個宇宙結合而與之成為一體,在性堶惇O兩個人的合併,然而在三摩地,一個人失去了自我而跟整個宇宙合為一體,兩個人的會合是短暫的,但是一個人跟宇宙的結合是永恆的。

  任何兩個人都是有限的存在,因此他們的結合不可能是無限的。不能永續,而且還有摩擦。婚姻生活和肉體的愛都有它的限度;我們不能永遠結合,我們為了片刻的狂喜而在一起,但是我們必須再分開,這個分開是痛苦的,所以愛人一直處於失望的狀態下,對方似乎是這種沮喪的感覺、這種孤單的感覺的原因,因此憤怒爆發在兩個人的關係當中。

  知識豐富的人會說兩個人基本上有兩個不同的自我認同,他們可以暫時會合在一起,但是即使在靈性上也不能永遠融合在一起,由於這個不能滿足的熱情,導致愛人之間的衝突。然後他們就開始輕視對方,緊張、爭吵、一種疏離的感覺,甚至一種恨的感覺就會潛入,那是因為一個人想像可能是因為對方的不願意,所以合併才不完全,但是這個不完全不能責怪任何人。人是有限的存在,他們的合併也只能夠是有限的,他們的合併不能夠是永恆的。

  只有跟神、跟梵天(Brabma)、跟存在(Exlstence)才能夠有永琲瑪藻X、那些達成性交的微妙經驗的人可以想像,如果跟一個人片刻的結合就可以得到這樣的狂喜,那麼如果能夠跟「那永琲滿v結合的話,它的結果又會是如何呢?但是一般人甚至無法想像那狂喜的高峰。那是了不起的、靈妙的、非言語所能形容的,那是永恆的狂喜。

  假定你坐在一根蠟燭的前面,試著去想像燭光和陽光之間的不同,那個想要比較的企圖是沒有用的。蠟燭那麼小,而太陽那麼大,差不多比地球大六萬倍,雖然它離我們有100億英里,它的熱仍然可以達到我們,甚至把我們烤焦,所以我們怎麼可能估計陽光和燭光之間的不同呢?

  但是不管它的天文數字如何,在數學上仍然可以計算出它的差別,因為兩者都在人的認知範圍之內,這個差別是可以探知的,但是要估量性高潮時的狂喜和三摩地永恆的喜樂之間的差別是不可能的。兩個暫時存在的人的性結合是非常興奮的,而在跟宇宙結合的時候,一個人失去了他自己,就好像一滴水滴進大海堙A這兩者是沒有辦法比較的,沒有一個單位可以用來衡量這個結合的大小。

  在接觸到這種喜樂之後。一個人還會渴求性嗎?在達到這個永恆的海洋之後,一個人還會去想要這個飛逝的快樂嗎?對那永琱坏(the eternal)的一瞥就足以令人相信感官上的快樂是沒有意義的,比較之下,它是一種發瘋,然後一個人現有的熱情很快就會變成令人厭惡的,然後它們看起來就像是一種精力的消磨、一種能量的浪費以及苦惱的來源、在一個人能夠確定這個之後,他就是在朝向自然無欲這個目標的道路上了。

  從性到三摩地有一段很長的路程、三摩地是最終的目標,而性只是第一步、我要指出那些拒絕承認第一步的人,那些譴責第一步的人甚至無法到達第二步,他們根本無法進步。帶著意識、帶著瞭解、帶著知識去走第一步是非常必要的,但是要注意性不是目的,性只是一個開始,要進步還需要很多很多步。

  然而人類最大的缺點就是他甚至不願意去走第一步,而去渴望要到達最後一步!一個人輕視階梯的第一階,但是卻抱著野心想抓住階梯的最後一階,他連燭光的經驗都沒有,卻想要宣稱陽光的燦爛!那是不可能的。為了要抓住太陽的意義,我們必須學著去瞭解蠟燭暗淡的光,它維持了一陣子之後很快就會被風吹熄、要喚起對最後一步、對到達太陽的渴望、欲望和不停的企求,一個人必須先踏出正確的第一步。

  適當地欣賞輕音樂可以為永恆的音樂鋪路;對暗淡燭光的經驗可以把我們引導到無限的光;瞭解一滴水是瞭解整個海洋的前奏曲。

  原子的知識可以顯示所有物質力量的奧秘,自然賦予我們一個性的小原子,但是我們根本不去認識它,我們甚至不完全承認它,那是因為我們既沒有清楚的頭腦,也沒有感知神秘的能力去認識它、去了解它,或者去經驗它,因此我們非常不瞭解那個可以把我們從性引導到三摩地的過程、當人可以瞭解和尊敬這個超越的過程,他就可以進入一個新的而且較高的社會秩序。

  男人和女人是兩個不同的極,是能量的正負極,這兩極正確的會合可以完成一個電流而產生一種電、如果你們深深地而且完全互相臣服的那種性交期間可以維持一段長時間,那麼電的直接知識是可能的、如果它可以延長一個小時。那麼一個會產生出電的光環的高電能就會自己產生出來。如果身體的電流完全投入擁抱之中,一個人甚至可以在黑暗中看到一片光芒,經驗這個能量電流的配偶是在飲著人生最圓滿的一杯。

  但是我們不知道這個現象,我們覺得這個想法很奇怪,因為我們不相信我們沒有經驗過的事,因為這件事是在一般的經驗範圍之外,但是我說,如果你沒有碰到這個經驗,你應該想想看,然後再試試看。你應該開始重新審查你的生活。尤其是關於性的那一章。

  性不應該只是達到肉體快樂的工具,它應該也是靈性提升的手段,性是一個瑜珈的過程。我不認為基督或馬哈威亞或佛陀的出生是偶然的,他們每一個人的出生都是兩個人完全結合的果實,那個結合越深。子孫就越好,那個結合越淺,子孫就越差。但是在今日,人類的能力正在一直下降當中,有些人責怪說那是因為道德標準的低落,另外有些人將它歸罪於是預先註定的混亂年代的結果,但是所有這些假定都不正確,而且沒有價值,人的墮落只是由於我們對性態度的惡劣,理論上和實務上都一樣,性已經喪失了它本來的神聖,本來人類對性崇敬的感覺已經褪色了,性已經退化成機械式的惡夢,這種對性的態度顯示了一項微妙而嚴重的暴力,性變成不再是愛的一個經驗,性變成不再是到達神性的工具,性變成不再是一個靜心的行為,因為這種情形,人類就一直沉淪到深淵堙C

  我們所做的任何事情的結果是依照我們對它的態度而定的、如果一個喝醉了酒的雕刻師正在做一個雕像,你能期望他創造出一個漂亮的藝術品嗎?如果一個女芭蕾舞師正在跳舞,如果她受到打擾、生氣,或充滿憂傷,你能期望她有一個才氣煥發的表演嗎?同樣地,我們對性的處理方式是錯的。

  性是在我們生活堶掖抭Q忽視的一件事、生命的綿延所依賴的,新的下一代所依賴的、新的靈魂進入這個世界所依賴的現象居然是最被忽視的,這不是莫大的錯誤嗎?你或許沒有察覺到在性的高峰會產生出一種情況,靈魂會降臨而進入那種情況,母體就懷了一個新的生命。你只是創造出那個情況,當一個特定的靈魂所必要的和適合的情況已經具備,那個靈魂就出生了。靈魂的品質跟那個情況有直接的關係,在生氣、罪惡感,或焦慮的情況下所懷孕的胎兒一生出來就受到折磨。

  我們子孫的標準可以改善,但是要懷一個較高貴的靈魂,那個懷孕的情況也必須是一個具有較高品質的情況,唯有如此,較優越的靈魂才會降生,唯有如此,人類最終的標準才會提高。這就是為什麼我說,當人熟識了性的科學、熟識了性的藝術,他能夠把這個知識傳授給年輕人,也傳授給老年人,我們就可以提供那個可以生出阿魯賓多和尼采所稱的超人的情況,這樣的子孫是可以生出來的!這樣的世界是可以創造出來的!但是在那之前或許不會有什麼進步,在那之前,戰爭無法避免、恨意無法消除、不道德無法醫治、罪惡無法根絕、生活的淫亂墮落無法根除、目前的黑暗無法抹去。

  即使我們使用現代所有便利的設施和革新的設備來服務人類,即使政客、社會學家和宗教領袖都盡了他們最大的努力,戰爭還是沒有辦法停止、緊張還是沒有辦法緩和、暴力和嫉妒還是沒有辦法消失。在過去的一萬年堙A使徒們、救世主和那些聖人物都在倡導反對戰爭、反對暴力、反對憤怒等等,但是沒有人聽進去,相反地,我們殺害那些傳播愛的福音的人、那些試著教我們不要使用暴力的人、那些顯示給我們靈性道路的人。甘地教我們要實行非暴力、要磨煉我們的靈魂、要和睦相處,而我們去用子彈來報答他,那就是我們對他高貴的服務所表現出來的感激。

  所有人道的使徒,不管是過去或現在,都沒有成功,他們失敗了,他們所構想和鼓吹的理想與價值都沒有成果,他們之中沒有個人能夠提供一個實際的萬靈丹,所有他們高超的理想都失敗了,比最偉大更偉大的,比最寶貴更寶貴的——所有的都不夠,他們來到,他們傳道,然後他們過世,但人類仍然停留黑暗中摸索,仍然陷住在地球上的地獄,難道這不是證明他們所教導的、他們所傳授的觀念有某些基本上的錯誤嗎?

  一個人挫折。因為他在挫折的情況下被懷胎,打從一開始他就帶著挫折的病原菌,他們的靈魂就已經有病了,這個病、這個不幸和悲傷的癌細胞根植於他的靈魂的深處,當他被懷胎的那一剎那,他的整個人就形成了,所以佛陀失敗、馬哈威亞失敗、基督失敗、克媯磛漸2恁A他們都已經失敗了。

  基於面子上或禮貌上的緣故,我們或許沒有公開承認它,但是人類已經一天比一天變得越來越沒有人道,儘管有那麼多非暴力、愛和容忍的說法,我們的進步只是從簡單的匕首進展到鈷原子彈。據說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我們殺死了3000萬人,停戰之後我們談論關於和平和愛,二次世界大戰我們殺死了7500萬人,之後,我們再度磋商和平與共存,從羅索到維諾巴。每一個人都高嚷著要維持和平,然而目前大家都在準備第三次世界大戰。比較之下,這次戰爭將會使前兩次戰爭看起來像小孩子玩遊戲一樣。

  有一次一個人問愛因斯坦說,第三世界大戰會發生什麼事,愛因斯坦說他沒有辦法預言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情況,但是他可以預測第四次世界大戰的事,那個人覺得很驚訝,如果愛因斯坦沒有辦法說出關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事,他怎麼可以說出第四次世界大戰的事呢,愛因斯坦說:關於第四次世界大戰有一個事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一定不會有第四次世界大戰。因為沒有人能活過第三次世界大戰。

  這就是人類道德和宗教教導的結果,但是這個原因存在於另一個地方,急需去更改,除非我們能夠成功地把和諧帶進性行為堙A把心靈層面帶進性堶情A把性當成是進入三摩地的門來尊敬它,否則就沒有辦法產生出較好的人類。除非這種情況發生,否則未來的人類將會比最差的更差,那是可以確定的,因為今天比較劣質的孩子將會透過性生出比他們更差的小孩,每一個新生代的品質將會越來越差,這是最起碼可以預言的。但是我們已經到達這麼低的一個程度,要再進一步降低已經非常不可能了,整個世界差不多已經變成一個大的瘋人院了。

  美國的心理治療家從他們所搜集的資料加以統計推斷,紐約市的人口只有18%可以算是心智正常的,如果只有18%的人心智正常。那麼其他82%的人情形如何呢?他們處於一種精神分裂的狀態下。你只要靜靜地坐在一個角落自我反省片刻,你就會很驚訝地知道隱蔽在你堶悸犖いg有多少,至於你怎麼來壓抑和控制你的瘋狂,那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只要有一些感情上的挫折,任何人都可以成為一個十足的瘋子。

  在未來的100年之內,整個世界很可能將會變成一個巨大的瘋人院,當然,就某方面而言將會有很多益處;我們不需要冶療發瘋,我們不需要心理治療來處理精神病患者,沒有人會認為他是發瘋的,因為病號的第一個徵候就是他永遠不會承認他是瘋的。這種病一直在增加,這種疾病、這種心理上極度的痛苦、這種心理上的黑暗一直在增加,除非性可以昇華、除非性行為變成神聖的,否則將無法產生新的人類。

  在過去的三天堙A我強調一個特定的觀念:一種新的人必須被誕生出來!人的靈魂渴望攀登高處、到達天空,像月亮一樣被照亮、被啟迪,像花一樣開放,製造音樂、跳舞。但是目前人的靈魂正在受苦,他的靈魂是饑渴的,然而人是瞎的,他在惡性迴圈中繞來繞去,他無法從那堶掠k出來,他無法提升到它之上,為什麼呢?有一個原因,而且只有一個原因;他現在的繁殖過程是荒謬的,它充滿了瘋狂,它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我們未能使性成為到達三摩地的通路,一個啟蒙過的性行為可以打開到達三摩地之門。

  在這三天堶情C我只是在鑽研一些原則,現在我要把其中主要的一點再提出來,然後結束我今天的談話。

  我要說,那些把我們從人生的真理引開的人是人類的敵人,那些告訴你永遠不要去想性的人是你的敵人,他們不允許你去想它、去思考它,否則我們怎麼可能尚未發展出對這個主題的理性態度呢?

  再者,那些說性和宗教無關的人完全不正確,因為進入宗教的能量是性能量被轉變和昇華而來的,這個具有活力的能量之昇華把人提升到那個我們所知甚少的領域,一個人性能量的轉變把他提升到一個沒有死亡、沒有憂愁的世界,提升到一個除了喜悅、純粹的喜悅之外什麼都沒有的世界,任何具有那個能量,那個生命力的人都可以把自己提升到那個喜悅的、真實的意識領域。

  但是我們一直在浪費這個能量,我們就像底部有漏洞的水桶,我們用這些水桶從井塈鉹禲A但是在過程中所有的水都流光了,剩下的只是一個空的水桶。我們就像底部有漏洞的小船,越划越沉,這樣的船永遠無法到達彼岸。它註定要沉在河堙A所有這些漏出都是由於性能量被導往錯誤的方向。

  再說一個小小的故事,我就要結束今天的談話。

  有一個牧師要去主持鄰近教會的一個禮拜式。為了要準時到達,所以他幾乎跑步了。當他跨越過一片田野的時候,他看到一個受傷的人在附近的溝中爬行,一把刀子插在那個人的胸部,他在流血,牧師想把他拉起來照顧地。但是再想一想。他覺得這樣可能會延誤他赴教會的時間、他選擇「愛」作為講道的主題,他已經決定要鑽研基督著名的箴言;「愛就是神。」當他在趕路的時候,他的內心一直在準備著他所要講的東西。

  但是那個受了傷的人睜開眼睛喊道;「神父,我知道你要去教會講以愛為主題的道,我也是要去教會聽道的,但是強盜刺傷了我,把我丟在這堙C請你聽著,如果我還能活著的話,我將告訴人們說有一個人在路上快要死了,你不去救他,卻跑開去講關於愛的道,我警告你,不要忽視我。」

  這話使牧師略感害怕,他瞭解如果這個人活著而把這件事說出來,村堛漱H一定會說他的講道都是騙人的,牧師雖然不擔心那個快要死的人,但是他擔心輿論,所以他勉強接近那個人。

  當他走近一點。他看那個人的臉看得更清楚,似乎有點面熟,他說;「我的孩子,好像我以前在那堿搢ㄨL你。」

  那個受傷的人說:「你一定見過,我是撒旦。我和牧師和宗教領袖有很古老的關係,如果我不認識你,那麼我還會認識誰?」

  然後牧師很清楚地回想到他,他在教會堿搮L他的照片,他退回來,他說;「我不能救你,你死掉比較好,你是撒旦,我們一直在希望你死,所以你死是好的,我為什麼要救你呢?即使碰到你也是一項罪惡,我要趕我的路了。」

  撒旦放聲大笑,然後說:「聽著,我死的那一天,你就沒生意做了,你沒有我是不能存在的,因為我還活著,所以才有今天的你。我是你職業的基礎,你最好拯救我,因為如果我死了,所有的牧師和教士都將失業,他們將會絕跡,因為人們就不再需要他們了。」

  牧師將他的話思索了一下,覺得他的話有真理在堶情A所以他立刻把那個垂死的人拉到他的肩膀上說:「我親愛的撒旦,不必煩惱,我要把你帶到醫院去醫治,請你趕快好起來為了神的緣故,你不要死,你最對的。如果你死了,我們都將失業。」

  或許你無法想像撒旦存在於牧師的根,牧師是在撒旦作為的背後,但是撒旦非常忙碌餘興的剝削,而性的剝削存在於每一件事的根本,透過霧,我們無法看清教士是在所有這些騷亂的背後,因為教士對性的貶低,使得它變的越來越有吸引力,因為性一直被教士所誹謗,所有人變的越來越有色欲,教士越是努力去消滅一個人關於性的思想,它就變得更神秘,而引起更多的好奇心。

  人是無助的,人是性的奴隸,這個無助必須受到鄙視。我們要的是知識而不是無知,知識本身是一種力量,而性知識是一個更大的力量,繼續生活在對性的無知堻怞M險的。

  或許我們無法到達月球,到達月球並不真正的需要,如果我們到達月球,人類或許無法得到很多利益,如果我們無法到達大西洋海底5英里深那不見天日的地方,世界末日也不會來到,達成這些事並不能帶給人類很多好處。我們是否能將原子分裂也不是非常重要,但是為了要成功地產生出新的人,我們去接受性、去完全瞭解性,瞭解它而且超越它,是我們最終的顧慮,而且是極度需要的。

  在過去的三天堙A我向你們解釋了一些事情,明天我要努力來回答你們的問題,你們的問題必須誠實地提出來,你們一直在問關於靈魂和神的那種態度是不行的,這是一個生活和生命的問題,唯有當你的詢問是直接而且誠實的,我們才能夠深入探討這個主題。真理永遠都準備被發現,只要我們有一顆真正的、誠實的和具有良知的好奇心,我們就可以瞭解它,但是很不幸地,我們都缺乏這種稟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