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皮書

人生中最大的喜樂

 

靜心是什麼?

  靜心是一種沒有頭腦(no-mind;無心)的狀態,靜心是一種沒有內容物的純粹意識狀態,平常你的意識過份充滿雜物,就好 像鏡子被灰塵所覆蓋。頭腦是一個經常性的交通——思想在活動、欲望在活動、記憶在活動、野心在活動——它是一個經常性的交通!不論白天或夜晚,甚至當你在睡覺的時候,頭腦都在運作,它在作夢,它仍然在思考,它仍然處於煩惱和焦慮之中,它在為明夭準備,一個暗中的準備正在進行著。

  這就是沒有靜心的狀態,它的相反就是靜心。當頭腦堶惆S有交通、當思想停止、當沒有思想在活動、沒有欲望在蠢動、你完全寧靜,那個寧靜就是靜心。在那個寧靜當中,真理就被知道了,它從來不會在其他狀態下被知道。靜心是一種沒有頭腦的狀態。

  你無法透過頭腦而找到靜心,因為頭腦會延續它自己,你只能夠籍著將頭腦擺在一旁而找到靜心——籍著冷淡、漠不關心、不跟頭腦認同,籍著觀照頭腦的經過,但是不與之認同,不去想說我就是它。

  靜心就是覺知到說:我不是頭腦。當那個覺知在你堶捷i入得更深更深,慢慢地,就會有幾個片刻來到——寧靜的片刻、純粹空間的片刻、透明的片刻。當沒有什麼東西在你堶採灠吽A當每一樣東西都靜止,在那些靜止的片刻當中,你將會知道你是誰,你將會知道這個存在的奧秘。

  有這麼樣的一天會來到,有極大祝福的一天會來到,到時候靜心就變成你自然的狀態。

  頭腦是不自然的東西,它從來不會變成你自然的狀態,但靜心是一種自然的狀態,是一種我們已經喪失的狀態,它是一個失去的樂園,那個樂園可以被重新獲得。洞察小孩子的眼睛,注意看,你將會看到非常的寧靜和天真,每一個小孩出生時都帶著一種靜心的狀態,但是他必須被帶進社會,他必須被教導如何思考、如何計算、如何推理、如何辯論,他必須被教以文字、語言、和觀念,然後漸漸地,他就喪失了跟他自己天真的接觸,他變成受到了社會的污染,他變成一個有效率的運作機構,而不再是一個「人」。

  一切的需要就是再度重新獲得那個空間。你以前就曾經知道它,所以當你首度知道靜心,你將會感到驚訝,因為有一個很大的感覺會在你堶惜仱_,好 像你以前曾經知道過它,而那個感覺是真的,你以前曾經知道它,但是你忘記了。鑽石喪失在垃圾堆堙A但是如果你能夠將那些垃圾移開,你將會再度找到鑽石,它本來就是你的。

  它不可能真的失去,它只能夠被遺忘。我們一生下來就是一個靜心者,然後我們學習頭腦的方式,但是我們真正的本性仍然保持隱藏在深處的某個地方,就好 像一個暗流,任何一,只要再挖深一些,你將會發現那個泉源依然在流動,那個新鮮的水源仍然在流動,而生命堶掖怳j的快樂就是去找到它。

  第一件事就是去知道靜心是什麼,然後其他每一樣東西都會隨之而來。我不能夠對你說你應該做靜心,我只能夠將「它是什麼」解釋給你聽,如果你瞭解我,你將會處於靜心之中。對它沒有所謂的「應該」;如果你不瞭解我,你將不會處於靜心之中。

 

靜心不是集中精神

  靜心不是集中精神。在集中精神的時候有一個「自己」在專注,也有一個「客體」在被專注,有一個二分性,而在靜心當中,沒有一個人在堶情A也沒有什麼東西在外面,它不是集中精神,內和外之間沒有分隔,「內」繼續流進「外」,而「外」繼續流進「內」,那個劃分、那個疆界、那個界線不復存在,內就是外,外就是內,它是一個非二分的意識。

  集中精神是一個二分的意識,因此集中精神會使人疲倦,當你集中精神的時候,你會覺得精疲力竭,你無法一天二十四小時都集中精神,你必須休假或休息。集中精神永遠無法變成你的本性。靜心不會使你疲倦,靜心不會使你精疲力竭,靜心能夠變成一件二十四小時的事情,整天、整年都可以靜心,它能夠變成永恆,它就是「放鬆」本身。

  集中精神是一項行動,是一項有意志的行動,而靜心是一種沒有意志的狀態,是一種不活動的狀態,它是放鬆。一個人只要落在他自己的本性,而那個本性跟萬事萬物的本性是一樣的。當集中精神的時侯,頭腦由一個目的來運作:你在做某事。集中精神來自過去,然而靜心並沒有目的在它背後,你並沒有特別在做任何事,你只是存在,它沒有過去,它不被過去所污染,它沒有未來,它非常純淨,它免一切的未來,它就是老子所說的「為無為」——透過不行動來行動,它就是禪師們所說的:靜靜地坐著,什麼事都不做,當春天來臨,草木就自己生長。記住,是它「自己」生長,你並沒有對它做什麼,你並沒有揠苗助長,當春天來臨,草木就自己生長。那個狀態——當你讓生活走它自己的路線,當你不想去引導它,當你不想對它作任何控制,當你不去操縱,當你不強加任何規範在它上面——那個純粹的、沒有規範的自發性狀態就是靜心。

  靜心是處於現在,純粹的現在;靜心是立即。你不能夠去靜心,你只能夠處於靜心之中;你不能夠處於「集中精神」之中,但是你能夠去集中精神。集中精神是人性的,而靜心是神性的。

 

選擇一種靜心

  從最開始的時候就找出某種吸引你的東西。

  靜心不應該是一種強迫的努力,如果它是被強迫的,它從一開始就註定要失敗,強迫的事情永遠無法使你自然,不需要創造出不必要的衝突,這一點必須被瞭解,因為如果你給頭腦一些吸引它的客體,它就有靜心的自然能力。

  如果你是身體指向的,那麼就有一些透過身體的途徑可以達到神,因為身體也是屬於神的,如果你覺得你是指向「心」的,那麼你就可以使用祈禱,如果你覺得你是智性指向的,那麼你就可以使用靜心。

  但是就某方面而言,我的靜心是不一樣的,我試著去設計能夠被所有三種類型的人所使用的各種方法。有很多「身體」在那些靜心方法堶掖Q使用,同時也有很多「心」和「智力」被使用,所有這三者都加在一起,它們以一種不同的方式在不同類型的人身上運作。

  身體、心、頭腦——我所有的靜心都是以同一個方式在進行,它們從身體開始,經過心,到達頭腦,然後超越頭腦。

  永遠都要記住:任何你喜歡享受的才能夠深入你堶情A唯有那個能夠深入你堶情F喜歡去享受它就是意味著它適合你,它的韻律適合你,在你和那個方法之間有一個微妙的和諧,一旦你享受某個方法,不要變得太貪婪,盡可能進入那個方法。你可以每天做一次,或者,如果可能的話,一天做兩次也可以。你做得越多,你就越會享受它。當你不再喜歡它的時候才將那個方法拋棄,那麼它的任務就結束了,你就再去找另外的方法。沒有一個方法能夠引導你到最終點,在旅途的當中,你將必須換火車換很多次,某一特定的方法會帶領你到某一個狀能?,超出那個狀態,它就沒有用了,它就算耗盡了。

  所以,有兩件事必須記住:當你享受一個方法,盡可能深入它,但是永遠不要沉迷於它,因為有一天你將必須拋棄它。如果你變得過份沉迷於它,那麼它就好 像一種藥物,你就無法離開它,那麼,你就不能夠再享受它,它已經不能夠再給你任何東西,它已經變成一個習慣,那麼一個人可以繼續做它,但他是在繞圈子,它無法超越現況。

  所以,讓「喜樂」成為準則,如果喜樂存在,那麼你就一直繼續,直到沒有喜樂為止,喜樂必須完全被擠幹,不應該留下任何汁液……連一滴都不能留下,然後你要能夠拋棄它,而再去選擇其他能夠帶給你喜樂的方法。一個人必須改變很多次,它因人而異,但是很少說一個方法就能夠走完全程的。

  不需要去做很多靜心,因為這樣做你可能會產生混亂或矛盾,然後就會有痛苦。

  選擇兩種靜心方法,持之以恆,事實上,我寧可喜歡你只選擇一種,那是最好的,重複一種適合你的方法重複很多次,這樣做比較好,那麼它就能夠越來越深入。然而,你嘗試很多樣,一天換一樣,而且你還發明你自己的方法,所以你會創造出很多混亂。在譚崔(Tantra)的書堶惘酗@百一十二種靜心技巧,如果你一一要去嘗試,你會發瘋,你已經發瘋了!

  靜心並不是在開玩笑,它們有時候是危險的,你是在跟一個非常微妙的頭腦機構玩。有時候一件你在做,但是你沒有覺知到的很小的事情會變得很危險,所以永遠不要去發明你自己的方法,不要試著去做你自己的亂七八糟靜心,選擇兩種,試做幾個星期。

 

創造出一個靜心的空間

  如果你能夠安排一個特別的地方——一個小廟,或是家中的一個角落,在那塈A可以每天靜心——那麼就不要再將那個角落用在其他任何目的,因為每一個目的都有它本身的震動,只要將那個角落作為靜心之用,不要作為其他用途,然後那個角落就變成被充了電,它將會每天都等著你,那個角落將會對你有所幫助,那個「氣」將會創造出一個特別的震動、一個特別的氣氛,在那堶惕A能夠更容易進入更深、更深,那就是為什麼人們建造廟宇、教堂、或回教寺院,只是為了要有一個地方單獨用來作祈禱和靜心。

  如果你能夠選擇一個固定的時間來靜心,那也是非常有幫助的,因為你的身體、你的頭腦是一個運作機構,如果你每天在固定的時候午餐,時間一到,你的身體就會渴望食物,有時候你甚至可以耍點詭計,如果你平常一點鐘吃午餐,而如果時鐘指示著一點鐘,你就會覺得餓,即使那個鐘被撥快,而事實上只是十二點。你看著時鐘,它指著一點鐘,突然間你的內在就會覺得餓。

  你的身體是一個運作機構,你的頭腦也是一個運作機構。每天都在同樣的時間和同樣的地方靜心,你將會在你的身體和你的頭腦堶掖迣y出對靜心的渴望,每天在那個特定的時間,你的身體和你的頭腦將會要求你進入靜心,那將會有所幫助。在你堶惘酗@個空間會被創造出來,它將會變成一個饑渴、一個渴望。

  在剛開始的時候,那樣做是很好的,除非你來到一個靜心已經變成很自然,而你在任何時間和任何地方都可以靜心的點,否則在這之前,你都可以使用這些身體和頭腦的機械資源來作為幫助。

  它給你一個氣氛:你關掉燈光、在房間媬U燒某種香、你穿著某種衣服、有某種高度、某種柔軟度、某種特殊的小地毯、某種特定的姿勢,這些都會有所幫助,但是這些並不會引起它,如果其他某人模仿它,它或許會變成一個障礙,一個人必須去找出他自己的儀式,儀式只是幫助你變成放鬆地等待,當你放鬆地等待,事情就會發生,就好 像睡覺一樣,是神降臨到你身上,就好像愛一樣,是神降臨到你身上,你不能夠用意志去得到它,你不能夠強追它。

  當我說靜心,我知道沒有人透過靜心而達成,但是透過靜心,你會達到一個「沒有靜心」成為可能的點。

放鬆而自然

  一個人的心神可能會執著於靜心,那個心神的執著就是問題之所在。你以前心神執著於金錢,而現在你的心神執著於靜心。問題不在於金錢,問題在於你心神的執著;以前你的心神執著於市場,現在你的心神執著於神,問題不在於市場,而是在於心神的執著。一個人應該放鬆而自然,心神不執著於任何東西,既不執著於頭腦,也不執著於靜心,唯有如此——不被佔據、心神不執著,當你只是在流動——那個最終的才會發生在你身上。

  靜心是一支打開存在奧秘之門的鑰匙。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