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道之路.吠檀多(上冊)

第七章你變成貢

一九七四年一月十四日晚

問題:

  沉思著你能夠使我產生很大的狂喜,我可以感覺到你的恩典。你說你並沒有做任何事來在我們堶掖迣y出這個狂喜,但是可以很確定,我也沒有做任何事,那麼,這個快樂是從哪裡來的?而如果我們兩個都沒有做任何事,它是怎麼發生的?能不能請你解釋更多關於它的奧秘?這個我們稱之為恩典的現象。是什麼?

  唯有當門徒和師父什麼事都沒有做,它發生,它只能夠在無為的狀態下、完全無為的狀態下發生。因為你無法對恩典做些什麼,你只能夠成為具有接受性的、敞開的,就這樣而已,你無法直接對它做什麼。它已經在流動,整個存在都充滿著恩典(grace)。你是封閉的,你越是做些什麼,你就越封閉,因為每一項努力都給你一個更加自我中心的感覺,任何你所做的都會產生出你的自我。你覺得:我在做某些事。每當你做某些事,你就開始想到未來、想到結果,你就開始期待。所以,有兩件事會發生。第一,任何你所做的都變成你自我的食物。第二,任何你所做的都引導你進入未來,那麼你就不是在此時此地,這兩者都是障礙。有一件事:你必須在此時此地,你不應該是一個自我,那麼你就敞開了。每當你是敞開的,那個恩典就已經在流動,它恆久以來都一直在流動。如果你沒有得到它,它並不是某種你能夠藉著作為來得到的東西。你做得越多,你就越不可能得到它。

  師父的整個努力就是教你無為、不行動,或者,換句話說,師父的整個努力就是要帶領你回去,教你如何死、如何將自我完全拋棄、如何處於空的狀態,如何處於不存在的狀態。佛陀把這種狀態稱為沒有自己。你是,但你不是一個自己。那麼它就沒有界線,那麼在你的周圍就沒有障礙,所有的門都是敞開的,那麼生命就能夠流動,它能夠透過你來來去去。恩典並不是某種特別發生在你身上的東西,恩典就是存在本身,存在是充滿恩典的。祝福灑落在你身上。

  我要告訴你一則佛教的逸事,它發生在佛陀的時代。佛陀的一個大弟子滿朱斯塈丹b一棵樹下靜心,突然間他覺知到花朵從樹上掉下來,有很多花灑落下來,但是他感到很驚訝,因為當時並不是花季,而且當他早上來的時候,樹上連一朵花也沒有,那麼,這些灑落滿地千千萬萬的花朵到底來自哪裡?所以他注意看著樹木,然後他變得更大惑不解,因為那些花並非來自樹木,它們來自天空,因此他問說:這是誰在做的?到底發生了什麼?然後他聽到一個聲音在說:我們是神,我們很高興你已經達成了,為了要表達我們的快樂,所以我們將這些花朵灑落下來,滿朱斯婸﹛G我達成了什麼?我什麼都沒有達成,相反地,我失去了我自己。沒有達成,因為現在已經沒有一個人能夠達成。就在今天下午,我已經死了,那個聲音說:我們在慶祝你的死亡,因為你的死是一個新生命的誕生。滿朱斯堙A你已經死了,但是你首度被生出來。有更多更多的花朵灑落下來,有人向佛陀報告說:某件事發生了,滿朱斯塈丹b那堙A而花朵一直在灑落。佛陀說:第一次,滿朱斯堣ㄕb那堙A所以那些花朵才會灑落;直到現在為止,滿朱斯埵釵b那堙A就在今天,他消失了,他已經達到了沒有自己的狀態,那就是為什麼花朵會灑落的原因。

  這些花朵只是象徵性的,它們代表恩典。這個聲音是象徵性的,沒有人說任何話,並不是你所能夠看到的那些花朵在那媗x落,而是看不見的花朵。當你消失的時候,整個存在都會慶祝,整個存在都會覺得喜樂。當你在那堙A你就好像一個傷口,整個存在都跟著你受苦。我只嘗試一件事。我沒有做任何事使你充滿喜樂,那是無法被做的,只有一件事可以做,那就是幫助你消失、幫助你不存在。即使只有一個片刻你不存在,花朵也會開始灑落。當滿朱斯堣ㄕb,花朵一直都在灑落。

  我什麼事都沒做,我從來沒有對你做任何事,是你在做些什麼,當你也停止,成長就發生了。當你也放棄你的做,突然間,自我就消失了,你就不生病了,你就變得很完整、很健康,每當你變得很完整(whole),你就變得很神聖(holy)。這兩個字都來自同樣的字根。神聖(holy)這個字的意義幾乎就跟變成整體(becoming whole)的意義一樣。每當你是整體的,你就是神聖的。對於自我,你無法成為整體的,因為自我是由分裂所組成的。自我產生分裂,你分裂你自己。當自我消失,分裂就消失了,所以整個努力就是如何使你變得不努力。整個做就是如何將你帶到一個做停止的點,帶到一個不再做的點。恩典一直都在流,事情本來就是如此。就在現在,它就在那堙A在你的周圍流動著,但是你沒有給他一扇門。你所有的窗戶都關起來,你所有的門都關起來,你關閉起來,關在你自己堶情A你不讓任何風吹動。我們在做的這些靜心只是幫助你放棄所有的做,據說有一次一個西藏的神秘家密勒日巴問他的師父那羅帕:跟隨著作,聽你講道,我已經放棄了每一樣東西,但事情還是沒有發生。那羅帕說:這個也要拋棄——認為說你已經拋棄每一樣東西這個想法也必須被拋棄,不要再說它了。因為這也是一種執著,認為我已經拋棄了一切這種想法也是一種執著,因為那個我還是存在,那個放棄本身已經轉變成做,那個做者是存在。

  有一次,一個偉大的國王來找佛陀,他一隻手拿著很多花,另外一隻手拿著一顆非常稀有、非常有價值的鑽石,他帶來兩者,因為他想:或許佛陀不喜歡鑽石,那麼我可以給他這些花,將這些花放在他的腳下。他來,兩手滿滿的,一隻手拿著一顆很大的鑽石,另外一隻手拿著花。首先他試著將鑽石放在佛陀的腳下,佛陀說:丟棄它!他想:他拒絕了鑽石。所以他就將鑽石丟在地上,然後他試著要把花放在佛陀的腳下,佛陀說:丟棄它!所以他將那些花也丟棄。然後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可以作為禮物送給他,所以他雙手作揖,試圖向佛陀行頂禮,佛陀說:丟棄它!他覺得很困惑,要怎麼辦呢?要怎麼丟棄這個頭?佛陀開始笑,他說:那些東西是沒有用的。你可以丟棄鑽石,那並沒有太大的意義,你可以丟棄花朵,那並沒有太大的意義,除非你丟棄你自己。那兩個丟棄,那兩個命令只是要使你準備好,好讓你能夠學習丟棄。現在,輪到那最終的——放棄你自己!在一個佛面前不可能是任何其他東西,你能夠給什麼樣的禮物呢?花和鑽石是沒有意義的,除非你給出你自己,除非你變成貢品。我沒有在做些什麼,但是你仍然在做些什麼,那就是為什麼有一個難題。每當你們之中有一個人放棄了做而變成就像我一樣,什麼事都不做,突然間就會有發生,突然間花朵就會開始灑落。當滿朱斯堮囓╮K…花朵一直都在那棵樹那媗x落,只是滿朱斯媯L法看到它們,當他消失,他就能夠看到。

問題:

  我們可以練習正確的行為,以及按照責任而來的行為,但是這樣的話,我們將會戴著假面具。如你所說,現在我們堶探N好像一個瘋人院,所以,我們應該按照我們所感覺的來行動,或者按照我們所應該的來行動?

  第一件要瞭解的事是:你必須對你自己很真實——很真誠、很誠實,但那並不意味著你必須透過你的誠實和真誠來傷害別人,那並不意味著你必須去打擾別人,那並不意味著你必須去打擾遊戲規則。所有的關係都只不過是遊戲規則,在很多情況下,你必須演戲,你必須戴面具,你必須表現出虛假的臉。唯一要記住的事是:不要變成那個假面具。如果它很好,那麼你就使用它,保持那個規則,不要變成假面具,不要與之認同。演它,但是不要與之認同。

  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尤其西方的新生代,他們已經聽太多了,他們已經被這個概念所吸引:要真誠、要誠實。這是很好的,但是你不知道頭腦有多狡猾,頭腦是多麼地具有破壞性。你的頭腦可能會找藉口,你可能會說一個真理,不是因為你非常喜愛真理,而只是為了要傷害別人。你可以使用它作為一種武器,如果你使用它作為一種武器,它就不是真理,它比謊言更糟糕。有時候你可以透過謊言來幫助一個人,有時候透過謊言,關係會變得比較容易,那麼你就使用它,但是不要與之認同。我所說的是:成為一個好的選手,學習那些遊戲規則,但是不要對任何事太過於執著。

  有一次,我從大學回來,我父親和我母親在擔心,他們在擔心我,擔心我要做什麼。他們在擔心我的婚姻,所以我父親就透過他的朋友傳話給我,問看看我要不要結婚,我告訴他的朋友:這是我跟我父親之間的事,你不要介入,請你轉告我父親說他可以直接來問我,我父親在害怕,因為我從來不對他說不,所以他害怕,他之所以害怕是因為我不說不,即使我不想結婚,我也會說是,那就是他頭腦堶悸熒迡o。即使我不想進入家庭生活,我也不會說不,我也會說是,而那個是一定是假的,所以,要怎麼辦呢?他不能夠問我,他至今都還沒有問,因為他知道得很清楚,我一定不會破壞任何規則,我一定會說是,然後他嘗試透過我的母親。有一天晚上,她來問我,她來到我的床邊,坐在那埵o問我對於婚姻的看法。我說:我還沒有結婚,所以我沒有經驗,你知道得比較清楚,你有經驗,所以你告訴我。用十五天的時間,你仔細想一想,沉思它,如果你覺得你有透過婚姻而達成某些東西,那麼你就命令我,我會遵照你的命令。不要問我的意見,我沒有意見,因為我沒有經驗,而你有經驗。如果再給你一次機會,你會結婚嗎?

  她說:你試圖要來混亂我。

  我說:你慢慢來,不必著急,我會等兩個星期,然後你再命令我,我就會遵循,因為我不知道。

  所以,有兩個星期的時間,她都很擔心,她無法入眠,因為她知道如果她叫我結婚,我一定會遵循,然後她就要負責任,而不是我要負責任,所以在兩個星期之後她說:我什麼都不想說,因為如果我回顧我自己的經驗,那麼我一定不想要你進入那種生活,所以我不能夠說什麼。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保持未婚。我並沒有真正準備要結婚,我一點都沒有那個意圖,但是我能夠演戲,這並沒有什麼不對,因為每一種經驗都能夠幫助你成長,不結婚能夠對你有所幫助,結婚也能夠對你有所幫助,它們並沒有太大的差別,每一件事都以它自己的方式幫助你成長。

  有一件要記住的事是:生命非常複雜。你並不是單獨在此,有很多別人跟你關聯。要對你自己很真誠,永遠不要對自己虛假,要很清楚地知道你要什麼,對你自己而言要保持如此,但是還有別人,不要不必要地傷害到他們。如果你需要戴假面具,那麼你就戴假面具,而且享受戴假面具,但是要記住,它們並不是你原來的臉,你必須在任何片刻都能脫掉它們,你要保持是那些假面具的主人,不要變成奴隸,否則,透過你的真誠,你可能會成為暴力的,你可能會不必要地成為暴力的。

  我看過有一些人非常殘酷、暴烈、具有侵犯性、具有虐待狂的傾向,但他們非常真誠、非常真實。他們使用他們的真誠就是為了他們的虐待傾向,他們想要使別人受苦,他們的詭計很高明,使你逃不掉。他們很真實,所以你不能夠說:你很壞。他們是好人,他們從來不壞,所以沒有人能夠告訴他們說:你很壞。他們一直都很好,他們透過他們的好來做壞事。不要這樣做,不要把人生看得太嚴肅,戴假面具也沒什麼錯,就好像舞臺上的戲劇,他們使用各種不同的臉來娛樂,觀眾也在娛樂,為什麼不在真實的生活當中也用這樣的方式來娛樂?人生也是一齣戲,但我不是要叫你不誠實,你對你自己要真誠,不要與之認同,但生命是浩瀚的,有很多人在你的周遭,他們以很多看不見的網線互相牽連。不要傷害任何人。

  我要告訴你一則逸事。佛陀成道的時候,回到他以前住的城鎮,他已經離開那埵酗Q二年了。有一天晚上他逃離他的家,他甚至沒有告訴他太太說他要離開,他去到她的房間,她跟佛陀唯一的孩子在睡覺,那個孩子生下來只有幾天的時間。佛陀想要去摸那個小孩,去感覺、去愛、去擁抱,但是他想:如果太太被吵醒,她或許會開始又哭又泣,而可能會把事情弄得一團糟,屋內所有的人都會跑來看,然後就很難離開。所以他就斷然從門邊逃走,他向堶惇搕F一下,然後像懦夫一般地逃走,之後有十二年的時間,他一直都沒有回來。

  十二年之後,在他成道之後,他回來了。他最大的弟子是阿南達,阿南達是他的表兄,在他接受佛陀點化之前,他要求佛陀給他一些承諾。他當了門徒,他接受佛陀的點化,但是他比佛陀年長,所以他說:在我接受點化之前,當我還是你的長兄,你給我一些承諾,因為一旦我接受了點化,你將成為師父,而我將成為門徒,那麼我就不能夠再要求什麼。就目前而言,我甚至還能夠命令你。

  這就是遊戲規則。所以佛陀說:好。他已經成道,而這個未成道的人說:我是你的長兄。所以佛陀說:好,你想要什麼?他說:三個承諾:第一,我要一直跟著你,你不能夠把我送到別的地方,不管你去到哪裡,我都將成為你的影子,第二,即使晚上你在房間睡覺的時候,我也要能夠進進出出。對我而言,不能有什麼規則,第三,即使在午夜,當你在睡覺的時候,如果我帶一個人來,帶一個求道者來,你也必須回答他的問題。佛陀說:好,你是我的長兄,所以我答應。然後阿南達就接受點化而成為佛陀的門徒,佛陀終其一生都遵循這三件事。

  當他回到家,他告訴阿南達:給我一個例外,阿南達,我太太雅秀哈位已經等了十二年,她一定非常生氣,她是一個非常驕傲的女人,十二年是一段很長的時間,對她來講我不是一個好的先生,我就像一個懦夫逃離了她,我甚至沒有告訴她。我知道如果我有告訴她,她一定會接受,因為她非常愛我,但是我無法湊足勇氣。現在已經過了十二年,如果我會見我太太的時候你跟著我,她一定會覺得更生氣,她一定會認為這是一個詭計,她一定會認為我故意把你帶來,使她不能夠表達她的想法、表達她那壓抑的憤怒,以及這十二年以來的很多事情,她的舉止將會像一個淑女,因為她來自一個非常好的家庭,她來自皇室,她甚至不會哭、不會流淚,她會保持那個遊戲規則,所以,阿南達,請你給我一個例外,我不會再要求其他例外,請你在外面等。阿南達說:師父,我認為你已經成道了,你已經不再是一個先生,她也不再是一個太太,所以為什麼要玩這個遊戲?佛陀說:我成道了,但是她沒有成道,我已經不再是一個先生,但她仍然是一個太太,我不想傷害她,讓她再繼續保有她的想法一下子,然後我將說服她,我將說服她作一個大的轉變而成為門徒,但是你要給我一個機會。我已經成道了,但是她還沒有成道。

  所以佛陀就進宮去了,當然,雅秀哈位一看到他就瘋開來了,她開始說一些事,她很生氣,而且又哭又泣,眼淚直流,佛陀靜靜地站在那堙A帶著很深的慈悲,耐心地聽每一件事。當她發洩出所有的憤怒之後,她注視著佛陀,當她已經不再流淚,她注視著佛陀,然後她瞭解到這個人已經不再是一個先生,她是在跟她記憶中的鬼講話,那個曾經離開她的人已經不復存在,眼前這一位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人。

  她投降了,她告訴佛陀:你為什麼要來,你已經不再是一個先生。佛陀再度重複:我或許不是一個先生,但你仍然是一個太太,我是要來幫助你的,好讓你也能夠超越這個痛苦、這個關係、這個世界。

  有其他人存在,你要顧慮到他們,不要試圖透過所謂的好事而變成暴力的,所以當經文堶掩‘蕭T的行為,它意味著跟別人的正確關係。你不需要成為虛假的。當你可以很真實而不傷害到任何人,那麼你就要很真實,但是如果你覺得你的真實會傷害到很多人,而那是不必要的、是可以避免的,那麼你就避免它,因為它不僅會傷害到別人,它也將會創造出一些因,而那些因將會以果的形式回到你身上,它們將會變成你的業,那麼你就會被糾纏在堶情A你越是被糾纏在堶情A你就越必須以錯誤的方式來舉止。只要停下來,看那個情況,如果你能夠很真實而不傷害到任何人,那麼你就要很真實。對我而言,愛比真實更偉大,要成為具有愛心的,如果你覺得你的真實將會傷害到別人,將會是暴力的,那麼最好撒謊而不要真實。等待那個你可以成為真實的正當時刻,同時也幫助別人達到一種你的真實不會傷害到他的片刻。不必匆匆忙忙。人生是一齣大戲,不要太嚴肅,因為嚴肅也是一種頭腦的病,嚴肅是自我的一部份。要成為遊戲的,不要太嚴肅,所以有時候你必須使用面具,因為有一些小孩在你的周遭,他們喜歡面具,他們喜歡虛假的臉,他們喜歡享受那些東西,幫助他們成長,好讓他們能夠面對真實的臉,能夠跟真實的臉碰面,但是在他們能夠跟真實的臉碰面之前,不要創造出任何麻煩。正確的行為就是考慮到別人。

  注意看,這是一個很大的差別,我所說的,你或許會誤解。當你說謊的時候,你是為你自己在說謊,而我所說的是:如果有需要,如果你覺得需要說謊,那麼你只能夠在考慮到別人的情況下說謊,永遠不要為你自己說謊。對你自己不要使用任何面具,但是如果你覺得它將會幫助別人,它將會對別人有好處,那麼你就使用面具,但是在你的內在要保持警覺說這只是一個你在導演的遊戲,這不是真實的。

  有時候你或許需要對你的小孩、你的兒子或你的女兒生氣。有一些情況,憤怒能夠有所幫助,如果你很冷淡地對你的小孩說些什麼,那是不具愛心的。如果你告訴你的小孩:不要做這個。而你是以一種冷淡的口吻來說的,那麼它是不具愛心的,它將不會有所幫助。當你很生氣地對你的小孩說:不要做這個!它會進入小孩的內心,他會感覺到你是因為愛他,所以才生氣。

  一個從來沒有對他兒子生過氣的父親就是從來沒有愛過。生氣意味著你關心他,你甚至關心到會生氣的程度。你愛他,你為他感覺,有時候甚至當你不覺得生氣,但是你看到那個需要,所以你表現出生氣。你展露出生氣的臉,但是你仍然保持是主人。如果你仍然保持是主人,那麼那個臉是很美的,你可以使用它們,但是不要變成那個臉,如果你變成那個臉,你就變成了奴隸。整個重點就是不要與之認同,保持超然,保持跟它有一段距離,在任何時間你都能夠戴上那個臉,或脫掉那個臉,那個臉只是一個設計。它將會很困難、很複雜,要不真實很容易,要真實也很容易,最困難的就是成為你自己的主人:如果你想要不真實,你就能夠不真實,如果你想要真實,你就能夠真實。

  葛吉夫的門徒寫了很多關於他的書,每一位門徒都以不同的方式來描述他,這是非常奧秘的,它從來沒有以那種方式發生在其他人身上。有時候一個人去看葛吉夫,離開之後,換他的朋友去看他,回來之後,他們兩個人會自相討論,而他們會以不同的方式來描述葛吉夫。葛吉夫是一個變臉的大師,據說他的能力好到一個坐在他右邊的人會感覺到一個樣子,而一個坐在他左邊的人又會感覺到另外一個樣子。他左邊的眼睛或許會很具有愛心,左半部的臉發出愛,而另外一邊的臉卻在生氣。這兩個人會在外面互相討論,其中一個會說:他很具有愛心。而另外一個會說:你看錯了,因為他表現出很生氣的樣子。這是可能的,這種情況是很美的。據說沒有人能夠描述葛吉夫真正的臉,因為他從來沒有表現出他真正的臉給任何人,他總是在演戲,但是就某一方面而言,他是在幫助別人,他以很多方式來幫助別人,他會顯示給你你所需要的臉,他會顯示出顧慮到你的臉,他不會顯示出你所不需要的臉。對我而言,或是對優婆尼沙經而言也是一樣,正確的行為就是意味著跟別人在一起時的正確行為規則。你不會永遠在此,你無法改變整個世界,你無法改變每一個人,最多你只能夠改變你自己,所以最好在內在改變你自己,不要一直跟每一個人抗爭,要避免抗爭,因此,扮演各種不同的臉是能夠有所幫助的。要避免不必要的爭鬥,因為那會激發能量。保存你的能量,用在內在的工作,那個工作非常有意義,它需要你能夠給出的所有能量,所以,不要將它浪費在不必要的事情上面。

  對於外在的世界,你要保持是一個演員,不要認為你是在欺騙任何人,如果他們喜歡欺騙,那是他們所需要的,那是應該給他們的。如果小孩子喜歡玩玩具,你就給他們玩具,你並沒有在欺騙他們,不要給他們真槍,要讓他們玩玩具槍,因為他們喜歡玩具,不要認為玩具槍是假的,不要想說:我必須很真實,我必須給小孩子真正的槍,如果他需要槍,那麼我必須給他真槍,我怎麼能夠給他玩具槍呢?這是一種欺騙。小孩子需要玩具,這並不是欺騙,他不需要真槍,所以只要注意看別人,看他需要什麼,給他那些他所需要的,不要按照你自己的考慮來給他東西,要為他考慮來給他東西。注意他、研究他、觀察他,以一種能夠幫助他而不會引起你太多麻煩的方式來行動,這就是所謂正確的行為。

問題:

  雖然我們能夠覺知到憤怒而能夠縮回來,不傷害到別人,但是內在的憤怒似乎仍然以一種潛伏的狀態存在著,有時候它會被外在發生的事情所惹起。似乎不可能完全丟棄它,因為它已經由於早年錯誤的訓練,以及一生當中在世界上的奮鬥而變得根深蒂固。憤怒的完全消失是不是跟成道同時發生呢?一個成道的人還會生任何氣嗎?

  第一件事,如果你覺得生氣,而你認為它有需要被壓抑,那麼你就暫時壓抑它,因為對別人生氣,然後創造出一連串的不良影響是沒有用的。這樣做的話,受你影響的人也會生氣,然後更多的氣就會被創造出來,這種事甚至能夠持續好幾世,每一件事都會有一種因果關係的持續,它會變成一串一直延續下去的鎖鏈。

  如果你覺得生氣,而你瞭解到它將會對你和對別人有所傷害,那麼你就微笑,表現出一個虛假的臉,然後進入你的房間,關起門來,打你的枕頭,將那個人的名字寫在枕頭上,做任何你想要對他做的事。

  不要壓抑它,因為壓抑是非常危險的。憤怒是毒素,身體準備要抗爭,血液堨R滿毒素,你必須將它付諸行動,如果你不發洩,那麼你將會為它受苦,它或許會變成身體的疾病,它或許會損壞你的身體,它或許會毒化你的人際關係,因為那個憤怒已經存在,而你又不敢生氣。你老闆侮辱你,你不能夠還嘴,所以當你回家,你就找藉口對你太太生氣,你認為她做錯了什麼事,但那只是一種合理化的解釋,其實你只是想要找一個比你弱的人,找一個你可以成為他主人的人。你會將你的憤怒發洩在太太身上,而她將會等小孩放學回家。壓抑的憤怒會找較弱的人來發洩,她會等小孩回家,然後挑他的毛病,你總是能夠挑一些毛病,那是不成問題的。她可以說:你的衣服為什麼那麼髒?它們一直都很髒,每天從學校回來,他的衣服都很髒,他是一個小孩,不是一個老年人,他不會照顧衣服,他會玩泥土,那比那些衣服更有價值,然而母親會打小孩,而小孩將會怎麼做呢?他將會去打他的狗,或是將他的書丟在街上,或是做一些他所能夠做的事,憤怒就以這樣的方式一直傳動下去,它會創造出永無止境的微波,一個簡單的現象就變成多層面的,這是不必要的。

  所以我要告訴你,不需要對那個使你生氣的人生氣,沒有這個必要,但也不需要壓抑它,將它表現在空中。在你家塈鉹@個房間,你靜心的房間,當你的憤怒來臨時,不管它會發生什麼,你就進入那個房間去做它,你將能夠非常享受地做它,這是你想像不到的,這整個練習非常美。剛開始的時候,它將會看起來很荒謬,但是不久你就能夠進入它,你就能夠享受它。枕頭不會回答,枕頭也不會產生任何連鎖反應,相反地,枕頭將會感到非常高興你跟它發生連結關係。永遠不要壓抑,但是也永遠不要創造出連鎖反應,這就是規則。記住:不要壓抑,也不要創造出任何連鎖反應。

  一旦你學會了那個藝術,你就能夠免於所有這些來到你身上的瘋狂,而不必在你的日常生活當中產生任何打擾。每天都需要發洩。生命是很複雜的,有很多進入頭腦的東西必須被丟出來,那就是為什麼我非常強調要做動態的靜心。你不知道你在這堸竣偵礡A當你進入它,你是在做各種事情,有人將憤怒丟出、有人將嫉妒丟出、有人將恨丟出、有人將悲傷丟出、有人尖叫,整個人生的痛苦都可以在動態的靜心當中被丟出。使它成為每天的要點,就好像你每天在洗澡,你每天也將你的頭腦清理一下,這是頭腦的洗澡。將每一樣東西都丟出,但是不要丟在任何人身上,因為那是一種暴力,將它丟入空中,天空是夠大的,你不必擔心枕頭會怎麼樣,你不必擔心天空會怎麼樣,不會有什麼事發生,所有你丟進它堶悸熙ㄦ|被吸收,而永遠不會再回到你身上,也不會創造出連鎖反應,那個行為就這樣終止,你不會透過它而創造出一個業,你要以這樣的方式來做,使得不會透過那些事情而創造出未來。任何發生在你身上的,你都必須讓它舒解,你都必須讓它發洩,但是不要將它發洩在別人身上。如果你能夠記住這一點,不久你將會瞭解,當它能夠被發洩在枕頭上,而你都將它發洩在別人身上,那是非常愚蠢的。當你發洩在枕頭上,你也能夠感覺到同樣的放鬆,甚至更放鬆,因為每當你發洩在別人身上,結果你都會感到懊悔,你會覺得心情很不好,你會覺得你沒有把事情做好,然後你就會覺得如果你沒有這樣做一定會更好,但是事情已經無法挽回,你無法挽回已經發生的事,任何你所做的事,它已經存在,你無法洗刷,已經不可能洗刷,因為你無法再退回到過去,它將會一直停留在那堙C

  那就是印度教所稱的業的理論,任何你所做的都將會保持,而且會對你的未來有所影響。發洩是需要的,每天都需要,除非你已經成道而不會累積過去。就目前而言,你會累積灰塵,每天都要清洗。每天晚上用一個小時的時間,將過去這一整天所發生的全部發洩掉。任何別人對你做的,以及你對別人的,或是你想要對別人做的,感情、憤怒、恨,有很多東西,每天睡覺之前,將它們全部丟棄。在西方,睡眠已經變成一個難題,在東方,它也正在變成一個難題,而那個難題只是:你不知道如何將當天發生的事情拋開。它一直跟著你,它一直在你的頭腦媊~續著,而你無法停止它,除非你將它丟掉,否則你無法停止它,任何受失眠之苦的人都應該在晚上嘗試做動態的靜心。就在上床之前,洗一個內在的澡,將每一樣東西都丟出去,然後再上床睡覺,你將會再度覺得好像一個小孩——很天真、沒有負擔。這樣做的話,你的睡眠將會變得完全不同,你睡眠的品質將會改變。不要壓抑,要表達,但是不要表達在別人身上。

問題:

  愛能夠被教嗎?學校能夠教愛嗎?一個沒有心的人能夠學習有心嗎?

  沒有一個人是沒有心的。你有一個心,但是是一個沒有產生作用的心,它存在,但是沒有產生作用,它以一個種子存在,它尚未成長。愛是不能夠被教的,但是能夠創造出一些情況使心能夠成長。當心成長,愛就成長了,那些情況是需要的。愛不能夠像數學一樣地被教,數學能夠直接被教,它是知識性的,但是愛不能夠以那樣的方式被教,它不只是資料,你必須成長、你必須改變,你可以創造出一些情況。在古時候東方的大學堙A比方說那蘭達和塔克希拉,他們創造出很多情況使愛變得可能。比方說,小孩子沒有在教室上課,他們都到樹下去上課,你有沒有感覺出任何差別?你可以先坐在水泥牆的屋子堙A然後走出去,閉起眼睛,坐在樹下,背部靠著樹木,感覺那個不同。面對著水泥牆,你只會感覺到死亡就在你的背後,每一樣東西都是死的,一個死的情況會使你變得死氣沉沉。在空曠的地方坐在一棵活生生的樹下,在那埵雀坏在歡舞,有花朵在開放,當微風吹過來,樹木就在跳舞。坐在樹下,你能夠感覺到生命的震動,你越是感覺到生命的震動,你的心就越會開始產生作用。跟小孩子遊玩,你就會覺得你變得越年輕,永遠保持年輕的秘密之一就是跟小孩子玩,因為跟小孩子玩你就會忘記你已經老了。

  有很多實驗。在牛津大學的實驗室堙A他們做了一項實驗,有一個女人已經八十歲,她的眼睛幾乎瞎了,差不多有百分之九十已經瞎了,她接受催眠,在催眠當中,催眠師建議她說她的年齡正在倒退,她漸漸變年輕,直到她再度變成一個小孩,接著催眠師再建議:現在你只有八歲。從八十歲變到八歲。然後催眠師說:現在打開你的眼睛。她打開眼睛,催眠師給她一本書,在這之前她根本不可能看書,但是在經過催眠之後,她居然能夠開始閱讀,她說:我的眼睛非常年輕、非常新鮮。只是那個說她現在是八歲而不是八十歲的概念,就能夠改變她眼睛的整個狀態。在英國,幾乎有八百個人的年齡超過一百歲。他們做了一項報告,訪問者跑去訪問很多這些人,問看看他們為什麼能夠那麼長壽,那些人提供了很多答案,但是我特別喜歡其中的一個,而它或許就是重點之所在,有一個一百二十歲的老人說:我仍然對年輕的女孩子有興趣。那或許就是重點,如果一個一百二十歲的人仍然對年輕的女孩子有興趣,他就能夠活得很久。在印度古代的經典堶惘頃g,每當一個國王變老了,宮中的智者就建議他在晚上睡覺的時候睡在兩個年輕女孩的中間。你或許已經一百二十歲,但是如果一個二十歲的女孩愛上你,你就無法保持一百二十歲,你的年紀會立刻倒退回去。跟小孩子玩,你就會變年輕,跟老人坐在一起,聽他們講話,你就會覺得你死氣沉沉,幾乎像死掉一樣。你的頭腦需要依靠很多東西,而某些情況是能夠有所幫助的。

  蕭伯納在老年的時候由倫敦搬到鄉下去住,那個時候他已經九十歲了,有人問他:你為什麼要搬到這個村子來住?你為什麼要選擇這個村子?他說:有一天我在這個村子的墓地散步,在那塈甯搢鴗@塊墓碑,墓碑上面寫著:這個人生於西元18OO年,死於19OO年。上面還寫說:這個人死得太早,只活了一百歲。所以蕭伯納說:這個村子很適合居住,因為這堛漱H認為在一百歲過世還太早,這是要活得久一點的一個很好的環境。他真的活了很久。

  愛是不能夠被教的,不能夠只是給你一本書去讀關於愛的事,但是能夠給你一個環境、一個更自然的環境、一個有樹木、動物和鳥類、一個能夠使你更加感覺到生命的環境,這樣的環境將能夠幫助你進入新的層面。在你的旁邊要有具有愛心的人,因為愛是會傳染的,當一個愛人靠近你,你或許本來很悲傷,但是當他來臨,他表現出很喜樂、很具有愛心的樣子,突然間你的悲傷就消失了,就好像烏雲被移開,而能夠看到陽光,這種事是你能夠感覺到的。坐在一個悲傷的人旁邊,在幾分鐘之內,你將會感覺到你堶惜]聚集了悲傷。我們並不是孤立的島嶼,我們都相關聯在一起,每一個人都會影響周遭其他的人。要教愛需要一個愛的環境。在我們的學校、專校和大學堥S有愛的環境,老師根本跟你沒有關聯。在印度,大學的副校長從來不被稱為副校長,而被稱為戶長,但那只是因為傳統的緣故。古代的那籣達大學有一萬個學生,而那個戶長,那個副校長,知道每一個學生的臉和名字,有一萬個學生,而他居然每一個學生都知道,當某一個人生病,或是當某一個人病癒,他就會跑去探望,他愛他的學生們,他知道他們的名字,他真的是名副其實的戶長,然而在目前印度的大學堙A雖然他們繼續稱呼副校長為戶長,但那只不過是一個傳統。我就讀一所大學,我問戶長說:你是哪一類型的戶長?你甚至連一個學生的名字都叫不出來,你跟他們沒有私人關係,你根本跟他們沒有關聯,你或許是一個管理者,但你不是一個戶長。老師必須是一個具有愛心的父親,唯有透過愛,愛才能夠被教導。如果你愛一個小孩,你就是在教給他愛。

  我正在讀一個人寫給我的信,那個寫信給我的女人屬於一個通神論的家庭,非常具有宗教性,她寫信告訴我說:每當我們家埵野籉饇暋D、任何悲傷、任何憤怒、任何衝突,我母親就會給我一本書,她會說:看一看這本書。神聖的愛的哲學,或是愛的藝術,但是沒有人曾經愛過我,他們總是給我書讀,所以我就讀那些書,但是我從來沒有感覺到愛是什麼。

  愛無法以那樣的方式被教導,必須創造出一個環境。老師、家庭和社會都必須具有愛心,唯有如此,小孩子才能夠學習如何去愛。有很多實驗被做出來,小孩子能夠不要有母親而被帶大,或是不要喝母親的奶而長大,這樣的話他也能夠成長,他也能夠很健康,但是他會變得沒有能力愛,如果母親沒有愛他,如果他不是用母親的乳房養大的,如果他沒有感覺到母親身體的溫暖,如果他沒有被愛撫過,他將不能夠愛任何人,他的敏感度將永遠無法成長。所以我知道,愛是不能夠被教的,但是我仍然說它必須被教,而我所說的教導愛意味著創造出一個環境,創造出一個愛能夠成長的環境,一個心能夠開始產生作用的環境。記住,你有一個心,但是是一個沒有產生作用的心,它就在那媯扔菢n發揮作用,當它開始產生作用,你將會成為一個完全不同的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