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皮書

黎明——笑、活動、和發洩

 

笑的靜心

  每天早上醒來的時候,在張開眼睛之前,像貓一樣地伸懶腰,伸展你身體的每一根肌肉纖維,三、四分鐘之後,眼睛仍然閉著,開始笑,用五分鐘的時間,只要笑。剛開始的時候是你在做它,但是很快地,你所發出的聲音將會引發真正的笑。放開你自己,融入笑堶情A或許需要花上幾天的時間,它才會真正發生,因為我們還不習慣於那種現象,但是不久之後它就會變成自發性的,它將能夠改變你一天的品質。

  對於那些放聲大笑有困難的人,或是那些覺得他們的笑很虛假的人,奧修建議這個簡單的技巧。

  在清晨的時侯,在你吃任何東西之前,喝下幾乎一桶的溫水——攙一點鹽。繼續喝,喝得很快,否則你將不能夠喝很多,然後彎下身子嗽喉,讓水流回來,將水吐出來,它將會清除你的通道,其他什麼都不需要。有一個障礙物在通道上,所以每當你想要笑,那個障礙物就會阻止你去笑。

  在瑜伽堶情A這是一定要遵循的程式,他們稱之為「必要的淨化」,它具有很大的淨化作用,它給予一個非常乾淨的通道——所有的障礙物都溶解了,你將會很喜歡這樣做,你將會整天都感覺到那個乾淨,你的笑聲和眼淚,甚至你的談話都將會來自非常深的中心。

  做十天,你將能夠很會笑,笑得很盡致!

  所有的靜心都是使你醉、使你醉在神性堶悸澈傮L妙的方法。

  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笑,因為它決定了整天的氣氛,如果你一醒來就笑,你將會很快地感覺到人生是多麼荒謬,沒有什麼東西是嚴肅的,甚至你的失望也是可笑的,甚至你的痛苦也是可笑的,甚至「你」也是可笑的。

金色光線的靜心

  這是一個改變你的能量,而將它向上引導的簡單方法,這個過程一天至少要做兩次。最好的時間是在清晨,在你剛起床的時侯,當你感覺到醒來的時候就立刻在床上做二十分鐘,因為當你剛睡醒的時候,你非常非常纖弱,非常非常具有接受性,當你剛睡醒的時候,你非常新鮮,那個衝擊將會進入很深。當你剛睡醒的時候,你比任何時候都更少停留在頭腦堙A因此有一些空隙存在,透過那些空隙,那個方法能夠穿透到你最內在的核心。在清晨的時候,當你正在醒過來,當整個大地都在醒過來,整個世界都充滿了蘇醒過來的能量潮,使用那個能量潮,不要錯過那個良機。

  所有古代的宗教都習慣在清晨日出的時候祈禱,因為太陽的升起就是整個存在(existence)所有能量的升起。在那個片刻,你可以乘著那個上升能量的波浪,那將會比較容易,到了傍晚,它將會比較困難,能量將會退回去,那麼你就會跟那個能量潮抗爭。在早上的時候,你是順著那個潮流。

  你只要躺下來,就好像你躺在床上一樣,面朝上,閉起雙眼,當你吸氣的時候,想像(視覺化)有很強的光透過你的頭進入你的身體,好像太陽就在靠近你頭部的地方升起,你是中空的,讓那個金色的光倒進你的頭部,繼續走,繼續深入你堶情A然後從你的腳趾頭出來。當你吸氣的時候,用這樣的想像(視覺化)來做,那個金色的光將能夠有所幫助,它將會清淨你的整個身體,而且會使它完全充滿創造力,這是陽性的能量。

  當你呼氣的時候,想像另外一樣東西:黑暗透過你的腳趾進入,一個很大的暗流透過你的腳趾進入,向上升,從頭部出來,要慢慢來,深呼吸,好讓你能夠視覺化,這是陰性的能量,它將會撫慰你,它將會使你具有接受性,它將會使你鎮定,它將會讓你休息。很慢地進行,就在剛睡醒的時候,你可以非常慢而且非常深地呼吸,因為身體處於休息狀態、處於放鬆狀態。

  第二個最佳的時間就是當你晚間上床睡覺的時候,躺在床上,放鬆幾分鐘,當你開始覺得你在睡和醒之間擺蕩的時候,就在那個當中,開始做這個方法,做二十分鐘。如果你在進入睡覺的時候做,那是最好的,因為那個衝擊將會停留在潛意識媊~續運作。

  如果你做這個簡單的方法做三個月,你將會感到驚訝,蛻變已經開始發生了。當你感到驚訝的時候,不需要去阻止它。

等待日出

  在日出之前十五分鐘,當天空變得有一點亮,在那個時候,就好像一個人在等待愛人一樣地等待和注意看,非常強烈地、深深地等待,非常懷著希望而且興奮地,但同時是寧靜地,只要讓太陽升起,而你繼續看,不需要凝視,你可以眨眼睛,要有一種感覺說同時內在也有某些東西在升起。

  當太陽升到地平線,開始感覺它就在靠近肚臍的地方,它在地平線的那一端升起,而在這堙A在肚臍堶情A它也是在慢慢升起、升起。太陽在那一邊升起,而在此,一個內在的光的點正在升起,只要十分鐘就可以了,然後閉起雙眼。當你第一眼看到太陽,它非常刺眼,所以當你閉起雙眼,你可以看到陽光在你堶惆洇A目眩。

  這種情況將能夠大大地改變你。

歌頌上升的太陽

  在日出之前,大約五點鐘起床,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只要唱歌、哼歌、呻吟,這些聲音不需要具有意義,它們必須是存在性的,而不是有意義的,你必須去享受那些聲音,就這樣而已,那就是意義了。你必須擺動,讓它成為對正在上升的太陽的歌頌,直到太陽已經升起的時侯才停止。

  那將會使你整天都保持某種韻律,你將會從一大早就變得很調和,你將會感覺到那一天有不同的品質,你會變得更具有愛心、更關心周遭、更慈悲、更友善,而較少暴力、較不生氣、較沒有野心、較不自我主義。

  這就是整個靜心的藝術:如何能夠深入行動當中,如何拋棄思想,如何將進入思想的能量轉變,使它進入覺知。

跑步、慢跑、和游泳

  在行動當中保持警覺是自然而容易的,然而當你只是靜靜地坐著,自然的傾向就是進入睡覺,當你躺在床上的時候很難保持警覺,因為整個情況都幫助你進入睡覺,但是在行動當中,很自然地,你無法進入睡覺,你以一種比較警覺的方式在運作,唯一的困難在於:那個行動可能會變成機械式的。

  學習融化你的身體、頭腦、和靈魂,找出你能夠以一個統一的整體來運作的方式。

  它有很多次發生在「跑者」身上,你或許不認為跑步是一種靜心,但是跑者有時候會有一種非常靜心的經驗,他們會感到驚訝,因為他們並沒有在尋找靜心——誰會認為說一個跑者會經驗到神?但是它發生過,而現在跑步已經越來越變成一種新的靜心。

  靜心能夠在跑步的時候發生?如果你曾經是一個跑者,如果你曾經在清晨的時候享受跑步,當空氣很新鮮、很年輕,當整個世界都從昏睡中醒過來,你在跑步,你的身體很美地在運作,那個新鮮的空氣,新的世界再度從黑暗的夜晚生出來,周遭的每一樣東西都在歌唱,你感覺非常活生生的……有一個片刻會來臨,當跑者消失,而只有跑步;

  身體、頭腦、和靈魂開始一起運作,突然間,有一個類似性高潮的內在感覺會產生出來。跑者有時侯會在無意中經驗到那「第四的」(瞥見神性),雖然他們會再度失去它,他們會認為他們享受那個片刻是因為他們跑步的關係,他們會認為那是一個很美的日子,身體很健康,而世界很美,而那只是一種很特別的心情,他們不會去注意它,但是如果他們有去注意它,我所觀察到的是:一個跑者能夠比任何其他人都更容易接近靜心。

  慢跑能夠有非常大的幫助,游泳能夠有非常大的幫助,所有這些事情都必須被轉變成靜心。

  放棄舊有的靜心觀念,不要認為只有以瑜伽的姿勢坐在一棵樹下才是靜心,那只是很多方式其中的一種,它或許適合某些人,但它並不一定適合所有的人。對一個小孩子來講,那根本不是靜心,那是一種折磨,對一個活生生的、充滿活力的年輕人而言,那是一種壓抑,那不是靜心。

  早上的時候開始在路上跑步,剛開始的時候先跑半英哩,然後一英哩,然後增加到最少三英哩,當你在跑步的時候,要使用整個身體,不要好像穿著緊身衣在跑,要像小孩子在跑,使用整個身體,手和腳都用上去跑,呼吸深一點,從肚子呼吸,然後坐在樹下休息、流汗,讓涼風吹過來,感覺很平和,這將能夠有很深的幫助。

  有時候不要穿鞋子站在泥土上,感覺那個涼涼的、感覺那個柔軟和溫暖,不管泥土怎麼樣,你都要充分進入那個片刻,只要去感覺它,讓它流經你,讓你的能量流進泥土堙A跟大地連接起來。

  如果你跟大地連接起來,你就跟生命連接起來,如果你跟大地連接起來,你就跟你的身體連接起來,如果你跟大地連接起來,你將會變得非常敏感,而且歸於中心,那就是我們所需要的。

  永遠不要變成一個跑步專家,保持是一個業餘的,好讓那個警覺能夠被保持,如果有時候你覺得跑步已經變成機械式的,那麼就放棄它,嘗試游泳,如果游泳也變成機械式的,那麼就換跳舞,要記住的重點是:活動只是一種要去產生覺知的情況,當它產生覺知,那麼它是好的,如果它停止產生覺知,那麼它就沒有用了,換成另外一種你必須再度警覺的活動,永遠不要讓任何活動變成機械式的。

  頭腦(mind)是一根刺,而所有的技巧都是要將第一根刺挑起來的刺。

 

「我設計了一個方法」

  頭腦是非常嚴肅的,而靜心是非常不嚴肅的,當我這樣說的時候,你或許會覺得很迷惑,因為人們一直很嚴肅地在談論靜心,然而靜心是一件不嚴肅的事,它就好像遊戲一樣,一點都不嚴肅,它很真誠,但是不嚴肅,它不像工作,它比較像遊戲,遊戲並不是一項正式的活動,即使它是活躍的,它也不是一項正式的活動,它只是玩樂,那個活動並不是為了要達到任何目的,它並不是被某種動機所激發的,它只是純粹流動的能量。

  然而它是困難的,因為我們太過於涉入在正式的活動堶情A我們一直都很活躍,以致於活動已經變成一個根深蒂固的意識型態,即使當我們在睡覺的時候,我們也是活躍的,即使當我們想到放鬆,我們也是活躍的,我們甚至把放鬆當成一項正式的活動,我們「努力」去放鬆,這是多麼荒謬!但是由於我們具有如機器人一般的頭腦習慣,因此這種事卻在發生。

  所以,要怎麼辦呢?只有「不活動」能夠引導你到你內在的中心,但是頭腦無法想像要如何不活動,所以要怎麼辦呢?

  我設計了一個方法,這個方法就是要很活躍,活躍到一個極端,使得那個活動自已停止,非常瘋狂地活動,使得那個渴望活躍的頭腦能夠被丟出你的系統,唯有如此,在經過一個很深的鬱積傾瀉之後,你才能夠進入「不活動」,你才能夠瞥見那個不屬於努力的領域。

  一旦你知道了那個領域,你就能夠不要有任何努力而進入它,一旦你對它有一個感覺——如何只是存在於此時此地,什麼事都不要做——你在任何時候都能夠進入它,你在任何地方都能夠停留在它堶情A到了最後,你能夠外在活動,而內在卻是深深地不活動。

  鬱積傾瀉的方法是現代的發明。在佛陀的時代,這種方法是不需要的,因為人們並沒有那麼壓抑,人們是自然的,他們過著原始的、不文明的、自發性的生活,所以味帕沙那(Vipassana:味帕沙那就是靜坐,味帕沙那這個字的意思是洞見)的靜心方法直接由佛陀給予人們,但是目前我們無法直接進入味帕沙那,那些繼續直接教導味帕沙那的老師不屬於這個世紀,他們落後了兩千年。是的,它們或許有時候能夠在一百個人當中幫助一、兩位,但是它無法產生更多的效用,現在我要介紹給你們一些鬱積傾瀉的方法,好讓你們能夠先脫掉文明所加諸於你們身上的東西,好讓你們再度變原始,從那個原始狀態,從那個原始的天真,你就能夠很容易有洞見。

動態的靜心——奧修社區每天早上的靜心

  當睡覺被打破,整個自然都變得活起來,夜晚已經過去了,已經不再黑暗,太陽正在升起,每一樣東西都變得有意識和警覺,不管你怎麼做,你在這個靜心堶悼眸楞鬮穧a警覺、有意識、有覺知。保持是一個觀照,不要心不在焉。

  很容易心不在焉。當你在呼吸的時侯,你可能會忘記,你可能會變得過份與呼吸成為一體,以致於你可能會忘掉那個觀照,這樣的話,你就錯過了那個要點。盡可能快而且深地呼吸,將你所有的能量都帶進它堶情A但是仍然保持是一個觀照。觀察那正在發生的,就好像你只是一個旁觀者,好像整個事情是發生在別人身上,好像整個事情是發生在身體上,而意識是歸於中心的,意識只是在觀照,在前三個步驟堻ㄔ眸楞O持這個觀照,然後在第四個步驟,當每一件事都停止,你必須變得完全不活動、完全停格,那麼,這個警覺將會達到它的頂峰。

  「動態的靜心」要做一個小時,它有五個步驟,它可以一個人做,但是如果很多人一起做,那個能量會更強。這是一種個人的經驗,所以你必須無視於周遭他人的存在,從頭到尾眼睛都要閉起來,最好使用眼罩,最好是空著肚子,穿著寬鬆而舒適的衣服。

  第一階段:十分鐘。

  透過鼻子混亂地呼吸,一直集中在呼氣,身體會自然吸氣,盡可能快而且用力深呼吸,然後又更用力一些,直到你變成那個呼吸,使用身體的自然擺動來幫助你湊起你的能量,感覺你的能量在堆積起來,在第一階段當中,不要將這些能量釋放出來。

  第二階段:十分鐘。

  爆炸,放開每一樣你必須丟出的東西,變得完全瘋狂、尖叫、大喊、哭、跳、搖動、跳舞、唱歌、笑、盡情發洩,不要有任何保留,使你的整個身體都動起來。即使你覺得你是故意在做也沒有關係,因為它常常可以幫助你發動起來,永遠不要讓你的頭腦去干涉那正在發生的,要成為全然的。

  第三階段:十分鐘。

  雙手舉起,開始跳動,盡可能深地喊「護!護!護!」,跳動時整個腳掌全部著地,讓那個聲音深深地打擊你的性中心,使出你的渾身解數,竭盡你所有的力量。

  第四階段:十分鐘。

  停!當音樂喊停,你就保持你當下的姿勢,完全不動,不要以任何方式來調整你的身體,不論是一個咳嗽、一個移動,或是其他任何動作都將會驅散那個能量之流,那麼前面所做的努力就失去了。要對發生在你身上的每一件事成為一個觀照。

  第五階段:十五分鐘。

  歡樂地慶祝,以音樂和跳舞來慶祝,對整體表達你的感激,整天都帶著你的快樂。

  如果你靜心的地方不允許你發出聲音,你可以選擇寧靜的方式:不要發出聲音,讓第二階段的發洩完全透過身體的活動來發生;在第三階段,那個「護!」的聲音可以靜靜地在堶悼替說A而第五個階段可以變成一個發抒性的跳舞。

  有人說我們在這堜珧答瑰R心似乎是純粹的瘋狂,它的確如此,它這樣做是有目的的,它是有方法的瘋狂,它是故意選擇的。

  記住:你無法自願地發瘋,唯有當瘋狂佔據了你,你才會發瘋,如果你自願進入瘋狂,那是完全不同的,基本上你還是取得控制,一個甚至能夠控制他的瘋狂的人將永遠不會發瘋。

  奧修談論關於作了動態靜心的發洩之後身體可能發生的一些反應。

  如果你感覺疼痛,只要去注意它,什麼事都不要做,注意是一支偉大的劍,它切除每一樣東西,你只要注意那個疼痛。

  比方說,在靜心的最後階段,你靜靜地坐著,身體保持不動,而你感覺到身體有很多問題,你覺得腳麻木了,或是手在癢,或是你感覺到螞蟻在身上爬,有很多次你會去看,但是沒有螞蟻,那個螞蟻在爬的感覺是內在的,而不是外在的,你要怎麼辦呢?你感覺腳麻木了嗎?注意看,只要全然去注意它。你覺得癢嗎?不要去抓它,那將不會有所幫助,你只要去注意它,甚至不要打開你的眼睛,只要內在去注意它,只要等待和注意,幾秒鐘之內,那個癢將會消失,不管發生什麼,你都只要這樣做就可以了,即使你感覺頭或胃有嚴重的疼痛也一樣。它之所以發生是因為在靜心當中,你的整個身體都改變了,它的化學改變了,新的東西開始發生,身體處於混亂之中,有時候胃會受到影響,因為在胃堶惕A壓抑了很多感情,而那些東西全部被攪動,有時候你會覺得想嘔吐,有時候你會覺得頭很痛,因為這個靜心改變了你頭腦的內在結構,經過靜心之後,你真的是處於動亂之中,這些情況很快就會安定下來,但是剛開始有一陣子,每一樣東西都還沒有定下來。

  所以你要怎麼辦呢?你只要注意看你的頭痛,成為一個觀照者,忘記你是一個做者,漸漸地,每一件事都會漸漸平息下來,很美、很優雅地平息下來。除非你有經驗,否則你無法相信,不僅僅那個疼痛會從頭部消失——因為那個產生疼痛的能量如果受到你的注意,它就會消失——那個相同的能量會變成歡樂,那個能量是一樣的。

  痛苦(疼痛)和歡樂是同一個能量的兩面,如果你能夠保持靜靜地坐著,注意觀照那些擾亂,那麼所有的擾亂都會消失,當所有的擾亂消失,你就會突然覺知到整個身體都消失了。

  奧修警告我們,不要把這個對疼痛的觀照變成一種狂熱,如果身體不舒服的症狀——疼痛或作嘔——持續超過三、四天,那麼你也不必成為受虐狂。尋求醫生的指示,關於奧修的所有靜心技巧都是如此。享受它!

  一個砍柴的人或是一個碎石工人不需要做鬱積傾瀉的靜心,因為他們整天都在發洩,但是對於現代人而言,情況已經改變了。

  有一次,兩隻狗在看門徒們做動態的靜心,其中一隻狗向另外一隻說:當我做這個的時候,我的師父給我蛔蟲藥。

曼達拉靜心(Mandala)

  這是另外一種強而有力的鬱積傾瀉的技巧,它經由一個自然的歸於中心而創造出一個圓圈的能量。這個方法有四個階段,每個階段十五分鐘。

  第一階段:十五分鐘。

  張開眼睛,原地跑步,慢慢地、漸漸地開始,然後越來越快,將你的膝蓋儘量抬高,深而且均勻的呼吸將會使能量向內移,忘掉頭腦,也忘掉身體,繼續進行。

  第二階段:十五分鐘。

  閉起眼睛坐著,口張開而放鬆,溫和地從腰部旋轉你的身體,就好像蘆葦在風中吹動,感覺風將你從一邊吹到另外一邊,吹向前又吹向後,繞來繞去,這樣做將會把你喚醒起來的能量帶到肚臍的中心。

  第三階段:十五分鐘。

  躺下來,面朝上,眼睛張開,頭部不動,順時鐘方向轉動你的眼睛,在眼袋堶掛邑q大幅度地旋轉,好像你在隨著一個大鍾的秒針旋轉,但是要盡可能地快,嘴巴保持張開、下顎放鬆,呼吸溫和而均勻,這樣做將會把你歸於中心的能量帶到第三眼。

  第四階段:十五分鐘。

  閉起眼睛,保持靜止。

發洩的需要

  每天六十分鐘的時間,忘掉世界,讓世界從你消失,而你從世界消失。作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向後轉,只要向內看。在剛開始的時候,你將只會看到雲,不必擔心它們,那些雲是由你的壓抑所創造出來的,你將會碰到憤怒、恨、貪婪,以及各種黑洞。你壓抑了它們,因此它們都存在,你們所謂的「宗教」教你們去壓抑它們,所以它們就好像傷口一樣地存在,你一直都在隱藏它們。

  那就是為什麼我首先著重在發洩,除非你經歷過很大的發洩,否則你將必須經歷過很多烏雲,那是很累人的。你或許會變得很不耐煩而轉回世界,而你將會說:「什麼東西都沒有,沒有蓮花,也沒有芬芳,只有臭氣和垃圾。」

  這你是知道的,當你閉起雙眼開始向內走,你碰到了什麼?你不會碰到佛陀所說的美麗淨土,你會碰到地獄、以及被壓抑在那堛熊h苦,它們在那媯扔菃A。很多世的憤怒一直在累積,那些積壓是一團糟,所以你會想要置身於它之外,你會想要去看電影、去俱樂部、去會見朋友、以及跟朋友聊天等等。一個人會想要保持忙碌,直到他覺得很疲倦而進入夢鄉,那就是你目前的生活方式,那就是你目前的生活型態。

  所以當一個人開始向內看,他自然會覺得很困惑。佛陀說:有一個很大的祝福,有極度的芬芳,你會碰到蓮花一直在開花,以及很棒的芬芳,而那是永恆的。花的顏色會保持一樣,它不是一個改變的現象,他們談到這個天堂,他們談到這個在你堶悸滿u神的王國」,然而當你走進內在,你只碰到地獄。

  你看到的不是佛陀的淨土,而是希特勒的集中營。很自然地,你會開始認為這一切都無意義,最好停留在外面,為什麼要一直跟你的創傷玩遊戲呢?它同時也是很傷人的,而且膿開始從傷口流出,那是很髒的。

  但是發洩會有所幫助,如果你發洩,如果你經歷過「混亂的靜心」(動態的靜心),將那些烏雲和黑暗都丟出去,那麼觀照就會變得比較容易。

  那就是為什麼我強調要先做動態靜心,然後再做靜態靜心的理由。要先做主動而活躍的靜心,然後再做被動的靜心,唯有當所有內在的垃圾都被丟出,你才能夠進入被動。憤怒被丟出、貪婪被丟出,……這些東西一層又一層地疊在那堙A一旦你將它們丟出,你就能夠很容易地溜進內在,因為已經沒有什麼東西會阻礙。

  突然間,你就會經驗到佛陀淨土的亮光,突然間,你就處於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處於蓮花法則的世界,處於達摩的世界、道的世界。

  我無法為你創造天堂,那就是為什麼所有我的靜心技巧都是設計來先創造地獄。

打枕頭

  當你覺得生氣,你不需要對某人生氣,你只要生氣,讓它成為一種靜心。關起房間,單獨坐著,儘量讓憤怒升起,如果你覺得想打,那麼你就打枕頭。

  做任何你想要做的,枕頭永遠不會反對,如果你想要殺枕頭,那麼你就拿一把刀殺它!那將會有所幫助,那將會有很大的幫助,只要打它、咬它、丟它。如果你特別恨某人,將他的名字寫在枕頭上,或者貼一張照片在它上面。

  你會覺得很荒謬、很愚蠢,但憤怒是荒謬的,你不能夠對它做任何事,所以就讓它這樣,將它視為一個能量的現象而享受它,事實上它是一個能量的現象。如果你不傷害任何人,它並沒有什麼不對,當你這樣去嘗試,你將會發現那個想要傷害某人的概念漸漸消失。

  每天都練習它,每夭早上只要練習二十分鐘,然後整天都注意看。你將會變得比較鎮定,因為那些變成憤怒的能量已經被丟出,那個變成毒素的能量已經被丟出你的系統。

  至少做這個做兩星期,一星期之後,你將會很驚訝地發現,不論在任何情況下,你都不會生氣,只要試試看。

  靜心以發洩作為開始,而以慶祝作為結束。

像狗一樣地喘氣

  很難直接對憤怒下功夫,因為它或許是深深地被壓抑著,所以,你可以間接地做。跑步將會幫助很多憤怒和很多恐懼蒸發,當你跑了一段長時間,而且深呼吸,你的頭腦會停止運作,而由身體接管。

  一個小小的練習將會非常有幫助。每當一個人的氣沒有走到胃以下,或肚子以下,那麼他的氣是比較淺的,在這種情況下,他可以像狗一樣地走路和喘氣,他可以將舌頭伸出來、向下,像狗一樣地走來走去和喘氣。

  這樣做的話,整個通道都會打開,每當某人有一些阻礙物在那堙A喘氣可能會非常有意義,如果他喘氣半個小時,他的憤怒將會很優美地流動,他的整個身體將會變成涉入它堶情C

  所以,有時候你可以在你的房間堶措襄梜o個方法,你可以拿一面鏡子,對著它吠和咆哮,三個星期之內,你將會覺得事情進行得非常非常深。一旦憤怒消失,一旦氣放鬆下來,你將會覺得自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