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性、超越性

第一部分到達真愛的旅程

第三章 靜心的頂點

第三個演講1968年9月29日於孟買

  我以一個小小的故事來重新開始我的演講。

  很多很多年以前,在某一個國家,有一個很有名的年輕畫家,他決定要創造出一幅真正偉大的畫像,一幅活生生的畫像,充滿著神的喜悅,一個人的畫像,他的眼睛發出永恆的和平之光,因此他就出發去尋找那個臉上反射出永恆的天上之光的人。

  那個藝術家一村逛過一村、一山遊過一山地尋找他的目標,最後他碰到一個牧羊人他帶著一雙發亮的眼睛,面孔和表情都帶著天國的韻味,只要看一眼就足夠使他相信神存在於這個年輕人身上。

  那個藝術家畫了這個年輕的牧羊人的畫像,這張畫像被印成好幾百萬份,廣為發售。人們只要能夠將這張畫像掛在他們的牆壁上就覺得很感激。

  過了20年,那個藝術家變老了他決定再畫另一張畫像,他的經驗告訴他,生活並非都是美好的,撒旦也同樣存在人堶情A他一直有一個想法,想畫個完整的人,他已經畫了一張神的畫像,現在他想要畫一張罪惡的化身。

  他開始尋找一個不是人而是撒旦的人,他到賭場、酒吧和精神病院去尋找,這個人必須充滿著地獄之火。他的瞼必須表現出所有的罪惡、醜陋和殘酷。

  經過漫長的尋找,這個藝術家終於在監獄婺I到一個犯人,這個人犯了七次殺人罪,被判極刊,幾天之內就要執行,在他的眼睛堳飫e易就可以看出地獄的形象。他的眼睛射出恨,他的眼睛是一個人可能希望找到的最醜的眼睛,因此那個藝術家就開始畫他。

  當他完成了這張畫像,他把以前的那幅畫拿出來放在新畫像的旁邊作為對照,從藝術的觀點來看,很難評判那一張畫得比較好,兩幅畫都好極了,他站著注視這兩張畫,然後他聽到有人在暗中哭泣,他轉過頭來看到那個被鏈條拴住的犯人在哭,那個藝術家覺得很迷惑,他問道:「我的朋友,你為什麼在哭?是不是這些圖畫擾亂了你?」

  那個犯人說:「我一直想瞞著你,但是今天我已經忍不住了,你顯然不知道你第一張畫像畫的也是我,那兩張畫像所畫的都是我,我就是20年前你在山婺I到的那個牧羊人,我哭泣是為了我這20年來的墮落,我從天堂掉到地獄,從神降到撒旦。」

  我不知道這個故事的真實性如何,但是有一件事是可以確定的:每一個人的生活都有兩個相反的面,每一個人都可能有兩張畫像。在每一個人堶情A神和撤旦兩者都存在,在每一個人堶惘酗扆顗漸i能,也有地獄的可能。一束漂亮的玫瑰花可以在人裡面生長,一堆爛泥巴也可以堆在他堶情F每一個人都在這兩極之間搖擺,人可以達到這兩個極端的任一個,但是大多數的人都傾向地獄的那一面,那些幸運的少數,他們渴望永恆的東西,他們讓神性在他們堶悼耵齱A他們是稀有的,我們能夠成功地使我們的生活變成神的殿堂嗎?我們也能夠變成像那張有神韻的畫像嗎?

  就拿這個問題,我來開始今天的演講,你如何能夠變成神的形象?如何能夠把人的生活變成天堂,變成很美好、很和諧,而且帶著芬芳?如何能夠讓人知道那不朽的東西?如何能夠使人進入神的殿堂?

  關於此點,生命的事實指出,到目前為止,我們所有的進步都走向相反的方向。孩提時候,我們都生活在天堂,但是當我們變得老一點,我們就漸漸步入了地獄。小孩子的世界充滿了天真和純潔,但是我們漸漸走入那鋪滿謊言和奸詐的道路,等到我們成熟的時候,我們已經老了,不僅身體變老,精神也變老,不僅身體變虛弱,靈魂也陷入荒廢狀態,但我們只是接受這個事實,我們只是讓事情就這樣結束,如此一來,我們也結束了我們自己。

  宗教對這個問題,對這個墮落,對這個從天堂到地獄的旅程都抱著宿命的態度,但是這個旅程應該被轉過來,這個旅程應該是有獎賞的,它應該是從憂傷到喜悅,從黑暗到光明,從必有一死到不朽。人內在的驅策力是從必有一死到不朽,這是人最內在靈魂的渴求,靈魂唯一的渴望就是從黑暗到達光明,我們原始能量的基本驅策力就是從非真理走向真理。

  但是為了那個航行,人必須保存他的能量,他必須讓他的能量成長。要步入真理,要達到靈魂,人必須努力去變成無限力量的儲藏庫,唯有如此,他才能達到『那永恆的』,天堂不是為脆弱的人而存在的。

  我要重申,天堂不是為脆弱的人而存在的,那些散發他們的能量,那些讓自己變得虛弱、變得脆弱的人沒有辦法達到生命的真理,那些虛擲生命能量的人,那些內在變得無能而缺乏生命力的人沒有辦法從事這一項遠征,它需要很大的能量來攀登到高處。

  能量的保存是宗教一個主要的要求,但我們是脆弱和生病的一代,歷經能量的喪失,我們一步一步地沉淪到越來越虛弱地步,我們的生命力一直在流失,留在堶悸漸u是一個乾枯的蜂巢,除了可怕的空之外,什麼都沒有留下,我們的生命是一個一直在失去的持續性悲傷故事,我們的生命根本就不具有生產性。

  為什麼會有這種不美的情況存在?我們是如何失去我們的能量?

  人能量最大的出口就是性,性是一個持續性的流失,它必須被阻止,沒有人喜歡損失任何東西,但是誠如我在早些進修告訴你們的,為什麼人如此地透支他的能量,那是因為有一個無法抗拒的原因,由於在性堶悼i以快樂地瞥見神性,所以不管願不願意,人就一次又一次被拉進去耗損能量,從性而來的發光,但卻是短暫的銷魂對他有這麼大的吸引力,以至於人就一頭栽進耗損能量,而這個能量是所有東西的基礎。

  如果同樣的狂喜可以從其他方式獲得,人難道不會停止在性方面浪費他們能量嗎?有沒有任何其他方式可以達到同樣的經驗,有沒有其他方式可以達到完全一樣的異常欣喜的經驗?在那個經驗堙A我們可以探測到靈魂最深的深奧之處。我們可以碰觸到存在的最高峰,我們可以瞥見到那令人恢復活力的微妙的狂喜和純粹的喜悅,我們可以經驗到所有界限和所有的限制都消失了。是否有任何其他方式?是否有任何技巧可以直接進入我們內在寧靜的的深淵?有沒有任何其他過程可以跟存在與我們堶悸漫M平和的永恆根源結合?

  這個知識將可以引導人們改變,然後他就會離開色慾而走向神性之光,然後他的旅程就會從色慾走向神,一個內在的革命將會發生,一扇新的門將會打開。

  如果沒有顯示給人們一扇新的門,他將繼續重複在同樣的圓圈上打轉,最後他將毀滅他自己,但是人落後的性觀念阻止他,即使只是去想任何其他的門,去想任何較好的出口。因此他的生活就變成一個四分五裂的大混亂。

  自然只賦予人一個門,那就是性,但是多少世紀以來的教導把那個門用力關起,阻止了它的發洩,由於缺乏足夠的出口,這個迴旋的能量就在人堶授隅蚋階h,無法向上推進,因而導致他的根本人物分裂,使他墮落、神經不正常。

  而且,這個分裂的、神經不正常的人甚至無法利用性這扇自然的門,因為從內部沖出來的能量瓦解了他的牆和窗,結果能量爆發出來,人被沖倒,跌跛了他的頭,絆倒在地上,摔斷了他的手和腳。因為它被監禁在已經被關閉的自然之門堶情A因為超越自然尚未打開,而舊的門已經關閉了。

  這就是為什麼我堅決反對傳統的教導,反對對性的敵意和性壓抑的教導,就是因為傳統的教導的緣故,才使得性意念不但在人堶探長,而且變得發展不正常。救贖之道是什麼呢?沒有其他的選擇嗎?  

  讓我們來仔細觀察這個情形,在性高潮所達成的東西由兩個因素所組成:無自我性和無時間性。時間停頓了,而且自我消失了,由於自我的不存在和時間的停止,人就可以清楚地看到他自己,看到他真正的自己,但是那個光輝是短暫的,之後我們又會回到原來的老樣子,而在那個當中我們已經失去了相當大的能量。

  頭腦渴望照明,渴望再度抓住它,但是那個光,那個達成是那麼地短暫無常,我們幾乎還沒有瞥見它,它就消失了,留下來的只是一個驅策力、一個嚮往、一個深深的焦慮,想要再度達到那個經驗,有時一生當中,人一而再地想要去抓住那一瞥,抓住那令人興奮的經驗,但是它從來不逗留。

  有兩種方式可以達到超意識,達到內在自我的本質:性和靜心,性是自然所提供的一個門路,性是自然的路線。動物有它,鳥類有它,植物有它,人也有它,只要人還走在這個自然的途徑上,他並沒有高於動物,他還是沒有辦法提升到動物之上,那扇門它們也可以過去。人找到了新的門那一天,才可以被認為是他人性的啟蒙,在這之前,我們都不能算是人,在這之前,我們的中心和動物的中心以及自然的中心都是一樣的。在我們能夠提升到這個之上以前,在我們能夠超越這個以前,我們的確還是停留在動物的層面,外表上看起來,我們是人,我們穿著像人,我們說人的語言,但是在我們堶情B在我們的核心、在我們的中心,我們就像動物,我們並沒有優於動物,所以一有機會,我們堶悸滌坁咿妠N會爆發出來。

  在印度和巴基斯坦成立之初那個動盪時代,我們知道肉食性的動物藏在人的面具背後,我們知道那些在回教寺院裡祈禱,在廟裡頌念吉踏經的人能夠做些什麼事,他們搶劫、殺戮、強姦,那些前一天還在寺廟祈禱的人,隔天就在街上強姦,他們到底怎麼了?

  人一有些做的機會可以卸下他的責任,他的人性就想休假,在他堶惜@直存在著的動物就迸出來了、人堶悸滌坁咫@直都渴望脫離它的僵繩,因此人一直都處於緊張狀態下,拉著這個動物,綁著這個動物。

  在群眾堙B在團體堙A人可以找到機會丟棄他借來的人性外衣而忘掉自己,在群眾堙A他發展出忘記自己的勇氣,忘記他一直在克制的真實自我,因此動物性很容易跑出來。作為一個個人的時候,沒有人會像在群眾堨リU那麼多的罪惡,單獨一個人的時候有些害怕或許有人會認出他,他會擔心他穿什麼,單獨一個人會先想他要做什麼,他害怕或許別人會稱他為動物,但是在一大群人當中,一個人就失去了他的自我認同,他根本不擔心會被認出來,他變成只是一大群人堶悸漱@部分,所以他會做出他周圍的人所做的事情。

  他會做什麼呢?他會丟石頭、縱火、強姦。作為暴民的一部分,他抓住了那個機會來釋放他的動物性,那就是為什麼每隔五年到十年,人就會渴望戰爭,為什麼他總是拭目以待,希望有暴動發生。他需要一個藉口,任何藉口都可以,來釋放他內在不能滿足的動物性。如果有印度教和回教之間的問題作為藉口,那很好,如果不是,那麼以語言使用的爭執為由也可以合乎他的目的,如果語言使用的爭執尚未成熟到可以使用暴動,那麼講北印度話的人和不講北印度話的人之間的衝突也可以滿足他,它需要一個藉口,任何藉口都可以,來釋放他內在不能滿足的動物性。

  人堶悸滌坁咿妐g常被束縛住,很有挫折感,它一直吼著要出來,但是除非這個動物消失或被摧毀,人的意識永遠無法提升到獸性之上。

  我們的天性,我們的生命力,我們的能量,只有一個容易的出口,那個出口就是性。封住那個管道將會產生問題,所以在封住它以前,必須先打開一扇新的門,使能量能夠轉到新的方向。去掩蓋一件事,去壓住它,比去處理它、去改變它來得容易,因為後者需要一個宗教實踐的努力或是一個持續的靜心的努力,因此我們選擇內在的性壓抑。

  同時,我們不知道壓抑並不能摧毀任何東西,反而由於對壓抑的反應而加強了它的存在;我們也忘記壓抑會增強我們對它的吸引力,我們所壓抑的東西不僅會變成我們意識的焦點,而且它會沉入我們潛意識的深層、我們清醒時候或許可以壓住它,但是晚上的時候它就突然浮現在我們的夢堙A它在內部等待著,稍微有一點機會,它就想衝出來。

  壓抑沒有辦法使人免於什麼事情,相反地,它的根會深入他的潛意識,結果就把他給陷住了。在想要抹去性的過程中,人糾纏了他自己,他被陷住了。

  雖然動物有它們的限度和它們的交配期,但是人沒有,人終年的每一個小時都有性慾。沒有例外地,整個動物界堶惆S有其他種動物的性緻高到這種程度,動物的性有特定的時間,有交配期或交配的季節,它來了又去,之後,動物就不會再去想它。但是看看人的情況,人試著去壓抑或抑制的東西在他的一生當中都在蠢蠢欲動,它是一個一直在活躍的火山。

  你是否曾經注意到,沒有一種動物隨時都有性慾,但是人在每一個情況下都傾向性?性意念在人堶捫U燒,好像性是人生的一切,這種不正常的現象是怎麼來的?這種無知是怎麼發生的?為什麼它沒有發生在任何動物身上?只有一個原因:人盡了他最大的努力去壓抑性,而它也以同樣的強度爆發在他的整個人格堶情C

  想想看我們做了些什麼來壓抑性!我們必須發展出一個對它絕緣的態度,我們必須貶低它,我們必須淩辱它,我們必須稱之為罪惡,我們必須站在屋頂上大聲喊道:「性是罪惡!」我們必須宣稱那些沉溺在性堶悸漱H是可鄙的,應該受到輕視,我們必須發明無數對性貶低的稱呼來辯護我們對性的壓抑,但是我們從來不擔心說這些淩辱和這些反對最後一定會毒化了我們整個人。

  有一次尼采作了一個很有意義的陳述,他說雖然宗教試著要以毒化性來扼殺性,但是性並沒有因此而死,它仍然活著,而且充滿毒素。如果它死去,那還好,但是它沒有,它被毒化了,但還是繼續存在著。我們對它的控制並沒有產生效果。時下所看到的圍繞在我們周圍的性意念,就是這個被毒化的性之縮影。

  性(sex)也存在於動物,因此性是生命的根源,但是性意念(sexuality)只存在於人,動物並沒有性意念。當你注視動物的眼睛,你將看不出有色慾,但是如果你注視人的眼睛,你所看到的沒有別的,只有色慾,只有明顯的性慾望。所以,動物就某方面而言是漂亮的,但是人這個瘋狂的壓抑者,他的醜陋和臭氣是無限的。

  要使人免於性意念的第一步是:小孩子……不管男孩或女孩……都應該像我昨天所講的一樣,接受以性為主題的教育,除了必須給予他們性知識之外,他們之間那醜陋的、不自然的距離也應該被抹去,事實上他們必須更親近,他們的隔離完全是不自然的。

  男人和女人已經變成完全不同的品種,看到他們的分離,看到他們之間被人為地隔開,很難相信男人和女人是同一種,很難相信他們兩者都是人類的一部分。如果男孩和女孩,只要他們喜歡或是當他們喜歡,就可以不穿衣服在屋堥城吽A那麼就可以根除他們往後可能發展的猥褻和不自然的好奇心。我們都知道對對方身體的無知如何顯示在小孩子對它探討的興趣上;文明人的小孩是如何地喜歡扮演『醫生』。

  而且,我不清楚你們是否知道有一部分的美國社會,他們都是所謂的宗教人士,他們在提倡一個新的運動,目標是制止狗、貓、馬和其他動物沒有穿衣服就被帶到街上,他們希望動物在被帶到街上之前要穿好衣服。在這個運動背後的觀念是:如果小孩子看到裸體的動物,他們會被帶壞。認為小孩子會被裸體的動物帶壞,這是何等可笑的一件事!但是無論如何,他們正要形成一個協會來禁止不穿衣服的動物被帶到街上。看看人們做了多少事情想要來拯救人類!

  這些所謂的拯救者就是破壞人類的人,你難道沒有注意到動物即使沒有穿衣服也顯得非常好、非常美嗎?即使它們是赤裸裸地,它們還是那麼天真、簡單而樸素,你很少會去想到動物是裸體的,你也從來不會把動物看成裸體,除非你把你自己的裸體隱藏在你自己堶情A但是那些害怕的人和那些怯懦的人會使出一切辦法來補償他們自己對裸體的害怕。由於這種補償方法的發明,人類就一天一天地墮落下去。

  人必須變得單純,單純到可以赤裸裸地站著,不穿衣服,天真無邪,而且充滿快樂。像馬哈威亞(耆那教的鼻祖)這樣的一個人可以不穿衣服站著。同樣地,每一個人都應該培養出一種心態,一種能夠不穿衣服站著的心態。那些所謂的宗教人土說馬哈維亞丟棄了衣服,說他放棄穿著,但是我反對這種說法。他的意識變得那麼清澈,那麼天真無邪……就好像小孩子那麼純潔,所以他可以裸體站起來面對世界。當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束縛,一個人就可以赤裸裸地把自己呈現出來。

  人蓋住他自己,因為他覺得內部有一些東西需要隱藏起來,但是當沒有什麼東西可以隱藏,一個人甚至不需要穿衣服。我們很需要一個世界,在那個世界堥C一個人都很天真、沒有心思。頭腦純潔、很安詳,而可以丟棄他的衣服。

  罪惡在那堙H裸體有什麼危險?

  如果穿衣服是為了其他的原因,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如果他們穿衣服只是因為他們害怕裸體,那麼這是可鄙的。因為害怕裸體而穿衣服,表示有一個更大的裸體,它證明了有一個受汙染的頭腦存在。但是現在,即使我們穿了衣服,我們都還覺得有罪惡感,好像我們仍然無法去除我們內心赤裸的存在。

  喔!神是那麼地幼稚!他本來可以很容易地創造出有穿衣服的人。

  附帶說明,請你們不要下結論,以為我反對穿衣服,但是我毫不猶豫地說,如果只是因為對裸體的害怕而穿衣服,這樣並沒有把赤裸蓋住,反而是掀開了它,這個對裸體的不自然知覺是可鄙的是墮落的,然而這個知覺卻是日久以來被社會傳統所認定的。

  一個穿衣服的人可以看起來好像是裸體的,而一個裸體的人可以看起來好像是穿衣服的。在看過現代男女的緊身衣服之後還需要對這一點作更進一步的說明嗎?這是想渺視身體和顯露身體的未被滿足的慾望所產生出來的結果、如果男人和女人互相都熟悉對方的身體,衣服的目的自然就會變成只是保護身體,但令人驚訝的是,時下衣服的設計是用來激起性意念的。

  當衣服不再是衣服,而是性意念的幫助者,人類的文明到底走向那堙H這就是為什麼我鼓吹讓小孩子身體到某一個年齡,他就應該瞭解,衣服的需要是為了其他的原因,而不是為了性。

  而且,裸體的觀念是一個主觀的觀念。對一個單純的頭腦,天真無邪的頭腦來說,裸體並沒有什麼冒犯,它有它本身的美,但是到目前為止,人被餵以毒素,漸漸地,隨著時間的經過,這個毒素從他存在的一端散佈到另一端,結果我們對裸體的態度就變得完全不自然。

  當我在第一次集會中講到這個主題,有一位小姐來到我面前說:你的題目很惱人,我對你很生氣,性是一個可恥的主題,性是罪惡,為什麼你談它談得那麼多?我真的很瞧不起性。

  你看,這位小組輕視性,雖然她是一個結過婚的女人,而且育有兒女,她怎麼能夠去愛將她引導到性的丈夫呢?她怎麼能夠愛那些由性生出來的小孩呢?她對性的態度彌漫著毒素,她的愛將會是有毒的,所以這個女人和她丈夫之間一定有一個基本的、深刻的裂縫,在她和她的孩子之間也略會有一個帶刺的圍籬、因為對她來講,小孩子是罪惡的果實,她與她丈夫之間的關係是罪惡指向的,她被無意識的性罪惡心理所禁擾著。一個人能夠跟罪惡和諧地生活在一起嗎?

  那些誹謗性的人擾亂了每一個人的婚姻生活,不但沒有提供任何拯救,這個反對性並且引起分裂的態度反而帶來很深的傷害效果,一個在他自己和他太太之間有著看不見的障礙物的人永遠都不能對她滿足,他會四處去找其他的女人,他會去找妓女。如果他在家堹鈰鷩繸o完全的滿足,那麼世界上所有的女人對他來講都可能變成像是姐妹或母親一樣,但是由於沒有獲得完全的滿足,他將視所有的女人為可能的妻子,一直都在追求什麼東西,這是很自然的,一定會如此。他在應該被快樂、狂喜和安詳所祝福的地方所得到的卻是毒素、拒斥和罪惡之言,他基本的需要無法從家堭o到、所以他就到處逛,到每一個角落尋求滿足,滿足那些基本的需要。如果我們試著把他設計出來的所有列出來,你將會感到很驚訝。

  人走出他原來的路線去設計很多很多的花樣,但是他從先沒有仔細考慮他的基本缺點。本來是愛之潮,卻變成了性之池。而且這個池也被毒化了、當有一種強烈的罪惡感或毒素的感覺,當先生和太太之間有一種遲疑的感覺,這種有罪惡感的進行方式會扼殺他們在生活當中一起成長的可能住。

  就我所了解,如果先生和太太可以在和諧的氣氛當中帶著具有了解的愛,帶著純然喜悅的感覺和沒有陰鬱味道的心情來欣賞性,那麼,如果不是今天,明天他們的關係就可以改變,可以提升,而且在這之後,同樣的這個太太可能還會在那堙A但是她會變成一個母親的樣子!

  有一次卡斯特曲(Kasturba)和甘地以及他的同伴去錫蘭,主人在他的歡迎詞堶探ㄗ鴠L們很榮幸能有甘地的母親來到現場,她隨行而來,現在坐在他旁邊。甘地的秘書被攔住了,這是他的錯,他應該預先把團員介紹給承辦人,但是已經太遲了,甘地已經面對麥克風開始演講,秘書害怕甘地等一下可能會責備地。但是他不知道甘地對他一點都不生氣,因為一個女人能夠從太大變成母親真的是很少有的。

  甘地說:「這是一個令人高興的巧合,那個介紹我的人因為犯了錯誤而說出了真相、在過去幾年堙A卡斯特帕真的是已經變成了我的母親,以前她曾經是我的太太,但是現在她是我的母親。」

  兩個人在一起,這是可以發生的,如果先生和太太做一些努力一起來詳察他們的性生活,他們可以變成朋友,而且可以互相幫助對方來改變性,等到有一天先生和太太在改變性方面成功了。他們之間將會產生出一種非常感激的感覺,但現今先生和太太之間除了一個微妙和天生的敵意之外什麼都沒有,他們經常爭鬥,從來沒有和諧的友誼。

  當先生和太太都能作為對方性慾改變的媒介。他們之間才會產生出一種深深感激的心情,當他們變成相互提攜並進的夥伴,變成在超越性方面共同努力的夥伴,一個真實的友誼才會開放出來,到了那一天。男人會充滿對女人的敬意,因為她幫助他從性慾堶掘悕韖X來;到了那一天,女人會充滿對男人的感激,因為他幫助她從熱情堶掘悕韖X來。從那一天開始,他們會生活在真正和諧的愛堶情A而不再是生活在色慾堶情A這就是那個旅程的開始、由此,先生可以變成太大的神,而太太可以變成先生的女神,但是那個可能性已經被毒化了。

  我昨天已經說過。很難找到一個比我更大的性的敵人,我這樣說並不是在暗示說我侮辱性或譴責性。我講得很清楚,性可以作為超越的引導,作為一個指示來看看性如何能夠被轉變,就我喜歡把煤變成鑽石這個意義來說,我是性的敵人,我希望能夠把性轉變。

  怎麼做呢?操作過程是怎麼樣呢?

  我說另外一扇門必須被打開,一扇新的門。

  小孩子剛出生的時候,性還沒有抬頭,身體聚集能量,細胞獲得力量,但是離身體的充分發展尚有一段時間,精力會慢慢集中,然後它會推開14年來一直關著的那一扇門,這個時候小孩子就進入了性的世界。

  一旦一扇門已經打開就很難再打開另一扇新的門,因為生命力的本性使然,一個人所有的生命力、所有的精力都會湧向它所推開的那一扇門,一旦琲e(Ganges)定下了它的航道,它就會繼續流經那堙F它並不是每天都在尋找新的溢口,或許每天有新鮮的水會倒進來,但是它會繼續流經同樣的水道,類似地,人的生命力為它自己找出一條新管道之後,就繼續流經那個水道。

  如果要醫好人的意念,可以在性這一扇門打開之前就創出一個新的管道,這個新的管道就是靜心(meditation)。

  每一個小孩,當他還年幼的時候,就應該教他靜心,指導他們靜心,那些對性採取反對態度的不正確教導必須被廢除,而教導靜心。靜心是一個正向的門,是一個較高的出口,性和靜心必須作一個選擇。而靜心是一個比較優越的選擇。不要譴責性,而要把靜心教給小孩。

  反對把性教給小孩只會引起他們注意到它的存在,這是一個很危險的方式;稍後,它會導致不成熱性意念的錯誤發展。當門都還沒有打開,當兩扇門都還關著,當能量還很安全,任何一扇門都可以被打開,但是這種經常的喋喋不休在反對性就好像在敲性的門。

  一株柔軟的樹苗可以往任何方向彎曲;它也可以自己很謙虛地往下彎,但是當它長大了,當它硬化了,如果你想要彎曲它,它就會變得畸型,它會折斷,我們的情形也是一樣。

  當一個人較老的時候,很難達到靜心的狀態,較老的人想要嘗試靜心,就好像季節過了之後才播種,靜心的種子可以很容易播種在小孩子堶情A但是大人只有在暮年才顯示他對靜心的興趣,在那個時候,當他的精力已經衰退了,當所有進步的可能性都已經枯竭,他才會渴望去從事靜心,只有到那個時候他才會去探究靜心和瑜伽。當骰子已經丟出去,當改變已經真的非常困難,他才想去改造他自己。一個一隻腳已經伸進墳墓的人才來問,透過靜心耍怎麼做才能達到精神的自由,這是很奇怪的,這種觀念簡直是瘋狂。

  除非我們能夠使每一個年輕的心都進入靜心,否則這個星球將永遠無法和平,但是對於走到路盡頭的人,對於那些遲暮之年的人,使他們進入靜心是沒有用的,即使他們企圖這麼做,那也需要莫大的努力,而且不見得有什麼功效,但是如果在比較年輕的時候做就可能達成,而已不需要那麼多的努力。

  所以要走向性的轉變的第一步就是在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就要開始從事靜心,教他們平靜,守住他們自己的智慧,教他們沈默。開啟他們關於無念狀態(the state of no mind),雖然就成人的標準來看,小孩子已經很平靜而已很平和。但是如果他們能夠被引導到正確的方向,被教導緘默和安靜,即使一天只要很短的時間,那麼在他們14歲之前。一個新的門就一定會打開,然後當性抬頭的時候,當精力湧現而快要溢出的時候,它就會流經那扇已經被打開的新門,他們一定會遠在經驗性之前就達到靜心所帶來的安靜、快樂、喜悅、無時間性和無自我性,對靜心的熟悉一定會防止他們的精力跑到錯誤的管道,而把精力轉到正確的路線上。

  沒有教導小孩靜心的安詳,我們卻教導他們去憎惡性,我們說性是罪惡的,性是骯髒的。我們告訴他們說性是醜陋的、是壞的,我們說它是地獄,但是罵它並不能改變真正的情況,反而使小孩變得更好奇,更想知道關於這個地獄、這個罪惡、這個骯髒的事情、這個使他們父母和老師害怕和驚慌的事情。他們四處尋找答案,他們渴望去了解這個騷動到底如何。

  在一個很短的時間內,小孩子就知道他們的父母本身也在做同樣的追求。不論白天或晚上,他們的父母就是在做不允許他們知道的那一件事,發現這個事實所得到的立即和自動的反應,就是小孩子停止對他們父母的尊敬,一般認為對父母尊敬的大大減少並不是現代的教育所依然。其實那個錯誤是在父母本身,小孩子很快就注意到這個似非而是的事實,他們很快就知道他們父母完全沉浸在他們教導要去譴責的東西堙C

  小孩子是很敏銳的觀察者,他們很快就注意到你夜間的生活和白天的生活不一樣,你所教的和你所做的相去甚遠,他們知道屋子埵b進行什麼,不管父親稱它為骯髒,母親稱它為壞的,他們卻看到同樣的事情在家媔i行,他們知道正在發生的是什麼,結果他們就失去所有對父母的尊敬,因此他們會下結論,認為父母是狡猾的、是偽君子。

  記住,對父母喪失信心的人將永遠無法發展出對神的信心。小孩子第一次接觸到信心,第一次接觸到神是透過他們的父母,如果這個信心粉碎了,他們長大之後就一定會成為無神論者,一個孩子在他們父母的公正堬臚@次認知到神,如果那個公正被證明是一種錯覺,那麼就很難把那些小孩轉向神,神和他們之間的和諧關係將會被打破,因為在他們的經驗堬臚@度接受的上帝出賣了他們,因為他們的父母被證明是不名譽的。

  今日,時下年輕的一代否認神的存在,他們嘲弄解放的觀念,稱宗教為夢話,然而這並不是因為他們已經追尋過,所以達到他們自己的結論,而是因為被他們的父母出賣,他們的父母把他們放逐到一種懷疑式的生活堙C

  產生這種被出實的感覺是因為性被他們長輩錯誤地表現出來,本來應該公開地解釋給他們說性是人生的一部分,我們都是由性生出來的,性也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這樣做可以正確地幫助他們了解他們父母的行為。當他們長大自己去經驗生活,他們將會對父母的誠實充滿尊敬。在小孩的內心,這個信心和尊敬的開始將為他們日後的宗教生活打下基礎、今日的小孩子懷疑他們父母是偽君子,因此產生了年輕一代和年老一代之間的意識形態衝突。對性的壓抑使先生和太太分開了,也使小孩反對他們的父母。

  我們不需要性的壓抑,性的澄清才是我們現在所需要的、當小孩子成熟,當他們開始發問,父母就應該把生活的基本事實以一種可接受的態度擺在他們面前,這個事情必須在他們升起不必要的或有害的好奇心之前,在他們開始醞釀不健康的好奇心;以及可能導致他們在錯誤的地方尋求滿足他們的好奇心之前就應該做,否則,就像現在一樣,小孩子會找出他們想要知道的,但是他們是從錯誤的人找出來的,他們是在不正常的情況下和透過危險的方式找出來的,這些方式是有害的、有破壞性的,這種結果在他們的餘生折磨他們,使他們痛苦。最後,一道秘密和羞恥的牆就存在于小孩子和他們的父母之間。

  父母從來不知道他們小孩的性生活,就好像小孩也不知道他們父母的性生活,這個捉迷藏遊戲所造成的疏離的結果明確很危瞼。小孩子必須接受適當的性教育,他們必須接受這方面正確的教育。

  第二,小孩應該被教導去靜心(meditation),如何保持寧靜、安祥和沈默,如何達到無念(no-mind)狀態。小孩子很快就可以學習去達成這種狀態,每一個家庭應該有一個排定的計劃來幫助小孩進入靜心,要他們這樣做只有當你這個做父母的也跟著他們這樣做才可能。每一個家庭都應該強制性地每天靜坐一個小時,如果必要的話,一個人甚至可以少吃一餐,不管付出任何代價,都應該進守每天一個小時的靜默。一個每天一小時的靜默沒有被遵守的屋子,我們不能稱之為一個家,它甚至不能被稱為一個家庭。

  每天一個小時的寧靜可以保存能量,然後在14歲的時候,潮流就會湧現,推開靜心之門,那麼他就可以達到一種靜心狀態,在那種狀態下他可以經歷到無時間性和無自我性,他可以窺見靈魂、窺見那至高無上的,在經驗性之前與那高峰會合一定可以停止對性瘋狂的追求,精力就可以找到一個比較好的、比較快樂的、比較高尚滿意的路線。

  這就是到達無欲過程的第一個階段;超越性、所用的方法就是靜心(meditation)。

  第二個基本法則就是愛,小孩子應該從嬰兒時期就被教導愛。一般人害怕說教導愛會把人引導到性的迷宮,但是這個恐懼是沒有根據的,教導性可以把人引導到愛,但是教導愛一定不會把人拉到性意念,這個真相和一般人所相信的並不一致。有了性的教導之後,性的能量就會被轉變成愛。

  一個人能夠把多少愛散佈給他周遭的人和他內在成長了多少愛成正比,那些沒有愛的人充滿了性,他們滿腦子都是性。一個人的愛越少,他的恨就越多,那些沒有愛的人將會以同樣的深度充滿著嫉妒。一個人的愛越少,他就越會爭鬥。人們的煩惱與不快樂和他們在生活堹吤F愛成正比,一個人越是被煩惱、忌妒、虛榮和謊言等所吞噬,他的能量就越被削弱,因而變得很脆弱、很衰弱,他會一直很緊張,而這個粗魯的、粗糙的、低俗的情感群唯一的出路就是性。

  愛能夠改變能量,愛是柔軟而富有彈性的、創造性的、流動的,它令人滿足,愛的滿足比性的滿足更深,而且更有價值,知道那個滿足的人將永遠不會尋求任何其他的代替品,它就好像一個擁有寶石的人永遠不會去尋找石頭一樣。

  但是一個充滿恨的人永遠無法得到滿足。他一直都不安靜。他摧毀在他前進路線上的每一樣東西,但是破壞永遠無法帶來快樂,只有創造才能帶給一個人豐富的滿足感,一個充滿嫉妒的人是好戰的,而且富有競爭性,但是這樣永遠無法帶來滿足,一個積極而帶有侵略性的人只會侵擾別人。

  深刻的快樂只能夠由給予來達到,永遠無法由取得而達到,抓住和囤積能夠看到的每一樣東西將無法帶給頭腦和平,但是它卻可以由給予而獲得,由有益的分配而獲得。一個有野心的人希望由一個位置跳到另一個位置,他的心永遠不能和平。但是那些不追求權力而追求愛的人,那些把愛分散到任何一個地方和每一個地方的人,會生活得非常快樂,他充滿愛的程度就和他會在內心深處找到滿意、找到深刻的滿足、找到喜悅和成就感的程度是一樣的,這樣開明的人不會去煩惱性,他甚至不必叫自己不要往性的方向看,因為在性堶悼i以找到的滿足和快樂對他來講永遠都可以從愛那媕繸o。

  下一個座右銘:成長到具有充分的愛,我們應該崇拜愛,我們應該給予愛,我們應該生活在愛堶情A但愛不只是去愛其他人。獻身於愛是把一個人的整個人格裝滿愛,我所說的是愛的一個全然的教育,我們應該能夠在撿起一顆石頭的時候就像我們在提升起一個朋友一樣,我們必須能夠在與敵人握手的時候,就好像握住一個朋友的手一樣。

  有些人帶著愛的關心來處理物質的東西,但是有些人對待別人的方式卻是以甚至對沒有生命的東西都不應該這樣對待的方式。對一個被恨佔據整個心靈的人來講。人並不比沒有生命的東西來得好,但是一個充滿愛的人甚至把他的個性、他的人格都傳遞給他所碰到的每一樣東西。

  有一次一個很有學問的旅行家去看一個著名的托缽僧,為了某些原因,那個人變得很煩躁,或許是因為旅途艱難,所以他很生氣地解開他的鞋帶,把他的鞋子往角落一丟,用力把門推開。

  在生氣當中脫鞋的時候,一個人會變得好像鞋子是他最壞的敵人,他甚至會在開門的時候顯得好像門跟他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

  那個人把門甩開,進去了,然後向托缽僧表示他的敬意。

  托缽僧說;「不,我不接受你的敬意,你要先去跟門和鞋子道歉。」

  這是怎麼了,他問:「跟門道歉又向一雙鞋子道歉?為什麼?他們是活的嗎?」

  托缽僧回答說:「你將你的憤怒丟向那些沒有生命的東西時,你並沒有考慮到這一點,你把鞋子扔下,好像它們犯了什麼罪似的,你開門的樣子就好像它是你的敵人,當你用你的憤怒丟向它們來承認它們的個體性時,你應該同樣地也準備好向它們道歉,請你去向它們道歉,否則我沒有意思繼續跟你談話。」

  那個旅行家想,既然他從老遠跑來見這位著名的托缽僧,如果因為這點小事而停止了他們的談話,那不是很可惜,所以他就抱著手走到鞋子那邊說:「鞋子請原諒我的無理,也對門說:「對不起,我生氣地把你推開是錯的。」

  這對他來講是一個多麼不一樣的片刻。

  旅行家在他的回憶錄媦g道:「一開始他覺得很滑稽,但是等他道歉完畢之後,好像有什麼新的東西從他堶扈B現,他覺得很寧靜、很安詳、很平和,他簡直不能想像只有請求門和一雙鞋子的原諒,一個人就可以感覺這麼寧靜、這麼鎮定、這麼愉快。」

  道歉之後,他進去坐在托缽僧的旁邊,托缽僧開始笑了,然後說:「現在好了,現在你的心情比較進入情況了,我們可以開始談了,現在你已經表達了一些愛,也比較釋懷了,現在我們兩個人之間可以有一個和諧關係。」

  原則並非僅僅去愛人類,問題是本身要充滿愛。

  說一個人應該愛他的母親,這是錯的,這是一種錯誤的表達,如果一個父親要求孩子愛他,是因為他是他的父親,這是一種欺騙,他給了一個愛的理由。同樣地,如果一個母親告訴她的孩子要愛她只是為了她是他的母親,這是一種硬性規定,有『因為』和『所以』牽聯在一起的愛是錯誤的,愛應該沒有動機,它不應該用原因來貶低它自己,母親說:「我照顧你,我把你帶大,所以你要愛我。」他給了一個原因,所以愛就結束了,如果小孩被強迫,他或許會不情願地表示一些愛,因為她是他的母親,但是教導愛的目的並不是強迫小孩為某些理由而表現愛,而是去創造一個環境,使小孩在那個環境堨i以充滿愛。

  有一件事必須被深入瞭解,那就是小孩子對任何他所碰到的,不管是石頭、人、花、動物、任何人,或任何東西都耍有愛心,這關係到小孩子的成長,關係到他的整個人格,關係到他的未來,也關係到他的快樂。重點不在於只是去愛動物或花或他的母親或其他人,整個重點在於小孩子充滿愛,這不僅關係到他的未來,也關係到人類的未來。一個人的生活是否充滿喜悅和快樂要看他堶惘釵h少愛來決定,一個具有愛心的人也可以免除性意念,但是我們不給予愛,我們對愛沒有熱心。

  你認為一個人可以同時愛一個人而恨另外一個人嗎?不,那是不可能的。一個有愛心的人,即使在他獨處的時候,他也是充滿著愛,因為愛就是他的本性,你跟他的關係如何是沒有什麼影響的。一個生氣的人,即使在他獨處的時候,他也是生氣的。一個充滿恨的人,即使在他獨處的時候,他也是充滿恨。觀察一個人,當他獨處的時候,即使那個時候他或許沒有向任何一個特定的人表示憤怒,你也可以感覺出他的憤怒,他的整個人都洋溢著恨、洋溢著憤怒、相反地,如果你看到一個充滿愛的人即使在地獨處的時候,你也可以感覺出他洋溢著愛。

  花兒開放在叢林堙A不管有沒有人欣賞它,不管有沒有人經過它,它都散佈芬芳,芬芳是花的本性,不要存在一種幻覺,以為花朵吐露芬芳只是為了你!

  人們應該就是充滿著愛,不要依靠與人一起,但是愛人要求被愛者只愛他一個,不要愛別人,他說:只要愛我。但是他不知道說那些不能愛所有人的人也就無法愛一個人,太太要先生應該只愛她一個,而不能向其他任何人示愛,但是她不知他的愛是假的,而之所以如此是她所引起的,一個不是一直充滿著愛的先生怎麼能夠用愛來對待他的太太呢,去愛是生命本質。

  人不能只對一個人充滿愛而對其他所有的人都沒有愛,但是人類還不能看到這個天真樸實的真理。父親要求小孩子要愛他,但是他是否曾經教導小孩子去愛家堛漲揤略H呢?他不也一個人嗎?僕人或許老了,但是他也可能是某一個人的父親,他只是一個僕人。所以不必對他有禮貌、有愛心,但是這個父親不知道,當他變老而他的孩子不愛他的時候,他將會抱怨、如他的小孩被教導去愛所有的人,那麼他們可能會成長為一個滿愛的人,然後他們一定會同樣地尊敬他們年老的父親。

  愛不是一種關係,愛是一種心境狀態,它是一個人人格的主要成份。所以在教導愛的第二階段就是教導小孩子要愛一切。如果一個小孩子沒有把書放好,長輩必須讓他知道,他把書這樣放是不適當的。長輩必須讓他知道,如果他以那樣的方式來對待書,別人會怎麼想他;即使對你的狗行為粗魯,那也是顯示人格的一個缺點,那證明你缺乏愛。一個沒有充滿愛的人根本還不是一個人。

  我想起一個托缽僧的故事,他住在一個小茅屋堙C有一天晚上,差不多已經是午夜了,雨下得很大,那個托缽僧和他太太在睡覺,突然間,有人在敲門,有人想要地方住。

  托缽僧把太太叫醒說:「有人在外面、他說;有旅行的人或不知名的朋友。」

  你有沒有注意到?他說:「有不知名的朋友。平常你甚至連你認識的人都不跟他交朋友,他的態度是一種愛的態度。」

  托缽僧說:「有不知名的朋友在外面等著,請把門打開。」

  他太太說:「我們那有位子,我們的空間甚至不夠我們兩個人用,怎麼能夠多一個人進來?」

  托缽僧回答:「親愛的,這不是有錢人的皇宮,它不會變得更小,一個有錢人的皇宮如果即使只是多了一個客人似乎也就變小了,但這是一個窮人的茅屋。」

  他太大問:「貧窮和富有跟這個有什麼關係?簡單的事實是,這是一個很小的茅屋!」

  托缽增回答:「如果在你心埵釣為鱆漯韃﹛B你會覺得這個茅屋是一座皇宮,但是如果你的心是狹窄的,即使是皇宮也會覺得小,請你把門打開,我們怎麼能夠拒絕一個來到我們門前的人呢?到現在為止,我們都躺著,如果有三個人,我們或許無法躺下,但是至少三個可以坐著。如果我們都坐著,那麼還有空間可以容納另外一個人。」

  太太必須去開門,那個人進來,全身都濕透了,他們坐在一起,開始聊天。過了一會兒,又有兩個人來敲門。

  托缽僧說:「又有人來了,他叫坐在靠近門的那個客人,把門打開,那個人說。把門打開?已經沒有位子了。豕滬茪H剛剛才進來這個茅屋避雨,就已經忘記並不是托缽僧對他的愛才給他位置,而是因為在這個茅屋埵雪R,他才能夠找到庇護所,現在有新的人來了,愛必須容納新來的人。」

  但是那個人說:「不需要開門,你沒有看到我們坐在這堙A就已經很難過了嗎?」

  托缽僧說:「我親愛的人,我不也是騰出位子給你了嗎?你被允許進來,因為這埵雪R,這個愛仍然存在,它並不隨著你而結束、請你把門打開,現在我們各自分開坐著,他們進來,我們將可以擠成一堆,況且,晚上很冷,大家在一起坐得靠近一點可以給我們溫暖和愉快。」

  門被打開了,兩個新人進來了,他們都坐在一起,開始互相認識。

  然後有一隻驢子來了,用它的頭推著門,驢子也是全身濕透,它晚上也需要一個庇護所,托缽僧叫那個幾乎坐在門上的把門打開說:「有新朋友來了。」

  那個人從門縫看出去說:「那不是一個朋友,也不是什麼朋友的東西,那只是一隻笨驢,不需要把門打開。」

  托缽僧說:「或許你不知道,在有錢人家的門前,人都好像動物一樣地被看待,但這是一個窮托缽僧的茅屋,我們習慣於甚至把動物看成人,請把門打開。」

  那些人異口同聲地發出叫苦的聲音說:「那位子呢?」

  托缽僧說:「有很多位子,我們不必坐著。我們可以都站著,不必煩惱,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到外面去,騰出足夠的位子。」

  愛不也是能做這麼多嗎?

  我們急需有一顆充滿愛的心,一個愛的態度是我們都應有的。

  當一個人具有一顆愛心的時候,他的人性才能夠表現出來愛心會帶來深深的滿足感,深而且愉快的滿足感。你難道沒注意到,在你向某人表示了一些愛之後,有一個很大的滿足感和一個很大的喜悅的顫動遍佈了你整個人?你難道從來不知道,由滿足感所產生出來最安詳的片刻是由無條件的愛所帶來的嗎?

  純粹的愛唯有在不攙雜條件的時候才能夠存在,有條件的愛並不是愛。你從來沒有經驗過在街上對一個陌生人微笑之後,所帶來的滿足感嗎?隨之而來的不是有一個安和的氣氛嗎?當你幫助一個墮落的人上進,當你支持一個墮落的人,當你送鮮花給一個生病的人,你會感覺到有一種無限寧靜的喜悅。但是當你因為他是你父親或者他是你母親。你才這樣做,你就不會有那種感覺,不,那個人對你來講或許不是什麼特別的人,但是僅僅給予一個禮物本身就是一個很大的報償、很大的喜悅。

  愛應該在你堶探斢{……愛植物、愛人類、愛陌生人、愛外來的人、愛那些走向月亮和星星的人,你的愛應該一直在增加。

  隨著愛的增加,性在一個人生活堛漸i能性就會減少,愛和靜心將打開那個到達神的門。愛和靜心在一起可以碰觸到神,然後無欲就可以開放在人的生活堙A然後整個生命力就可以提升到新的通道,然後它就不會漸漸地流失,它就不會減弱。能量從內部上升,它在朝向天堂的旅途上升,現在我們的旅程是朝向低的層面,按照自然,能量只有往下流,流到性,但無欲是一個向上的旅程,愛和靜心就是無欲的基本成分。

  明天,我們將談論關於透過無欲我們可以達成什麼?我們可以得到什麼?它會引導我們到怎麼樣的高處?

  今天我告訴你們兩件事:愛和靜心,我告訴你們應該從孩童時期開始訓練,但是你不要從這些話來推斷說既然你已經不再是小孩子,你就沒有辦法做什麼,如果這樣,那麼我的努力就白費了。不管你幾歲,這項有益的工作任何一天都可以開始,雖然隨著年齡的增加,它會變得更困難,但是這個道上的旅程在生命的任何一個時期都可以去走。在孩提時代開始這個旅程是比較好,但是在生命的任何一個時期來從事也很好,你可以今天就開始。老年人如果願意學,有學習的傾向,即使他們的年齡較大,如果他們沒有認為他們已經什麼事都知道或者他們已經達到他們所想要的每一件事,那麼他們也仍然是小孩子。

  佛陀有一個門徒已經皈依很多年,有一天佛陀問他:「和尚,你有多大年紀了?」

  和尚回答說:「5歲。」

  佛陀感到驚訝說:「5歲?你看起來至少有70歲,你這是麼樣的回答?」

  和尚回佛陀的話說:「我這樣說是因為靜心之光5年前開啟了我的生命,唯有在過去的5年以內,愛才在我的生命中開花出來,在那之前我的生命就好像是一個夢,我生活在睡夢堙A當我在數我的年齡的時候,我就沒有考慮那些年數,我怎麼考慮呢?我真正的生命在5年前才開始,所以我只有5歲。」

  佛陀叫他所有的門徒要好好注意聽這個和尚的回答。

  你們都應該以這種方式來計算你們的年齡,這是計算好的標準。如果愛和靜心尚未在你堶掃洏矷A到目前為止,你生命是無效的,你尚未出生,但是從來不會晚到你不能開始嘗試,我們都應該為一個更高的生活而努力,就這一點來說,永遠不會太晚。

  所以不要從我的話來下結論說這個演講只是為了以後的時代,因為你們已經過了孩童時代,沒有任何時候有任何一個人在錯誤的道路上走得太遠,以致於他不能回到正確的道路來,沒有人已經那麼誤入歧途,以致於他無法從真正的光得到益處。

  比較起來,這個旅程並不需要費很多努力,在成道的時候得到的成就和滿足的回報比任何你所做的努力都大得多,只窺見那一道光、那個喜悅、那個真理,就可以使我們覺得,我們的努力是那麼少。而我們所成就的卻是那麼多。它真的讓我好像,我們用那麼微不足道的努力,卻達到了那無價的東西。

  請不要用錯誤的思想架構來考慮我的話,這就是我對你們所有人一個謙恭的要求。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